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8掘 大策已成
    Side:露露亚

    我正于王都等待她们的到来。

    我们预定在这里初次碰面。

    之后,她终于到了……抱着某个人的遗体。

    「赛拉莉亚公主!!」

    「啊!!露露亚!!太好了!!你快点治治艾尔修!!」

    语毕,赛拉莉亚就照着预定,把假的艾尔修公主交给我。

    「赛拉莉亚公主,请您稍等!!她可是造成这次事件的路缇亚圣女!!怎么可以轻易靠近……!!」

    「她是我与艾尔修的朋友!!而且,我们根本治不好艾尔修啊!!」

    「……唔!!」

    克尔先生露出非常悔恨的表情瞪着我,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然后……他以相当痛苦的表情,拚命向我低头。

    「……请你、请你救救艾尔修公主!!」

    他用力挤出一丝声音,但我不能响应他的期待。

    因为必须让艾尔修公主殿下死在公众场合。

    但是,我也不能什么都不做。要是就这样对艾尔修公主见死不救,在这情况下,我的生命也会不保。

    「……我会尽全力的!!特级治愈!!」

    治愈之光以全身是血的艾尔修公主为中心扩散开来。

    「怎、怎么回事!!这就是路缇亚圣女的力量!?」

    克尔先生发出惊讶的叫声。这是当然,因为我特地将治愈的范围放大了。也就是说……

    「喔喔喔!!我身体不痛了!!」

    「啊啊!!小孩子的烧退了!!」

    「我的腰原本不太舒服,现在都不痛了啊!?」

    不只是军队,就连王都城镇的人都被包含在治愈的范围内。

    「露露亚!!快控制你的力量!!这么下去,你会有危险的!!」

    赛拉莉亚公主装成发现周围状况的样子,出声阻止我。

    「不、不行!!艾尔修公主对我来说……就像是妹妹!!我绝对不会见死不救的……!!」

    我这么说后,用尽全身的力量,继续使出大量魔力进行广范围的治愈……

    「啊!」

    接着我的意识便中断了。

    Side:罗修尔六世

    虽然说是假的,但真没想到我会看到女儿的遗体……

    根本不需假哭,我的眼泪就已经不由自主地流满整脸。

    「国王陛下!!这次的事件就如罗瓦尔招供的一样,是路缇亚圣国的阴谋!!艾尔修公主为了他们国家的国策,被当成了代罪羔羊!!」

    「没错!!我们应该要把这次的事情告诉盖尔兹国组成同盟,一起讨伐路缇亚圣国……不、是讨伐路缇亚!!」

    「别说傻话了!!盖尔兹国反而会借着这次的机会,与路缇亚组成联盟进攻!!不要胡乱提议!!」

    「正义与我们同在!!艾尔修公主何罪之有!!她只是一心一意想救助人民啊!!只是因为这样就被当成国策的代罪羔羊,让人无法接受!!」

    「冷静点!!这样根本什么都无法解决!!一个不对,连我们国家……连艾尔修公主想救助的人民都会遭受长期的痛苦!!你知道吗!!」

    「那么,你又有什么方法!!难道要这样当作路缇亚圣国什么都没做吗!!别开玩笑了!!」

    在假装茫然失神的我面前,会议陷入一片混乱。

    当然,大臣们也都知道这次的事件是因为路缇亚圣国在背后操纵。

    战争范围将会根据这次的处理有所改变。

    由于路提亚圣国不想引起战争,才会改用暗杀的方式来处理这次的事件。

    也就是说,对方目前的国情也无法发起战争,如果我们不出手,他们大概也会先静观其变才对。

    老实说,因为艾尔修实际上平安无事,所以我只想和平处理掉这件事。但是,认为艾尔修已经过世的大臣们几乎都主张「出战路缇亚圣国」。

    要是由我一人独断驳回提案,之后说不定会像这次一样,让整个国家从内部开始崩坏。

    所以,我还需要另外一个足以改变大局的要素。

    「父王,打扰您开会了。」

    最后一个要素出现了。

    「赛拉莉亚公主……」

    「赛拉莉亚公主殿下……」

    大臣们的声音渐渐变小,这也是正常的。要问所有人之中对艾尔修的死最为伤心的,全国人民都会说是赛拉莉亚。

    而那样的赛拉莉亚根本没有多加掩饰,就带着哭肿的双眼出现在会议厅里。

    「可以请您听听她怎么说吗?」

    这么说后,路缇亚的圣女从她的身后走了出来。

    「你,你这家伙!竟敢厚着脸皮出现在这里!」

    「赛、赛拉莉亚公主!为什么!!你为什么会与艾尔修公主的仇人走在一起!!」

    「各位请冷静。我听说这位路缇亚的圣女,露露亚与艾尔修私交甚笃。这次更是不顾自己的危险,为了拯救艾尔修使出大回复术,它的余波甚至连周围人们的伤痛都一并治好了。眼前这情况,我们根本无法怀疑她有所企图。」

    我这么说后,大臣们全都冷静了下来。因为他们全都是露露亚大范围治愈术的受惠者。

    「在这种状况之下,她还敢特地出现,肯定是有相当重要的事。各位愿意听听露露亚怎么说吗?」

    「若是国王这么要求……」

    「……遵命。」

    于是,我对露露亚使了个眼色。

    真是的,真是场闹剧。不过要是不这么做,影响的范围就会更大。

    虽然路缇亚圣国有责任,但立场上我实在无法当面说出路缇亚圣国正是引起这次纷争的主谋。

    该怎么办才好呢?那位迷宫主宰这么说:

    『把责任随便推给别人不就好了吗?像是魔王之类的。』

    「……这次的纷乱,全都是魔王的诡计。」

    「你、你以为这种胡言乱语有用吗!!」

    「没错!!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真是不知羞耻!!」

    大臣们全都出声咒骂露露亚,但这时候出现了一双救援之手。

    「安静!!若真的如大臣们所说,全是路缇亚圣国的阴谋,那为什么身为圣女的露露亚会只身来到这里!?」

    「这、这是……」

    「露露亚是为了教导艾尔修新的回复术才会悄悄来到这里的!!若是路缇亚圣国真有此企图,怎么会让圣女过来呢!!」

    「确、确实如此……露露亚在这时机出现根本就没有任何好处……」

    「父王,就如您所听到的。如果这次露露亚没出现,路缇亚、罗修尔、盖尔兹三国就会展开一场毫无止境、相互消耗国力的战争。我相信现在身处此处的路缇亚圣女……不,是我的朋友露露亚!!」

    赛拉莉亚带着坚定的眼神看向了我。

    ……我觉得你应该可以再装一下哭脸,现在的表情实在太勇猛了。

    「这样好吗?露露亚说的不一定是实话,她说不定只是为了逃避而撒谎啊。」

    「露露亚为了艾尔修的死悲叹不已,更流下了眼泪……如果她的表现全是在演戏,到时候我就会亲自砍下露露亚的头。

    一段时间之内,会议厅陷入沉痛的沉默。

    「……嗯,我打算相信赛拉莉亚跟露露亚。为了过世的艾尔修,为了拯救更多人民……」

    「……我也没有异议。」

    一位大臣表示同意后,其他大臣也开始一一附和,最后全员都赞成了。

    这么一来,计划就大致达成了。

    「接下来就是与盖尔兹国的关系了。」

    「这次的纷争虽说是魔王的计策,但说到底,原因还是在罗瓦尔进攻盖尔兹国。所以……」

    接下来,就是把议题移至该如何对盖尔兹国提出停战以及赔偿了。

    真没想到他竟然可以这么巧妙地利用露露亚来到这里的事。会议也大致上照他所说进行。这么一来,罗修尔就不需要投身至这场毫无意义的战争了。

    身为治国者,战争可说是最最下策。虽然艾尔修无法出现在大众眼前,但她本来可是会连命都没了,这样应该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这次受害最深的,应该就是什么都没做的魔王吧。

    毕竟他什么都没做,就有三大强国针对他组成了同盟。

    只要这次计划成形,路缇亚圣国应该会欢天喜地地加入同盟吧。

    虽然不知道盖尔兹国会有什么反应,但我想他们应该会加入。

    毕竟拒绝加入「为了打倒魔王所组成的同盟」,差不多等于与魔王连手。

    在这之后,我应该得先忙着振兴内政了吧……

    「那个迷宫主宰,今后有什么打算?」

    即便听他说了迷宫的方针,但我们完全无法想象会有什么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