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2掘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屏幕上显示的是掉落地狱深处(约地下1百公尺左右)的士兵们。

    老实说,我还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分明就有侦查队先看过情况了……难道他们没报告吗?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你难道没有身为迷宫主宰的自尊吗!?」

    赛拉莉亚说着这些没头没脑的话,逐渐朝我逼进。

    但是我完全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呃,迷宫主宰的自尊是什么?」

    「就是分配好魔物后在一旁观察,等待终于来到的勇者与魔物展开战斗啊!!」

    我开始头痛了。

    「……喂,奥莉尔。其他迷宫难道没有陷阱吗?」

    「不,随处可见。」

    「抱歉,赛拉莉亚。我实在不懂刚刚那策略有哪里不对。」

    「太卑鄙了!!我国士兵分明正面迎战,你却使出了陷阱!!」

    「呃……对方可是以相当夸张的人数攻击我这个兵力较弱的迷宫喔?他们就不卑鄙吗?」

    「……这件事跟那件事不能混为一谈!!」

    竟然讲不通!?

    「不好意思,由于塞拉莉亚公主是武斗派的人,相当讨厌乘人之危的行动。她更主张军队就是要堂堂正正地全力战斗,这也是我们罗修尔国强大的原因。」

    奥莉尔开口向我解释,但这么说来……

    「那个,这国家难道没有军师……或是参谋吗?」

    「军师?参谋?那是什么?」

    赛拉莉亚困惑地歪了歪头。

    「该怎么说呢……研究战事的……文官?大概像是这种职务的人。」

    「你在说什么啊?文官就算上了战场,也派不上用场啊?唉,你真的完全不懂战场耶。所谓的战场呢,就是受到天赐的运气所左右。听好了,无论我们的士兵数量比对方多了多少,等级高的武将又有多少,若是没有上天的帮助,还是无法获胜的。所以说,就算耍这些小手段也是徒劳,反而会毁坏自己的名声!!」

    ……真是令人震惊的理论。不愧是与中世纪欧洲差不多程度的文明……不,那里只是没有「军师」或「参谋」而已,肯定比这个世界的情况要来得好多了。

    「虽然赛拉莉亚公主所说的话有些偏颇,但若是短兵相接,只要有高等级的人就能随心所欲地战斗,更能破坏对方的策略。而且还有技能这个相当大的不稳定要素在……」

    奥莉尔补充道。原来如此,他们认为是等级以及技能所造成的利害影响最大吗?在这个世界,只要等级愈高,就愈强大。只要强大,就算情况不利也能成功闯关。也就是说,很容易产生能放无双的角色啰?

    也因为如此,才会如此不重视谋策这一类的战略思考。

    「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我就让你们见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既然战争已经开始了,那就让你们看看类似的情况吧。」

    「百战百胜……什么?」

    「在我的国家…………总之,这是一本书里头的名言。说了也不怕你们误会,这意思就是『思考最低伤害的方式』,之后再跟你们详细说明吧。」

    「你在说什么啊!!对方已经攻进迷宫里了!!受害……咦?」

    赛拉莉亚似乎对自己说的话感到有些矛盾。原来她脑袋也不差嘛。

    「小姊姊,怎么了吗?身体不舒服?」

    「……艾尔修,我没事。奥莉尔,你发现了吗?」

    「什么事呢?」

    「这家伙到现在根本还没有任何损失……」

    「啊!!」

    「!?」

    艾尔修与奥莉尔似乎现在才注意到。正是如此,我的手下根本一点损伤都没有,更别说是完全没有与对方交战了。即使如此,对方也在还没战斗的情况下,兵力损失了两百人左右。

    两人都露出惊讶的表情看着我。

    算了,先别管这种事,来看看敌人的状况吧。喔?他们好像发现只要是六个人以内的话。就可以顺利通过了。毕竟我都特地立了广告牌,会发现也是理所当然的。

    好,接下来就精彩啰。

    穿过五百公尺左右的走廊后,便能看到一扇门。如果是六个人以内的队伍到达,门就会打开,让他们顺利进入下个房间。

    在那房间里,则是我花费了这10天的DP所召唤而来,等级95的「血腥弥诺陶洛斯」。它也正如其名,是头血腥的魔物。

    见到它后,六名士兵先因为惊讶而暂时忘了行动,但一下子就展开攻击。毕竟对方也是近卫队的精英。

    另一方面,弥诺陶洛斯却是动也不动。

    「它为什么不动啊!?快点下命令啊!!」

    赛拉莉亚紧张得对着我大喊。

    「不,我已经下命令啦,就是『清除剩下的敌人』。」

    「剩下的…………?」

    「好了好了,快看看屏幕吧。」

    这间房间相当宽阔,除了要让弥诺陶洛斯尽情活动以外……还有另一个目的。

    这时……从屏幕传来了这种声音——

    喀当!!

    『什么、唔哇啊啊啊啊——!!』

    『嘎啊啊啊啊啊啊——!!』

    「竟、竟……竟然又是陷阱!?」

    弥诺陶洛斯的眼前,又出现了通往地狱的黑暗陷阱。

    『啊、大家……!!可恶!!』

    喔?看来有一个人勉勉强强逃过了陷阱……之后要修改一下设定才行。

    『啊、别、别过来!!唔哇啊啊啊啊啊!!』

    弥诺陶洛斯遵循我的命令,将剩下的人也扫进了地狱。

    「……」

    「……」

    「……」

    先别管专心盯着屏幕看的小姐们吧。

    他们为什么会觉得跟关卡魔王战斗的地方没有陷阱呢?既然都持地把敌人吓到停止动作了,要是不趁这时候攻击,更待何时呢?

    「……你是在玩吗?瞧不起战斗吗!?为什么要进行这种打击对手自尊的战斗方式呢!如果这不叫做卑鄙,还有什么算得上卑鄙的!!如果要这么做,干脆一开始就让敌人一次全掉进陷阱不是比较快吗!?」

    赛拉莉亚愤怒地说道。

    「是啊,如果想铲除迷宫内全部的敌人,照你说的方法的确没错。」

    没错,若是要全数歼灭身在迷宫内的敌人,在敌人最多的地方设下陷阱,的确是个高效率的方法。

    「你自己看看屏幕吧。得知战况后,其他人也以援军的身分进入迷宫了。在迷宫外头,现在约有五百位预备战力吧。」

    军队的战斗方式便是有效利用士兵数量,当然也会保留战力。

    这次也没有例外,征讨迷宫的人数约为两千人。而一开始又只有一半的人数潜入了迷宫。「你……是为了吸引其他士兵进入迷宫,才会事先布置正好可以适度破坏敌人战力的陷阱吗?」

    「是啊,要是一下子就将一千人全数歼灭,对方肯定会先撤退。像现在这情况,对方一定会认为——这迷宫虽然造成了损伤,但只要多加注意还是可以顺利前进才对。再加上这次也关系到国家的面子啊。」

    「真受不了,你连敌人的想法都考虑进去了?」

    「是啊,当然。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啊。」

    「这句话还真是……总觉得,你好像从刚刚开始就预测到全部的事情了,个性真恶劣。」

    「我可是被进攻的那一方耶,好歹也要让我藉此多收集点情报嘛。」

    「收集情报?什么啊?难道你又有什么鬼点子?」

    「没什么,只是想让他们投降罢了。毕竟我也花了许多功夫,甚至还协助藏匿啰唆的公主殿下啊。」

    「你说什么——!!」

    「啊、那个……悠纪,该怎么做才能让他们投降呢?现在他们的兵力至少还有千人以上……」

    艾尔修小心翼翼地询问着。

    嗯,这也是相当合情合理的问题。

    「这个嘛……好,后续的士兵也都进来了吧?那就把通往迷宫入口的直线道路全都改为陷阱,让他们无法行走。在这之后,他们会怎么样?」

    「进攻迷宫的士兵们,就会被完全孤立在迷宫之中。」

    艾尔修一边看着屏幕,一边回答我。

    另外,通往入口的直线道路约有三百公尺长,即使他们打算砍下附近的树木架成便桥,也很难顺利成功。

    「嗯~光是这样,为什么能让他们投降呢?」

    「艾尔修,人活着需要的东西是什么?」

    「应该是粮食吧?」

    赛拉莉亚看向了艾尔修。

    「没错,现在身处迷宫之中的士兵们根本无法补充食粮。也就是说,他们顶多只能以六人一组的队形通过陷阱……再突破那个不仅有弥诺陶洛斯又有陷阱的残酷房间,在成功跨越二楼也有可能出现的陷阱后,还必须得打倒我们……不,打倒我们之后,也不一定能够成功离开迷宫。」

    「……的确如此,而且第一楼层并没有水。若是不喝水,人都不知道能否撑过三天啊。但他们应该多少有准备行军用的粮食及饮水……」

    「最多也只能撑到五天……」

    艾尔修应该已经了解我想说的话了。

    「他们若是想活下去,就只能向我们投降。」

    赛拉莉亚则用一副受不了的表情喃喃道:

    「没想到真的会毫发无伤地获胜……」

    「……这景象确实令人难以置信呢。」

    好了,之后就悠闲地等待对方投降吧。

    不愧是孙子,真令人畏惧。这就是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以及「善战者、胜于易胜者」吧?没想到我会有实践这名言的一天。

    「啊、又掉下去了。」

    萤幕上头,一位向弥诺陶洛斯挑战的勇敢士兵(笑)掉了下去。虽然他本人应该是相当认真,但该怎么说呢?能够以死换得他人的欢笑,这机会也是相当难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