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28掘 我心爱的你
    好啦,今天就只剰下吃晚餐这件事了吧……那现在要做什么?

    就算想改装迷宫,在还没跟大家讨论之前都没意义。

    要是想增加自己手上的魔物部队,还是等到迷宫改装之后再配合环境召唤比较有用。

    「来思考陷阱吗?」

    我在房间里自言自语。

    「……陷阱?迷宫的陷阱吗?」

    菈碧利斯还是一样在她平常的固定位置,也就是我的腿上坐着,并抬头看着我。

    她将紫色的长发绑成双马尾,有着小凤眼,是位像娃娃一样漂亮的女孩。

    身材也跟爱丝琳大不相同,胸部非常雄伟,真要形容的话,就是胸前长着两颗哈密瓜。要是说西瓜就太大了。

    我之前也曾提过她的身高,我想应该不到140公分。下次干脆替大家安排身体检查吧。

    我可不是有什么不良企图,只是为了她们的健康着想。

    「是啊,因为明天大家会一起讨论迷宫的事。就算我现在一个人先想了,之后也会有所改变。所以我想现在也只能思考陷阱了。」

    「是吗?那我也一起想吧。」

    「好啊,那就跟我一起想想吧。」

    「我会想个让人大吃一惊的陷阱。」

    「不,我的目的是要保护迷宫,你就朝着这方向去想吧。就算不杀死对方,也可以削弱对方的战力以及斗志,这才是最重要的。」

    「……还真难呢。」

    我将想到的陷阱全都写在影印纸上。

    「这么说来,菈碧利斯你会写字啊。爱丝琳也会吗?」

    「……不,会写字的人并不多,因为生活上并不会用到。」

    这部分的发展也比较迟缓吗……不,难道只是日本的识字率不正常吗?

    不过,再怎么说,这里的识字率应该还是比现代地球的平均还低吧。

    看来之后也需要建造学校了。

    虽然这是个壮大的计划,但反正我又不会老,就慢慢来吧。

    「你看,像这种陷阱如何?」

    「喔喔~你想到这种陷阱啊。我想……菈碧利斯,你以前应该生活在一个舒适的地方吧?」

    「……我不想谈论以前的事。但是你要相信我,我会一直跟你在一起的。」

    「抱歉,我也不是想逼你说出来,别放在心上。」

    「嗯。」

    我摸了摸菈碧利斯的头,她便舒服地眯上了双眼。

    「对了,菈碧利斯。为什么你会这么相信我?老实说,我认为现在就这样全面相信我实在言之过早了。」

    我只是守住了与菈碧利斯的约定,但这也不代表我今后也能遵守这约定。

    「因为悠纪遵守了约定。我想,你之后也不会欺辱我们。」

    「是因为那个可以看见真实的技能吗?你真的能读别人的心吗?」

    「……不是谁的心都看得到,如果对方不是打从心里相信我的话,那就不行。还有,也必须跟我紧贴着身体才行。」

    「世上果然没有这么方便的事啊。」

    「……?你不怕我吗?我的父亲、母亲、爷爷还有其他人,一知道我可以读心之后,我就再也读不到他们的心了……」

    啊啊,果然就会出现这种事。真是的,要是会被读心就不要做坏事啊。

    难道是因为无法隐藏心思这点,会让人感到害怕吗……其他人就算了,父母不是更应该在这种事上帮忙自己的孩子吗?但我也没养过小孩,实在没资格说这种话。

    要是心里的想法随时随地都会被知道的话,或许会无法忍受吧?虽然我不太能理解就是了。

    「是啊,年幼的我以为双亲跟周围的人会因此感到高兴,但结果却大不相同。」

    现在也还是很小啊。

    「……真没礼貌。」

    她先抬起腰后,然后一口气将全身的体重压向我。就算身材再怎么娇小,用力之下也是会让人满不好受的。

    「不过你可以告诉我这些事吗?菈碧利斯之所以会成为奴隶的理由,应该也跟那些事有关吧?你不是不想谈过去的事吗?」

    「……我没说啊。只是在说明我的技能而已,不是吗?」

    「的确,是我自己胡乱猜测罢了。毕竟那也不一定是真正的理由。」

    我停住了笔,看向正在同间房里午睡的另外两人。

    「睡得真好。」

    「……是啊,我真没想到能看到她们两个这种样子。谢谢你。」

    「我不过是为了自己的目的在利用菈碧利斯你们罢了。」

    毕竟我从一开始就不打算隐藏,直接公开宣告了这件事。

    考虑到之后的情况,就算勉强她们帮忙也只会得到负面的结果。

    「呵呵……」

    菈碧利斯难得看着我的脸发出了笑声。

    「怎么了?我刚刚应该讲了满冷淡的话吧?」

    「……是啊,虽然冷淡但却很温柔、很温暖。真奇怪,又冷淡又温柔?」

    「那可是你说的喔。」

    「……虽然说这种话有点不识好歹,但因为悠纪实在太没有自觉了,我只好先跟你挑明。要是悠纪真的是个冷漠的人,就应该要一声不吭地搬到跟我们不相来往的地方去啊。毕竟无论我们有多么不满,也不至于影响你之后的计划啊。但悠纪却会特地向大家、向我一一说明。除了冷淡又温柔以外,还有什么词可以形容你呢?」

    「那是我的诚意,毕竟我也以我一己之私将菈碧利斯你们束缚在这里了。」

    「……这就是个人解释的不同了。对我们来说,在这里就等同于得到了难以置信的安稳与幸福,但是你却对这件事怀有罪恶感。简直就像是不希望我们帮助你似的。」

    菈碧利斯这么说后,便直直看向了我。

    唉,全被她看穿了啊。

    「如果你能读心,应该多少可以看到之后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吧?再加上你又有知识,自然也多少能预料吧?」

    「……某个程度来说,我的确是有所预测了。要是让这么多种族全都一起住在这里,就算是小孩也知道会出事的好吗?」

    「还真老实啊……虽然我不想将别人卷入这场风波,但却一定会影响到他人。可是,要是让像这样跟我讲话的菈碧利斯你们……」

    身为日本人,我还是会对将她们当成达到未来目标的棋子这件事感到相当痛心。

    至今我都是为了防卫而杀人。

    虽然跟自己下手并没什么差别,但这样我还可以说服自己。

    可是今后为了完成目的,我必须自己主动付出牺牲才行。

    肯定也会出现这座迷宫遭受攻击,或是主动去攻击别人的情况吧。

    到了那时候,肯定是菈碧利斯她们要站在前线。

    我知道,我很清楚,要是我为了自己的目的利用她们,最坏的情况是她们有可能会因此而死亡。

    我对想着这种事情的自己感到最为愤怒。

    ……干脆,让她们恢复和平的生活吧?

    只要我亲自上前线,她们就不会遭遇到危险。

    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被菈碧利斯打了一巴掌。

    「……咦?我被打了?技能跑哪里去了?」

    「哎呀,原来如此。如果是为了悠纪好的行为就没问题吗?但会导致死亡的行为应该还是不行吧。」

    原来如此,要不是这样,那受到指定保护的人也不能一起训练了。况且有时也会发生要打对方巴掌才能阻止悲剧的情况嘛。

    「……我劝你还是放弃那想法吧,真让人不快。我们可不是什么雏鸟,我们是经过自己思考才决定跟着悠纪的。」

    菈碧利斯用怒瞪一般的目光直盯着我。要是回答得不好,感觉又会被打巴掌了。

    虽然我也知道这样的想法可说是一种傲慢,但是……

    若是将我的死亡与菈碧利斯等人的死亡放到天平上比较,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天平究竟会倾向哪一边。

    如果我不是迷宫主宰,天平一定会完全倾向菈碧利斯她们那一边吧。

    「……唉,幸好悠纪是迷宫主宰。谁叫你竟然会有这么天真的想法呢,要是我们的相遇方式再普通点,我想我们应该会被留在一个更加安全的地方吧。然后更会对你这一切烦恼全都毫无所知。」

    ……的确很有可能。不,我应该会这么做没错。

    当我思考这种事时,菈碧利斯就从我的腿上爬了下来,完美地向我行了一个大礼。

    虽然她穿着浴衣,但毕竟我也没空准备其他衣服,大家甚至连内裤都没穿啊。

    「……悠纪,你还真没办法保持正经到最后一刻呢。」

    「抱歉。」

    我的表情泄漏了什么吗?

    菈碧利斯则是再次行礼,接着说道:

    「……我心爱的你啊,菈碧利斯发誓直到人生的最后一刻,无论幸或不幸,我将化身为剑、为盾、更以心爱之人的身分陪伴在你左右。」

    菈碧利斯以她难得一见的清楚声音凛然地说着。

    「……这么一来,我不就不能使出自爆这个最后手段了吗?」

    「……如果自爆就是自杀的意思,那么至少我与菈兹都会陪你一起去死的。」

    「刚刚的宣言应该是单方面的吧?」

    「是啊,没错。是我自己擅自要这么宣告的。怎么可能会不经对方同意就擅自结婚呢?」

    「……这也代表我无法拒绝了吗?」

    「正是如此,要是你愿意接受,也可以在这里直接说出结婚誓词喔。」

    「……啊——抱歉,先等一下。在我的故乡,要是向菈碧利斯这样的小孩子出手的话,可是会被处罚的。所以我还没办法接受。」

    听到我的回答,菈碧利斯则露出一脸无趣的表情,再次爬到我的腿上坐好。

    「……我真讨厌你那故乡的法律……真没办法,只好慢慢来了。」

    「还请你手下留情啊。」

    就这样,我们两个又继续思考新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