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1掘 「管理」与「守卫」并不相同
    「喔~喔~!还真多人啊,这么多人同时聚在一起,还真算不出来实际数量呢。」

    我正在迷宫里看着监视画面。

    现在,约有千名左右的铠甲士兵接连进入我的迷宫。

    「那、那个……悠纪?现在该怎么办呢?那些由近卫兵所率领的士兵,几乎全都是我国的精锐……我……虽然很不想这么说……」

    在我身后的艾尔修语带歉意地说道。

    「我说你啊!真的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吗!?要是再这么下去,不仅你会被杀,连我跟艾尔修也逃不了!!」

    赛拉莉亚或许是看不惯我的反应吧,整个人气呼呼的。但还真没想到打扮这么独特的她竟然是艾尔修的姊姊。

    在侧边的头发上挂着螺丝卷……不,那叫什么发型啊……大卷发?不,她的发型可不是那么普通的东西,还是叫她螺丝卷公主吧。

    她们两个相似的部分,大概就只有头发都是银色这点吧?

    「你有听我说话吗!?虽然他们是追着我们来的,但再这样下去可就危险了!!」

    没错,罗修尔国的士兵之所以会到这里来,正是因为她们逃进了这座迷宫。

    真是的。被士兵一路跟踪,这剧情真是老套到没药救了。

    追兵们好像还说:「那位假艾尔修就是由迷宫主宰伪装的。」

    完完全全被陷害了。

    「这个嘛~要是他们继续进军下去,那我就非得应战不可了。没办法,迷宫主宰~你去劝他们投降吧。」

    「啊?你说什么!?你才是迷宫主宰吧?」

    「是啊,但也要清楚内情的人才知道啊。不过要是由我出面,也只是会引起更大的混乱罢了。如果想要和解,还是由艾尔修出面告诉他们『赛拉莉亚平安无事』,这样比较好吧?」

    「咦咦!?要将错就错把我当成迷宫主宰吗!?」

    Side:赛拉莉亚·诺·罗修尔

    「你难道……该不会是打算让艾尔修以迷宫主宰的身分,成为你的替死鬼吧?」

    虽然艾尔修相当信任这男人,但我怎么看都觉得他相当可疑。他真的是迷宫主宰吗?实在太令人怀疑了。

    「小姊姊!?」

    「艾尔修你别多嘴。如果你真的是像我刚才说的那么想……我也会有方法对付你。」

    「喔~你要怎么对付我?赛拉莉亚,你已经被我施加指定保护的技能,别说是攻击我,就连下毒你也做不到。」

    「万一艾尔修死了,我会立刻去告诉他们:『迷宫核心还在运作!』。」

    我指着嵌在王座上的宝石——迷宫核心。

    据艾尔修所说,迷宫核心似乎与他有所连结,要是没了迷宫核心,他也无法生存。

    「……率领那些大军的,就是向你们设下陷阱的大臣。你只要一出现,说不定就会被杀啰?」

    「无所谓,要是艾尔修不在,这世界对我也没意义了。无论是你或是罗瓦尔,我全都不会放过!」

    在这之后,沉默持续了一阵子……但是,这片静寂却被他的笑声打破。

    「噗……啊哈哈哈!!……抱歉。对喔、我都忘了,我之前的确是这么向艾尔修说明没错,但那是骗人的。」

    「啊?」

    「咦?」

    当我陷入混乱时,他也从怀里拿出两个熟悉的东西……是迷宫核心。

    「但我说的也不完全是谎言。要是没有迷宫核心,迷宫便无法运作。可是我不但没说我没有预备的核心,更没说过我无法逃离迷宫。老实说,我早就准备好逃离的路线了。」

    「啊啊啊啊啊啊!?」

    「咦咦咦咦咦咦!?」

    他一开口便说出令人惊愕的内容…………迷宫主宰竟然说要放弃迷宫。

    「不过,我也还没决定要逃跑就是了。」

    Side:罗修尔军赛拉莉亚直辖部队 队长 克尔·艾斯缇亚

    现在我们奉国王陛下的命令,为了夺回赛拉莉亚公主,及讨伐冒充艾尔修公主的迷宫主宰,来到了这座被我们视为对方据点的迷宫。

    据闻冒牌的艾尔修公主为了毒杀赛拉莉亚公主,竟然特地潜入王城,在茶里混入了毒药。堂堂一个迷宫主宰怎么会用这么麻烦的方法?但是上级却认为:「正是因为迷宫主宰目前的能力不足,才会趁虚而入,意图夺权。」

    这也是因为冒牌货带着赛拉莉亚公主一起逃入了迷宫,才做出如此推测。

    就我个人的立场来说,实在无法接受上级的判断。这是因为,赛拉莉亚公主之前曾说:「我认为国内有些可疑的动静。」并要求我进行调查。

    会开始这次调查的开端,正是艾尔修公主指示军队镇压村庄这件事。

    我好几次因为赛拉莉亚公主的缘故,有幸与艾尔修公主谈过话。艾尔修公主是位完全不辱圣女之名,温柔又慈爱的人。因此,我也对那件事有些怀疑。

    在那之后,艾尔修公主所搭乘的马车受到袭击,公主也因此失踪。虽然赛拉莉亚公主立刻命令我四处搜索艾尔修公主的下落……但是马车遭到袭击的地方相当偏僻,从这里出发需要耗上15天才会抵达。

    结果,虽然顺利从马车的残骸判断那的确是艾尔修公主所搭乘的马车,但那地方并不像现在这里,相当靠近战场。

    而这次,又发生了赛拉莉亚公主被下毒、绑架的意外……

    嗯?我不禁感到疑问。

    「既然都下毒了,为什么还要特地带走她?」

    先等一下。说穿了,为什么这次的任务是「夺回赛拉莉亚公主」呢?

    如果都中毒了,不是应该会认为公主已经不幸身亡了吗?

    「不,看来他们相当确定赛拉莉亚公主还活着……应该是说,他们很清楚被指控为冒牌货的艾尔修公主其实就是本人。」

    没错,实际上我们也没发现艾尔修公主的遗体。从头到尾就只是罗瓦尔大臣看到公主被下毒的样子,然后大吵大闹地说着:「艾尔修公主才不可能做那种事!」

    而现场也全都是他手下的人……原来如此,看来罗瓦尔大臣才是最可疑的家伙。

    不过,艾尔修公主却逃进了迷宫,更提高了冒牌货这说法的可信度……不,就算公主没这么做,那家伙肯定也会先下手为强,事后再对外撒谎。

    现在,艾尔修公主甚至被当成了迷宫主宰。要是处理得不好,就连我也会被他们当成敌人。

    那么,该怎么办才对……我该打先锋,先行保护赛拉莉亚公主与艾尔修公主吗?

    当我正这么烦恼时,迷宫内部突然亮了起来,艾尔修公主以及赛拉莉亚公主的影像也被投射在空中。

    Side:艾尔修·劳·罗修尔

    「那、那个……我是艾尔修·劳·罗修尔。」

    我非常紧张。

    据说只要利用这个叫做屏幕的东西,就能将我的声音与影像传递给对方。

    因为悠纪平常都光是注视着屏幕,我还以为只能观看呢。

    啊,不能再想这些了,得快点解开误会才行。

    「请各位听我说,这次赛拉莉亚姊姊被下毒的事,是个天大的误会。证据就是——赛拉莉亚姊姊她现在平安无事。」

    「艾尔修,你辛苦了。各位,我赛拉莉亚·诺·罗修尔诚如各位所见,平安无事。而我也可以保证,在我身边的艾尔修也的确是本人没错。这次的事件,是有人为了杀害我与艾尔修写下的卑鄙计划!!」

    屏幕上可以清楚看见士兵们听到这番话后,开始骚动了起来……但……

    『少说慌了!大家别被骗!塞拉莉亚公主一定是被敌人俘虏了!没有人会让原本打算毒死的对象继续存活!!一定是那个冒牌货怕了我们,才会公主当筹码来威胁!!』

    一位士兵这么高声说完后,其他人也跟着纷纷附和——

    『没错!!如果说自己不是冒牌货,为什么不出现在我们面前!!为什么要逃到迷宫里!!』

    『对!没错!!如果是清白的话,为什么还要逃!!真是个卑鄙的冒牌货!!』

    『那个赛拉莉亚公主到底是不是真的,也相当引人怀疑!!那位勇猛又果敢的赛拉莉亚公主怎么可能会乖乖地被敌人俘虏!!』

    『难、难道真正的赛拉莉亚公主已经……!?』

    我身旁的小姊姊已经忍不住青筋爆现了……好可怕。

    「我说的都是真的!!可是,我们有不能出现在各位面前的苦衷,我恳请你们就此收兵。要是你们继续进军,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虽然是因为希望他们收兵,才会这么要求……

    『终于露出本性了吧!!自己都已经先逃进这座迷宫的最深处了,还在那里说什么不会手下留情!!自从我们进了这迷宫后,根本没遇到任何一只魔物!!这也代表你力量不足,相当弱小!!』

    『我们不会被这种话迷惑的!!做好觉悟吧!!』

    这时,一位男人走近了屏幕,周遭也因此安静了下来。

    『我确实听见艾尔修公主,及赛拉莉亚公主的忠告了。但是我还没见到足以代表两位是真正公主的证据。这么一来,我只能按照国王陛下的指示,先抓到人再行判断了。』

    那男人正是罗修尔国的近卫队队长……阿雷司·雷斯塔。

    他的等级122,是个活生生的传说。

    Side:奥莉尔

    最后,约千名以近卫队为中心的士兵,终于开始进攻迷宫了。

    「啊啊!受不了!那男人真的很顽固耶!!」

    「小姊姊,冷静点。」

    「但在这情况下也没办法……喂,你打算怎么办?这迷宫也不过三层,根本还是个刚完成不久的地方嘛!!敌人只要一下子就能攻到这里了得快点逃才行!!」

    赛拉莉亚公主更是开始逼问悠纪。

    不过悠纪却完全不理会赛拉莉亚公主,面无表情地注视着MAP。

    「奥莉尔,你也说说他吧!!要是继续这么下去,我们会来不及逃跑!!也没有理由继续留在这里了啊!!」

    「是……没错。悠纪,我可以理解你对这座迷宫有很深的感情,但若再不行动,我们就会错过逃跑的时机。所以……」

    ——悠纪伸手当掉我说到一半的话。

    「你看看吧?」

    悠纪手所指着的屏幕,映照出正在侵略迷宫的士兵们。

    「这是怎么……回事!?」

    屏幕上的道路瞬间消失,约两百名左右的士兵更因此掉入了深不见底的洞窟。当我因此感到震惊时,他反而有点沮丧地说着:

    「啊啊~亏我还特地立广告牌说明『从此处开始请六人一组进场』呢。」

    而MAP上,约两百个左右的记号也跟着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