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里奈篇]梅雨季结束前,里奈和健一的一天
    睁开眼睛,对着还没有熟悉的天花板愣了一下。不过跟往常一样,这股违和感和惊讶马上就消失了。

    搬过来之后一周,每天早上醒来都会微微吃惊。天花板比我之前住的公寓的房间要高一点,而且贴着白色壁纸,还有被褥的触感和空气的味道,这一切都让我在每天刚醒来后有一种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的违和感。

    虽然我自认为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不过身体似乎仍然没有适应。——我一边迷迷糊糊地想着这些,一边坐了起来。

    转头看向窗户,阳光从红色的窗帘微弱地透进来。房间里尚显昏暗。我以为是自己起得太早了,不过根据从空气中感受到的湿气,应该是阴天的早晨。枕边闹钟的指针也指向六点四十分左右,太阳差不多该升起来了。

    掀开毛巾被,感觉稍微有些冷。我在当成睡衣的旧T恤外面披上了毛线衣,然后坐到桌子前,拿出镜子检查自己的面容。眼睛仍旧有些困倦,于是放下镜子,用双手在眼角揉了一会,然后重新拿起镜子看。头顶的头发在睡觉时被弄得有些蓬乱,遂用梳子反复梳理,直到把纠结在一起的头发理顺。虽然还有些蓬松的感觉,不过比刚才的样子好多了。

    嗯,这样就没问题了。

    如果在去洗手间的路上,被健一和伯母看到刚睡醒的样子的话会很不好意思,所以我总是在房间里先简单整理一下。

    从房间里走出来,下到一楼。下楼到一半,便听到了做饭的声音,还问到了煎烤的香味和油星四溅的轻微声音。打开客室的门,看到伯母站在厨房的背影。

    “伯母早。”我向伯母问候。伯母扭过身来跟我打招呼:“早上好,里奈。”今天明明是周日,她却好像已经换好了衣服,是有事要出门吗?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我说着走向厨房,却看到三个盘子里已经有两个盛上了火腿煎蛋,而伯母正在用平底锅煎着第三份。

    “已经快要做完了,不用了哦。”伯母果然这么说了。

    我感到一丝后悔,应该再稍微早些下来的。因为听说周末都是七点左右起的,所以我也有些悠闲了。

    “对不起,没能帮上忙。”

    “没事的。你平时也没少帮忙,难得的周日就不要管这些,放松一下。洗过脸了吗?在健一下来之前先去洗吧。”

    伯母一边把平底锅的火腿煎蛋盛到盘子里,一边说道。我点点头,回答一声“好的”,然后向洗手间走去。

    我一直觉得,如果自己太过客套,可能反而让对方更为担心。可是一旦寄居在别人家,果然还是会变得拘谨。虽然放开一点或许会更好,但又怕被认为脸皮厚,感觉总是无法把握两边的平衡。

    走进洗手间,看着镜中的自己,轻呼出一口气。洗漱台上放着牙刷,我和伯母的化妆水、乳液、化妆品,以及男性用的发胶之类的东西。

    刷过牙后,用发夹别住刘海,双手接住莲蓬头的水清洗脸部,然后用啫喱水和吹风机整理了一下头发,立刻感觉清爽了许多。早起洗漱一向如此。我打开洗手间的门,正好和走进来的健一打了照面。

    “早、早上好……”

    我因意外的遭遇吓了一跳,出声打招呼。

    “啊,嗯……早上好。”

    健一回答,手却一直在按在耳朵上方。我感到奇怪,顺着他的手看去,只见有一束头发从手指缝中冒了出来。健一一定也是一样,被我看到刚睡醒的样子觉得害羞。我一边在心中表示理解,一边却又对此感到有点奇怪。

    回到客室,看到桌上摆着三个盘子,伯母正坐在椅子上看着报纸,没有打开电视。微波炉发出嗡嗡的声音,似是在加热着食物。

    我一心想要帮上点忙,便从餐具柜里拿出杯筷摆到桌上。这时,响起了微波炉加热完毕的电子提示音,在看报纸的伯母立刻起身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那是做便当用的炸鸡,正微微冒着热气。伯母熟练地将炸鸡和做火腿煎蛋剩下的生菜还有西红柿一起,装进桌上健一的便当盒里。这一周以来,一直是由我做这件事情。我刚想要上去帮忙,伯母便利落地拾掇好,然后摘下了围裙。

    然后我们面对面坐下,开始吃早餐。我用筷子把沾着酱油的火腿煎蛋切成小块,和米饭一起放进嘴里。半熟的鸡蛋和烤的火腿黏黏糊糊地粘在一起,非常好吃。

    “里奈,今天有什么事情吗?”

    我埋头吃着饭,这时伯母向我问道。我咽下嘴里的东西,回答说:

    “不,没有。今天一天都没事。”

    “我今天上午有点事情,跟邻居出门一趟,午饭之前应该回不来。你中午打算怎么吃?”

    “没关系,我会自己买东西吃的,您不用担心我。”

    “这样啊,抱歉呢。可能会回来的很晚,总之中午会联系你的。”

    “好的,知道了。”

    这时,健一来到了客室。他今天好像也有社团活动,已经穿好了校服。来到桌边,自己拿起碗盛了饭,坐到伯母身边,双手合十说:“我开动了。”

    “健一,你今天什么时候回来?”伯母问健一。

    “今天一天都有练习赛,所以应该傍晚回来。”健一端着碗回答。

    “是吗。什么比赛?”

    “校际友谊赛。两场。”

    伯母应了一句“这样啊”,然后把报纸折起来,继续说道。

    “你可别又像小学的时候那样腿抽筋啊。真是太丢人了。我到现在还记得你含着眼泪让由梨子帮忙抻腿的事。”

    “……求你忘了吧。比赛的时候抽筋只有那一次而已。话说每次老妈你来看比赛,就绝对会出事,要么点球射偏,要么进个乌龙球。”

    “啊—,那个也很丢人的。没想到你会一个头球顶进自家球门里。我和森阿姨一起看的,看到那个我们俩一块笑到肚子疼。——我记得当时你被由梨子一脚踢飞了吧。”

    “……本来是想往后面传的,没想到顶得太用力了……。话说老妈你怎么好像是一直在看由梨子啊……”

    “你们两个总是待在一起,所以就一块记住了。”

    两人聊着,伯母时不时乐呵呵地笑起来,健一则是一脸窘迫。伯母似乎是在说健一过去的事情,借此戏弄他。一无所知的我完全无法加入到对话中,感觉有些寂寞。

    ☆ ☆ ☆

    ——好闲。

    吃完早饭,我回到房间里,把抱枕垫在胸前,趴在床上看起了书。健一和伯母很快便相继出门,我在房间里听到了两人离去的脚步声和“我出去了”的道别。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安静得出奇,睡意逐渐向我袭来。我把书签夹到书里,把书放在地板上,然后闭上了眼睛。躺在木质地板上,感觉背后有点凉凉的。

    这样下去就要睡着了。我这么想着,然而闭着眼睛躺了一会儿,心情却变得有些浮躁,突然有觉得不困了。我猛地睁开眼睛。

    ……去散散步吧。

    我这样想着,站起身来,从衣柜里拿出T恤和长裙,在房间里换好衣服,拿上单肩包来到门口。犹豫了片刻,最终选择了便于走路的平底浅口鞋。用拿到的钥匙锁好大门,我便来到了外面。

    今天,天空中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接近白色的乌云,呈现出一种奇特的光亮,好像云层整体吸收了太阳光一般。气温还没有升得很高,不过在潮湿的空气里走了一会,还是觉得有点热,脖子和手臂上开始渗出一丝汗。

    这条住宅街车流稀少,非常安静,只有从周围的民居里漏出吸尘器和电视的声音。我之前在东京住的地方并没有这份悠闲,只是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便已觉得新鲜有趣。

    走了有一会儿,我遇到了同校的、也住在这附近的星野爱子。她穿着驼色的短裤和灰色的过膝长筒袜,以及水色的带领针织衫,头发则是和在学校里一样,扎成了两条马尾。

    看到朋友,我感到很开心,冲着她的背影“喂~”地一声打招呼。可能是听到意外的叫声吓了一跳,她回过头来,显得有些惊讶,不过看到是我之后似乎安下心来,露出柔和的微笑。

    “啊,里奈。”

    我跟她同班,关系很好。搬家之后的这一周,通勤路上基本都在一起。

    “你这是去哪?”我问道,她点了点头。

    “我去书店。你呢?”

    “不去哪儿,瞎逛。挺闲的,就想出来走走。”

    “那要不要一起去?很近的。”

    我本来就是出来散散步,没什么理由拒绝,便颔首同意。

    我们一边聊着,一边走了大概五分钟,看到了一间小书店。早九点刚过,店里就已经开始营业了。

    店门自动向两边滑开,我们进到里面。店内开了空调,十分凉爽,喇叭里放着钢琴曲的BGM,在入口附近的架子上放着最近的话题作和畅销书。我漫不经心地看着宣传单和书籍腰封上的评论时,爱子说“我去一下那边”,然后走向了漫画区。

    我来到摆有杂志的书架,从电影和小说的情报杂志中抽出一本,翻了几页。

    健一有个大他六岁的研究生哥哥,叫隆一先生,据说他在这本杂志上写书评。我想着会不会有呢,翻到本期的书评栏里,却看到写着的是其他人的名字。好可惜。我把杂志放回书架。

    隆一先生据说住在和我们同一个市里,不过我还没有见过他。听健一说他是个非常开朗的人,但是从伯母那边却没听到什么好的评价,所以我对他的印象既有活泼温柔的一面,也有稍微可怕的一面。

    有一天和伯母聊天的时候,我们聊到了隆一,当时伯母说:“如果隆一在这儿的话,我一定不会同意里奈来住的。”

    “为什么呢?”

    “嗯——那家伙做了一些事情,不好跟你说……真是的,该说是没有节操呢还是……”

    那应该就是指健一所说的“轻浮”吧。我回答“原来如此”,同时用一副“那确实有点问题呢”的样子点点头。“轻浮”一词代表的意思,我还是知道的。

    不过,我还是很难将爱好读书的研究生与“轻浮”的印象连结到一起。既然是健一的哥哥,想来不会是粗暴的人。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所谓越是害怕就越想看,我暗中有些期待与他相见。

    然后,我又到旁边的女性杂志区,拿起平时偶尔会买的时尚杂志的最新一期。我快速翻看着目录和杂志内的照片,忽然看到了星座占卜的一页,便不由自主地看向自己所属星座的一栏,只见上面这样写着。

    ○ ○ ○

    射手座

    ☆ 可能会与身边的异性突然拉近距离。

    ○ ○ ○

    我心中咯噔一下。

    身边的异性?对于就读于女子学校、没有在学校外参加社团或补习的我来说,所谓身边的异性也就只有老师了。然而现在,不论是交际上还是物理上,在近得不能再近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叫健一的男生。

    因为被说得太准,瞬间感到脊背发寒。我不禁觉得占卜真的好厉害。不知为何,总有一种不可以继续进一步想的感觉。

    我轻轻合上杂志,心跳声变得更大了。我想要冷静一下,深吸了一口气,刚想要吐出来,这时从背后传来一声“里奈”,我不由得“呀”地叫了出来。

    “啊啊,对不起。吓到你了吗?”

    “嗯…不,没事。”

    我摇了摇头,然后急忙挤出笑容,不过笑得可能不是很到位。她手里拿着三本漫画,看来已经选好了想买的书。书的封面上画着刘海很长、身形纤瘦的男子。之前就听人说过,她比起少女漫画,更喜欢这种有很多男性角色的漫画。

    “你要买那本吗?”

    爱子看着我问道。

    “咦?”

    我低头看了看,发现在刚才的慌乱中,我已经把那本杂志抱在了胸前。

    “啊,嗯。”

    我点点头,跟她一起去收银台结账。不知为何,心里总觉得不能不买这本杂志。结完账后,我把店员用纸袋包装好的杂志轻轻放进包里。

    ☆ ☆ ☆

    出了书店,爱子邀请我“找个地方喝会儿茶吧”,于是我们来到了附近的一家面包店里。

    店内同时也提供咖啡,几个架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面包,里面有饮食区,其中一桌坐着几位阿姨,另外有一桌是两名中学生模样的女孩子,在坐着喝茶。

    我们都点了同一种冰拿铁,找了一个空桌坐下。爱子摘下背在肩上的包,从里面拿出刚才买的漫画,看着封面开心地笑了起来。想必她是非常中意。

    我一边喝着拿铁,一边跟她聊着学校的事情,接着又聊到了我搬家的话题。

    “已经习惯了吗?”爱子问。

    “嗯,不过啊,醒来的时候还是会有种‘这是在哪?’的感觉,然后稍微愣一下。”

    听我这样说,爱子笑了。

    “我懂的,以前我在伯父的家里住的时候也会这样。——不过搬到这边之后,离学校就很远了啊。”

    “嗯,这确实挺累的……不过爱子一直就是从这么远的地方上学的吧。真了不起。”

    “没什么啦……从这站上车的话基本上都会有座,坐车的时候就看看书什么的。到现在为止也没觉得有多累。”

    “这样啊。”

    对话告一段落,我们喝起咖啡。玻璃杯中冰块相互碰撞,发出咔啦咔啦的声音。店内播放的钢琴曲切换到下一首。这时,爱子突然问道。

    “对了,里奈你的那个亲戚,是哪个学校的?”

    “咦?”

    “就是上次看到的那个,嗯……上本?咦、不对……是叫森本……同学?实际上我没怎么跟男孩子说过话,那个时候一着急,他说的话完全没记住。抱歉呢。”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啊啊,嗯,是在入泽高中……”

    我没有报出健一的名字,只是这样回答。

    之前,我们偶然遇到了健一。那个时候,健一选择了隐藏我们同居的事情。幸好爱子还不知道我寄住的家在哪里(大概的位置有说过,但并没有告诉具体是哪一家),就那么蒙混过去了。不过爱子她也住在附近,恐怕是瞒不了太久。

    “哦哦,是那儿啊。我有几个小学同学在那里。听说里面有好多爱打扮的孩子呢。”

    对朋友有所隐瞒让我心怀愧疚,但是爱子听了我的回答后,并没有追问健一的名字,而是高兴地说起了别的,我也只好违心地附和“是吗”。

    瞒着这么累,还不如痛快坦白。可是,自己没有那份勇气,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要在与自己同年的男生家中寄住半年——这件事我没有跟她说过,也没有跟任何人说过。

    ☆ ☆ ☆

    从面包店出来后,我和爱子便相互道别了。我手里拿着纸袋,里面是当做午饭的面包。在面包店里面的时候收到了伯母的短信,果然她没办法在午饭之前赶回来了,而且下午要跟朋友去喝茶,直到傍晚才回来。我径直往家的方向走去。

    回到家之后,打算喝口水再回到房间,于是来到客室。这时,我看到健一的便当盒孤零零地放在桌上。应该是他忘记带了。我马上给他打电话,不过他似乎正在活动中,没有接。

    如果他有时间看一下手机的话,应该会打回来吧。我把手机放进口袋里,回到房间,坐到书桌前的椅子上。

    书桌上放有一个小盆栽。我想起昨天就没有给它浇水,便一边小心不弄湿桌子,一边用喷雾器润湿土壤和叶子。伸出手轻轻碰了碰叶尖,绿叶上的水珠便扑簌簌地落下来,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我用一只手托着腮,望着眼前的盆栽,翻看刚才买的时尚杂志。在无所事事中,倦意又一次袭来。

    干脆睡个午觉吧。正当我这样想时,手机响了起来。从口袋里拿出来一看,只见画面上是健一的名字。

    “健一,你忘了带便当哦。”我接通电话,立刻告诉他。

    “我也刚刚发现。”

    “我给你送过去吧。”

    健一一开始没有答应,不过我坚持说“没关系的。”反正很闲,而且也想去看看他上的学校是什么样子。

    挂掉电话,我重新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正好手边的时尚杂志上介绍了一种可爱的侧面盘发的发型,便照着试了一下。看看镜子,感觉很不错,嘴边自然而然地浮出笑容。盘发比直发更加轻便,与长裙和白T恤也很搭。

    我把健一的便当仔细地放进包里,然后走出了家门。

    ☆ ☆ ☆

    坐了大概三十分钟的公交,我在健一学校前的车站下车了。来到校门前,我给他打电话,说我已经到了。

    很快,我就看到了健一朝我这边走来。他穿着绿色的短裤,白色的T恤,脚上穿着的长筒足球袜褪到脚踝。他旁边跟着一个与他相同打扮、头发扎在后面的女孩子,一同向我走近。

    ——她是谁?朋友吗?

    虽然有些在意那个女孩,不过我还是先把便当从包里拿出来递给健一。他说了声谢谢,我们简单聊了几句。趁对话停顿之际,那个女孩向我打招呼:“你好。”

    “啊,你好……”

    我有些疑惑着回答了一声。之后,她便微笑着开始了自我介绍。她的表情非常明朗,活泼的马尾辫与运动服非常相称,感觉是个充满能量的人。

    “初次见面,我叫森由梨子,是健一的朋友。你是叫和泉里奈吧,我听健一说起过你。我和健一小学初中高中都在一个学校,而且家也住得近。请多指教哦。”

    “——啊,是这样啊。……初次见面,我是和泉里奈。”

    森的语气格外直爽,但我很不擅长与陌生人交谈,感到有些为难。

    “对不起,周末还要麻烦你来。真是谢谢了。”健一从一旁插进对话,我摇了摇头。

    “没关系,我今天没有社团活动,也没有别的事。——那我走了,你踢球加油哦。”

    说完,我便打算回去,然而森立刻叫住了我。

    “啊对了和泉,你难得来一趟,方便的话要不要看看比赛?马上就开始了。”

    “咦、可是……没关系吗?”

    “嗯,一般也有家长会来看的,完全没有关系。”

    怎么办呢?我看向健一,见他并没有露出厌烦的神色,便接受了森的邀请。

    “那,就看一会。”

    森带我来到监护人的坐席区。坐席区支着用金属杆和布架起来的遮阳篷,下面放着几把折叠椅,就像运动会上用的一样。

    健一他们的比赛好像马上就要开始了,不过森没有离开,而是抱着膝盖,坐到了我椅子旁边的地面上。

    “不回去没关系吗?”

    我问向森。她好像是球队的经理。

    “没关系没关系。反正比赛的时候我也没什么事做。”

    她用明朗的语调回答。然后,我们一边看着场上的比赛,一边交谈起来。

    谈论的内容主要是健一的事情。森说她从小学开始就跟健一一起踢足球,随后关系逐渐变好。她似乎是从健一本人那里听说我寄住在他们家的事情。听此,我着实吃了一惊,只好回答一声“这样啊”。气氛变得有些僵硬。

    不一会儿,森小心翼翼地、难以启齿一般,问起了我在家里的事情。

    “……那个,问你个奇怪的问题。那个,晚上,睡觉的时候,怎么办啊……?”

    森的声音非常小,似乎还红了脸,不过其中也有某种下定了决心一般的感觉。

    “当然是分开的了。我住在二楼的房间……。房门也带有锁……。晾衣服的地方,还有沐浴液什么的,都是分开的。”

    说着,我感觉自己的耳朵也变热了。因心中动摇,不禁多说了几句。

    “也是呢。抱歉。我到底在问什么啊。”

    森有些尴尬地说。沉默了一阵后,森一边窥着我的表情,一边说:

    “那个,你不要告诉健一我问过这些话啊。——他万一想多了就麻烦了。”

    她的语气有些担忧。

    “嗯,我明白的。”

    我们又聊了一会。我能感觉到,她和健一相当亲近。健一认识我不认识的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我却总有一丝被疏远的感觉。

    “我看完这场比赛就回去了。”

    我挤出笑容说道,似是咬掩饰内心的寂寞。

    “啊,好。真不好意思,硬拉你过来。”

    “哪里的话,我从来没有到现场看过足球赛,感觉很有意思呢。”

    比赛结束后,我从座位上站起来。向运动场望去,看到刚刚回到替补席上的森和健一也看向我这边。两人笑着冲我挥手,我也向他们挥了挥手。

    ☆ ☆ ☆

    傍晚,我坐在餐桌前,看着之前没看完的文库本,这时健一回来了。

    “欢迎回来。”我抬起头问候。

    “我回来了。——老妈呢?”

    “和邻居一起喝茶去了。”

    我回答说。健一把书包放到沙发旁边,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在炎热的天气里踢了一整天的球,又骑了好几公里的自行车回来,他已是面红耳赤,连衬衫也湿透了。

    “健一,要喝点什么吗?”

    “啊,嗯。”

    我放下书站起来,从餐具柜里拿出杯子,放进几块冰,倒入橙汁,递给健一。他谢了一声,接过杯子,我回到座位坐下。杯子里放了很多冰,水汽很快在杯壁凝结。

    下午才露脸的太阳也快要落山,客室渐变昏暗。红色的夕阳透过薄纱窗帘,照射进屋内。

    我们东一句西一句地聊着。健一咕嘟咕嘟地大口喝着橙汁,似是感到十分惬意,我静静地眺望着他的样子。忽然,他用略显为难的目光看着我,问道:

    “今天,比赛的时候,你和由梨子一起说什么了?”

    呃。我瞬间语塞。我挤出笑容,掩饰内心的动摇。每当感到为难的时候,我总会这样。

    “秘密。”

    我回答道,心中却暗自担心要是被追问的话该怎么办。不过健一像是放弃一般,叹了口气。

    “由梨子也是这么说的。”他显得有些遗憾。

    “女孩子有女孩子的小秘密哦。”我依旧是摆出笑容,就这样糊弄过去。健一喝完橙汁,站起身来。

    “我去冲个澡。”

    “啊,好。我出去走走,凉快一下。——对了,鸡蛋已经没了吧。我要不要买点回来?”

    我想起刚才从冰箱里拿橙汁的时候,看到鸡蛋盒里已经空了,于是问道。

    “嗯……说不定老妈回来的时候会买的。”

    “我问一下吧。”

    我很快给伯母发短信询问,伯母回复“买回来!”于是我到楼上的房间去拿购物袋,这时听到了楼下隐约传来水流声。

    穿上凉鞋,走在日暮的街上。超市大概有十分钟远,这个距离正适合吹风。空中的云朵有的变成了暗影,有的染上了金色。空气温暖怡人,混着地面上反射的阳光,以及植物的味道,带有一抹午后光照的余韵。夏夜特有的虫鸣声传入耳中,远处汽车的声音空洞而模糊,似是融入了那辽阔的夕空。

    ☆ ☆ ☆

    晚上伯母回来做了晚饭,然后和洗过澡后在房间里睡了几个小时的健一一起,三个人吃了晚饭。饭后,我和伯母在客室里看电视,健一则是回到了房间。趁他待在房间里的时候,我去洗了澡。

    泡澡前冲洗身体的时候,胳膊上传来一阵刺痛。虽然不是很红,不过应该是被晒伤了。因为今天是阴天,就有些粗心大意了。看来以后出门的时候,还是涂上强力的防晒霜比较好。

    我这样想着,冲掉身上的泡沫,然后把身体浸在浴缸里,轻轻抚摸手臂。皮肤上的水滴顺着流下来,落到地面上,发出滴答的声音。

    从浴缸里出来,用毛巾包住头发,穿上家居的短裤和旧T恤,往脸上拍化妆水。到客室里喝了口矿泉水后,便回到房间里,用吹风机吹干头发。之后又看了一会杂志,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到了晚十一点。因为我早上六点要起床,所以十二点左右就会睡觉。差不多该准备铺床了,我从橱柜里拿出被褥,在地板上铺开,然后一下子趴倒在被褥上。还没有被捂热的被子凉凉的,十分惬意。

    在被褥上蹭了一会,享受了这份舒适之后,我走出房间,来到一楼洗手间刷完牙,又上了楼梯。恰在这时,健一房间的门打开了。

    “啊。”

    我一下子和健一目光相撞,情不自禁地叫出了声音。短暂的沉默流淌,感觉有些害羞。

    刚洗过澡的健一穿着半裤和T恤,头发已经干了,皮肤显得比平时更加光润温软。

    “今天晚上还这么热呢。”

    几乎是下意识地,我这样说道。

    “嗯。——不过打开窗户的话,这儿还是挺凉快的。”

    说着,健一打开楼梯对面的窗户。立刻,凉爽的风透过纱窗吹了进来。

    “这个地方通风很好。夏天坐在这里,感觉很舒服。”

    他坐到楼梯的最上面一层台阶上。

    “是吗。”

    我也在他身旁坐下。这个位置确实通风良好,晚风吹在身上,非常凉爽。我抬起手,无意间碰到了健一的胳膊。两人都出了些汗,皮肤接触的瞬间,感受到了明确的粘滞。

    “啊,对不起。”我立刻缩回手臂。“没事……”健一说着,也扭动身子,略微拉开了距离。

    除了妈妈以外,再没有比健一离我更近的人了吧——我忽然这样想到。虽是远亲但也是亲戚,而且住在同一个家里,年龄也一样。

    而且,

    ——如果有哪个女孩子喜欢健一的话,我在这个位置,一定会被她怨恨吧。

    这么想着,我突然觉得心跳加快了。

    但那并不只是出于恐惧,同时还夹杂着一丝喜悦。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不过,总觉得又要像白天看到杂志上的占卜时那般感到动摇了,便立刻决定不再想这些。我轻轻摇了摇头,不为人知地微微一笑。

    “睡不着的时候,就来这里乘凉吧。”我说。健一回答:“嗯,很安静,感觉很安心。”然后站了起来。

    伯母说健一是个不擅长与他人打交道的人,不过住在一起之后,我觉得他虽然话不多,但很温柔。我搬来的那天,他也主动帮忙,这一星期里也是处处为我着想。

    “晚安。”我跟着站起身来,问候道。健一也点点头,回答:“嗯,晚安。”

    然后,我们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我拉了一下连着电灯开关的绳子,熄上灯,然后钻进被窝里。疲惫和烦心事,还有其它的一切,都逐渐溶解在柔软的被褥中。从家中某个地方,传来细微的动静。

    今天在外面走了很多路,身体相当疲惫,不消片刻便有了睡意。

    看了一眼黑暗中若隐若现的、尚未习惯的天花板,然后闭上了眼睛。今天发生的事情,像电影花絮一般毫无规律地闪现在眼底,又消失不见。

    意识逐渐朦胧,我闭着眼睛,再一次轻声喃道:“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