第一卷 第10掘 麻烦事总是一股脑出现
    Side:艾尔修·劳·罗修尔

    我现在身处王都。

    离开悠纪的迷宫后,已经过了五天。一路上也因为有莫布他们的保护,才能顺利抵达这里。

    现在开始就是我的任务了,这也是为了要结束这场悲剧。

    「莫布、莱亚、凯斯,谢谢你们一路上的护卫。从现在开始,即使要赌上生命,我也会阻止这场战争。」

    当我坚定地这么说后,莫布却露出了困扰的表情回答:

    「公主殿下,我很高兴你有这份心意,但是不要勉强自己。虽然从我口中说出有点奇怪,但你这条命好不容易才捡回来,千万不要白费悠纪特地救你的心意啊。」

    没错,我此时之所以能够站在这里,都是多亏了那位奇怪的迷宫主宰。但是,他现在并不在这里。

    「我不想离开迷宫,谁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人觊觎我的性命呢。」

    悠纪这么说完后,就目送我们离开,留在了那座迷宫里头。

    「结果,还是没有报答悠纪的恩情呢。」

    虽然他似乎得到情报后就相当满足的样子,但我还是认为自己没有报答到他。

    「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可是那家伙也不能就这样大剌剌出来四处闲晃啊。只要公主殿下你之后帮忙斡旋就好了。」

    「是呀……等到战争结束,国家可以喘口气时,我就会向父王告知悠纪的事,希望可以在各方面帮上他的忙。」

    现在国家正陷入一片慌乱之中,也不方便把迷宫主宰的事情告诉国王。说不定还有可能替悠纪带来危险,也或许会让他国有机可趁。

    说着说着,不知不觉已走到王都的喷水池广场边。

    「好了,那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我还得去帮悠纪跑腿。」

    「好的,真的受了你们相当多的帮助。」

    虽然我原本打算招待莫布先生他们到王城去……

    「别这么说,我可没做什么值得公主称赞的事。真要说的话……大概只有守住你的贞操而已吧?」

    「真、真是的!!太没礼貌了!!」

    没错,不知是幸还是不幸,我的贞操依旧平安无事。

    结果,还是被他们这样转移了话题。

    「你们暂时会留在王都?」

    「是啊,除了战争以外,我自己也有一些想做的事,我打算多少制造些有趣的回忆,当作给妻子和女儿的伴手礼。」

    「……这样啊。」

    「……」

    「那么,期待以后还能再次见面了。」

    「是啊!只要你们来迷宫就很有机会再见到我们了。」

    三人这么说完后,就转身离开了。

    「奥莉尔,接下来就是我们的战场了。你愿意跟随我吗?」

    「是,无论天涯海角都跟随您。」

    Side:莫布

    「好,先帮悠纪跑腿吧。」

    我这么说后,凯斯却先出声道:

    「不,先等一下,你还记得悠纪说过的话吗!?今后很有可能会发生麻烦事,我们得先观察王城状况一阵子才行。」

    「我对那种事没什么兴趣,就算有什么事情,也不可能立刻就发生啊。那我就趁有空的时候去找找帮忙用的奴隶吧。」

    这么说道后,我就挥了挥手与凯斯及莱亚分别了。

    「莫布还是一样大剌剌的啊……」

    「这样很有他的风格啊。王城的状况由我们两个负责观察,跑腿就交给他吧。」

    「啰唆死了,监视又不是我的专长,我是战斗派的耶。」

    我一边喃喃抱怨着他们两人所说的话,一边寻找目的地。

    「可是,这样有我的风格……吗?这难道代表我稍微回到那时候了?」

    多亏了悠纪,我才能从那满是血腥杀戮的时光中解放。虽然有许多人事物都已无法挽回,但是,我认为至少比那时候好多了。

    「不过,要在迷宫里帮忙的奴隶吗……嗯~大概真的是缺人缺得很严重了吧……啊,忘记问他要买怎么样的奴隶了。」

    我走进一条没有人烟的小路里。

    「呃~CALL悠纪?回复我吧。」

    在我加入悠纪他们之后,所获得的技能其中之一就是——能够自由与悠纪旗下的人们沟通,这还真方便啊。

    『啊?莫布吗?怎么了?我正在忙,已经有什么动静了吗?』

    「不,有别的事要问你。你说想要可以帮忙的奴隶,具体来说是要怎样的?」

    『这么说来,我好像没告诉你喔。嗯~大概需要像女仆一样的条件,年轻女性应该就可以了吧?』

    「说的也对,找老奶奶当女仆也不好,不但活不久,也有可能把她的心脏吓到停止呢。」

    『是啊。外表与种族我没有特别要求。啊啊,对了,尽量不要让种族重复好了。』

    「为什么?把种族统一的话,文化或规矩才不会混乱,比较方便啊?」

    『就是这样啊,我希望可以多收集不同种族的情报。虽然从你那里知道了不少信息,但实际上要是不直接与那种族接触,还是会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吧?』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那我就照你要求的去找找吧。」

    『好,我会期待的——我期待看到你们个人的喜好。』

    「咕!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嘟——』

    「啊!竟然给我切断通讯!?喂——!!」

    糟糕,这么一来要是全由我自己一个人负责采买奴隶,到最后所有奴隶都会被说是「莫布的菜」了。

    说不定会买下与女儿差不多年龄的女性……不,这么做的可能性很高……

    要是莱亚跟凯斯不一起参加的话,就只有我一个人会被当成变态。

    这么一想,我便联络了他们两人。

    Side:奥莉尔

    「艾尔修!!太好了,你平安无事!!发现你的马车残骸时,我还担心迟钝的艾尔修会死掉呢!!」

    「小姊姊,要高兴……还太早了……」

    现在艾尔修公主的王姊·赛拉莉亚哭着紧紧抱住艾尔修公主。

    虽然赛拉莉亚公主嘴巴很坏,但该怎么说……可以从她的行动感觉得出,她心里并不是这么想的。

    现在,我们身处赛拉莉亚公主位于王城内的寝室。虽然守卫有些惊讶,但我们还是顺利进入了王城,也见到了国王陛下,他更称赞我:「艾尔修……真是太好了!!奥莉尔,我很感谢你不顾一切保护了她。」

    但实际上,别说是守护公主了,我们甚至还沦为奴隶。

    「有人在吗?」

    「是!」

    「快点准备艾尔修喜欢的红茶跟点心!!」

    「遵命。」

    「小姊姊,不用这样啦。」

    (插图P105)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那不是为了艾尔修,是为了我!!」

    这景象,旁人看来真是相当温馨,如果可以从此平安无事就好了……

    正因为现下如此和平,才让我更加在意悠纪之前所说的话。

    「我等等要说的只是我个人的臆测。毕竟我并没有看到实际情况,也不能完全笃定。但如果你想保护艾尔修,就仔细听我说。假使没发生任何事,就当做是我杞人忧天,若不是……」

    悠纪只对我说了这些话,我想,他大概是不想让艾尔修公主担多余的心吧。

    他猜想的内容是关于——为何这场战争要如此利用艾尔修公主。

    「我想你应该也知道,艾尔修之所以会被当作进攻他国的理由,这也代表背后有人想要利用她。」

    「是啊,我也这么认为。」

    「我等等会向你说明回到王城后,可能会发生的几种状况。包括可以安心面对的状况,到最糟的情况。」

    内容如下:

    ·状况1 他们认为公主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可以安心生活了。

    若是这情况,就是最好的结果。

    ·状况2 王国内部的主战派将会来拉拢艾尔修公主

    如果今后不多注意自己的行动,很有可能会重演一次悲剧。

    毕竟艾尔修公主之名曾经被利用来揭起战旗,可信度很高。

    ·状况3 最糟的可能就是——无论在暗中行动的人有什么目的,但他们打算夺取艾尔修公主的性命。

    悠纪认为3的可能性最高,他觉得当初马车会在战场附近被袭击实在有点可疑。

    如果只是因为刚好艾尔修公主经过的地段开战就算了,但或许,有人特地指示马车经过那一带。

    如果这是真的,那我绝对要杀死那企圆谋反的人。

    「很好喝喔,艾尔修也快点喝吧。」

    「小姊姊,不用那么急吧……」

    「快点喝……咳……咳……唔咕……」

    「小姊姊!?」

    杯子打破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赛拉莉亚公主为什么会以手压着喉咙,一副痛苦的样子呢!?

    正当我为了救护赛拉莉亚公主而接近她时,房门却被使劲地打开了。

    「赛拉莉亚公主!?啊啊……我来晚了!!卫兵!!卫兵!!赛拉莉亚公主差点要被伪装成艾尔修公主的冒牌货杀死了!!快请回复师来!!」

    回头一看,罗瓦鲁大臣正站在门口。

    Side:赛拉莉亚·诺·罗修尔

    那可恶的大臣,竟敢说我身旁的艾尔修是冒牌货!?

    她的香味、动作、还有内衣……无论哪一点,都百分之百是艾尔修没错!!

    「呃、呃唔…………」

    可是我却发不出声音来。可恶!肯定是这大臣搞的鬼!!

    我只靠直觉就能判断了。

    自从艾尔修成为圣女之后,她的笑容就变得更加耀眼。

    可是,那时候的艾尔修却有些消沉,大概是因为那座村庄的关系吧。虽然臭老爸拚命夸奖她,但艾尔修怎么可能会去伤害别人呢!!

    艾尔修也说了,她在不知不觉中被当成进攻敌国的理由。

    ……所以,四处调查的我就成了他们的阻碍。但最可恶的一点就是!他们竟然还想嫁祸给我心爱的艾尔修!!

    「小姊姊!姊姊!」

    「艾尔修公主,请你冷静!!只要艾尔修公主使用您的能力,不仅能解开误会,更能帮助塞拉莉亚公主!!」

    「呃唔……!!」

    说得好,奥莉尔!!艾尔修,快用你的力量替我解毒,然后我就可以解决掉这个可恶的大臣了!!

    「我、我知道了!!」

    正当那双心爱的手逐渐靠近时……

    「不准动!!你打算就此杀死赛拉莉亚公主吧!!卫兵,我已经找回复术师来了,你们可以放心把那冒牌货抓起来!!」

    啧!根本就打算把我放着等死,想方设法地要把罪名推到艾尔修身上去吧!

    啊啊,没办法。这么下去我们谁都无法得救……既然如此!

    「艾……尔……修……快逃……」

    只要努力还是办得到嘛。

    即使被毒害,还是无法阻挡我对艾尔修的爱啊。

    「不准动!!」

    「放开我!小姊姊!!赛拉莉亚姊姊!!」

    「艾尔修公主!!赛拉莉亚公主!!请恕我失礼!!」

    奥莉尔这么说后,便将某个东西砸向地板。瞬间涌出一阵光芒,我的视野被染成一片雪白。

    Side:莱亚

    「哎呀,结果还是悠纪猜中了啊。」

    「是啊,虽然我也不希望他猜中……」

    我跟凯斯正一起侦查着王城的情况,却突然有光芒从某个房间的窗户里流泻而出,有人便趁这时候冲了出来。

    「果然是公主殿下跟那名女仆啊。」

    「看来她好像抱着两个人?可以顺利逃到这里来吗?」

    「不知道,但悠纪也说——要是她们来到这里,就要尽力给予帮助。」

    「不过,悠纪他啊……如果他能预测得这么准确,怎么不一开始就帮她们呢?」

    「别勉强他了,要是被知道她们与迷宫主宰有关,国王的近卫士兵肯定会去夷平那座迷宫的。」

    「这我也知道……但如果是这样,他就不会拜托我们帮忙啦。真搞不懂悠纪到底在想什么,要是继续藏匿她们,说不定迷宫整个都会被破坏掉啊。」

    在我们这么说着时,奥莉尔就抱着公主以及另一个人往这边跑过来。

    她们也没有打算停下来,应该会一直逃回迷宫吧。

    「快走!」

    「抱歉。」

    她们离开后不久,士兵便跑了过来问:

    「有没有抱着两个女人的家伙经过!!」

    「啊,我看到她们往那边跑了。」

    这么说着,我将手指向了另一条巷子。

    「发生了什么事吗?」

    凯斯装作若无其事地向士兵们搭话。

    「抱歉!!我现在没空说这个!!」

    士兵这么说后,便迅速地跑开了。

    「最糟糕的情况,整个国家将遭到篡夺。艾尔修会被当成挡箭……不,被陷害成众矢之的也是为了降低罗修尔的风评。目前情况虽然还好,但若演变成长期抗战,造成战争原因的圣女就会受到责难。无论国内外,都会批判罗修尔为何利用圣女进行战争。尔后,周遭各国便会组成反罗修尔同盟。这么一来,国王就会失去发言的立场。这时候,策画这整个阴谋的幕后黑手便会登场说:『实在无法把人民托付给现在的国王保护!跟随我吧!!』……还真过分啊——到这边虽然只是我的妄想,不过你们还是先记在脑海里。因为情报量还不够,无法知道谁是操纵这整个阴谋的幕后黑手。但他们只要一发现艾尔修平安回国,就会立刻动手。虽然不清楚会用什么方法,但一定会想尽法子以合理的方法处理掉艾尔修。毕竟他们原本认为已经身亡的圣女竟然又回来了!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顺便再杀死一个或两个人。要杀谁?当然是王族啊。」

    ——我想起悠纪曾经这么说过。

    「若真是这样,刚刚奥莉尔抱着的应该也是某个王族吧?」

    「谁知道呢?」

    可以回答我这问题的人,早已跑向远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