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9掘 原因与未来
    Side:艾尔修·劳·罗修尔

    「这资料……好了。这边的应该要跟那个一起做吗?」

    悠纪在听了父王的报告后,开始改装迷宫。

    赛拉莉亚姊姊已经与冒牌的我一起前往王都,在这里的只剩下我与奥莉尔以及悠纪。

    「那个,悠纪,为什么要把责任推给魔王呢?还有,你说必须捏造我的死亡又是……」

    「艾尔修公主,这个…………」

    奥莉尔似乎打算阻止我,悠纪却像是毫不在意似地,一边工作一边回答我的问题。

    「我想你应该很清楚,若现在没有转移到别的目标上,罗修尔就会被盖尔兹以及路缇亚两国一起攻击。考虑到国民们的心情,他们肯定会想要为了替艾尔修报仇而迎战。至于为什么要让艾尔修在众人面前死亡,也是为了取信于路缇亚圣国。露露亚也刚好成为见证艾尔修死亡的证人。」

    这些理由我都可以理解。但是身为人,我们真的可以做出这种行为吗?这种感情在我心中蠢动。

    「嗯~如果你觉得不满,就去向国王他们提出更好的意见啊。假使你能说出牺牲人数比我的计划少,或是能得到更多利益的方法,他们应该会接受吧。」

    「……唔!!」

    「如果你说情感上无法接受,那好吧……你就祈祷奇迹发生,去向路缇亚圣国抗议吧。祈祷可以发生让对方会老实认错的奇迹。但如果可以这样,对方也不会进行暗杀了吧。」

    他说得没错,可是、可是……!!

    「可是魔王跟这次的事件没有关系啊!!就算不推给魔王也可以吧……」

    「嗯,那你打算把责任推给另一个强国路梅尔,或者是其他毫无关系的小国吗?」

    「为什么人类之间就非得互相征战呢!?」

    「还不是因为你说不能推给魔王?」

    悠纪连看也不看我一眼,只是一心在我从没看过的高级纸上不断书写着。

    「那、那你为什么会想把责任推给魔王呢!!」

    「这是因为,我从赛拉莉亚、亚莉亚,还有艾尔修你那里听说魔王曾经造成损害。虽然现在的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事实,但如果是真的,这次的事件正好可以当作成立同盟的理由。」

    「可是魔王跟这次事件根本……!!」

    「根本没关系。可是魔王确实做出比这次事件还要更恶劣的行为,干脆就推给他吧。如果这样可以拯救几百、几千甚至是几万人的生命。」

    我无法再继续反驳。

    「……为什么!有那么多生命都因此牺牲!应该要正式向路缇亚圣国提出抗议,要求他们道歉…………」

    「……话不是这么说的吧?你才是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吧?你因为圣女这封号而得意忘形,不顾周遭的阻止,四处东奔西跑,因此制造出得以让他们利用的情况。你知道吗?」

    「咦?」

    我的眼前突然一阵不稳……我是原因?

    「悠纪!!你这是什么话!!艾尔修公主是为了拯救人民」

    「所以才会引起这次的纷争,这样很棒吗?怎么样?圣女殿下所拯救的生命,跟在这次纷争中牺牲的人数,哪边比较多呢?」

    「这……」

    「我可以了解艾尔修的心情,但你不要对这次的结果钻牛角尖,也不要把自己当成悲剧的女主角。之前是因为都没有人愿意说,才由我告诉你。你就是造成这次纷争的原因。」

    眼前一片漆黑。不,应该说虽然看得见,但根本没看进去才对……

    「露露亚也是,如果你没成为圣女,她应该也能继续担任路缇亚的圣女吧。路缇亚圣国的国民也不会因此产生骚动。」

    「别、别说了……」

    「罗瓦鲁大臣也只会是个小恶棍,不会抱有奇怪的野心。莫布他们也会幸福地……跟家人同伴在一起吧。」

    「不是。」

    「国王、亚莉亚与赛拉莉亚也不会遭到暗杀。」

    「不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尔修公主,请您冷静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不是约好要保护艾尔修公主了吗!?」

    悠纪毫不在意地继续手上的工作……他的神经到底是有多粗?

    我无法看向他。

    「不,我只是回答她的问题罢了。」

    「别、别开玩笑了!!竟然将艾尔修公主逼到这种地步!!」

    「这也是她自己把自己逼成这样的吧。这么说来,奥莉尔也很轻松呢。只要像这样一直肯定艾尔修,就可以把全部责任都推到艾尔修身上了嘛。」

    「你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这么做了!!」

    「我没说错吧?要是你能加强周遭的警戒,多收集点情报,也不会发生这种事吧?不是吗?」

    「……」

    悠纪的话相当严厉,深深地渗入我的身体。

    「我该怎么做才好呢……我已经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了。我原本以为成为圣女,是我能为大家做的最好选择。」

    「是啊,因为根本没人知道未来会怎么样,所以才会拚命做自己能做的事。」

    「……」

    「既然如此,为什么艾尔修现在反而踌躇不前?就算原因在艾尔修身上,却没有人责备你。国民们反而觉得你很可怜。」

    「……你想说什么?」

    「虽然艾尔修成为圣女所造成的伤害相当大,但也有许多生命是因为这样而获救,不是吗?那些得救的生命有错吗?」

    「……没这回事。」

    「你也很清楚啊。那么,今后也继续拯救他们吧。在自己可以办得到的范围用尽全力去做吧。为了那些相信你是圣女的人,为了证明你拯救那些生命的行为并没有错。」

    「……」

    「你觉得这样是伪善吗?可是现在更不能停下脚步,你知道吗?」

    「……是,但我还是不能接受。」

    「现在这样就好了吧?毕竟可是有人会因此自杀,跟他们比起来艾尔修还算好的吧?」

    沉默持续了一阵子,奥莉尔看着我叹了口气。

    「悠纪,应该有更好的方式可以告诉公主吧?不用说那些绕圈子又老套的话。」

    「你要是觉得那些话既绕圈子又老套的话,就不对了。我认为生存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光明磊落或是肮脏可言。对毫无感觉的人,无论说什么都没意义。就是要等那些能让对方愿意听的状况全部集齐,才会有用。如果艾尔修刚才说:『好,我懂了!!』这不也代表她根本什么都没想吗?」

    悠纪说完,便放下笔,拿起旁边的杯子。

    「那么,艾尔修,我想你的心应该有点免疫了吧。你了解国王他现在要推行的国策是什么吗?」

    「是,现在应以拯救更多生命为优先。」

    「……还是有点不一样,但也没关系。那么,你觉得在这次事件中受到最大损害的是谁?」

    「不就是魔王吗?」

    「再想仔细一点。以国家的立场来说,的确是魔王没有错。但实际上,在这次纷争中最大的受害者,就是生活在那里的人们。」

    「唔……的确是这样没错。」

    「究竟有多少人可以维持正常生活?又会有多少人沦落为奴隶呢?」

    「一定有很多人吧……但我又能如何呢?我现在是死去之人,已经办不到任何事了啊。」

    「快想啊!不要停止思考!我现在正要对迷宫做出什么改造?」

    「建造村庄或是城镇……难道!」

    「现在市场上应该有大量的奴隶吧……我打算向国王要求买下一定数量的奴隶。毕竟他们

    应该也不想把人手分给迷宫。」

    「你打算强制他们工作吗!?」

    「……拜托你认真想想好吗?谁会选择之后可能会留下祸根的经营方法啊。要是对那些奴隶施加指定保护、或是解放他们,让他们在这里自由生活的话,又会如何呢?」

    「如果可以从奴隶的身分解放,不再受到欺辱,应该很幸福吧?」

    「是啊,虽然不知道能获得多少正面评价,但值得一试。今后或许有流浪民族或是奴隶商人听说这些传闻,直接前来兜售也说不定。」

    悠纪说到这里,看向我。

    「我不确定在迷宫里建造的会是村庄还是城镇,但我要将部分管理权交给艾尔修。你就活用至今那些痛苦的经验,好好体会你父亲的难处吧。」

    语毕,悠纪便把刚刚书写的纸交给了我。

    上头写着「迷宫移民计划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