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Animate限定短篇]十七岁的他们的距离感
    网译版 转自 天使动漫

    图源:lasthm

    翻译:空,稻草人,H君,小七

    校对:H君,魔理沙

    总校&编辑:魔理沙

    临近夏至,虽已接近七点,但西边的天空还很明亮。云朵沐浴在夕阳之下,仿佛燃烧一般被染成深红色。初夏傍晚的天空,应该是一年中最为色彩斑斓的。

    社团活动结束之后,我像往常一样,和顺路的青梅竹马森田梨子一起回来,途中她朝另一个方向离开了。今天社团活动结束得早,应该能在日落之前回到家中。快到家的时候,看到前几天开始同居的远房亲戚和泉里奈,她正在大门口和附近的老婆婆聊天。

    和泉已经换过衣服,穿着白色长裙和粉色T恤。

    我刚把自行车停在门前,两人就看向我这边。老婆婆微笑着向我打招呼:“欢迎回来。”她是认识我的。

    想着如果回答“我回来了”的话,会很别扭,我就说了句“啊,您好……”,然后低下头把自行车停在院子里。

    这时,老婆婆对和泉说道“那就拜托了”,然后转身离去。对此,和泉毕恭毕敬地进行回礼。

    “有什么事么?”

    听到我的询问,和泉转向我这边。

    “来收集城镇会费的。给,这个是传阅板。”

    说着,和泉把手上的厚纸板递给我。上面写着司空见惯的注意事项“注意汇款欺诈”。

    “原来如此。”我如此回答,并继续对和泉说道:

    “——那个老婆婆看到你从屋子里出来,有没有露出奇怪的表情?”

    “嗯……”和泉露出困扰的表情,苦笑着回答。

    “刚开始的时候还很吃惊,不过我说我是这家的亲戚之后,她就说‘这样呀’,好像理解了一样。”

    和泉住到这里,才差一点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附近不认识她的邻居,看到她大概会很吃惊吧,或者有什么奇怪的想象。这样想着想着,胸中慢慢涌出一股厌恶的感觉。

    “怎么了?”

    和泉向我询问道。在红色夕阳的照耀下,她那纤细的黑发闪耀着金色的光芒。

    “没什么。”

    是自己太敏感了吧。我这样想着,回到家中,在房间里换上牛仔裤和T恤。打开冰箱想要喝牛奶,结果发现牛奶只剩了半盒。

    ——去买点回来吧。

    这样想着,我拿起钱包,向门口走去。刚好碰到走下楼梯的和泉,肩上挎着她平时出门用的棕色皮包。

    “咦?你要出门吗?”

    听到我的询问,和泉微笑着颔首。

    “去一趟超市。买个笔记本,还有喝的东西。”

    “刚好,我也要去。——要不,我把你要的也一块买了吧。”

    “不用啦”和泉摇摇头说道。

    “没关系,外面天气挺好,我也想出去走走。”

    ☆ ☆ ☆

    结果,我们俩一起出门了。只是过了几十分钟,夜色便已浓重。

    我们在街上走了一会儿,又遇到刚才的那个老婆婆。她转过头,直直地看着我们,视线中果然有一分猜忌。我点头致意,一旁的和泉也微微点头。只见老婆婆慌忙露出笑容问候,对我们说:

    “你们关系真好呀。表兄妹吗?”

    被这样问到,我暧昧地回答:“算是吧。”和泉则在一旁微笑着,露出和蔼的表情。

    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同居生活,我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理解她那表情里面蕴含的微妙情感。

    那是困扰的表情。

    和老婆婆打过招呼之后,我们俩继续向前走。又走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开了口。

    “抱歉,又这样说了。”

    听到我这样说,和泉摇摇头,露出了苦笑。

    “没事。——毕竟,这种东西没法轻易说出口呢。”

    我与和泉的关系,离表兄妹还差得远呢。

    被问及与和泉之间的关系时,我好几次都是含糊其辞。不论是面对同社团的长井,还是住在附近的和泉的同学星野,亦或是青梅竹马森由梨子。

    并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虽说也有遇到突发状况身体做出反应的时候,不过事情,怎么说呢,自己总可以处理的。而且也并不是说和泉来了之后,这种事情就突然变多起来。所谓的生理反应,也就是这么回事吧。

    来到便利店,我们两人各自寻找需要的东西。和刚才说的一样,和泉买了笔记本和果汁。

    买完后,我先走出便利店。和泉跟在后面,手里提着塑料袋,发出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之后,我们俩开始往回走。两人并排走在住宅街上,周围的房屋里不时传来欢快的谈笑声和用餐时的温馨气息。汽车的行驶声混杂着初夏植物的气息,也从远处传来。

    正如和泉所说的一样,这是令人身心愉悦的夜晚。我们行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两人清晰的脚步声缓缓传向远方。

    受周围轻松环境的影响,不知不觉中我开始放慢脚步。只见一旁的和泉也跟着慢了下来。发觉了这一点后,胸中微微涌出一种燥热和痛苦的感觉。不知为何,自从跟和泉住在一起之后,这种感觉出现的次数就开始变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