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3掘 综观全局
    Side:赛拉莉亚·诺·罗修尔

    「好了,接下来就等到他们筋疲力尽为止了。刚才劝他们投降时那么有精神,八成还会反抗一阵子吧。」

    悠纪就像是已经做完所有工作似的,开始舒展自己的筋骨。

    虽然不想承认,但约一千五百名攻入迷宫的士兵,已经有三百四十位左右掉入陷阱战死了…………?

    剩下的人则是被孤立在迷宫内,不仅无法补给,更没有救援。

    虽然可以继续进攻,但最多只能六人一组行动,而即使度过了这一关,在那之后又是个更出其不意的狡猾陷阱。

    刚才他们所经过的漫长走道上还残留着陷阱,即使想逃跑也无处可退。

    而且,迷宫完全没受到损害。

    他只靠陷阱,就将罗修尔国近卫队所领军的精锐士兵玩弄于手中。

    无论是谁都能一眼看出——这简直就是以一人之力大败一千五百人。

    但要是说到,这是否该归功于迷宫主宰的力量高强?这就令人忍不住感到疑惑。

    毕竟他只是军纯把对手引诱到陷阱里罢了。但是,军队却上当了。

    难道这就是利用了悠纪所说的「军师」或「参谋」那种东西的战术吗?

    正如悠纪所说,这就是活用头脑的作战。

    这么一来,就算对方武力多强、等级有多高也无能为力。

    但是,我也因此产生了疑问——为什么他会希望对手投降呢?

    到目前为止,他都轻松地让我军落败。就连现在,罗修尔军人们脚所踩的地板底下肯定也是陷阱。

    悠纪这种人,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松就放过士兵呢?

    「你……悠纪你为什么要逼士兵投降?照悠纪刚才的行动看来,你应该已经事先预测到了吧?他们所站的地方……下头也是陷阱吧?」

    「喔喔!你第一次叫我名字呢。是啊,赛拉莉亚说得没错,只要我念头一转,就可以轻易取下他们的生命。」

    悠纪虽然爽快地承认了,但我却猜不到他在想什么……要是在这里杀死这些士兵,之后就不用照顾他们了。难道他是顾虑到我们的心情而不下手?

    「因为我不想让你们感到难过。根据赛拉莉亚所说的话来判断,那些人全都是被那个大臣所欺骗了不是吗?」

    悠纪这么说后,认真地看向了我。

    「悠纪……」

    艾尔修满脸通红,眼睛里更是挤满了泪水……

    「说话!你绝对是骗人的!!悠纪脑经动得这么快,怎么可能会作出这种事呢!你刚刚不是也说了吗?百战百胜……『思考最低伤害的方式』,这道理连我都懂了,你应该还有其他目的吧?」

    没错,若是他秉持着「思考最低伤害的方式」这方针,一开始就不会让我们躲进迷宫。即使不了解事件背后的实情,也只要将我们推出去就没事了。

    应该没有必要特地冒这种危险……才对。

    老实说,我也只是凭着直觉随便乱猜的罢了。

    既然都做到这个程度了,一定也早已预料到我无法想象的一步棋。

    「是啊。赛拉莉亚说得没错,我有其他目的。」

    「什么目的?」

    「你以为我会这么简单就说出口吗?自己慢慢想吧。」

    「就是不知道我才会问啊!!」

    可恶,真让人不甘心。

    我根本就不知道他的目的。但是,要是没了悠纪的帮助,我们就无计可施了。

    「告诉我们你的计划吧,我们现在只能靠悠纪帮助了。」

    「……算了。虽然说起来会有点冗长,但这也关系到你们目前的情况。」

    「没问题,时间多得很。」

    「不,要是士兵们投降了,我就得忙着处理后续才行。」

    「那就快点说啦!!」

    「小姊姊,冷静一点!!」

    艾尔修拚命拉着我。要是没有她在,我肯定会先去揍那家伙一顿。

    而当事者悠纪则是看着我,露出一副嫌麻烦的表情。

    「该怎么说呢……好吧,我会说个大概,要问问题就等我说完再问吧。」

    「知道了。」

    「就我个人来说,现在这计划无论有什么结果都无妨。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藉由救了你们来让经营迷宫这件事公开,若是没办法,至少希望可以获得官方承认。」

    没错,从艾尔修那里听来的情报表示,悠纪似乎是在莫名奇妙的情况下成为迷宫主宰,所以不但不了解这里,更没有相关的常识。

    既然如此……虽然帮助我们纯属意外,但他也不会放过利用这件事的机会。

    「所以说,原本让艾尔修回国后,我还希望她能多帮我牵线。但是,没想到她却遭到士兵追赶,让她躲进迷宫后,后头却又跟着出现数量惊人的军队。可是,要是将你们推出去撒手不管,又会害了你们的性命。不过,艾尔修被指称是迷宫主宰这件事倒是帮了我点忙。这么一来,我打算干脆就让她代替我成为台面上的迷宫主宰,要是能成功说服剩下的士兵。罗修尔国的士兵也会成为我们的伙伴,但如果杀死所有人,反而会让支持艾尔修的人变少。所以吧,要是能说服投降的人回去清除王城内的谋反势力,我也能放心过日子了吧。」

    「原来如此,我懂了。若是我们能平安回到王都,我保证绝对会协助你。」

    「喔,谢啦。比起事后再随口许下的承诺,能在事情发生前就先得到保障实在是太好了。」

    「可是,你不怕我们会反过来铲平迷宫吗?」

    「我不是说过我不在意这计划最后会有什么结果吗?反正我自己也很想测试一下迷宫,要是你们真的与我反目成仇,我就可以像现在对付那些士兵一样……不,会更有效率地对付你们。多亏了这次士兵进攻,也让我实际见识到各种陷阱的效果。」

    「原来如此,你还真的是怎么样都不在意呢……真是教人害怕。但是,你为什么要让艾尔修伪装成迷宫主宰?我觉得即使由悠纪自己出面不也可以吗?」

    「这还不简单,比起一个素未谋面的迷宫主宰出来表示『这里很安全』,还是由艾尔修告诉他们说『我以圣女的力量掌控迷宫了』,这两种情况,哪个比较容易被国民接受呢?当然,对国家高层们来说也是一样。」

    「当然是后者了。虽然前者也不是说完全不行,但比起使出那么没把握的策略,还是让艾尔修出面比较好。当然,这也比较能保证你的安全。」

    对悠纪来说,的确有什么结果都无所谓……而且,他甚至还利用了艾尔修被指控为迷宫主宰这件事。

    要是与他为敌很可怕,但若是同为伙伴,他的确相当值得依靠。

    说穿了,要是与悠纪对立,我可能连这迷宫都无法攻略。

    「即使能说服这边的士兵成为伙伴,王都现在也是动荡不安。若不想办法赶走那个罗瓦尔,我们也一筹莫展。」

    没错,若不对付将我们逼上穷途末路的罗瓦尔,我们就无法顺利回到王都。就算回去了,他们也很有可能想方设法地将我们妖魔化后收拾掉。

    「喔,这倒是不用担心。」

    「咦?怎么回事?」

    「莫布他们联络我了。」

    莫布?啊啊,是把艾尔修当成奴隶对待的男人们。就算他们之间已经和解,而且艾尔修已经原谅他们了,我还是无法释怀。一定要狠狠揍他们一百下才甘愿。

    『唷——正如悠纪所料,罗修尔国王与公主都被暗杀啰。』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唔喔?怎么?公主她们在你那里吗?』

    「是啊,所以你就简单地告诉她们事实吧。」

    『抱歉、抱歉,暗杀行动被我们跟帮手阻止了。』

    「喔~帮手啊。」

    『我们照事先说好的,把那件事告诉了国王。在那边的人便下达了「由于国王与公主惨遣暗杀,即刻返回王都」的命令。士兵们应该在谨天内就会回国了吧。』

    悠纪他们虽然这么说着……但是……

    「给我说明清楚啊————!!」

    会困惑得如此大叫的我,绝对一点也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