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7掘 各种意义上的「喂,你现在是什么心情?」
    Side:赛拉莉亚·诺·罗修尔

    真没想到我得踏上戏剧的舞台。

    虽然不喜欢肥皂剧,但只要是为了艾尔修我就毫无怨言。

    因为,妹妹就是我的宝物。

    我立刻就要出场了。我的眼前有三个屏幕。一个是臭老爸,另一个是迷宫里的士兵们、最后一个则是……

    『罗瓦尔大人!!紧、紧急事件请您立刻回城!!国王与公主惨遭暗杀!!现在王城陷入一片混乱!!』

    『你、你说什么!!国王……!?还有公主!?我知道了!立刻撤兵回国!!麻烦你传令告知,罗瓦尔将立刻回国!!』

    『请交给我吧!那么,我先告退了!!』

    没错,最后一个屏幕锁定在迷宫外待机的罗瓦尔。

    悠纪对小动物施加指定保护,让他们负责侦查迷宫外部的情况……还真是狡猾。

    让我再次感受到他是个与我不同的强者。

    但是,悠纪的策略不只如此。他还特意让迷宫里的士兵们也能看到这影像。

    罗瓦尔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在送走传令兵之后,立刻露出狡诈的笑容。他的亲信走向他……

    『罗瓦尔大人,这么一来,罗修尔就等同我们的囊中之物了。』

    『嗯,虽然对路缇亚圣国来说,只要杀掉艾尔修公主就足够了,但光是这样还不够。负责协助的我怎么可以没有奖赏呢!!我要让这个国家成为我的奖赏!!』

    『不过,被留在迷宫里的士兵该怎么办才好?』

    『舍弃他们,反正只要丢着不管,总会死的吧?即便万一他们与身在迷宫里的艾尔修公主连手,也没戏可唱。要是他们顺利回到王都,就全抓起来处刑即可。』

    『以受到迷宫主宰迷惑的愚蠢士兵的罪名吗?』

    『嗯,你也很懂嘛!!就算他们连手,公主也不可能回到王都。』

    『喔?这是为什么?』

    『哼哼哼……这就是之后的好戏了。好了,我们的好消息也照预定来了。接下来可有得忙了。留在王都的人没能阻止国王遭到暗杀。但是我——罗瓦尔虽然付出相当大的代价,依旧为了国王英勇地铲除迷宫后,才回到王国!!』

    『牺牲士兵也算是我们的计划之一。这么一来,只要一回到王都,罗瓦尔大人的地位就牢不可破了。』

    『正是如此,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

    ……一群笨蛋。这没想到他们竟然会把计划全盘托出。

    不过,就某方面来说,也只有这里才能让他们大方说出计划。

    反正,剩下来的那500名左右的士兵应该全都是罗修尔的手下。

    「……罗修尔王,你现在有什么感想?」

    『……你还真敢问啊……』

    「好了,在赛拉莉亚他们回来之前整理好心情吧。接下来就得靠艾尔修与赛拉莉亚了。」

    这么说后,悠纪便看着我与艾尔修。

    我们点了点头回应。

    好戏上场了。

    「听到了吗?罗修尔的士兵们!!这就是真相!!你们只是被罗瓦尔的策略耍着玩罢了!!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我不会问罪,反倒要感谢你们对国家如此忠心!!若是各位愿意相信我,赛拉莉亚·诺·罗修尔以及……」

    「我,艾尔修·劳·罗修尔,就请各位举起手中的剑来!!」

    屏幕的另一侧一阵静默,但有一位士兵走了出来,举起剑……是我直辖部队的队长……克尔。

    『我的忠义,献给罗修尔与赛拉莉亚公主!!』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

    随后,像是被这声音唤醒一般,士兵们全举剑高声吶喊。

    「克尔,我们现在就过去那里会合。之后立刻前往王都,取下罗瓦尔的首级!!」

    『是!!遵命!!』

    我与艾尔修前往士兵所在的地方,就看到近卫队长……阿雷司·雷斯塔将剑交给了克尔,跪在地上。

    「克尔,这是怎么回事!?」

    「是!阿雷司近卫队长对这次未能阻止罗瓦尔的阴谋感到万分悔恨,主动要求受罚。」

    「……阿雷司。」

    「是,无论什么惩罚我都愿意接受。应该保护您父王、姊姊的我竟然做出等同协助杀手的行为。即使在此砍下我的脑袋,也毫无怨言。」

    「我不砍。」

    「……为何……」

    「照刚刚罗瓦尔的话所说,我的父亲与姊姊……国王与公主的确很有可能过世了。但是,国家尚未灭亡!!阿雷司……你是为了什么才握剑的!!难道只是为了保护国王吗!?」

    「这……」

    「是为了人民吧?守护国家、守护国王也都是为了人民。如果你还有这份心意,就再次拿起剑吧!阿雷司!!」

    「是!我发誓这把剑,这次将为了国家,公主以及人民而挥舞。」

    呼……总算撑过去了,代替臭老爸演说真是烦人啊。

    『喔~果然是上过战场的人,真帅气。』

    『喔~没想到赛拉莉亚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呵呵,要代替我成为女王吗?』

    唔,为了万一才设定成只能听到在王城里的人说话,没想到还真烦啊!!

    Side:亚莉亚·拉丝·罗修尔

    「那么,接下来就换我们了。」

    「是,父王。」

    从赛拉莉亚来的行军报告,以及那个事件已经发生的报告都传来了。

    就只剩下怎么处置罗瓦尔了。

    没错,虽然我们躲过了暗杀,但罗瓦尔也有可能逃跑,或是找理由脱罪,所以我们接受了某个提议。

    「没想到竟然要我们装死。」

    「不过,我认为这策略很有效。要是不能在这抓住罗瓦尔,肯定会留下许多祸根。如果抓住罗瓦尔后他还不认罪,那我们该用什么罪名来治他呢?」

    在我们这么讨论时,有一位士兵前来向我们报告。

    「看见罗瓦尔大臣了!!周遭已照预定配置完成。不过,不需要由国王本人扮演尸体也……」

    他在报告之后,面露担心地看向国王。

    「不用担心,就算年纪大了,我的剑术还是没有衰退。对付罗瓦尔这种人,只要我一个人就够了!!不过,你觉得我化这样看起来像死了吗?」

    「啊、是!!非常完美的死相!!」

    「呵呵……非常完美呢。父王?」

    「不、不好意思!!我失言了!!」

    「哼!亚莉亚也差不多吧。好了,我现在就要去扮演尸体,之后就拜托你们了。」

    「是!!请放心交给我们!!」

    语毕,士兵便离开了。既然这位士兵都能这样跟我们谈笑,想必今后一定会有所成就吧。

    「不过,我跟你一起睡觉……是多久之前的事了呢?」

    「不知道,谁叫父王从以前就都相当忙碌呢。」

    「从某个方面来说,也该感谢想出这计划的悠纪才行啊。」

    「是啊。」

    走廊上响起脚步声,门接着被用力地打开。

    「国王陛下!亚莉亚公主殿下!」

    「请、请您冷静!!罗瓦尔大臣!!」

    「让开!!我怎么能冷静啊!!……骗人的吧,国王竟然因为这种事……」

    罗瓦尔大叫,走向我们。

    因为闭着眼睛看不到,但他到底是以什么表情出现在我们面前呢?

    「……抱歉,你可以离开一下吗?最后我想再跟国王说点话……」

    「……希望您不要做傻事。」

    之后,与罗瓦尔一同过来的侍者便消失了身影,他在离开这里之后,应该会立刻被逮捕吧。

    静寂包围整个房间,我们听到他压低声音的笑声。

    「……哈哈哈,罗修尔王。结果你到最后还是照我的预定行动了。这么一来,我与路缇亚圣国的契约便完成了。艾尔修这个假圣女死了,罗修尔王族也死光了。就算艾尔修与赛拉莉亚回到这里,我也可以随心所欲。你们一家就和乐融融地去那世界吧。」

    ……既然他都说得这么干脆,我们也不需要跟其他大臣说明了。

    我还真想看看在隔壁房间等候的大臣们的表情。

    「……哼,看来我年纪也大了吧?竟然没有在这里解决你这种家伙,是吧?罗瓦尔。」

    「什么?罗、罗修尔王!?」

    我张开眼睛时,父王已经挥下他的爱剑。

    砰咚一声,罗瓦尔的手便落到了地毯上。

    「唔哇啊啊啊啊啊!!为、为什么!?」

    「没必要跟你这种人说明。快点把他带走!!将他治到死不了的程度就好!!」

    「是!!」

    罗瓦尔就这样被士兵带了出去。

    「我根本没有出场的机会呢。」

    我说着从床上起身。

    「不用担心,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在父王这么说后,门又被打开了。

    「报、报告陛下!!被赛拉莉亚公主说服的军队之中,似乎有罗瓦尔的手下!!」

    「嗯,这也是当然。你为什么这么焦急?」

    「这、这是因为,那人在行军途中与赛拉莉亚公主以及艾尔修公主拔剑相向,赛拉莉亚公主虽然平安无事……」

    「……难道!?」

    「艾、艾尔修公主受刺……身亡了!!」

    好了,那个事件也顺利传开了。从这里开始才是最后的结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