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铁锈之山的君王 上 序章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轻之国度录入组

    扫图:Naztar(LKID:wdr550)

    录入:Naztar(LKID:wdr550)

    ──何谓勇气?

    『技工与火焰之神布雷兹,问曰』

    在《兽之森林【Beast Woods】》深处,伟大的森林之主《柊木之王》的王殿中瘴气弥漫,到处是腐败的树叶与枯朽的树木,宛如一片地狱。

    通往王殿中枢的路上,畸形的人影──被称为《落子【Spawn】》的下等恶魔不断成群出没。

    与现场气氛格格不入的爽朗阳光下,我们疾驰在让人会联想到腐尸肋骨的枯树林之中。

    「梅尼尔!」

    「好!『无所不在的妖精啊,幽幻之存在啊,与夕阳与朝雾嬉戏之存在啊──』」

    飘荡一头银发、停下脚步的梅尼尔,张开双臂对灵精们高声呼唤。

    插图004

    我听著他从背后传来的声音,并举起爱枪《胧月【Pale Moon】》继续前进。

    「『醒来吧!汝等温柔的庇护者,森林之王正面临危机!此刻正是报恩之时!』」

    在这座瘴气弥漫、自然力量衰弱的王殿中,失去力气、意识迷离的妖精们因梅尼尔强力的呼唤而清醒,取回了自我。

    彷佛是被梅尼尔嘹亮的呼唤声吸引似的,连我也能感受到妖精们开始聚集到他周围的气息。

    强大到教人背脊颤抖的自然力量开始往梅尼尔身边凝聚。

    「『握起利刀,架起弓箭!火蜥蜴【Salamander】之矢,土妖精【Gnome】之槌,水少女【Undine】之枪,风少女【Sylph】之刃……』」

    我感受著他的可靠,同时对袭来的敌人挥舞短枪。

    外观宛如人型黏土被小孩子恣意乱捏的《落子【Spawn】》们接连被我刺穿。

    「『就在此刻,吹起开战的号角!对傲慢的侵略者──』」

    咏唱进入最后阶段。我带著吶喊用盾牌冲撞,将一只《落子【Spawn】》撞飞到逼近眼前的恶魔群中,接著往斜后方大大跳开──

    「『──施予四大制裁!』」

    就在那瞬间,我眼前爆出大量的死亡。

    突然射出的火焰箭矢有如熟练弓箭队的齐射般扫荡敌人。

    从地面冒出巨大的岩石重槌挥散瘴气,将恶魔们一一击倒。

    污泥中喷出清水,划出螺旋轨迹射穿恶魔胸口。

    在视野远处也可以看到狂扫的强风利刃吹散瘴气的同时砍下敌人的首级。

    是妖精们呼应梅尼尔的号召,带著凶猛吶喊发动的总攻击。

    「威尔,我们上!」

    「了解!」

    穿越被一扫而空的《落子【Spawn】》们,踏过恶魔们的尸骸,我们快步赶往更深处……污染《柊木之王》的王殿,使森林循环被扰乱的某种存在,肯定就在前方。

    我们踏在掉落地面的腐叶上,不断奔驰。

    结果就在快到王座时,我们看到一座古老的石造拱门前方有两只恶魔。

    两者都有著宛如人类与鳄鱼混杂的外观,一只手中握著带钩的长枪,另一只握著锐利的长剑。身高约两公尺左右。

    使人联想到恐龙的头部,强韧的鳞片与橡胶般的外皮,厚实的肌肉。

    长长的尾巴末端长有尖锐的刺棘。

    ──是《队长级【Commander】》的恶魔,维拉斯库斯。

    「小心尾巴的尖刺!」

    「好!拿枪的那只就交给你了!」

    我们简洁交谈后,往左右散开。维拉斯库斯们也彷佛呼应我们似的,分头各自朝我们冲来。

    我吸一口气放慢脚步,最后停下来摆出架式。

    接著将短枪的枪尖举向快步冲来的维拉斯库斯──接近到攻击距离边缘的维拉斯库斯顿时感到困惑般停下了脚步。

    「…………」

    对方有如爬虫类的眼睛瞥了一下后,作势要刺出钩枪,并试图绕到我的左边或右边。但是我微微移动步伐,继续把枪尖对著他。

    维拉斯库斯顿时发出焦躁的呻吟。

    ……他抓不到可以攻击我的机会。

    我挪动著脚步保持双方距离,忽然,以不容易观察出来的程度微微放松架枪的姿势,制造破绽。

    结果一如预测,维拉斯库斯朝我的破绽刺出钩枪……

    「喝!」

    我立刻用短枪缠住并扯掉对方的钩枪,并顺势回敬一枪。

    枪尖一口气贯穿维拉斯库斯坚硬的鳞片,刺到心脏。

    「嘎……!」

    迅速把枪收回后,我不给对方反击的机会,又刺出保险起见的第二枪。

    对这种等级恶魔来说,『致命伤』的基准线经常会比人类高出好几级。就算心脏被刺穿了还能继续战斗也不值得惊讶。

    我把枪拔出来观察了一下后,全身虚脱的维拉斯库斯巨大的身体跪到地上,倒了下去。

    尸体渐渐化为灰烬。

    「呼……」

    就在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脑中忽然响起教人怀念的声音。

    ──如果是我就直接冲上去砍了对方的脑袋,然后就结束啦!

    我不禁露出苦笑。这是我父亲布拉德以前有一次讲到维拉斯库斯的强度时说过的话。

    ……很遗憾,我现在还没有达到那样的境界。

    虽然我不知道究竟还要累积多少锻炼才能追上布拉德,不过──我想应该没有遥远到连背影都看不见的程度才对。

    「喝啊!」

    梅尼尔那边也分出胜负了。

    双方互相试探对手几招之后,维拉斯库斯摆出不惜牺牲自己一只手臂的姿势朝梅尼尔冲过去,却忽然被土妖精诺姆从背后抓住脚踝,当场失去平衡。

    ……梅尼尔并没有咏唱咒语。他和妖精们达到完全的交流感应,互通心思。可说是高手才能办到的技术。

    梅尼尔接著大胆冲到对手面前,把短剑插入对手身体后,透过短剑传导发动了某种咒语。

    维拉斯库斯霎时全身痉挛,冒出白烟倒下……解决掉了。

    「好……这个我顺便收下啦。」

    从对方化为灰烬崩落的身体中,梅尼尔眼明手快地抢走长剑。

    钢铁制的直剑绽放亮眼的光泽,是一把相当不错的杰作。

    「森林之主的祭坛……应该就在这里面了。」

    「既然《队长级【Commander】》的恶魔会负责看门,意思就是……」

    「嗯。」

    里面想必会有相当强大的对手。

    我们互看一眼,再次感受紧张之后──穿过石造的拱门,踏入了《柊木之王》王殿的深处。

    ◇◆◇◆◇◆

    王殿内是一片腐臭弥漫的毒沼。

    在梅尼尔快速咏唱两人份的《水上步行【Water walk】》的同时,我也靠《耐毒的祷告【anti poison】》提升我们对毒气的抵抗力。

    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在凋零的树木、折断的树枝与变色的树叶如薄沙般遮掩的另一侧,有一棵巨大的老树。

    虽然高度和周围的树木没有太大差异,但树干明显比其他树木来得粗。粗壮到甚至让人觉得用几人合抱来形容都很愚蠢的地步。

    如果站到近处,搞不好看起来只会像一面岩壁吧。

    「梅尼尔。」

    「没错,那就是掌管这一带森林之冬的《柊木之王》。」

    宛如波浪起伏的海面、又宛如一座座桥梁的粗壮根部蔓延在老树周围……它们就像是受到覆盖地面的毒沼影响,有一半都被染成了黑色。

    在那些漆黑的树根上下起伏的部分,可以看到一座石造的祭坛被巨大的树根围绕。

    「……就是那个吧。」

    我们走近祭坛,听到嘹亮的《创造的话语》传入耳中。

    「……!」

    光从声音就能知道,那是诅咒,是亵渎。

    憎恶、怨恨、愤怒、蔑视、嘲笑。有如将世上一切负面感情丢入锅中熬煮沸腾而发出的声响。

    ──是被称呼为《忌讳话语【taboo word】》类型的《话语》。

    善良的魔法师们封印在书库深处,坚持绝不外流的秘密。使风淤塞、使水腐败、使土乾燥,使火衰弱的诅咒话语。

    有某种存在正发出这些不应该发出的声音。

    我们一边警戒周围,一边接近。靠著《水上步行【Water walk】》之术,我的脚伴随波纹漂浮在毒沼的水面上。

    「…………」

    在那座巨大祭坛上面,有个张开双手、咏唱话语的恶魔。外观大致上类似人类。

    兽毛覆盖在身体表面,肌肉粗壮发达。

    宛如在岩壁上粗暴刻凿出来的坚硬脸孔。

    ……最为异常的,就是头上长有让人会联想到驼鹿的巨大犄角。

    那家伙看到我们,便缓缓停止了咏唱。

    「……守卫们是怎么了?」

    是流畅的西方共通语。

    「你觉得是怎么了?」

    看到如此反问的梅尼尔手中那把长剑,长角恶魔「唔」一声理解似地点点头。

    我顿时加速紧张。

    「原来如此。依我推测,这位就是《世界尽头的圣骑士【Paladin】》威廉卿,而另一位便是《迅敏之翼【Swift Wings】》梅尼尔多先生了。」

    知性,还有情报收集能力。

    和其他《士兵级【Soldier】》或《队长级【Commander】》的恶魔们完全不一样。

    「《将军级【General】》──科尔努诺斯【长角兽魔】。」

    听到我小声呢喃,兽魔咧嘴一笑。

    「两位大名鼎鼎的勇士特地前来,事情就简单得多了。」

    霎时,周围涌出大量气息。

    我和梅尼尔其实都早有隐约察觉──是埋伏。

    宛如将雄鹿与公牛,或是将蛇与蜥蜴混杂出来的异形恶魔们,从四周巨大的树根后面陆续现身。

    「请你们死在这里吧。」

    随著兽魔的声音,恶魔们准备朝我们袭来──

    「梅尼尔,这距离可以吗?」

    「足够啦……剩下就拜托你了。」

    梅尼尔缓缓伸手触碰《柊木之王》染黑的根部。

    「王啊。《柊木之王》啊。从夏至到冬至,统御森林的双子王之一啊。」

    他白皙的手背浮现出橡树叶的纹路。

    将双手放在树根上,闭起双眼的梅尼尔,看起来就像在祷告的神官。

    科尔努诺斯虽然察觉出什么而赶紧向恶魔们发出指示,但已经太迟了。

    「就让我将您的兄弟王《橡树之王》托付予我的──」

    一股神秘的力量从梅尼尔的手掌流入树根。

    发黑而失去力量的根部以及老树的树干开始渐渐发出如心跳般的脉动声。

    「──王身为王的力量献给您吧。」

    地面忽然震动。老树的根部缓缓动起来,绑住可恶的恶魔们,将他们拖进毒沼之中。

    恶魔们的惨叫与水声回荡四周,不久后又陷入一片寂静。

    「真有一套。没想到你们已经先找过了《橡树之王》……」

    科尔努诺斯从祭坛上看著下方这片情景。

    他短短一瞬间浮现的愤怒与动摇已经被压抑下去。振作得真快。

    「然而,只要你们无法打倒我,结果都是一样。」

    科尔努诺斯呢喃一句《话语》,将一把长柄战斧拉到手中,摆出架式。

    「我们会打倒你。为了这片森林……」

    深吸一口气,在说话的同时架起短枪后……

    「──向流转女神葛雷斯菲尔的灯火立誓!」

    我往前奋勇冲出。

    ◇◆◇◆◇◆

    「哦哦哦哦哦!」

    长柄战斧击碎祭坛一角,大量石片朝我飞来。

    我赶紧用盾牌弹开,保护我自己以及背后的梅尼尔。现在他正在把《橡树之王》托付给我们的森林王权移转给《柊木之王》。

    虽然不至于到完全没有防备的程度,但还是难免有许多破绽。

    「灯火啊,驱赶黑暗!」

    我献上祷告,在梅尼尔周围构筑出发亮的结界。

    科尔努诺斯是个强敌。万一他在战斗途中冷不防把攻击矛头转向梅尼尔,我有可能会来不及搭救。

    就在我为此施法而让出一招的空档时,科尔努诺斯选择了咏唱《话语》。

    「《从烟至火【De fumo ad fla】》──」

    不过,那是个错误的选择。

    「《沉默吧【tacere】》,《嘴巴【os】》!」

    我抓准时机放出的话语,让科尔努诺斯的嘴巴紧紧闭上。

    下个瞬间,伴随一阵轰响,在他周围有如爆炸般喷出强烈的毒烟与大火。

    ──《话语》失误走火。是我刻意让对手引起的。

    「想要杀掉强大的魔法师最好的机会,就是在那个魔法师咏唱大魔法的时候。」

    这是古斯的教诲。当没有确信可以咏唱到底的时候,绝对不要咏唱什么冗长的《话语》。

    ……然而,这似乎也在对手的预料范围之内。

    毒烟向左右蔓延。我朝右边冲刺,往烟雾内刺出短枪。

    尖锐的金属声响传来。对手挥出的长柄战斧与我的短枪互抵,发出轧轧响声。

    「唔……紧接在集中精神祷告之后,竟能立刻看穿《话语》的性质并介入干涉。」

    一阵风吹过,让毒烟渐渐散去。

    我不禁皱起眉头。因为科尔努诺斯身上看不到任何明显的异常。

    「了得。了得。」

    ──他恐怕是对毒与火焰,或者说是对魔法现象拥有完全的抗性。就是因为知道即使自爆也没问题,才会毫不犹豫咏唱大魔法的。

    如果能咏唱到底就好,但若是失败也能当成烟幕。不会有损失的二选一。然后他利用这片烟雾,朝我接近而来。

    正因为拥有极为强大的抗性,而且知道我是使用祝祷术与魔法战斗的类型,让他能够如此从容不迫并预测出行动。

    ……这敌人可以说是相当棘手。

    但棘手时也有棘手时的对付方式。

    「喝!」

    我对手臂注入力气。

    「唔!」

    面对我打算连同长柄战斧一起推开的动作,科尔努诺斯立刻做出抵抗。

    既然敌人对魔法具有抗性,靠肉搏战解决掉就行了。

    即便是布拉德他们以前交手过的那个恶魔们的《上王》,靠刀剑一击还是有效的。

    我不认为世上会有恶魔拥有比《上王》更强的抗性。既然带有实体,管他是用砍的用刺的还是用捶的,总会有什么物理性攻击会有效。

    「──!」

    相抵的武器用力弹开。我们彼此退下一步后,在粗壮得有如道路的树根上疾驰交锋。相对位置不断交替、变化,有时也会立体性交错──接著伴随一声特别响亮的金属声音,我们又再度正面互推。

    为了压制对手的武器,短枪与长柄战斧交叉互抵、扭转,轧轧作响。

    科尔努诺斯粗壮的手臂上浮现出血管,肌肉隆起。

    我也踏稳下盘,紧咬起牙根,注入力气──

    「……!」

    短枪渐渐压下长柄战斧。

    「呜……你是、人类吗!」

    科尔努诺斯神情大变。

    话说,什么叫『你是人类吗』?也太过分了吧。

    这只是锻炼出来的成果啦。

    我缓缓吐气后,进一步推出力气。

    「呼……」

    「呜、喔喔!」

    相对于科尔努诺斯靠著忽然转变施力方向,或是靠前后左右移动步伐等等伎俩想要瞒过劣势,我则是始终只靠著蛮力推向对手。

    ……对方大概是没什么正面互推时处于劣势的经验吧。

    光用那些明显表现出动摇且不熟练的小伎俩,是无法对付我的。

    我靠著彻底锻炼出来的力气不断往前推,再往前推。

    ──真正要使用招式,应该是在这时候。

    「喝!」

    我一口气翻转短枪。

    往上弹开的枪头不偏不倚地命中了兽魔巨大的犄角。

    「!」

    我故意没有使出强到会击碎的力道,而是把他那有如驼鹿的长角前端往上顶起。

    ……好啦。

    假设一个人类外型的生物头上长有巨大的犄角,而那个犄角前端被用力顶开时──脖子会如何?

    「嘎……」

    答案是:会大幅扭曲。

    这完全是物理作用,无从抵抗。

    我紧接著又用枪头缠住对手的犄角,用力一扯,科尔努诺斯便彻底失去平衡了。因为犄角被拖来甩去的结果,让他脖子不断被扭转,难以保持平衡感。

    就像单脚站立时看向正上方会忽然提升难度一样,脖子的角度与平衡感之间的关系密不可分。

    当脖子被别人强硬扭转时能否继续保持平衡,根本不需要实验就能知道了。

    ……我紧接在扯倒对方的动作之后,顺势用力挥下短枪。

    所谓的枪并非只是拿来突刺的道具。

    只要把长两公尺以上、硬度强到足以承受大力撞击的棒状物使劲往下一挥──加上离心力,就是一把凶恶至极的钝器了。

    短枪当场捶中对手。

    犄角与头盖骨碎裂的声音与手感传来。

    「…………咕、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即便如此,兽魔依然继续凶猛抵抗,真不愧是《将军级【General】》的恶魔。然而──那抵抗最终也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

    ◇◆◇◆◇◆

    就在我确认兽魔化为灰烬,并回收对方留下的长柄战斧时,梅尼尔也完成了他的任务。

    「…………好。」

    我因为一路匆忙而迟迟没有注意到,梅尼尔的脸色充满疲劳。一头银发脏得失去光泽,而且不知是否是我多心,总觉得他脸颊也看起来变得有点消瘦。

    毕竟这次的事件中,梅尼尔是担任最辛苦的角色。会这样也是当然的吧。

    ……夏至那天,不合季节的雪花莲大量绽放,成为了一切的开端。

    几天之后,接著又是果实烂熟腐败,树木胡乱生长或枯萎──最后发展为甚至连野兽和妖精们也发狂暴乱的异常事态。

    从早期就发觉异常的梅尼尔当时一脸苦涩地说:「森林被搞乱了。」

    ──刚好路经《白帆之都【White Sails】》的我们受到埃赛尔殿下请托,便接下了解决问题的任务。

    然后我们前往的场所,是《橡树之王》的王殿。

    根据梅尼尔的解说,这一带的森林从冬至到夏至的期间是由《橡树之王》统治,而从夏至到冬至的期间则是由《柊木之王》统治。

    在太阳开始恢复光辉,一阳来复的冬至那天,《柊木之王》会将王权让给《橡树之王》。

    随著季节变迁,到了太阳结束最高峰的夏至那天,《橡树之王》又会将王权再让给《柊木之王》。

    这片森林的自然就是靠著被称为『双子兄弟王』的这两棵老树之主间的关系在循环的。

    我们基于这样的原因,前往了《橡树之王》的地方。

    毕竟异常现象是从夏至那天开始,表示《橡树之王》可能因为某种理由没有交出王权,或是处于无法交付的状态。

    这是我们做出的推测。

    ……然而,实际上并非如此。

    《橡树之王》的化身出现后告诉我们,其实是森林深处另一座王殿的《柊木之王》陷入了无法接收王权的状态。

    正因为如此,即使过了应当交付的日子,王权却依然留在《橡树之王》手中,才使得森林发生了大量的异常现象。

    强大的王权若是没有在正确的时候交付给正确的对象,便只会散播危害。再过不了多久,森林的问题就会演变到致命的程度,造成即便花上漫长的岁月也无法完全恢复的伤害。

    当我询问是否有什么方法可以放出王权后,《橡树之王》回答了我:

    就像对他而言的《柊木之王》,就像对《柊木之王》而言的他,如果没有其他对象可以展现出足以匹配王权的力量,他就不会让出森林的王权。

    他的声音听起来已经放弃了一切,准备接受灭亡。

    「……既然如此,就先托付给我吧。」

    梅尼尔用坚定的语气如此说道。

    「伟大的《橡树之王》啊,把你的王权暂时交给我。」

    那太勉强了。《橡树之王》说道。

    如果是精灵神蕾亚希尔维亚创造出来的古代精灵还有考虑的余地,但混有人血的你要背负沉重的森林王权,顶多只能承受一个月而已。

    「只要能撑一个月就没问题啦。剩下的问题就交给我和这家伙来解决。」

    《橡树之王》沉默一段时间后,问道:

    「但万一《柊木之王》已经丧失不在,一个月后你的灵魂就会破灭了。」

    「我想也是。」

    「……为何你要做到那种地步?」

    「因为我发过誓,要偿还过去的罪恶,并迈步向前活下去。」

    梅尼尔毫不感到羞涩地当著森林之王的面前如此说道。

    「我透过拯救了恩人灵魂的朋友,向伟大的神明这样发誓过。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理由啦。」

    《橡树之王》再度陷入沉默。

    过了好一段时间后──他认可梅尼尔接受挑战,宣告将予以试炼。

    「接下来将进行的试炼,乃森林的秘密仪式。一旁这位强大战士、魔术师、灯火之神的代行者,你并没有参加的资格。」

    「这点我明白。」

    我和梅尼尔交换视线,互相点头。

    接著再度看向《橡树之王》后,开口说道:

    「无论需要多少天,我都会在这里耐心等待的。」

    「我才不会让你等上那么久啦。」

    梅尼尔笑著叫我别担心后,便跟著《橡树之王》的化身进入了王殿的深处。

    之后在王殿深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梅尼尔遭遇了什么样的苦难,又是如何克服的,我并不清楚。

    只知道隔天早上,他便回到了静静等待的我面前。

    虽然脸色憔悴,但还是对我露出自豪的笑容。

    接著,我们就立刻启程前往《柊木之王》的王殿。

    保管了森林王权的梅尼尔所到之处,一切树木草丛皆不予阻碍,让我们后来的旅途行进得极为迅速。

    最终我们在《柊木之王》的王殿发现了成群的恶魔并将之击败──时间接续到现在。

    「…………」

    我总觉得最近这段时间,恶魔们引发的事件好像又增加了。

    有些是我们亲自出面处理,有些则是其他冒险者解决之后听来的报告。各式各样的问题都有……但现在居然连强大到足以突破森林之王的王殿并施予诅咒的恶魔都出现了,状况有点严重。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某种令人焦急、好像看漏了什么问题般难以言喻的不安渐渐涌上心头。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

    「──汝等人子啊。」

    耳朵忽然听到了声音。

    ◇◆◇◆◇◆

    仔细一看,在祭坛出现了新的人影。

    不,那可以称之为『人』吗?

    至少可以确定的是,人不会有那样像树皮一样的肌肤,头发和胡须的部分更不会长出植物的叶子或藤蔓。

    不过我和梅尼尔对于那外观都有印象。

    因为《橡树之王》的化身也是类似那样的长相。

    「吾乃《柊木之王》。」

    《柊木之王》的化身用柔和的语气如此告诉我们。

    「对于汝等讨伐击退入侵者的武勇,以及为了转交迟滞的王权而来到王殿的勇气,且让吾由衷给予赞赏与感谢。不过……」

    他接著又说道:

    「现在必须先矫正错乱的森林……稍待一会。」

    语毕,王的化身便张开他的双手。

    从他口中如水流般滔滔涌出我无法理解的神秘咏唱。恐怕就是属于森林秘密仪式的类型──是人类未知的《话语》。

    咏唱开始后不久,大地便缓缓震荡起来。

    以王座,也就是老树《柊木之王》为中心的震动持续一段时间──等到缓缓停下的瞬间,变化出现了。

    化为一片毒沼的周围陆续喷出清净的水流。

    虽然梅尼尔暂时保管王权的时候也办得到类似的事情,但规模完全不同。水流带著有如海啸般的气势,转眼间就把毒稀释、冲走了。

    周围因诅咒的邪毒而枯萎甚至倒下的树木开始长出新芽,接著又快速成长为幼苗、幼树、成树,绽放出一朵朵夏季的花朵。

    清爽的香气将腐臭驱散后,接著以树木们为中心长出花草与菇类,使受毒侵蚀的大地恢复了森林的精气。

    枝叶繁生,清风吹拂,阳光透过缝隙一闪一闪地洒落下来。

    「哇、啊……」

    有如在看一段倒转播放的胶卷影片般──万物重生的景象震撼我的心灵。

    就连梅尼尔也目不转睛地看得入迷了。

    「森林之王、吗……居然能够把那样夸张的力量像手脚一样运用得这么自在啊。」

    梅尼尔保管王权的那段期间,每天晚上都在痛苦呻吟。

    他几乎没有使用,只是让力量暂时寄宿在自己体内而已,就痛苦到连祝祷术也无法治愈的程度。

    这就是身为『森林之王』的存在与人的不同啊。梅尼尔说著轻轻耸肩。

    然而……

    「人与精灵之子啊,相信汝总有一天也会变得如此。」

    结束了全部咏唱的《柊木之王》忽然如此说道。

    「…………啥?」

    「即便只是一时,但汝曾让森林的王权寄宿于自己体内。流于汝体内交杂人与精灵的血与力量如今已倾向精灵,同时也渐渐接近《森林之王》的候补了。」

    ……欸?我忍不住惊讶得全身僵硬。

    「但毋须担心。那并非一朝一夕就会改变的东西。」

    呃不,就算您说不用担心什么的……

    连梅尼尔都僵硬不动啦。

    「呃呃~请问这样会如何?」

    「只要不懈于锻炼,到汝远超过百岁,历经漫长的年月后……汝将会成为新的《森林之王》。」

    听到这边,梅尼尔才总算恢复活动了。

    他「啊~啊~」地翻找记忆般把手放在额头上。

    「这么说来……我好像有听故乡那群精灵老头们讲过,受认可为《森林之王》的精灵会与王定下契约,当寿命将尽时会进入森林中往生。其身体将会化为一头野兽,或是一块巨岩,或是一棵树木──」

    而其灵魂将会成为统治森林的王。

    「没错。汝已与吾之兄弟《橡树之王》订下了契约。」

    「……我并没有那种意思啊。」

    「即便没有那样的意志,接下森林王权就是那样一回事。年轻的幼苗。」

    「我可以拒绝吗?」

    「也不是不可以。若是汝希望,亦可选择以人子之身死去。」

    「……这样啊。」

    「此事不需急于现在决定,汝好好考虑吧。」

    听到对方这么说,梅尼尔点头回应。

    他翡翠色的双眼直盯著森林之王,表情非常认真。

    「另外,人子啊,灯火的使徒啊……吾有件事必须告诉汝。」

    《柊木之王》的视线接著又望向我。

    「汝可知道西边那几座拥有大量红褐色石头的山群?」

    「您是指……铁锈山脉吗?」

    据说那山脉的颜色是因为富含赤铁矿矿床的缘故。

    「没错。」

    王的化身对我点点头。

    「在对于汝等人子而言不久后的未来……」

    接著从他口中如泉水流出般──

    「在铁锈的山脉,将会燃起灾厄的黑火。烈焰扩散,恐会烧尽这块土地的一切。」

    冒出了这样一段不祥的话语。

    「那是、说……」

    「方才那兽魔亦是来自铁锈的山群。那块土地如今已化为恶魔们的巢穴。将山中居民的黄金当成睡床,巨大的邪炎与瘴气之王贪眠之地。

    无论汝等是要抵抗,要接受,要做好觉悟──那日子在不久后便会到来。」

    从《柊木之王》口中道出的话语,带著如预言般的沉重感在森林王殿中回荡。

    「……你不会做些什么吗?」

    「若将迎接毁灭,那也是命运。」

    对于梅尼尔的质问,《柊木之王》回应得很冷淡。

    之前《橡树之王》也是这样,他们的性情基本上是比较被动的。

    「对吾等而言,毁灭之火会续接至重生。即便人群再度离开这块大陆,即便恶魔繁生,邪炎之王如何嘶吼──森林依旧会存活下去。」

    在我们周围,新生的树木们以枯树为苗床,随风摇荡著。

    简而言之,就是这个意思。

    「因此,人子啊,年轻的幼芽啊,这是吾对汝等的忠告,是回报汝等的情义。」

    也就是回报我们矫正了王权的异常,为森林无偿战斗的这份人情。

    然后……

    「──就让吾向汝等约定,今年秋季将会迎接丰收吧。」

    如此宣告后,《柊木之王》的化身便消失了。

    ◇◆◇◆◇◆

    「说是《森林之王》咧。」

    回程路上,我们边走边聊著。

    以前走在森林中的时候,梅尼尔总是会用妖精师的术法让树木为我们开路──不过现在该怎么说呢,我们走在更夸张的路径上。

    树木底下,或是巨岩间的缝隙。梅尼尔好几次带著我走进金色光辉的妖精们熙熙攘攘、景象缺乏现实感的小路中。

    「走这边。」

    「没、没问题吗?」

    「没问题啦──我知道。或者说,我变得能够知道了。」

    介于非人类的存在居住的幽世与我们居住的现世之间的境界。森林的神秘区域,妖精的小路。这些一般人要是不小心闯进去应该不会简单了事的路径,梅尼尔却像是当成捷径般一次又一次带我穿过。

    吹过的风彷佛闪闪发亮般清凉的空气。

    夜晚与白天瞬息交替,如动物般蠢动的枝叶比新绿的季节时还要色彩鲜艳而深邃浓密。

    另外,我们进入的黑暗比现世的任何夜晚都要深浓。在那样一片漆黑之中,妖精们一闪一闪地发出光芒,带著笑声来去飞舞。

    这景象要说梦幻的确是很梦幻,但是──

    「万一我不小心跟梅尼尔走散,应该会很惨吧?」

    到处可以听到妖精们美丽却又恐怖的笑声。

    那并非全都是欢迎的笑声,当中也含有对身为异物的人类威吓、轻蔑或嘲笑等等残酷童话类型的笑声。

    「…………」

    ──异常强烈的玛那力量在周围流动著。

    又如在施展强大《话语》时皮肤刺痛的感觉不断传来。

    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别担心,我不会看丢你。就算走散了我也能把你找出来拉回去。」

    「回得去啊……」

    「没错。虽然不是我自愿变成这样就是了。」

    看来一度接收过王权的影响现在依然留在梅尼尔体内的样子。

    他原本就是个非常优秀的妖精师,现在又提升了好几个等级──或者应该说是被拉升的吧。

    「我原本是打算靠自己锻炼的啦……」

    梅尼尔心情复杂地小声嘀咕,不过……

    「算了,也罢。管他是别人给的还是怎样,力量就是力量。只要加以熟练,化为自己的血肉,到头来都是一样。」

    在这方面他还是一如往常地看开得很快。

    不论是别人给的或是自己练出来的,力量就是力量。重点在于想要使用的时候能不能随心所欲地使用。他大概是这样的想法吧。

    「这部分只要我今后慢慢尝试就好──比较重要的问题应该是要成为《森林之王》那件事。威尔,你怎么看?」

    「我觉得是很厉害啦,不过内容的规模有点太大了,我其实也不是很明白。」

    「就是说啊。」

    走在我旁边的梅尼尔,侧脸看起来跟平常没有太大的差异。

    他还是一如往常地偶尔会观察四周有无异常,按一定的步调走著。

    「照《柊木之王》所说是远超过百年之后……既然要等我生命走到尽头,应该还要两、三百年甚至更久……是那种规模的事情啊。」

    实在让人难以想像。

    「到时候我都已经死啦。」

    「是啊。」

    梅尼尔点点头后──

    「然后我一边当你的守墓人之类的,一边看你子子孙孙们的将来……哎呀,等这些事情也都告一段落之后吧。」

    「……原来你有那样的打算啊?」

    「我是有那样的打算。毕竟你对我有很多怎么还也还不清的恩情啊。」

    听到他这么乾脆地说出这种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好。

    因为我知道梅尼尔讲得很认真,所以并没有跟他玩闹,而是默默点了点头。

    「不过仔细想想,等那些事情都结束后,让自己和山林化为一体,感觉好像也不坏嘛。」

    我静静听著他呢喃。

    「身为半精灵,总会有一天必须做出决定性的选择。

    看是要留在森林中,与水土一起活过漫长的岁月,亲近灵精们的,精灵的生活方式。

    或是活得像熊熊烈火般亮眼,又如一阵风般转眼消失的,人类的生活方式。」

    所谓的「选择」,就是在两种血族之间生下来的存在必须面对的宿命。梅尼尔如此说道。

    「消失在森林中,化为像那样的一颗老树,静静观望你成就的事迹将来的发展。然后慢慢枯萎、倒下,归返轮回──感觉也不赖。」

    他笑了。

    「我记得你之前在一场传教会上讲过『生在于死之中』……就是你还不熟练、讲得很僵硬的那场。」

    「啊,过分!就算表现得那样我也是很努力的说……不过,嗯,我的确讲过。」

    「毕竟我寿命很长,而且一直都觉得反正死了就是死了,所以对你那些话本来没什么感觉的。但现在我总算多多少少能理解那个意思了。」

    只要活著,最终无论如何都会总归到死亡。

    因此当一个人开始思考自己「想要怎么死」的时候,必然也会总归到「想要怎么活」。

    「……我想要看看你创下的成就到将来会如何发展。」

    为了这样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也可以。

    梅尼尔说著,对我露出有点笨拙的笑容。

    那笑脸让我不禁心头一紧。

    「……我或许不会做出那么大不了的事情喔。」

    「说笑。」

    梅尼尔苦笑一下,耸耸肩膀。

    「自从我们认识以后,你都已经干下多少事迹啦?徒手杀掉飞龙【Wyvern】,杀死奇美拉,后来又陆续创下好几段冒险故事,惹得吟游诗人们都为你疯狂。这次又单挑击败将军级的恶魔……光是到这边就十足堪称传说啦。

    ……然后你接下来肯定还是会顶著那张呆呆的表情,继续创造传说对吧?」

    他粗鲁地拍打我的背。

    「而我则是跟在你身边一起战斗──如果能活到最后,就为一切故事画下句点,消失到森林之中。当然,我到时候也会讲些什么有模有样的台词,耍帅一下。」

    「……那样真的会变成传说呢。」

    「咱们两人都是。感觉不赖吧?」

    「嗯。」

    我不禁认为,那或许是很有趣的未来计画。

    当然在战斗之中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这样的状况下也难以预料谁会先离开人世。

    不过假如两人都活了下来,绝对是我比梅尼尔早过世。

    那是没办法的事情──但我总觉得有点寂寞,也对他很抱歉。

    然而,如果他能够像这样笑著想像未来的事情,那肯定也是「很不赖」吧。

    「我说,威尔……你希望自己怎么样死啊?」

    「其实我并没有决定得像你那样明确。」

    梅尼尔顿时一脸意外地睁大眼睛。

    「……我还以为你应该有想过很多的说。」

    「其实啊……」

    我一副很沉重似地叹了一口气。

    「我是有想过很多,但现实中的变化速度太快了啦!」

    然后好像一肚子怨愤无处宣泄般大叫出来。

    「离开故乡之后啊!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骑士!不知不觉间甚至就被拱为领主!碧写的诗歌听说还传到了北方的大陆……再这样下去,我都完全无法预想自己十年后会变成怎样啦!」

    听到我这么说,梅尼尔哈哈大笑起来。

    「人类的生命总是短暂又激烈,而你尤其是如此。这就是英雄的命运。」

    「即使要当英雄还是什么的都没关系,就不能让我好好计画自己的人生吗?」

    「计画自己人生的英雄,听起来有够不搭的,莫名让人想笑啊。」

    「过分!」

    我们像这样一边斗嘴,一边说笑时──梅尼尔忽然停下了脚步。

    他好像在确认什么似的,盯著树木之间什么东西都没有的一片黑暗之后……

    「这边吧。」

    这位银发半精灵轻轻把手伸向树与树之间。

    结果那些树木彷佛是要让路似地退开──从宛如水面般、热气般摇曳的空间中吹来一阵风。

    在梅尼尔带路下,我跟著往摇荡的空间踏出一步。

    霎时,我感到某种像是穿过水中的神奇感觉──接著眼前豁然开朗。

    「咦……」

    左右两旁没有树木,也一点都不昏暗。

    抬头一看,升到天空顶端的夏天太阳洒下一闪一闪耀眼的阳光。

    是远方可以看到积云漂浮的晴朗夏季天空。

    把视线往下移,就能看到柔和弯曲的小路不断延伸向地平线,两旁都是一块块绵延的田地,描绘出美丽自然色彩的拼块艺术。

    一阵风吹过田野,让丰硕的麦穗随之摆荡。

    「呃,这里、是──」

    难道说……

    「就是出了《兽之森林【Beast Woods】》后的《小麦街道【Wheat Road】》啊。」

    「才一天耶!」

    我大叫著环顾四周,这片景色的确有印象,就是《小麦街道【Wheat Road】》。

    可是那座《王殿》应该在森林最深处才对啊。

    光是直线距离就不知道有几十公里、几百公里的艰险路程,竟然短短一天就走过了?

    「所谓《妖精的小路》就是这样的路啦。虽然说只能到我自己知道的场所,并非哪里都能去就是了。」

    「如果哪里都能去,根本就是兵器啦……森林的神秘,真是恐怖。」

    在森林中绝对不要和精灵族起冲突。

    我回想起布拉德教过我的这句话。

    接著往前踏出一步──不经意又想起了另一件事。

    「我当初和你认识,然后跟碧还有托尼奥先生一起穿出森林的地方,好像就是这里吧?」

    「是啊。」

    微风吹过。

    从麦田中传来小麦沙沙作响的声音。

    「从我们认识之后,巳经过了两年啦……」

    离开死者之街,结交到伙伴。

    打倒飞龙【Wyvern】,成为圣骑士【Paladin】,击败恶魔们和奇美拉,后来也拚命努力──真是一段说长也不长、繁忙忘我的时光。

    今年我已经虚岁十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