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4掘 协力者
    Side:???

    『为了让这两个人也能了解,麻烦你从头开始说明一下现在的状况、帮手还有你们是怎么阻止暗杀的详细情形好吗?不过你们也真了不起,毕竟我预测失败的机率可是高达9成。』

    『少胡言乱语了难道你打算对亚莉亚姊姊见死不救吗!?』

    在被称为屏幕的平面里,这国家的第二公主·赛拉莉亚公主对着身旁的男性大骂。原来如此,看来莫布他们真的与公主有交情。

    『所以才要他们说明啊。艾尔修、奥莉尔,再这样下去根本不能好好讲话,帮我压住那个螺丝卷头。你也看到了,要是随便忽视这公主,她就会吵到我们无法对话。虽然我知道很麻烦,但还是从头开始说明吧。』

    『小姊姊,拜托你冷静一点。』

    『赛拉莉亚公主,我知道悠纪惹你生气,但再这样下去,实在无法得知详情,还请您暂时忍耐。』

    看到艾尔修公主将赛拉莉亚公主从那男人身边拉开的样子,我也感到一阵安心。艾尔修·劳·罗修尔,她跟我这个冒牌货不同,是从莉莉修女神那里获得祝福,真正的圣女。

    而这次的骚动,正是因为有人要暗杀艾尔修·劳·罗修尔所引起的。

    「哈哈哈!这位公主还真有精神,跟艾尔修公主的个性天差地别啊。」

    我身旁的莫布则开始大笑了起来,我从莫布的口中已经了解他们认识的过程,但经历了那些事情后还能像这样相处,看来或许有优点也有缺点吧。

    『给我闭嘴!!你就是莫布吧?我已经从艾尔修那里听说你的所作所为了。就算艾尔修愿意原谅你,我可不会!等到我一见到你,就等着被我揍一百拳吧!!』

    「什么?一般都是打一拳吧!?不过,若是公主殿下那么纤细的手腕,大概需要这么多拳才够吧?」

    『你还真敢说啊。虽然我是有着纤细手腕的公主,但我也是等级63的女武神喔。』

    「哇!?等级都比我还高了啊,而且还是限定女性的前锋职业!!等等,要是我毫无抵抗被你揍上一百拳,可是会死的!!」

    『哎呀,别担心。我会让你像艾尔修的遭遇一样,等你气若游丝时,先帮你恢复后再继续殴打。呵呵呵呵呵呵…………』

    没错,这正是赛拉莉亚公主之所以被称为武斗派的原因。第一次与她见面的时候,我也被她的职业吓了一跳。而且,她的实力也并非浪得虚名。

    无论魔物或是人类都不是她的对手,也曾经上战场打仗,是位不输给职业名称的女武神。

    『不管你们是演相声还是要处刑都无所谓,快点继续说下去吧。』

    不过,这男性到底是何方神圣?从整体的情况看来,似乎是这个人在主导话题。公主她们是当事人,莫布他们则是帮助了我的人物。但是,这男人究竟是……

    「知道了。公主殿下,总之一百拳的事以后再讨论吧,我希望可以减刑。」

    『驳回。好了,快点告诉我整件事情的经过吧。』

    看来,距离轮到我开口还有一段时间,我也想听听这件事发生的原委。

    「这个嘛,该从哪里讲起好呢……」

    『莫布先生,那就从我抱着艾尔修公主与赛拉莉亚公主逃出王城之后开始吧,麻烦了。』

    「那时候我不在现场,要是我在的话,或许可以申请减刑?」

    『不可能。你反而要庆幸,那时候我因为中毒意识都已经不清楚了。要是能动,我肯定会活活打死你们。』

    「喔~好可怕,那我就从那边开始说吧。」

    Side:当时的莫布

    「嗨,我第一次来这商会,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好工作?」

    与莱亚他们分开后,我原本打算独自去寻找奴隶,但却被悠纪说「我很期待你的品味」,所以我就放弃独自去购买奴隶,打算将莱亚他们一起拖下水。

    「我们不希望悠纪不祥的揣测成真,这么一来,不四处调查就糟了。照悠纪说的,我去观察军队的动向,你就去冒险者商会收集情报吧。」

    莱亚这么告诉我后,我就来到了这里。不过,战争的气息也终于变得明显了。看来我们别法籍由杀死一个满肚子坏水的小角色来解决这一切麻烦。

    当我这么思考时,商会的柜台小姐回答了我的问题:

    「这个嘛~根据商会等级的不同,任务也会跟着有差距。但在我们这个分部,无论什么等级都有稳定的任务可以接喔。话说不好意思,请问你的等级大概多少呢?要是不知道,我也没办法帮你搭配。」

    「喔,抱歉。就是这个。」

    我从胸口拿出我的商会卡。商会卡上头会纪录过去曾负责的任务或是曾讨伐过的魔物,而且,还可以用这卡片存钱。最优秀的功能是——这卡片只有本人可以使用。

    当我告诉悠纪这张卡片的功能时,他却说「呿!只在这种地方比另一边还要进步,奇幻世界就是这点惹人厌……」。看来他的故乡没有商会卡,那肯定很不方便吧。

    「哎呀!!你就是莫布先生吗!?那位『守护英雄』!!」

    当柜台小姐提高音量后,商会里的人们都转头看向了我。

    「喂喂,难道是那个莫布吗?」

    「商会卡只有本人才能使用,他一定就是那位守护英雄吧。」

    「什么是守护英雄啊?」

    「你不知道吗?虽然现在盖尔兹国与我们为敌,但过去曾经有魔物袭击了那里的某个小镇。当时大部分都是由领主负责带队击退盗贼,却缺少兵力,整个村庄陷入了毁灭的危机。」

    「是啊,然后那时候有个男人站了出来。他率领在场的冒险者,顺利守护了那座小镇。」

    他们说起了我年轻时候的往事。虽然我平常会用手势示意,阻止柜台泄漏我的身分,但这次不同。让他们了解我的身分才会更好做事。

    「那个,我听说莫布先生已经专属那座城镇了……」

    什么?原来这边还不知道吗?我可是一度举旗攻打艾尔修公主,还进军到王都来了啊。

    「……嗯,这是因为……那城镇已经被这场战争给摧毁了。」

    「咦咦!!请、请先等一下!!我从来没听说过这情报!!请、请稍等一下,我去跟商会长报告!!」

    怎么回事?商会基本上是可以私下交换情报的地方。虽然没有屏幕,但我听说至少有通讯水晶这东西。我记得商会的本部是在路缇亚圣国对吧?

    不过,光只有从商会单方面获得的情报实在不够可靠,还是去问问那边的冒险者吧。

    「喂,打扰了,我有事请教一下。」

    「喔、喔!能跟你这种第8级的冒险者对话,真是我的光荣!你想问什么?」

    「我想问问最近这里的战况。正如你们所知道的,我是第8级的冒险者,也曾经专属那座城镇,但在我难得离开那里之后就遇到了战争。手上实在没什么情报,我会给你多一点报酬的。」

    这么说后,我便从怀里拿出了钱包。对冒险者来说情报相当重要,即使花钱也要得到情报才行。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这点情报也不足以跟你拿钱。其实是因为盖尔兹的某个小村庄遭到攻击,于是这国家的圣女公主便前往那座村庄救济,但盖尔兹国却反过来指称那是侵略行为,还说公主是冒牌圣女。内心充满正义感的罗修尔国王也因此感到愤慨,为了要将人民从盖尔兹国王的魔手下解放,才会开始了战争。」

    喂喂,这边的故事竟然是这个样子。不过,公主殿下倒是一样遭到陷害。不,这件事其实我们都很清楚了,看来,也可以确定敌人不会是个等闲之辈。

    「莫布先生,商会长想见你。请往这边走。」

    「啊、抱歉。这你收下吧。」

    「不,不用了啦。」

    「别客气,这种事就是不能失去礼数。」

    「……谢谢,我一定会成为像你一样的冒险者。」

    「不,别成为我这种人……」

    这么说完,我便前去与商会长见面了。

    「抱歉啊,跟本部询问之后,我知道你说的都是事实,但也因此产生了一些问题。」

    「什么问题?」

    「如果跟你说的话,大概用不着担心。你应该有听说过通讯水晶吧?」

    「是啊,我听说那是个可以立刻取得联络的方便道具。」

    「没错,但是这也产生了一个问题。目前只有商会可以使用通讯水晶,也就是说,商会之间可以轻易地进行通讯。」

    「嗯,那有什么问题吗?」

    「平常是没什么问题,但要是遇到像这次两国之间的战争,就会变得相当棘手。因为可以立刻联络敌国,商会也有可能被误会为间谍。」

    「这也有道理。」

    他这么说的确很有道理。要是可以简单地取得联络,就可以像我跟悠纪一样,一一报告对方的行动,也方便拟定今后的对策。毕竟商会有着这种工具,当然也会跟着提高警戒吧。

    「为了应对这问题,我们也做了防范措施。通讯水晶只能与商会本部……也就是路缇亚圣国联络。若是发生了战争,位于敌对两国中的商会分部也不能互相联络。」

    「原来如此,这么一来就可以证明商会没有介入战争。」

    「正是如此。不过你已经四处探听这件事了吧?这么一来,你就会被怀疑是间谍。原本隶属该国的冒险者通常会接受国家指派的任务,以佣兵身分参加战争,但你之前所在的城镇的地理位置又离这里比较近,要逃过来的话……」

    「是啊,就是因为这边比较近我才会逃过来。我知道了,那我不会再问了。」

    「拜托了,我们会告诉外面的人说你是为了逃难才会来这里的。还有,不要参加与战争有关的任务,毕竟会有许多不便之处。」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不用在意,但你的伙伴们还好吗?」

    「我们一起在这王都里的旅店下榻。」

    「这样啊,这也算是唯一的救赎了,千万不要因为自暴自弃而失去了理智啊。」

    我已经那么做过了……

    最后,我收集完情报就与莱亚他们会合了。

    「原来如此,我可以理解商会长的意思。」

    「我曾经听老爸讲过这件事。不只是冒险者,商会更是不会出手干预国家之间的纷争。」

    莱亚与凯斯都对我所听说的情报表示同意。毕竟曾经身为领主儿子的凯斯都这么说了,肯定没错。

    「怎么样?在那之后王城应该一片混乱吧?毕竟公主都被掳走了。」

    「嗯,没错。但是,也发生了件有趣的事。」

    「什么?」

    「奥莉尔逃走之后,不过才过了半天,但这王国竟然已经在召集兵队了。」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吧?先不管真相如何,毕竟公主都被掳走了。」

    「但是,他们召集的全都是精英。都是一般情况下,会被送往盖尔兹战争前线的这些精英。

    「只是刚好吧?说不定只是聚在一起进行作战会议罢了。」

    「好吧,就算他们聚在一起只是巧合。但如果你知道他们已经在做远征的准备,那又会有什么想法?」

    「……太快行动了。」

    「是啊,虽然我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但无论怎么说,动作都太快了。那么,你觉得这队精英又会去哪里?」

    「还用说吗?要是现在不去追回公主,不就糟了吗?」

    「是啊,总之我们还是先回旅店去联络悠纪吧。虽然我想他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就被打倒,但对方可是派出一整个军队,光规模就不同了。」

    就这样,我们为了与悠纪联络,便回到了旅店。

    『嗯~事情变麻烦了呢。』

    「是啊。」

    『但目前的情报还不足以下判断,要是军队开始行动后,就连他们的大略人数一起告诉我。』

    『还有关于那军队是由谁率领……不,也帮我调查军队里头有没有可疑的人。』

    「可疑的人?怎么回事?」

    『比方说,平常不会参加出征的人。像是大臣、商人还有他国使者之类的。如果有这种身分的人在现场,肯定是为了要捏造出什么名目。』

    「名目?当成进军的借口吗?」

    『不不不,是为了之后篡夺国家权力的名目,像是假正义那样的感觉。』

    「抱歉,我不太懂。讲解一下吧。」

    这时,在一旁聆听的凯斯,像是理解了什么似地点了点头说:

    「莫布,这就像是那个……悠纪,这跟你之前说『尽可能阻止王族遭到暗杀』这件事有关对吧?」

    『正是如此。』

    「如果那些可疑人士也参加了这次出征,但王族却在这时候遭到暗杀,跟着这次出征离开王城的人当然会被认为是清白的对吧?」

    「还用说吗?因为他人又不在现场,根本就不会被怀疑。」

    莫布点头回应。

    『没错,这就是他们的目的。其实只要随便雇个人就可以暗杀王族了,而收到暗杀的报告之后,那个人又立刻带着部分士兵回国救援,也肯定会提高他的评价吧?会被认为是这国家最对国王尽忠的名臣。』

    「是啊。」

    『而且,他率领的正是这国家的近卫队以及精英。王族在近卫队与精英离开王城时惨遭暗杀,肯定会有人指责他们失职吧?这时候只要那个可疑人士出来替他们讲话,近卫队与精英就会归顺于他。这么一来,国家的上流贵族们会陷入混乱,虽然也有其他流着王族血统的人存在,但因为这次他们根本就没介入,自然也没有发言权。这么一来最后……』

    「就会由那可疑人士夺得王权。」

    「没错,而且他手上还有军队的精英。整体来说大概就是如此吧?」

    凯斯这么说完后,便向屏幕另一头的悠纪寻求同意。

    『是啊,跟我的想法几乎一样。真了不起,要代替我当迷宫主宰吗?』

    「我拒绝。不能随心所欲地离开迷宫,这不就等同回到领主儿子的生活了吗?」

    『真是可惜。不过,这么一来要是我们想破坏对方的计划,就得先阻止暗杀才行……』

    「……真是个难题。」

    但我不懂他们两个为何烦恼,因为……

    「这不是很简单玛?去见国王然后跟他说『有人要暗杀你喔!!』,不就好了?」

    「……」

    「……」

    悠纪与凯斯都给了我个白眼。为什么?我又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当我这么想时,莱亚将手拍上了我的肩膀说道:

    「仔细想想吧。我们不仅没见过国王、也没有任何来往。要是突然跳出来说什么暗杀的话,一定会被以不敬罪逮捕。要是弄不好,说不定那些幕后黑手还会把暗杀王族的罪名栽醎给我们,将我们处死。」

    原来如此。啊~为什么要搞得这么麻烦啊。

    「既然如此,就在半夜偷偷潜入王城里保护他们如何?」

    『真没办法的话,也只能如此了。但成功阻止的可能性实在很低。』

    「只能先尽量收集王城内部的地图了。」

    『毕竟他们也不会一开始进军后就立刻动手暗杀,某个程度来说,我们还有点时间,虽然相当紧凑。』

    「要是在探听王族消息时一个不对,也很有可能被误会成策画暗杀行动。」

    『就是这样,在收集情报时务必小心。莫布,你暂时先继续寻找奴隶。啊,要是军队有所行动,也别忘了把刚才说的那些重点一起报告给我。』

    这样,我们便各自度过了那天剩下的时间。

    翌日,军队便开始进军。正如悠纪所推测的,军队里的确有个可疑人士。

    『罗瓦尔大臣……看来他八成就是主导这次计划的人了。若是这家伙背后还有其他人在操纵,那肯定也不是我们现在可以应付得来的。但要是能阻止罗瓦尔,他背后的人应该也不得不收手吧?」

    「大概吧,我这边的情报差不多就是这样。士兵大约有两千名左右,你可要好好活下去啊。」

    『当然,我也有考虑逃跑的选项。不过,这似乎能当作一次实测迷宫性能的机会,还有,要是敌人有援军,也别忘了告诉我啊。』

    「没问题,交给我吧。」

    报告结束后,我决定继续去买东西。

    另外,因为莱亚与凯斯还有其他事情要做,都不愿意跟我一起去购物。唔唔唔唔……这么一来,奴隶就会变成全都是由我个人喜好所决定的了。

    当我在城镇闲晃时,没想到又遇到了年轻人之间常见的桥段——

    「那、那个,我还有重要的事,没、没办法跟你们出去!!」

    「啊?有什么关系嘛!」

    「没错、没错。跟我一起去做点好玩的事吧?」

    「你那对巨乳就是为了被用才会存在的啊!」

    ……嗯,我也曾经年轻过,但应该没有蠢成这样。不,最近才刚情绪失常过一次。

    她的胸部的确很大,哈密瓜?不,应该是西瓜吧?总之就是尺寸特大!!不过,虽然妻子已经过世了,我还是个有妻子的人。或许是因为心里还怀抱着对妻子的爱,现在看了才会一点都不觉得高兴。

    「好了好了,年轻人,你们也该适可而止了,太难看了吧。」

    「啊啊?」

    「大叔,你在说什么啊?」

    「我们可是等级D的冒险者喔?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啊、啊……救……」

    或许因为我的外表才会让她觉得我弱不禁风吧?的确,我的外表看起来就是个大叔嘛。

    但奇怪的是,总觉得在哪边看过她?

    感觉跟艾尔修公主很像?不,她头发是蓝色的,胸部也比艾尔修公主大了许多……该怎么形容啊……大概是气质像吧?

    「喂!大叔,你有在听吗!?」

    「竟敢无视我们的存在!?」

    「给他个教训!!」

    (插图P152)

    那两个年轻人朝着我冲了过来。但是,他们经验有点不足。

    「这位小姐,不好意思,我们之前见过面吗?」

    这时,那三个人已经被我打倒在地了。

    Side:???

    『原来如此,你们就是这么认识的……她就是帮手啊?』

    男人这么说后,便看向了我,其他人的视线也跟着聚集在我的身上。

    「是的,那么,接下来就由我来说明吧。」

    我往前站出一步。

    「在那之前,先向各位自我介绍。我来自路缇亚圣国,名字是露露亚。之前的旧名是露露亚·路缇亚……也曾经被称为路缇亚圣女,但已经被解除职位了。」

    这么说完后,我便脱下斗篷及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