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兽之森林的射手 序章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轻之国度录入组

    扫图:Naztar(LKID:wdr550)

    录入:Naztar(LKID:wdr550)

    修图:bulbfrm

    微微阴天里的太阳虽然高挂在西方的天空,但我无论怎么抬头仰望也感受不到丝毫温暖。

    即便没有到需要担心冻伤的程度,缓缓渗入体内的寒意还是多少让人觉得难受。之前居住在神殿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这一带地区的气候就算到了寒冷的时期也只会偶尔降些雪,稍微薄薄积个一层的程度。像现在也只是气温冷得要命,却完全没有要下雪的迹象。

    我把斗篷拉紧,走在石板道路旁的泥土上。石板路历经岁月摧残已经变得凹凸不平,因此要是随便走在道路上,反而会有被绊倒的危险性。

    「呜……好冷啊。」

    ──吐出的气息顿时化为白雾。

    以常识观点来看,选择冬天出发果然是错误的决定吧。我不禁如此想著。

    ……我──威廉‧G‧玛利布拉德,在那场赌上双亲灵魂与不死神搏斗的决战之后,只过了短短几天便离开了神殿。

    决战当天是冬至。换句话说,现在正是寒冬季节……老实讲,连我自己都觉得这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然而……为玛利和布拉德造好坟墓、办完葬礼之后,要是我继续待在那舒适的神殿等到春天,我搞不好就会变得想一直留在那里了吧。为了守护玛利和布拉德的墓地,说服古斯,选择成为封印在那座都市的恶魔之王《上王》的封印守护者,这辈子就这么活下去。

    那对我而言,是一种即使知道不应该也难以抗拒的诱人念头。

    然而,仗恃著家人的宽容心态而茧居不出的行为,就跟我上辈子一样了……如果我什么行动都不做,裹足不前,这样的想法肯定会日渐膨大。

    所以──我决定毫不犹豫地相信选择,勇往直前。

    「…………」

    话虽如此,但我当然还是有充分注意,让自己最起码不要被气候打败、垂死荒野。最坏的状况,我甚至也有考虑暂时回神殿一趟。

    ……虽然出发当时我装得那么潇洒,要是就这样回去应该会被古斯取笑,不过就算真的回去了我也不会感到沮丧。当作这次是预先探路就好了。事先确认好道路状况或可以扎营过夜的场所等等,然后等到春天再重新出发。这总比打从一开始就关在神殿什么都没做来得有意义多了。

    就这样,我忍耐寒意背著行囊,时而行进,时而休息,到了晚上就扎营过夜,如此不断前行。

    ──路上也遭遇过几次与恶魔的战斗。

    毕竟那座死者之城是《上王》的封印之地。恶魔阵营想必也会派人在周围监视。

    而今天从那座城中有人类走出来,他们当然会为了逼问出情报而攻击我了。

    然而对于受过那三人锻錬的我来说,这些不三不四的恶魔根本不足为敌。

    外观宛如把动物与人类混杂在一起、显得奇妙而丑陋的恶魔们对我发动过好几次奇袭──但我都能在事前察觉、先下手为强,靠短枪《胧月【Pale Moon】》把敌人一个不留地化为尘土。

    虽然我是第一次和没有化为不死族的恶魔交手,但也没什么大问题。按照布拉德与古斯教导过的内容,我能够迅速且毫不松懈地击败对手。

    毕竟我可是和不死之神交手过,总不可能如今还输给这些普通的恶魔。

    ……至于死者之街那边,古斯说过他会用大魔法《迷雾的话语【maze fog】》守护著,所以应该不用担心才对。

    我顺著道路一直走,沿途可以看到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遗迹。像是大道边的旅馆街,或休息处的废墟等等。这些石造的建筑多半都已经崩塌,也有不少在古代战争中被烧毁或破坏。然而有些地方还是可以找到外观保留得相当好的房子,让我省去扎营的麻烦。

    从这类设施存在的状况来判断,玛利‧布拉德与古斯生前的社会果然文明水准相当高的样子。

    若拿前世的记忆来比喻,我会联想到古代罗马帝国之类的时代。

    「也就是说,现在是相当于古罗马帝国毁灭……之后的年代了。虽然入侵的敌人不是蛮族,而是恶魔啦……」

    从我回想起前世的历史知识来推测,现在的状况似乎不太能让人乐观。

    虽然我上辈子对历史还算颇有兴趣,不至于会把『罗马时期就是高度文明,中古世纪就是黑暗时代』这种评论囫囵吞枣完全相信,但是……

    「就算这样,都已经过了两百年左右,人类的生活圈却依然没有回到这一带,应该还是很不妙的状况吧。」

    总觉得像这样一个人旅行,自言自语的时间就变多了。真是糟糕。

    我为了排解无聊,偶尔也会唱唱上辈子以及在这个世界学过的歌曲,然而也快要没歌可以唱了。

    风景也差不多已经看腻,但我还是重新环顾了一下四周。

    右手边可以看到与街道相隔一段距离、宽度约几百公尺左右的一条壮阔河川。

    河岸周围是一片只有零星矮树的草地。等气候变暖时杂草也会长得比较高,视野应该会变得很差吧。

    河岸边之所以没有较高的树木,或许是因为河面高涨的时候会被冲走,导致树木没办法持续生长的缘故。

    再往更远处看,可以看到一整片森林。

    那一带彻底被树木遮盖,和我左手边一样几乎只看得到树。

    完全没有被人类开发过的森林既昏暗又寂静,不知该怎么说,总觉得充满某种威严感,教人不敢进入。毕竟贸然走进去也只会被树根绊脚,拖慢速度,而且万一在里面迷路失去方向感,就无从回头了。因此我目前顶多只有在扎营的时候会往稍微进去一点点的地方捡柴。

    反正既然沿著水源边就有道路可以走,我也没必要故意去选难度那么高的路径,只要乖乖沿这条路走下去就好了。

    走著走著,太阳也渐渐西沉。

    道路前方通往一座山丘,让我看不到另一侧的状况。

    我只能沿著道路默默走上山丘。

    ……接著看到的风景让我惊讶得抽了一口气。

    「呜、哇──」

    在夕阳照耀下,我眼前是一片广大石造都市──的遗迹。

    大河两岸有沿著放射状道路建造的大量房屋,另外也有类似桥墩的痕迹,可见过去曾经有连接两岸的大桥。其他还可以看到河港和仓库之类的设施,想必这地方从前是做为交易物资的集货点,发展得相当繁荣吧。

    ──而这些建筑如今全都惨遭破坏,化为废墟。

    围绕在城市外围的墙到处崩塌。从房子残留的焦黑痕迹看起来,这地方大概遭受过火烧攻击。

    也许是使用过什么大魔法的关系,城市各处也能看到盆状的深坑。然后河川的水流入破坏遗迹中,让城市有一半左右的土地都沉在水中。

    繁荣与崩坏。

    人类经济发展的伟大与战争的无情。

    岁月的流逝与万物的无常。

    眼前的光景让人不禁会感受到这些东西。

    我从山丘上凝望著这片风景过了好一段时间后──顺著我准备要走的大道看过去,才发现了一件事。

    「…………呃!」

    或许是城市和河堤遭到破坏而造成河川改道的缘故,原本一条大河在这地方分成了好几条支流。

    ……我准备要走的那条大道就被其中一条支流完全淹没了。

    我不禁按著额头,深深叹一口气。

    「地形变动……」

    毕竟都历经了两百年的岁月,河川会改道也是正常的。

    嗯。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我该怎么办才好?

    ◆

    当天晚上,我决定在都市废墟扎营过夜。

    ……为了让徘徊在这座废墟的灵魂们可以安然离世,我也静静献上了《神圣灯火引导【divine torch】》的祷告。

    迷途的灵魂在灯火引导下,有如萤火虫般归返夜空。

    配合营火照耀,荒废城市的摇曳黑影,呈现出一片相当梦幻的景象。

    ……隔天清晨我早早醒来,向灯火之神献上祷告。

    接著将打来的水用《话语》清净后喝下,并享用了靠祝祷术产生的圣饼与乾粮肉乾。

    关于道路的问题我虽然烦恼了一下,但其实也没什么选项可选。毕竟手边没有渡河用的道具,因此我决定沿著河川最外侧的支流往下游走。

    或许是河川细分为许多支流所造成的影响,土地湿度增加,让周围森林给人的压迫感更强了。

    这下我必须注意,不能太过远离可以听到河流声音的范围。

    万一我在森林中迷失了方向,就什么也别多想,找到河流往上游方向走就对了。如此一来不管状况再怎么糟糕,我应该至少可以回到神殿才对。

    「…………」

    离开神殿之后已经是第几天了……好几天没有和人讲话,让我感到非常寂寞而空虚。

    我一边走,一边祷告。

    把这份寂寞与空虚也当成是献给神明的供品,不断祷告。

    四周一带寂静得可以。

    「…………」

    我带来的肉乾等等乾粮很快就要见底了。虽然讲起来是理所当然,不过一个人能够背在身上携带的粮食分量总有个限度。通常旅行应该是适时向路上居民或店家购买食材,随时补充才对。但我这趟旅行就是在寻找那些居民的途中,因此这样的补充手段无法成立。

    这下我深刻明白那些登山家挑战无人登过的高山时,为什么会坚持携带不占空间、易于保存又热量高的食物了。

    ……今天也已经过了大半个白天,我却依然没发现有人类生活的痕迹。要是我没有变得像玛利那样可以靠祝祷术产生圣饼,『离开神殿寻找村落』这项行为本身或许在可行动范围的问题上,打从一开始就不可能实现了吧。

    真的应该要再次感谢灯火之神才行──就在我如此想著,并稍微对神献上祷告的时候……

    我忽然听到了声音。

    似乎是什么东西以惊人的速度拨开草丛前进般「沙沙沙」的声响。

    「……!」

    我立刻甩掉套在枪头上的皮革套,架起短枪《胧月【Pale Moon】》。

    正当我猜测又是恶魔袭击的瞬间,从我眼前飞出来的竟是一头大野猪。

    体格比普通的野猪还要大上一圈,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相当激动,眼睛充满血丝,嘴巴不断冒泡。

    带有弧度的尖牙刚好就在我大腿左右的高度。万一被它刺到大腿动脉可不妙──就在什么忙也帮不上的大脑思考到这边的时候,我被布拉德锻炼出来的肌肉早已擅自做出行动。

    靠侧移脚步躲开大野猪的冲撞,同时把尖锐的短枪刺进它致命部位所在的心肺,也就是前肢根部附近……从枪头顿时传来贯穿毛皮的手感。为了不要连人带枪被拖走,在刺入充分的深度之后我就迅速把枪抽了回来。

    大野猪顺著冲刺的速度直直前进,用力撞上一棵树木。接著摇晃一段时间后,吐出鲜血失去意识。看来我顺利刺穿它的重要脏器了。

    然而野生动物的顽强性不可小看。

    有时候以为已经丧命而靠近的瞬间,对方又会突然暴乱让我方受到严重伤害。因此我在远处稍微观望了一下,正当思考著要不要用《胧月【Pale Moon】》确实给予致命一击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了一件事。

    倒地的大野猪身上,在被我刺伤的另一侧腹部,插有一支白色尾羽的箭矢。

    「这是……」

    在我思考到其中代表的意义之前……

    从我背后又再度传来草丛的声响。

    ……我赶紧回头一看,发现了一个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