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兽之森林的射手 第一章
    在树林绿荫下的那个人物身上穿著一件连帽外套,帽檐深盖到眼睛。

    手上握有一把装饰独特的弓,箭矢已经架在上面。是白色尾羽的箭。虽然对方还没有把弓拉开,但弥漫出的紧张气息,感觉只要有那个意思就能立刻拉弓。

    以土色与草色为主的外套和上衣,皮革制的长靴与护手,腰上挂有一把柴刀,另外还有几把短刀──大概是一名猎人吧。

    「…………」

    「…………」

    我与这位推测是猎人的人物双方都不发一语,也不动作。

    ──现场的紧张感渐渐提高。

    不妙啊。我根本没余力去感动自己总算第一次与人接触什么的。

    这状况相当不妙……在森林中,素未谋面的两人偶然相遇。即便以我前世的知识来判断,这也是极度危险的状况。

    毕竟这里是远离城乡、没有任何司法或治安机关的森林。换言之,就算遭遇到突发性的暴力行为,也几乎无法期待会有人来搭救。

    在那样一个场所,遇到彼此不相识,而且身上有携带武器的对象。

    好啦,这下该怎么做?

    用笑容寻求握手吗?如果换作我是对方,突然遇到携带武器的男人咧嘴笑著对自己伸出手……我会握对方的手吗?

    还是说,要放下武器表示自己无意加害?万一对方已经打算一战了呢?会不会被对方以为是陷阱而提高戒心呢?

    丢下武器的动作会不会被对方误以为是攻击行动的预兆?

    使用祝祷术证明自己是虔诚的神明信徒怎么样?但是也有恶神的神官伪装的可能性。再说,对方会默默等待我在面前施展术法吗?

    ──对,我根本没有证明自己不是危险人物的手段。

    而且更糟糕的是,我没有隶属于任何组织,因此也没办法报上组织名称为自己撑腰。换句话说,我无法证明自己的身分。

    在前世的文化人类学等等学问中,之所以会把『与未知的对象偶然相遇』视为危险状况,就是因为在这种情况下,紧张感与警戒心会不断提高,有可能发展为互相厮杀的缘故。

    我的心跳渐渐加速。

    那位猎人看起来也在犹豫著该如何对应,同时在提高紧张感与戒心。兜帽底下的锐利视线一直在寻找我身上的武器就是最好的证据。

    ……『要战斗还是逃跑【Fight-or-flight】』的选择迫近眉睫。

    对方微微把身体重心放低,扎人的紧张感又更加提升。

    不妙。总之很不妙。

    再这样下去就真的要开打了。

    我拚命思考该说什么,并观察对方身上的东西──忽然注意到一件事。

    这位猎人手上的弓,我在古斯的博物学课程中也看过类似样式的东西。

    印象中那应该是──既然这样的话……

    我在内心感到焦急的同时,为了不要诱使对方攻击而缓缓地、缓缓地把右手心放到自己左胸上──

    「──『吾等相遇之时,繁星闪耀。』」

    一字一句,尽可能慎重地、标准地发音出来。

    结果面前这位戴著兜帽的人物顿时睁大了眼睛。

    「古精灵语……?」

    对方惊讶的声音微微颤抖。是彷佛铃铛般美丽的声音。

    「……你是精灵族的关系人吗?」

    「不。我只是认为你应该是精灵族的关系人……」

    那把弓的样式,我有印象。

    根据古斯的博物学课程内容,那是以古老时代始祖神所创造的精灵为祖先,被掌管水与绿的奔放女神──蕾亚希尔维亚收为眷属的美丽长寿种族──精灵族所使用的弓。

    因此我试著用精灵族的方式打招呼,想说或许可以稍微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

    结果……

    「呿!姑且算是啦。」

    被我猜中了──猎人的声音稍微变得柔和。

    然而,这次换成我感到惊讶。对方的声音明明就像音乐般悦耳,但语气却相当粗鲁。我听说精灵族因为长寿的关系非常有耐性,是很优雅的种族才对啊──

    「算了,也罢。」

    对方解除攻击架式,掀开兜帽。

    白银色的头发首先映入我的眼帘。接著是皱起的眉毛、翡翠色的锐利眼眸、细长的鼻梁、优美的下颚线条与紧闭的嘴角。

    从兜帽底下露出来的,是一张莫名像少女般美丽的少年脸庞。

    插图004

    还有那对耳朵。以竹叶来形容还嫌短了些,不过稍微比人类尖。我记得那特徵是精灵族与人类之间生下的混血儿,也就是半精灵的──

    「话说回来。」

    我想到一半的思绪,被对方的声音打断了。

    「……那边的家伙,是你干掉的吗?」

    他说著,伸手指向倒在地上的野猪,然后再指向我手中沾血的短枪枪头。

    「是的,就是我。」

    听到我这么一说,他顿时微微皱起眉头。

    「真古老的讲话方式啊。」

    我不禁在内心「咦?」了一下,但仔细想想从布拉德与玛利他们生前的时代到现在已经过了两百年左右。就算这世界存在有像精灵族之类远比人类长寿的种族,这样漫长的岁月也足够让语言产生变化了。因此对方听起来可能会觉得我讲话方式很古老或者像古语吧。

    以前世的英文来比喻,或许就像把YOU讲成THOU的感觉。为了不要让人起疑,我必须多听听现代人的发音,适时改正自己才行。

    「抱歉,这是我的习惯。」

    「……算了,是没差啦。现在重要的是那家伙。」

    对方重新把话题带回野猪。

    「那原本是我的猎物。」

    银发的半精灵指著刺在野猪身上的箭矢如此说道。那根箭就跟他箭筒中的其他箭一样是白色的。

    从野猪出现没多久他就跟著现身的状况来判断,也应该是这样没错。

    「而你从一旁把它杀了。」

    对方之所以在这时候使用一副主张「你抢了我猎物」的表现方式,恐怕就是在提防事情真的变成那样,所以先行对我牵制吧。

    我因为前世的习惯,差点脱口说出「抱歉」之类的话,但我还是姑且避免了。

    「说得也是。它刚才忽然朝我冲过来,因此我为了保护自己才被迫出手。不过──」

    这状况简单讲就是一场交涉。

    对人交涉。

    「毕竟致命一击是我刺的,我应该可以主张相对应的权利吧?」

    虽然不知道是精灵聚落还是人类聚落,但这或许可以成为让我抵达村落的契机。

    ◆

    后来我们互相交涉了一段时间。

    这位银发半精灵的谈判技巧相当好,让实际上没什么谈判经验的我感觉总是被他牵著鼻子走。对方虽然外观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年纪,但毕竟精灵族以及继承血脉的半精灵都很长寿,所以他或许其实比我年长很多也说不定。

    即便如此,我还是努力跟对方谈条件,最后总算得到共识。只要我帮忙他解体野猪,就能分得我刺到的那一侧前脚以及与身体相连部分的肉。

    ……要解体一头野猪,其实是非常费工夫的一件事。

    首先要把野猪抬到河边浸水,放完血后两人合力清洗。这头大野猪不知是在哪里泡过泥浴,全身毛皮都沾满泥巴。

    「啊,可恶。竟然缺掉了。」

    大概是刺到骨头的关系,银发半精灵从大野猪身上拔出来的箭矢前端箭头缺了一个角。

    从他一副舍不得丢掉似地把箭头收进自己口袋的行为看起来,金属制品目前在这个地区应该是很贵重的东西。

    「先把碎片挖出来吧。要是切成肉之后被谁咬到可一点都不好玩。」

    于是我们利用河边较平坦的岩石,小心翼翼地把箭头碎片挖出来后,才开始解体大野猪。我虽然多多少少有向布拉德学过解体技巧,不过这位银发半精灵的动作比我还要熟练。

    野猪的皮下脂肪是很美味的部分,因此在切皮时如何尽可能留下脂肪部位就很考验一个人的用刀能力。而他在这方面是精准迅速到教人吃惊的程度。

    「好啦,接下来是……」

    他接著把刀刺进大野猪的颚骨下方,沿颈部切开一圈。

    因为看起来应该有切到脊椎的深度,所以我抓住野猪头部一扭,扯断关节。

    「哦,你很懂嘛。」

    对方咧嘴对我笑了一下,于是我也轻笑回应。

    他接著用短刀轻轻切开肉与筋,把头部切离。

    我把大野猪的尸体仰天固定后,他便开始切除从喉咙到尾部的侧腹外皮。这时候要是切得太深就会伤到内脏……呃,该怎么说?总之就是会让装在肠胃、膀胱或是生殖器里面的东西流出来,酿成大悲剧。然而以这位半精灵的功夫来讲,应该不需要担心那种事。

    把皮切完后,接著用短斧在各部位切出开口,然后我们两人从左右扳开肋骨。将肛门周围、胸部与横膈膜切开,把腹膜剥开到脊椎那一侧之后……

    「嘿咿、咻……!」

    他抓住野猪的气管与食道,一口气扯向肛门,结果所有内脏就一整块被取下来了。技术真好。

    就这样,大野猪最后变得很近似我上辈子在电影或电视上看到那种冷冻垂吊的「猪肉」状态。

    我交握双手,对切割下来的大野猪头部祷告。

    ……对不起,谢谢。我会珍惜食用的。

    「你还真虔诚……那就按照约定,分一只前脚给你吧。」

    半精灵轻轻耸肩,对我开玩笑似地如此说道。

    接著用柴刀精准砍向大野猪的肩膀骨头接合处,轻易就把前肢切开。

    「这样就分配完毕啦。」

    「是啊。」

    我们各自手握沾满鲜血的短斧与柴刀,带著慰劳之意互相笑了一下。

    「……来把肝脏先吃掉吧,毕竟那个很快就会坏掉。」

    「啊,我有手提锅可以用喔。」

    新鲜的肝脏是很美味的。

    因为是在冬季冰冷的河川进行作业,我的手早就已经冻僵了。

    趁著对方在河边收集漂流木的时候……

    「……《燃烧【flammo】》《火焰【ignis】》。」

    我小声用《话语》快速点燃少许的枯枝。

    对方并不是无法信任的人物……虽然我这么认为,但姑且不论古斯生前的时代,毕竟我还不清楚现在社会对魔法的观感,因此我还是暂时先隐瞒自己会用魔法的事情比较好。

    「呜……好冷啊。」

    就在我脱掉靴子,把手脚都放到火前取暖的时候,对方也回来了。

    「哦哦,冷死了。」

    他把漂流木丢进火堆后,也跟著取暖起来。

    我们不禁相视而笑。

    「好啦,真是期待。」

    「是啊。」

    我开开心心地把手提锅架到火上,首先丢入野猪的脂肪。

    等油脂在锅底充分散开之后,接著把切好的肝脏放进去,并削下一点岩盐撒在上面。

    滋

    肉烤熟的香气飘散出来。

    「地母神玛蒂尔以及善良的神明们,在祢们的慈爱之下,我们将享用这顿餐食。愿眼前的食物能获得祝福,化为我们身心的食粮。」

    我沉下眼皮,交握双手。

    「…………你还真有够虔诚的。」

    银发半精灵傻眼地看著我。他似乎不是什么有信仰的类型。

    不过正常来想,应该是保有前世记忆的我对神感到怀疑,而他对信仰虔诚才是比较自然的吧?虽然还在祷告途中,但这样奇怪的颠倒状况让我不禁感到有点好笑。

    「感谢众神的圣宠……我要开动了。」

    「好,开动吧。」

    他虽然似乎不信神,但也没夸张到不理会我的祷告自己先吃起来。

    祷告完后,我们两人各自把洗好擦乾的短刀伸进锅中,刺起烤好的肝脏。

    然后将冒著热气的肝脏大口咬下。

    ……热呼呼的,好美味啊。

    只有撒上一点盐的肝脏,浓厚的味道顿时在口中散开。

    真是好吃到受不了。

    如果有冰啤酒可以配该有多好。我甚至不禁有这样的念头。

    而对方原本一直严肃深锁的眉头,如今也松了开来。

    劳动之后享用的餐食,实在无比美味。

    ──不知不觉间,太阳已经快下山了。

    ◆

    「啥?你要问路?」

    用完餐后我开口问路,结果对方一如我的预想露出狐疑的表情。

    我放到最后才问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毕竟这问题相当危险。很容易诱使对方反问我难以回答的事情,例如说──

    「你这张脸我也从来没见过。说真的,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呃,那个……这有点难说明,该怎么讲才好……」

    就算我老老实实跟他讲「我是在废墟被不死族抚养长大,和不死神交战后踏上旅途」这种话,内容也实在奇异到我没自信可以让对方相信。

    然而不论在哪个世界,没办法证实自己身分就很难做事。

    毕竟一个人无法证明自己无害,所以只能透过别人帮忙保证。以前世来讲就是像户籍或身分证之类的社会制度,在这个世界来说便是像地缘或血缘之类的关系……而如果没有这些证明,就等同于在向对方宣告「我有可能是个危险人物」了。

    但是身为一个使用《话语》的魔法师,我也不能说谎……就在不算说谎的程度下,稍微先含糊带过吧。

    「我是从南方来的……」

    「南方?拜托,这里已经是最南端啦。」

    「最南端?」

    「就是人类扩展领域的最南端,《南边境大陆【South mark】》的《兽之森林【Beast Woods】》啊。」

    《兽之森林【Beast Woods】》,听起来还真是恐怖的名称。

    包含刚才那头大野猪,或许这里有很多凶暴的野兽吧。我要小心才行。

    ……然后,我真的到底该怎么说明才好啊?伤脑筋。

    「虽然是那样,但我还是从南边来的。基于一些因素……」

    「……啊~你该不会是挖掘遗迹的冒险者之类的吧?」

    挖掘遗迹。这么说来,我在路途中的确有看到很多玛利和布拉德时代的遗迹。

    难道也有专门挖掘那种地方的职业吗?

    若是如此,今后准备用获自那些遗迹的东西维生的我,或许也可以说是那样的存在吧。

    「嗯,大概就是像那样……」

    「然后你迷路了。」

    「呃,该怎么说,大概就是那样……」

    听到我沮丧地如此回答,银发半精灵便一副「真是教人傻眼的家伙啊」地叹了一口气后,再度看向我。

    「这么呆的冒险者,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算了,没差。沿著这条河走下去,两天就能到达一座还算有规模的城镇。只要到了那边,总会有办法吧。」

    你就加油吧。他的语气讲得很事不关己似的。

    看来透过合作宰猪获得的好感,已经在刚才这段可疑的对话中完全丧失了。

    「呃,那个……我知道这样讲很冒昧,不过能否让我稍微到你所属的聚落歇一下……」

    我畏畏缩缩地如此询问后,对方顿时露出非常严肃的表情。

    接著深深叹一口气,并朝我瞪过来。

    「就算只是暂时,我也不想让你过来。明白吧?」

    「对不起……」

    他的主张实在合理到我无从反驳。

    换作是我站在对方的立场,我也不想把像是现在的我这样身分不明、来历不明又携带武器的战士带到自己的聚落。

    「所以你可别跟在我后面。」

    不知不觉间太阳已经低沉,四周变得相当昏暗。

    半精灵站起身子后,把大野猪扛到身上……他虽然身材纤细,但似乎比外观看起来的还要有力气。应该平时都有在锻炼吧。

    在这个世界透过锻炼对体能的增强幅度远超过我上辈子的世界。

    「啊,你没有照明没关系吗?」

    「用不著你来担心啦。」

    他不知道小声呢喃了什么之后,从森林深处忽然有个像光球一样的存在,轻飘飘地飞过来。

    「那是……」

    「妖精啊。」

    「……我第一次见到。」

    妖精。能够介入自然现象之中并且辅助其现象,比精灵下等,虚幻缥嫩的存在。

    能够与其对话,有时也能指使他们发挥神秘术法的人,称为「妖精师」──身为精灵神眷属的精灵族与同样是精灵眷属的存在亲和性很高,看来继承精灵族血脉的他也是一样。

    我以前在古斯的书上读过,成为妖精师的重点,就在于对嗳昧不明且性情多变的存在,能够在感性上产生共鸣并接纳。

    这和理论、知识、记忆与反覆实践为主的魔法──也就是《话语》的力量,以及透过信仰与戒律等行动获得庇佑、恩宠的祝祷术相比,又是完全不同系统的一种神秘领域。

    「掰啦。」

    半精灵很乾脆地向我道别后,便扛著大野猪一步一步往前走去。

    这是我将近十天来第一次和人对话。

    或许是因为如此,让我莫名感到不舍,而忍不住又对他的背影呼唤。

    「我叫威尔!威廉‧G‧玛利布拉德!你呢?」

    「……梅尼尔。梅尼尔多。虽然我想我们不会再见到面了啦。」

    银发半精灵梅尼尔说著,继续往前走去。

    「你就小心点,别曝尸荒野啦。」

    让光的妖精照亮自己脚边,扛著处理完毕的大野猪,一步一步往前走。

    我也没有跟在后面,而是目送他离开了。

    ……然后为了避开被血味引来的野兽,我移动到距离解体现场稍远的场所。

    重新燃起营火,把帆布和绳索挂到树上架起临时帐篷。

    在各处刻下《记号》当成警报装置,咏唱除魔与驱虫的《话语》确保安全后,便铺好毛毯就寝了。至于分到的野猪前脚,就当是明天的早餐。

    ……其实我本来有点担心的,不过和活人的对话出乎我预料地顺利嘛。

    梅尼尔。梅尼尔多。

    我记得那在精灵语中好像是「快速飞翔之雕」的意思。

    虽然口气有点粗鲁,不过讲起话来很愉快。

    即便他说以后不会再见到面,我还是不禁期待能再相遇。想著这些事情,我渐渐进入了梦乡。

    到半夜,我忽然听到声音。

    【灯火呀。】

    介于沉睡与清醒之间的模糊浓雾中。

    【吾之灯火呀。】

    兜帽阴影深盖到眼睛的黑发少女站在我眼前。

    【但愿在汝之旅途上──】

    寡言而面无表情的态度依旧。

    【……给予边境之地的黑暗一盏光明。】

    她将愿望说出了口。

    紧接著,许多画面化为启示,如闪光般烙印到我眼中。

    武器。

    叫喊。

    混乱。

    鲜血。

    鲜血。

    尸体。

    尸体。

    尸体。

    ──以及银色的头发。

    「……《光【lumen】》!」

    我将《胧月【Pale Moon】》的枪头点亮,慌慌张张配戴装备后,便冲向深夜的森林中。

    ◆

    在魔法之光的照明下,我抱著焦急的心情不断奔跑。

    那启示很明显是在预告即将发生的惨剧。而且梅尼尔也被卷入其中。

    「……!」

    虽然我原本就有想过可能会是这样,但看来现在这个时代真的非常危险。

    今天见面的人,搞不好隔天就会化为尸体。

    我转头环顾四周。

    森林一片黑暗。值得庆幸的是因为现在是冬天,草丛并不茂盛。

    然而在这样的黑暗之中乱跑,想必也无法抵达梅尼尔的聚落。虽然我也可以追寻梅尼尔的足迹,但是那么细微的东西要找起来太花时间,不知道能否赶上。

    而且梅尼尔对我抱有警戒心,或许会掩饰他真正前往的方向。职业猎人一旦拿出真本事,靠我的追踪术根本难以对应。

    我如此想著,便快速咏唱出几段《话语》。

    是在探查之类的行动中使用的《寻物的话语》。

    「……那边!」

    我找出了一个大致的方向。虽然只是简单的魔法,但总比没有好。

    ──我做好觉悟,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相当乱来。

    架起盾牌靠蛮力突破草丛,从陡峭的斜坡上一跃而下,再靠《羽翅的话语【feather fall】》轻轻著地。使用许多正常的森林旅行者看到肯定会皱起眉头的方法,不顾一切地往前冲。

    既然有聚落,就代表应该会在相当宽敞的土地。

    我偶尔停下脚步,靠《寻物的话语》重新定出大致的方向后,再继续冲刺。

    「……!」

    找到了。

    我看到森林的另一头有一片开阔的土地。

    在夜晚的黑暗中,隐约可以看见几块相连的田地,以及远处被木制栅栏围绕的十几间房屋。

    样子看起来什么事都没发生。

    「我、赶上了……?」

    不。虽然只是我的猜测,但也非常有可能是惨剧已经发生之后了。

    我不清楚那段启示中的惨剧究竟是什么原因引起。

    是恶魔吗?妖鬼吗?不死族吗?还是魔兽……要是我贸然接近,很可能冷不防遭到攻击。于是我咏唱几句《话语》,熄灭《胧月【Pale Moon】》枪头的光。

    首先要侦查状况。竖耳倾听,谨慎靠近。

    我穿出森林,压低身子靠近田边。结果……

    「我看到森林那边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发亮啊……」

    「是你眼花了吧?」

    有两支火把,伴随这样的对话声,接近过来。

    拿著火把的分别是一名中年人与一名年轻人,身上穿著褪色的束腰衣,外面披上毛皮外套,手中握著棍棒。大概是在村内夜间巡逻吧……至少感觉不到惨剧后的紧张感。

    看来现在果然还是那段启示中的事件发生之前。太好了。

    「嗯……?」

    正当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那两个男人之中的中年人注意到我被火把照出来的影子。

    于是我露出尴尬的笑容,走向他们。我想只要告诉他们我和梅尼尔认识,他们应该就不会忽然攻击我吧。

    就这样,在那两人看著我,准备开口的瞬间──我往前踏出一步,刺出短枪。

    「什、啊!」

    「咿!」

    金属声响起。

    我再踏出一步,接连不断地挥舞短枪。金属声又再度响起。

    「快退下!」

    我挺身站到可以保护那两人的位置,用圆盾挡下飞来的『某种东西』。

    ──是来袭者。

    既然会使用投射武器,就代表对方不是魔兽。那么是恶魔吗?妖鬼吗?还是不死族?

    为了判断对手的真面目,我稍微将视线瞄向掉落到地上的那东西。

    ──发现那是白色尾羽的箭矢。

    我想到这背后代表的意义,脑袋当场僵住了。

    就在那瞬间,传来锐利的声响。是弓弦的声音。

    「……!」

    我赶紧架起圆盾,挡下飞来的箭矢。

    从正面飞来的箭矢几乎只有一个点,不可能每次都用枪击落。因此我用盾牌保护身体的重要部位,同时扩大魔法灯光,看向对手。

    在我视线前方──

    「…………」

    有一名皱著眉头、表情严肃,手握弓箭的银发半精灵……以及在他背后十名左右打扮骯脏的男人,握著棍棒与直枪等武器。

    这画面让我确信了。

    「梅尼尔……」

    梅尼尔的聚落?梅尼尔被卷入惨剧?要赶快去救他?

    我竟是如此愚蠢。

    梅尼尔。

    梅尼尔多根本不是启示中那桩惨剧的被害人。

    ──他是主犯啊。

    ◆

    我的脑袋一时无法思考。

    为什么梅尼尔他……

    明明刚才我们还有说有笑的。

    「你们去把村落攻下来。那家伙交给我对付。」

    梅尼尔一声令下,他背后的男人们便展开行动。

    「等……」

    就在我想要上前制止的时候,箭矢再度飞来。

    照这轨迹,要是我避开就会射中我背后那两人。于是我赶紧用圆盾挡下。

    「……我警告过你不要跟上来了。」

    梅尼尔的眼中霎时闪过某种感情。

    但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去死吧。」

    紧接著,我看到对手放出惊人的绝招。

    梅尼尔几乎一口气射出三支箭,分别瞄准我的脸部、手臂与脚。

    我的脑袋依然混乱。

    然而被布拉德锻炼过的身体依然精准应对了梅尼尔的绝招。

    用圆盾弹开朝我脸部与手臂射来的箭,同时往后退下一步,侧身避开射向脚部的那一箭。

    「啊、啊……大家快起来!起来!」

    「敌人来袭啊!快拿武器,女人小孩退到后面!」

    我背后那两人如今才总算理解状况,开始大叫。

    「呿!」

    听到那两人的叫声,梅尼尔似乎感到焦急地再度朝我射出箭矢。每一箭都精准又刁钻,要是我没有圆盾,现在应该早已被好几支箭刺中了──当初还犹豫要不要带来的盾牌,就结果来说是拯救了我的性命。

    我在防守的同时试著缩短双方距离,但梅尼尔也不断往后退下。

    看来这就是他拿手的攻击距离──

    「《加速【acceleratio】》!」

    既然这样,我就逼近他!

    正当我如此决定并咏唱《话语》,让自己爆发性加速的瞬间……

    「『诺姆啊诺姆,绊倒他的脚』!」

    梅尼尔彷佛是要盖过我声音似地同时大叫。

    结果地面忽然开始蠢动,想要绊住我的脚。

    那恐怕是指使大地妖精诺姆发挥的《跌倒【slip】》咒语。

    我正在加速中,万一被绊倒,搞不好会顺势摔到骨折。

    梅尼尔露出得意的表情。

    这个妖精力量的使用时机可说是恰到好处。

    情急之下,我也没有对付的策略。

    既然没有策略……

    「嘿、呀!」

    我使劲一脚踏在地上。

    巨大的声音顿时响起。

    强烈震动往四周扩散,让诺姆受到惊吓似地停止了动作。

    「啥!」

    梅尼尔瞪大眼睛。

    准备攻击村庄的男人们以及从村庄里拿出武器准备迎战的男人们,也都瞪大了眼睛。

    看来他们并不知道。

    经过彻底锻錬的肌肉所发挥的暴力,面对大部分的事情都能够解决的!

    「……可恶!」

    梅尼尔臭骂一声,并继续后退。

    紧接著射出箭矢后,又把弓挂在手臂上,朝我投掷短刀。不知道是他的投掷方式有什么诀窍还是短刀本身有动过手脚,短刀从左右两侧划出弧线飞来。

    能够躲的攻击我就用躲的,不能躲的就用盾牌弹开,并继续往前冲。盾牌真的有够方便,还好我有带来。

    梅尼尔大概是终于做好觉悟,而架起柴刀──

    「『沙罗曼达,烧死他』!」

    从我背后那名中年男子手握的火把为起点,《火焰吐息【fire breath】》朝我射来。

    但是我头也没回就刺出短枪,将火焰当场贯穿消散。

    对手的攻击我大致上都猜到了。

    「…………真的假的?」

    比起布拉德和古斯认真起来时的骗术,或是不死神的恶毒手法,梅尼尔的假动作还算是很直接好懂的类型。

    就在他不禁呆住的时候,我瞬间缩短双方距离。

    「你也强得太夸张了吧……」

    最后,我朝面露苦笑的他挥出短枪,用枪柄重击他的胸口剑突处。

    肺部空气被强制排出,让梅尼尔「呜!」一声跪到地上。

    他因为横膈膜痉挛而难以顺利呼吸,陷入暂时无法动弹的状态。

    趁这时候,我咏唱《话语》用蜘蛛丝将他捆绑起来。

    回头一看,村庄那边根本连战斗都还没开打。

    因为大家都表情呆滞地看著我们交手。

    ……真是幸运。

    我就趁著还没有传出伤亡之前,把敌人全部压制下来吧。

    ◆

    ──就结果来说,没有任何人丧命。

    打败梅尼尔之后,我靠《睡眠的话语【sleep】》,以及《麻痹的话语【paralyze】》,还算轻松就压制了包含梅尼尔在内的十名来袭者。

    如此这般,总算回避了一场凄惨的袭击行动。

    虽然多少有传出一些伤者,不过我也靠祝祷术治疗了他们。

    结果村人们就把我当成「恰巧路过的亲切神官战士」大大感谢了一番,但是──

    「…………」

    隔天太阳刚升起时,我在村外的广场不禁皱起眉头。

    在广场中央有一座用大小形状不一的石头堆砌而成的小庙。是祭祀善良神明的祠堂。

    那看起来应该是把开垦田地时挖出来却不知该如何处理的石头堆起来建成的,因此想必也带有「开拓纪念碑」之类的附加意义吧。

    如果现在的习俗依然跟古斯教过我的时代一样──在小聚落要进行重要谈话时,通常会像这样在神前进行,有时候甚至会向神明立誓。

    虽然上辈子的世界也有不少地区的人民会在神前进行聚会或决议,不过在这个神明能够对现实产生影响力的世界,这样的习俗所带有的意涵就更重了。

    而现在在这块小庙前的广场上,村庄的男人们便是在议论著该如何处置那群被麻痹并捆绑起来的来袭者。

    「我──就──说──!」

    「总之应该把他们吊起来!」

    「你们听我说啊!」

    「首先!喂,听我讲!首先!」

    「他们可是忽然来袭的!」

    「所以,说到底啊……!」

    议论的场面极为混乱。

    或者说,我有种他们单纯是在互相大吼的感觉。

    ……这也太糟糕了。

    就在我疑惑著究竟为何会如此的时候,仔细看看才注意到这些村人们的肤色各有不同。

    讲话的口音也各自不一样,甚至有人激动到开始使用跟其他人相异的语言大声怒吼了。

    这该不会……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

    「神官大人,这场面真是让你见笑了……请让我再次感谢你刚才相救。」

    有个人走来向我鞠躬。

    就是一开始梅尼尔用弓箭攻击的那两人之中,年纪较大的男子──

    「我名叫约翰,神官大人。」

    「啊,请不用客气。呃,我叫威廉。话说这是……」

    我暂时把那群互相叫骂的村人们放到一边,向这位约翰先生请教状况。

    正如昨天梅尼尔所说,这地方是《南边境大陆【South mark】》中称作《兽之森林【Beast Woods】》的场所。

    这是一片有凶猛野兽甚至更危险的魔兽群四处横行的广大森林地带──据说也正因为如此,支配这一带的《法泰尔王国》无法把领主权力延伸到这地方。

    「所以这里自然有很多带有隐情的居民──」

    像是犯罪者、逃亡的农奴、亡国难民或是专挖遗迹的落魄冒险者──

    基于各式各样的理由难以在都市中生活的人们,聚集起来自然形成的村落,据说零零星星地存在于这片森林中。

    想当然,村民们的来历、规范与法律意识也都各自不同。

    所以每次讨论事情的时候就会变成现在这样。

    还真是辛苦啊。我不禁如此想的同时……

    「……他们究竟会如何呢?」

    我瞥眼瞄了一下梅尼尔。他被《蜘蛛丝的话语【Web】》以及《麻痹的话语【paralyze】》拘束起来,倒在地上。从我的方向看不到他的表情。

    在执法权力无法伸及的地区袭击村落,却失败遭到逮捕的集团最后会有什么下场……其实很容易可以预想得到。

    恐怕就是被处以私刑,全部吊死吧。

    ……真不想看到那样啊。

    因为保有前世感觉的关系,我有自己的想法很天真的自觉,不过我还是有点难以接受这种事情。

    虽然这样讲很任性,但我就是不想看到自己抓到的人死去,也就是让自己成为别人丧命的原因。而且我也不想要自己才刚抵达人类的生活圈,就要目睹那样残忍的私刑场面。

    更何况,即便对方是贼,不知缘由却看到自己认识、交谈过的人物在眼前丧命,还是会让人心里不太舒服。

    ……当然,离开神殿后最先会抵达的地方,不用想也知道会是治安较差的边境地区,而且我也多少有做好目睹恐怖事件的觉悟,但也没必要让我一开始就遇上这么糟糕的状况吧。

    虽然在冒险类型的故事中,讨伐盗贼是很常见的剧情。然而我实际遭遇才知道,讨伐行动的事后处理其实一点都不大快人心,反而是非常麻烦的。

    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吗?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

    「关于这点,我怎么想也不透啊。」

    「想不透?」

    我疑惑地歪了一下头。

    本来我还以为在这种状况下不管怎么样,应该都会往「杀死来袭者」的方向讨论出共识的。可是……

    「那群人看起来应该是邻村的居民──虽然说是邻村其实也不近,中间隔著森林和小河,路程大概要一天左右就是了。」

    「欸?」

    是邻村的人来袭?在这种寒冬中?忽然?

    「就算那群人并不富有,应该也不至于到储粮不足的程度才对……以这片森林的居民来讲算是好相处的一群人,至今也都来往融洽才对啊。」

    「…………」

    这样听起来的确教人不解。

    「而且那个银发的精灵混血儿,在这一带是出名的流浪猎人。他过去帮忙过很多次讨伐害兽的行动,也有很多人被他救过性命……可是为什么现在会这样?」

    听到约翰先生的疑惑,我也点头同意。

    就在这时,争执不休的村民会议起了变化。

    「好啦好啦……大家应该讲得也累了。来,先喝点水吧。」

    一名年老的男性看准大家吼到疲惫的时机,「啪啪」地拍拍手并加入讨论的圈子。

    那人柱著拐杖,身材矮小,头发几乎全白。虽然态度看起来亲切,但眼神感觉不可大意。

    左眉附近古老的小刀疤特别教人留下印象。

    「那位是长老,汤姆老爷。」

    约翰先生如此告诉我。

    就在大家轮流传递著水瓶的时候──

    「大家一边喝水,一边听老夫说吧。」

    汤姆长老开始说了起来。

    「首先让老夫确认一下,倒在那儿的这些人,是隔壁村的人吧。然后还有这个银发的猎人。」

    长老讲话流畅,有种让人的注意力不知不觉间就被吸引过去的感觉。

    一方面也是因为抓准了大家已经讲累而喝水休息的时机,刚才明明还在大吼大叫的那群村庄男人们,现在都没有人插嘴打断长老。

    真是巧妙的手法。

    「约翰,你昨晚确实看到这些人手拿武器,成群涌入村庄是吧?」

    「是,长老,我确实看到。」

    大家纷纷把视线望向距离集会处稍远的约翰先生,而约翰先生则是态度冷静地点头回应。

    「然后,这位神官战士挺身拯救了我们。」

    「唔……且让这老骨头也向你致谢。」

    「不,呃,一切都是灯火之神大人的引导。」

    听到我这么回应,汤姆长老便说了一句「那么,也要向那位神明致谢才行了。」并朝著小庙简易礼拜后,笑了。

    那笑法让我不禁有点回想起古斯。

    接著,他又若有深意地对我瞄了一眼。但我还来不及领会其中的意思,长老又继续说道:

    「唉呀,总之老夫可以想作只要有你在场,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会保护咱们吗?」

    「啊……」

    看来汤姆长老是希望能先向这些贼问话的样子。

    而现在既然有我在场,万一那些人又想施暴也不用担心,因此长老打算把现场气氛引导往「解除那些人的麻痹也没关系」的方向。

    既然这样……我稍微思考一下后,回答长老:

    「向葛雷斯菲尔的灯火立誓,我会保护在场的所有人。」

    我之所以把受词部分讲得较模糊,是考虑到万一这村落其实有什么理由足以让外面的人来攻击的状况。

    根据事态发展,我搞不好必须保护这些来袭者才行。

    「那么,就算这些人又暴乱起来也不用担心啦。」

    汤姆长老大概是察觉出我的意图,轻轻笑了一下。

    「……各位,老夫认为应该先把他们叫醒问话,怎么样?」

    「可是长老,让准备要吊死的家伙讲话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一名咕噜咕噜灌饮著水瓶的村民「噗哈」地吐了一口气后,如此说道。

    「要是产生同情,就不好办事了。这档事情就是应该直接了断。」

    其他有几名村人也表示同意。

    这或许一方面是他们在这个边境地区已经多少习惯了粗鲁事情的关系,一方面也是因为来袭的人物是大家认识的对象吧。

    「但是什么都没搞清楚也很危险吧。而且这样让挺身拯救咱们的神官战土大人对咱们抱有不信也不好。」

    汤姆长老这么说服著村民们,然后把视线望过来。

    于是我对他点点头回应。

    ……梅尼尔即使态度冷漠,看起来也不像是喜欢杀人夺财的人物。

    我虽然刚才有考虑到万一的可能性,但这些村民们似乎也搞不清楚他们为什么会被袭击的样子。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这些人是基于什么理由袭击邻村?

    我在脑中思考著这些谜团,并解除了《话语》。

    ◆

    就这样解开束缚后,我们讯问了一下隔壁村的居民们──

    「是恶魔。村子被恶魔毁掉了……」

    「死了好多人。」

    「对方还带来我们从没见过的魔兽……」

    结果问出了比这次事件更加凄惨的内容。

    从他们说的话归纳起来,距离这里约一天路程的隔壁村子遭到一群带著魔兽的恶魔们袭击而毁灭了。

    半数左右的村民被杀害,好几栋屋子被烧毁,勉强逃出来的人也无处可以投靠。

    难民中包含女性、小孩子和伤者,在寒冬中没有屋子遮蔽冷风,也没有粮食果腹,只能默默等死──

    就在那样的状况下……

    「提议去抢劫的,是我。」

    梅尼尔低著头小声如此说道。

    「反正和那群带著魔兽的恶魔们战斗也没有胜算。所以我提议与其乖乖等死,不如到附近村庄抢劫粮食果腹,然后再逃到其他地方去。」

    梅尼尔似乎是循著那只大野猪的足迹刚好经过村庄附近,听说了那群村民的状况。

    于是他为了让村民们能稍微垫个肚子而追捕那只大野猪,将肉带回给在森林中受寒的村民们──接著提议抢劫,并率领男人们趁深夜来此袭击。

    毕竟这座村子想必没有余力收容那么多难民,就算来寻求协助也肯定会被拒绝。

    而且这座村子的人搞不好会因此担心难民们变成盗贼,为了预防万一而前来攻击。既然这样,不如乾脆趁这里的村民们还不知情,自己先变成盗贼来袭击,抢夺物资后远离那群恶魔──

    身陷绝境的状况下,在不受统治权力管束的地方做出这样的判断确实很合理。

    但是梅尼尔他──

    「你应该不是那座村子的居民吧?」

    为什么要为了那些村民做到这种地步?感到疑惑的我如此提问后……

    「……那村子的玛普尔婆婆以前关照过我。」

    梅尼尔简洁地这么回答。

    「玛普尔怎么样了?」

    「听说死了。」

    「…………这样啊。」

    皱著眉头询问梅尼尔的汤姆长老听到回答后,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事情是我提议的,要吊就吊死我──那些家伙只是被我骗了,就放过他们吧。拜托。」

    随后,议论又再度激烈起来。

    怎么可能放过他们!应该全部吊死!

    但也不是什么不认识的人,就没办法收容他们吗?

    这村子哪来那种余裕!把事情想清楚点!

    村民们纷纷互相吼叫著。

    「…………」

    在那之中,约翰先生和汤姆长老都露出严肃的表情。

    「长老……」

    「嗯。」

    附近有一群会毁灭村庄的恶魔,可是现在如果不先对这些本来是受害者而且是邻人的难民们做出裁决,事情就讨论不下去。

    想必长老心中也很焦急吧。

    「这猎人过去有恩于咱们,隔壁村的人们也的确教人同情……但这次还是必须把他们吊死才行啊。」

    长老的声音听起来很难受。

    毕竟就算把这群人放走,无处可去的他们终究只能再度抢劫。既然如此,这座村子为了自卫,也为了保住面子,必须把一度来袭过的这群人杀掉才行。

    即便这些人有情非得已的理由,这村子也没有余力和方法拯救他们。因此为了自身的安全,不得不杀掉他们。

    而且这些来袭的人也是知道就算来求救也得不到慈悲与宽容,才会从一开始就不得不选择暴力的手段。

    如果要合理思考,就不得不变得残酷。

    布拉德他们以前担心过的事情果然没错。

    现在外面的世界相当黑暗。

    「…………」

    想必会有人说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吧。这种状况是边境地带常见的黑暗部分,暴力与残酷的一面,跟这种事扯上关系也只会吃亏而已。

    再说,我根本没有理由也没有道理去插手这样的事件。只要当作什么都没看到,自顾自地出发前往北方的城镇就好了。只要到稍微再文明一点的都市地区,总会有让我能混入其中的余地,现在老是去管这种麻烦事也没有好处──

    我知道,这样应该才是比较明智的判断。

    可是……

    我的母亲说过,要好好爱人,好好行善,别害怕吃亏。

    我的父亲说过,要相信结果,勇往直前,别因为想过头而裹足不前。

    他们说过的话依然留在我心中。

    所以……

    「那个!」

    我舍弃了明智,决定稍微往前踏出一步。

    为了父母赠送给我的话语。

    为了实践对神立下的誓言。

    ……我决定尝试去推翻眼前这件「没办法的事情」。

    ◆

    我尽可能大声呼喊,而幸运的是大家都有把眼睛看过来。

    如果想要正确使用《话语》魔法,发声也是很重要的一环。

    古斯对我的训练派上用场了。

    为了吸引众人的目光,我刻意张开双臂。

    然后选择第一句话是──

    「请问可以用钱解决吗!」

    听到我如此询问,村民们纷纷瞪大眼睛。

    趁大家还没理解之前,我又紧接著说道:

    「赔偿,赎罪金。请问这地方没有这样的风俗吗?」

    当犯下什么罪过时,靠金钱或家畜清算罪刑,取代相对应的流血报复行为。据古斯说,这是很多地区都有的风俗。

    我前世的记忆也能佐证这样的说法。

    在日耳曼、凯尔特、俄罗斯或斯堪地那维亚等地方,都曾有过这样的风俗习惯。

    我在书上也读过,伊斯兰世界甚至到了现代都还有地区允许选择要接受报复刑或赔偿金。

    照现况发展下去肯定会引起流血事件。

    如果问题可以靠金钱解决,就这么办。

    就连性命或报复都能买到,金钱真是太伟大啦!相信古斯应该会这么说吧。

    「等、等一下等一下!这里确实是有那种习俗,但这钱谁来付!」

    「没错,这些家伙可是身无分文啊!」

    村民们对我的话有反应了。

    而且不是「怎么可能用金钱赎罪!」而是「谁来付这个钱?」的方向。

    毕竟要是对方正面拒绝就会变得很麻烦,因此我不禁感到庆幸并继续讲下去。

    古斯薰陶出的思考回路在我脑中开始运转起来。

    「钱就由我来付!」

    我这句话顿时让现场一片骚动。

    「……大家安静。」

    汤姆长老让众人安静下来后,对我问道:

    「神官战士大人,这是为何?」

    「因为恶魔正是我的宿敌,是导致我双亲过世的存在。」

    我为了提升说服力,稍微夸大地如此回答。不过我也没说谎。

    毕竟玛利和布拉德的死的确就是起因于他们挑战恶魔军团啊。

    「而且我是受神明庇佑的神官。我向灯火之神发誓过,要讨伐邪恶,拯救不幸。现在有人受害于邪恶的恶魔,我自然要挺身援助。」

    我伴随夸大的动作,将自己的主张讲得头头是道。

    这些演说技巧也都是古斯传授的。

    「另外,既然有村庄被恶魔占领,我也不能放置不管,必将前往讨伐。而他──」

    我说著,伸手指向梅尼尔多。

    他呆著表情看向我。

    「他是熟知这片森林的优秀猎人对吧?那么在讨伐恶魔的行动中,我极力希望能雇用他,不会吝于费用。」

    村民们再度骚动起来。

    只要把遭到恶魔袭击的村庄夺回,人类之间就没有理由再互相争斗了。

    至于这次偷袭村子的恩怨,就靠赔偿金清算,一笔勾销。

    如此一来便能皆大欢喜──除了来路不明的神官战士从头到尾都吃亏之外。

    村民们在议论纷纷之中,似乎也渐渐理解了这点。

    为了推他们最后一把,我在大家面前掏出几枚金币银币,也发挥了很大的效果。

    「……请问真的可以吗?」

    约翰先生如此向我询问。

    「这样感觉只有我们得到好处而已──」

    听到他这么说,我笑著回应:

    「各位能够尽享好处,肯定是因为大家平日行善的缘故吧。」

    我说著,向神明祈求了一点小小的奇迹。

    「毕竟掌管灵魂与轮回的灯火之神葛雷斯菲尔大人,总是会带著慈悲观望各位每一天的生活啊。」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我祈求的奇迹发生了。

    广场上祭祀善良神明的祠堂忽然点起一盏小小的灯火。

    众人看到这样一幕,纷纷「哦哦」地发出感叹,并唱颂起感谢神明的话语,献上祷告。

    尽可能不要制造伤害,并帮助遭遇困境的人民。

    同时,或许有点过分作戏,不过也凸显了神明的存在感。

    虽然在金钱上造成了一些损失。

    但我身为神的手、神的剑,总算是撑过了这道难关吧……应该。

    我在心中如此呢喃之后……

    总觉得神似乎在某处对我轻轻微笑了。

    ◆

    村民们讨论出结果后,为了清算恩怨,由双方各自派出代表进行了一场立誓仪式。

    ……紧接著,我们便立刻出发进入森林,保护遭到恶魔攻击的村庄难民之中,基于体力上的问题而没有参加这次偷袭行动的女性、老人与小孩们。

    那些逃亡时什么也没带出来的村民们,在森林中的一处营火边互相依靠,被寒风吹得不断发抖。

    他们虽然刚开始还表现得很畏怯,不过多亏梅尼尔帮忙说明状况,让大家很快便理解了。

    因为其中受了伤或是快要感冒的村民很多,我靠《伤口愈合【close wounds】》与《疾病治疗【cure illness】》的祝祷术治疗了他们。

    然后以「将村庄夺回之前」为条件,请一开始的村子暂时收容那些人。

    对方欣然接受了我的请求,但我想那恐怕并非完全出自善意吧。其中大概也包含了当成人质的意义,好管束那群同样暂时留在村子里的男人们。

    然而不管怎么说,收容就是收容,实在感激不尽。

    ……之后万一前往夺回村庄的我不幸战败丧命,这村子很有可能会因为难以负荷而不得不把收留的难民们杀掉。

    这下我说什么都要战胜才行了。

    正当我在广场的祠堂边祷告并想著这些事情的时候……

    「……我说,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银发猎人──梅尼尔多忽然走来向我搭话。

    「嗯?我没什么其他的意思啊。就是像我说过的那样。」

    毕竟我不能放任恶魔横行霸道,同时也不希望人类之间彼此争斗伤害。

    因此我只不过是想解决这个问题而已──

    「啊,话说回来,我好像先斩后奏了。」

    这可不行。

    「为了夺回村庄,讨伐恶魔,可以让我雇用你吗?」

    徵求本人同意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于是我如此询问后,梅尼尔却皱起了眉头。

    「拜托,我可是个教唆杀人和抢劫的家伙──你难道不用给我惩罚吗,神官战士大人?」

    「关于那件事,已经透过赔偿清算完毕啦。而且你是因为对恩人的村庄无法见死不救,迫不得已之下才那么做的吧?」

    犯罪就是犯罪,要这样讲也没错。

    包含梅尼尔在内,那些难民其实可以选择不要伤害别人,自己乖乖等死就好。如果能够做出那样的选择,或许是很值得尊敬的行为。

    然而因为不想坐以待毙而选择向别人抢夺,也并非卑劣的决定,而是很正常的想法。

    更何况他们之中还有像女性和小孩等等必须保护的存在。

    「对于选择了正常决定的普通人,我并不想积极惩罚啊……」

    听到我这么说,梅尼尔咂了一下舌头。

    「要是我怀恨在心而偷袭你怎么办?」

    「万一我死了,会伤脑筋的是那些村民们吧?」

    至少从恶魔手中夺回村庄之前是如此。

    我不认为眼前这位银发猎人会笨到无法想清楚这方面的得失利弊。

    被我这么一说,梅尼尔终于忍不住把视线别开。

    「……这个老好人。你迟早会被人抢光到连命都不保啦。」

    「或许吧。」

    听到这样很有可能性的预测,我不禁露出苦笑。

    我总不能老是依靠古斯赠送给我的财宝,而且花出去的钱也必须想办法赚回来才行。

    「呿!也罢……总之我让你雇用就是了。反正为了那些家伙,我也需要赚点钱。」

    「嗯,请多关照啰。」

    梅尼尔接著面带讽刺地扬起嘴角,眯细翡翠色的双眼对我点头。

    「那么首先我们要怎么做啊,雇主大人?」

    「时间有限,就直接进攻敌阵吧。」

    「…………」

    梅尼尔顿时用一副「这家伙脑袋没问题吧?」的视线看向我了。

    呃、那个,我并不是什么都没考虑喔?

    但是我这样讲果然听起来很没常识,果然会遭到反对吧?正当我这么担心的时候……

    「……唉呀,说得也对。的确是要快一点比较好。」

    教人意外地,梅尼尔竟然点头同意。

    「毕竟那些村民们化为不死族的可能性很高啊。」

    我不禁沉默了。

    没错。就如同善良神明的保佑无所不在,那个不死神斯塔古内特的善意保佑同样遍布这个世界。

    虽然像玛利和布拉德那样由不死神亲自找优秀的英杰订下契约而诞生的最高等不死族,是极为少见的例外……不过带著遗憾而死的人化为不死族的案例,在这个神明的保佑确实存在的世界中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

    因为憎恨、混乱或者太过突然而没能察觉、无法接受自身的死亡……有时候就很容易会化为不死族。

    「没必要让村子那些人目睹自己亲人、小孩变成不死族的模样。如果可以早点收拾掉,就应该早点行动。」

    对梅尼尔这句话,我也点头同意。

    「必须趁他们开始到处徘徊、下落不明之前,赶快让他们归返轮回才行。」

    只要能知道所在之处,我便能透过灯火之神的祝祷术让死者归返轮回。

    但如果是下落不明的亡灵,我就束手无策了。

    因此要在那之前尽快行动。

    「可是要对付那群占领村庄的恶魔,你有什么胜算吗?他们很多都是强悍的战士,等级较高的甚至会使用术法。而且现在成群结队还带了魔兽──」

    「嗯。」

    关于那方面嘛,嗯。

    我想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毕竟我以前每天都在那座死者之街的地下城扫荡化为不死族的恶魔,所以……

    「我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