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Melonbook限定短篇]十七岁的他们的日常
    午休时,我去走廊的自动售货机买饮料,刚好碰到足球部担任经理的学妹橘明香里。她手上正拿着小包和纸杯装的可可。一注意到我,她脸上立刻露出亲昵的微笑,冲我点点头,打了招呼。

    “啊,坂本学长,你好。”

    我敷衍的回应了一声“嗯”,然后一边买果汁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橘聊着天。我买好了果汁正要离开,便听她说:“啊,对了。”她把手伸进了口袋里。

    “这个,能帮我交给长井学长吗?你们是一个班的吧?”

    “这什么呀?”

    “同学录。”

    “哈?同学录?”

    “没错。”

    橘从活页夹里取出一张淡粉色的纸交给我,我不明就里地接了过来。纸上面画着可爱的小兔子,看起来十分幼稚。不仅有星座,血型,家庭住址,联系方式等个人信息的填写栏,还有喜欢的运动是什么,喜欢的音乐是什么这一类问题。

    “这个最近在我们班好像挺流行的。感觉有点怀念,我也跟着买了。教室里的流行有时真是搞不明白。”

    的确搞不明白。我隐约记得小学时候好像有人也给过我这种纸。难道女孩子都有把周围人的个人信息整理归档的欲望吗?

    “啊,坂本学长要不也顺便写一下?”

    橘的口气感觉真的只是“顺便”而已。这家伙明明喜欢我的朋友长井,却还不时地这样试图接近我。

    “不用了。”

    “我猜也是。”

    她笑着将同学录收了起来。

    “那学长,我就先走了,放学再见。”

    她在走廊匆匆忙忙的快步跑起来,吧嗒吧嗒的脚步声淹没在午休的喧嚣中。

    那天社团活动的休息时间里,我为了告诉橘已经把东西交给长井了,便走向经理们坐的长椅处。午后六点,夕阳将周围染得鲜红,连灰色的校舍也变成了橘红。

    靠近长椅,便听到由梨子和橘的声音,她们俩似乎心情不错。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两人并排坐着,一边叠着训练背心,一边哼着什么歌,听起来相当开心,我有点犹豫要不要上前搭话了。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喵喵喵。——什么事,健一。”

    迷之歌声突然停止,由梨子看向我。橘也朝我看。

    “橘,那张纸我已经给长井了,他好像社团活动前就写了,估计等会就会给你了吧。”

    “哦哦,谢谢啦学长♪”

    “纸?”

    不明所以的由梨子显得讶异。

    “哎呀,我们班最近特别流行互相写同学录……”

    橘将事情经过简单的向由梨子说明了一下。

    听完后,由梨子一脸轻蔑的表情,低声嘟囔:“真行。”

    “?森学姐,你说什么?”

    “没什么,真像明香里会干的事啊。”

    由梨子一脸惊愕的摇摇头,之后又开始唱起来喵喵喵的歌。歪着头满脸疑惑的橘也坐好,啦啦啦的唱了起来。

    俩人节奏一致,可这究竟是什么歌呢?我午休的时候也感觉到了,女高中生的情绪真是不可捉摸。

    这俩人哼哼唧唧的歌声残留脑海。我离开长椅,去足球部的储物处喝水。天空呈现艳丽的紫色,虽然才六月,夕阳西下的天空已被夏色浸染。

    晚上,我去一楼洗澡,和泉里奈正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这段时间因为家里有事,就住在我家了。似乎是已经洗过澡了,她正穿着材质柔软的短裤和薄薄的T恤。她已经在这住了好几周,那背影我早已见惯。大概是感觉到我在她身后吧,突然她回头朝我一看。然后我一脸吃惊,和泉的脸仿佛假的一样变得煞白。

    “啊,健一,怎么了?”

    大概是看我一脸震惊的表情,和泉歪着头问道。

    “不,你的脸太白了,吓我一跳。”

    仔细一看,和泉脸上正敷着面膜,粉红色的发带正好绑住了刘海。

    “啊,这个,是伯母给我的。说是化妆品店给的试用品。”

    “这样啊。”

    “还要敷五分钟呢。”和泉心情很不错似的重新坐好,然后突然“喵喵喵喵喵,喵喵喵~♪”的唱了起来。这奇怪的歌我好像在哪里听过——不就是社团活动时,由梨子和橘唱的那个嘛。

    “那是什么歌?”

    我问道,和泉转过来看向我,也是一脸疑惑的表情。

    “最近正流行呢。好像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发在推特上面的。”

    “你也会发那些东西吗?”

    “怎么会,我今天才知道的。学校里的朋友给我看了一下,然后就记住旋律了。”

    听完不知为何,我松了一口气。我也觉得和泉不是会在视频网站上发布那种视频的女孩子。

    说话间,五分钟好像已经过去了,和泉小心翼翼的撕下了面膜。

    “嗯,蛮光滑的。”

    和泉用手轻抚脸颊说道。看起来的确很光滑,湿润柔嫩的肌肤反射着荧光灯的光芒。

    看着和泉毫无防备的样子,我突然想到——所谓亲戚,还真是不得了啊。如果她只是我的同班同学,我们应该不会这么要好。虽然和泉来我家之前,我也一直平安无事,可一想到有一天她终会回到自己的家,我还是感到了一阵寂寞。

    然而,仅此而已。我这样告诉自己。

    我和她只是远亲而已。这就够了,绝对不能再进一步。因为,她还要在这个家里住上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