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铁锈之山的君王 上 第一章
    从藤架垂下的淡紫色藤花随著微风摇曳。

    这里是相当于《南边境大陆【South mark】》玄关口的都市──《白帆之都【White Sails】》。

    位于都市中心的领主馆,外墙即便是白色也显得鲜艳,窗外花棚上绽放著色彩亮眼的夏季花朵。

    「──这次的事情真的是辛苦你们了。」

    在日照还算柔和的大清早,于领主馆中庭的凉亭中,《白帆之都【White Sails】》的领主索斯玛克公爵埃赛尔巴德殿下语气严肃地如此说道后──

    「不,应该说这次的事情『也』才对吧?」

    他忽然放松表情,笑著开了个玩笑。

    插图005

    就在不太擅于巧妙对答的我犹豫著该说些什么的时候……

    「就是说啊,你有事没事就叫人做牛做马的。」

    梅尼尔用轻浮的口气如此回应。

    「毕竟这位圣骑士【Paladin】大人好歹是我的臣下啊。」

    「那么关于你把根本不是你臣下的我也拖进来一起使唤的事情,又要怎么说?」

    「只要指派威廉卿行动,就会附加你这位英雄,实在划算。」

    「我可不是的赠品。」

    「不过你是圣骑士【Paladin】大人的挚友。」

    两人间的应答你来我往。

    「就像朋友会为了朋友挺身战斗,骑士也要为了人民与君主战斗──不是吗?」

    「奉献、忠诚,表面上讲得倒是漂亮,但实际上又是如何?强加过度的负担会让人累积不满。要是担心对方会不会在内心深处其实怨恨自己,到了关键时刻就会难以开口拜托。这是人之常情吧?」

    万一遇上棘手的敌人又没有这位英雄大人帮忙,还真不知道你们要怎么办勒。梅尼尔用夸大的动作比著我如此说道。

    毕竟他和埃赛尔殿下之间并没有直接的主从关系,而且他个性又大胆,不会顾忌小节。因此即便是面对王族,讲话也毫不客气。

    虽然我不太记得他们究竟是在什么机缘下开始对话的……不过就在不知不觉间,他们的对话越来越多。这两年来,埃赛尔殿下和梅尼尔之间变得很常交谈了。

    「呵呵,确实确实,要是让圣骑士【Paladin】大人逃掉的确很可怕。那么我就提供十足的报酬,想办法留住人心吧。」

    「对对对,就是那样的态度非常重要。如此一来这家伙也会比较心甘情愿对你效忠啦。」

    埃赛尔殿下一脸愉快地笑著。看来他相当享受与梅尼尔之间的互动。

    ……另外让人感到恐怖的是,就在刚才那段谈笑之间,这两人似乎同时在水面下进行著关于报酬的索取与砍价。

    不知不觉间,怎么好像变成要赐给我们奖赏了。

    「等会我再把赏金与你们期望的东西送过去吧。话说回来,威廉卿。」

    「啊、是,请问有什么事?」

    「我有件事情诚挚地想要和你商量一下……这位梅尼尔多先生,你可以送给我吗?」

    「欸?」

    埃赛尔殿下露出一脸好像很认真的表情,一本正经地说著。

    「不但是实力优秀的妖精师又是本领高强的猎人。而且还是不会衰老的半精灵,讲话又不会顾忌小节……这样的人才,我实在非常想要!」

    「殿下,梅尼尔并不是物品啊。就算您跟我讲您想要,说到底他又不是我的持有物。」

    面对看起来真的很愉快的埃赛尔殿下,我只能带著苦笑回应了。

    「如果是梅尼尔自己希望侍奉殿下,就另当别论──」

    「我才不会侍奉任何人。谁要像猫狗一样被送来送去啦?」

    对于即使被降为臣籍也好歹是一国王族提出的邀请,梅尼尔的回答相当冷淡。他闭起翡翠色的双眼,彷佛在主张无从商量似地甩甩手。

    「……唉,可惜。优秀的人才是要多少都嫌不够啊。」

    看到梅尼尔那样的反应,埃赛尔殿下叹了一口气。

    他身为北方《草原大陆【Grass land】》的强国──《法泰尔王国》的王弟,也是负责开拓这块《南边境大陆【South mark】》的索斯马克公爵,想必劳苦繁多,经常感到人力物资不足吧。

    「要是能再多一艘船,要是能再多一位足以信任的能干部下……像这样的念头,你也会有吧?」

    「是的。最近……我变得非常能够感同身受。」

    自从我被大家拱为《兽之森林【Beast Woods】》一带的领主后,著手推行了各式各样的开拓计画。

    在那过程中,我对于这方面的辛劳的确感受非常深刻。

    「这样啊。话说河港的状况现在如何?」

    「多亏各方人士的鼎力相助,勉强算是顺利。只不过也遇到了几项问题──」

    「唔,你就说说看吧,或许我多少可以给你些建议。」

    「还真小气啊,就只是给建议吗?」

    「当然我也可以提供物资上的支援,如果你们不介意用刚才提过的奖赏来交换啦。」

    「呿!」

    就在埃赛尔殿下与梅尼尔如此对话,然后互相笑了一下的时候……

    从中庭的入口方向传来踩踏砂石的声音。

    「吁、吁……」

    擦著汗水走过来的,是负责管理这座《白帆之都【White Sails】》中大神殿的巴特‧巴格利神殿长。

    肥硕的身上穿著织有金丝银线的宽松神官服。动作总是急急忙忙,加上平日肩负重任造成的压力与易怒的个性,让表情看起来感觉很凶。

    虽然还是老样子,讲得委婉一点就是个给人印象不算太好的人物──但我依然非常尊敬他。

    神殿长来到凉亭前,对埃赛尔殿下一鞠躬后,把视线看向我和梅尼尔。

    行不转睛,像在观察似地盯著我们。

    「……哼,看来你是顺利获胜了。被人们又是英雄又是无双勇者地大肆吹捧,我还想说你差不多要得意忘形地吃场大败仗啦。」

    我对这样数落我的神殿长敬了一个礼。

    正因为他是个会对我说这种话的人物,我一直以来都真的非常尊敬他。

    看到我露出满面笑容,巴格利神殿长用鼻子「哼」了一声,把脸别开。

    「呵呵,巴格利,你来得好──那么,就来听听关于这次事件的报告吧。」

    埃赛尔殿下对于我们那样的互动不禁笑一下后,又收敛表情,一脸认真地如此说道。

    ◇◆◇◆◇◆

    「在铁锈的山脉,将会燃起灾厄的黑火。烈焰扩散,恐会烧尽这块土地的一切。」

    我将事件的大致经过以及元凶已被讨伐的事情报告完后,就在提起这段预言的同时,凉亭陷入一片沉默。

    关于这段预言,我不能够不报告给殿下知道。

    「……《柊木之王》很清楚地这样告诉了我们。」

    「《森林之王》、吗。」

    埃赛尔殿下小声呢喃,并揉起自己的太阳穴。

    「才想说魔兽与恶魔的问题总算告一段落,接著又是真相不明的『灾厄之火』、『邪炎与瘴气之王』吗?过去你提过被封印在死者之街的那个恶魔们的《上王》也同样教人在意。问题一件又一件,骚动迟迟不结束。受不了,真是一块不会教人无聊的大陆啊。」

    从殿下的举止中可以窥见他相当疲劳。

    ……自从我当上圣骑士【Paladin】后已经看过好几次,这个人面对又是大大小小的魔兽灾害,又是恶魔们的阴谋,以及其他种种问题,总是必须做出许许多多的对应。

    像是对实际受害的聚落进行援助,为了安排这些援助向本国进行交涉;指派骑士们巡逻以预防受害,为了讨伐事件元凶又要临时雇用冒险者。

    为了这些对应必须处理各种公文,还要亲自到现场进行指挥与慰问。当然平日对都市的统治管理也不能懈怠。

    我根本从没看过埃赛尔殿下悠悠闲闲享受休息时间的光景。

    彷佛是为了帮那样的殿下分忧解劳似地……

    「猎人啊,讲到底,那个《森林之王》究竟拥有何等程度的能力?那段所谓的预言真的足以相信吗?」

    神殿长代为如此询问。

    「叫人名字啦,这个老伯。」

    「你有资格讲别人?」

    「呿!」

    「呿!」

    这两人互瞪对方,啧了一下舌头。

    他们还是老样子,个性相当不合。

    「呃、那个、两位好好相处嘛……」

    「哼,要我和这没礼貌的小子好好相处?少跟我说笑。」

    「哈,一点都没错。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态度高高在上的家伙啦。」

    巴格利神殿长交抱双臂睥睨对手,梅尼尔则是皱起眉头用手托腮,各自表达厌恶的态度。

    白己的挚友与尊敬的对象如此水火不容,真的让人很伤脑筋。就在我忍不住慌张失措的时候……

    「不过做为交易对象就无从挑剔了吧?」

    埃赛尔殿下态度直爽地对那两人笑了一下。

    「……哎呀,确实。我知道他能力不错。」

    「要不然我也不会想跟这家伙同桌啦。」

    那两人都不太甘愿地如此回答。

    埃赛尔殿下接著又瞄了我一眼,对我眨眨眼睛。

    「唉,说得也是。既然是工作我就回答吧……你们看看这个。」

    梅尼尔从他身上的皮革包中拿出一张地图,摊开到桌上。

    这张制作得相当精巧的地图,是向我们交情不错的商人托尼奥先生买来,《大联邦时代【Union age】》这块地区的详细地图。

    但毕竟是两百年前的地图,现在已经变动了相当多,到处可以看到梅尼尔笔记修正的地方。

    大家都探头看过来后,梅尼尔伸出手指沿地图上移动。

    「归根究柢,所谓《森林之王》是指一块区域中的玛那循环路径──地脉【ley line】的集结点──」

    指尖划出一条条虚构的线,接著又指向应该是代表地脉【ley line】的那些线大量交叉的一个点。

    「也就是所谓《王殿》之处的主宰。至于其真面目,有的是寄宿在树木或大岩石中的灵精,有的是以《王殿》为巢穴的野兽经年累月获得智慧而化成,各有不同。然而……」

    梅尼尔把垂下来的银色发丝拨到耳后,稍微停顿一下。

    「无论哪个《森林之王》都是活过不下一、两百年的岁月,而且与地脉【ley line】直接相连的存在。

    他们蓄积有大量的记忆与知识,从地脉【ley line】所及的全部领域不断将玛那吸收到自己体内,可说是森林的心脏、森林的头脑。」

    这个世界是由《话语》所构成。

    能力优秀的魔法师甚至对于像草木摇曳或树叶间洒下的阳光等等,也可以从玛那的波荡中听出、读出《话语》。

    ……当然,从中能够读取出来的情报还是有限的。

    即便是我,或者我的养育之亲──《仿徨贤者【Wandering Sage】》古斯那样等级的魔法师,也没办法光听草木摇曳的声音就知道所有的内容。

    但古斯也说过,那是因为我们局限在人类的思考范围内去解读《话语》的关系。

    如果换成和大自然更为亲近的存在──

    「虽然不到神明那样可以某种程度预读未来,不过《森林之王》讲出口的发言可以想成是基于相当程度的根据所做出的预言,或者说预测。」

    「……唔。」

    听到梅尼尔语气严肃地如此说道,巴格利神殿长静静呻吟了一声。

    「……殿下,看来这件事情必须优先处理才行。」

    「是啊──《铁锈山脉【Rust Mountains】》,灭亡的矮人族之都,恶魔们的巢穴吗……」

    在凉亭的阴影下,大家都露出沉重的表情。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包含繁琐不及一提的事件在内,最近这阵子可说是骚动连连,现在居然又冒出据说会从恶魔的巢穴往外扩散的『灾厄之火』。

    无论是谁应该都会感到意志消沉吧。

    ──因此,我决定笑了。

    「那真是不错!」

    其他三人顿时都把视线望过来。

    我则是尽全力露出满面的笑容。

    「──换句话说,在那里可以尽情大闹的意思吧!」

    经过彻底锻炼的肌肉所发挥的暴力,面对大部分的事情都能够解决。

    布拉德这句话真是至理名言。

    「问题的发生位置已经确定出来,而且敌阵是不需要担心会波及别人的荒凉之地!换言之,这是非常适合让我处理的案件嘛……!」

    我握起拳头如此表示后,埃赛尔殿下也彷佛被感染似地笑了。

    「哈哈,说得也对。确实是那样……那么圣骑士【Paladin】大人,这件事可以交给你吗?」

    「当然没问题!」

    看到我们之间那样的互动,巴格利神殿长与梅尼尔都「唉」地同时叹一口气,然后互相注意到,又「哼」一声把视线别开。

    「如果殿下需要,我可以立刻凑齐人马进攻敌阵──」

    「不,应该不用那么急吧。」

    埃赛尔殿下露出苦笑,于是我也点头回应他这句话。

    虽然我是为了驱散沉重的气氛才故意讲那样干劲十足的发言,不过其实我的意见和殿下是一样的。

    毕竟在场都是脑筋动得很快的人物,相信每个人都注意到了吧。

    ──关于那个『灾厄之火』,《柊木之王》确实是说「不久后便会到来」,但对方也有向我们约定好「今年秋季将会迎接丰收」。

    换句话说,除非发生了什么连《森林之王》也无法预测到的意外状况,否则至少到秋天为止应该都很安全才对。

    「关于《铁锈山脉【Rust Mountains】》,我们目前掌握的情报也不算详细。所以包含收集情报在内,这件事就完全交给你处理可以吗?」

    「好的。我会问问看吟游诗人的朋友,还有住在河港区的矮人族居民们……至于《森林之王》的那段预言,就暂时先当成只有在场这些人知道的秘密。」

    大家都心领神会地对我点点头。

    从夏季到秋季这段时间,是人口比率最多的农民阶级非常忙碌的季节。

    夏天的小麦还没收成完毕,到了秋天又要种植冬麦,摘森林的树果养肥家畜,另外还有收成果实酿酒的工作等著。

    现在魔兽与恶魔造成的威胁总算减轻,大家的生活都开始渐渐安定,满心期待丰收。在那样的时期中,我们不希望散布危险的谣言造成人民不安。

    「请别担心,肯定会有办法解决的。」

    我全力露出微笑如此说道后──

    「只要听到你这么说,就会让人有那样的感觉啊。」

    「……哼,可别因为被当成英雄就得意忘形、松懈大意啦。」

    埃赛尔殿下对我一笑,巴格利神殿长则是用一如往常的态度为我表示担心。

    我和梅尼尔转头互看,不禁微微露出苦笑。

    ◇◆◇◆◇◆

    后来又讨论了一些细节之后,我们便离开了领主馆。

    殿下和神殿长似乎还有其他事情需要讨论,真的很辛苦。

    「那接下来咱们要怎么做?」

    「先去找碧,收集一下关于《铁锈山脉【Rust Mountains】》的情报好了。这个时间她应该在广场吧。」

    「嗯。」

    我们走在街上交谈的同时,梅尼尔点点头把外套的兜帽深深盖到眼睛。

    他之所以会这样顾忌别人的视线,是有原因的。

    「……呃。」

    梅尼尔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皱起眉头。

    在我们来到的广场上,可以听到三弦乐器雷贝克琴的声音。

    「凶恶魔兽,横行边境。

    车马旅人,不见往来。

    叹息之声,在北风中被掩盖。

    回荡森林,唯有猛兽的咆哮。」

    传来的歌声……是熟悉的武勋诗。

    操纵魔兽的恶魔与受苦的人民。

    不知来自何方、受灯火之神庇佑的一名年轻神官战士现身。

    年轻战士先是让因为穷困而差点误入歧途的美丽半精灵猎人洗心革面,并拯救了成为朋友的他所面临的苦境后,两人一同踏上前往都市的旅程。

    然而当他们来到街上,却遭遇到袭击城市的飞龙【Wyvern】。

    年轻战士徒手折断了飞龙【Wyvern】的脖子,一战成名。接著向领主诉说人民的穷困,觉悟的表现深受领主赞赏而受封为圣骑士【Paladin】。

    后来许多勇敢的冒险者们慕名聚集到圣骑士【Paladin】身边。

    一行人动身前往荒凉的山谷,也就是那些操纵魔兽的恶魔们所在的大本营。

    然而他们中了敌人卑鄙的陷阱,不得已下一度败退。

    虽然靠著封印的邪恶魔剑撑过了这场危机,但面对朋友身负重伤的事态,圣骑士【Paladin】差点被魔剑的黑暗面所吞噬。

    就在他即将成为一名狂战士的时候,多亏半精灵的朋友靠著拳头与对话让他清醒过来。

    热泪与拥抱。

    他们再度恢复了团结,前往挑战魔兽。

    「如此这般,英雄们征战山谷,却遭遇巨大的魔兽阻挡。

    狮子的头拥有锐利的爪牙,山羊的头施展邪恶的魔法;

    龙的头吐出红莲烈火,蠢动的尾巴是一条毒蛇。

    凶猛的叫吼声撕裂大气,踏出的步伐震荡地面。」

    率领魔兽的,是拥有三个头的大魔兽奇美拉。

    战士们架盾为墙,高举利剑,勇猛挑战成群的魔兽。

    当中还有剑技比谁都要快速犀利、拥有《贯穿者》称号的剑客。

    「《世界尽头的圣骑士【Paladin】》威廉,

    《迅敏之翼【Swift Wings】》梅尼尔多,

    两人并肩疾驰。」

    从这边开始,歌手越唱越激昂。

    「噢噢,消失在历史之中的伟大神明!寡言的灵魂引导者!

    掌管生命流转的灯火之神葛雷斯菲尔呀!

    如今又在边境的黑暗中引导英雄,再度向世人展现其光辉呀!」

    与奇美拉的战斗堪称是激烈至极。

    故事中的『威廉卿』先生靠著他过人的力气和奇美拉正面扭打,甚至徒手揍飞对手。

    啊,被揍的奇美拉飞出去,把岩石都撞碎了。

    超强的~连我都忍不住感到钦佩。这是何等英雄啊。

    「…………」

    然而在我身边的梅尼尔却露出一脸难以言喻的苦涩表情。

    在故事中关于那位半精灵的猎人,有非常多美丽的描述。

    每当他有什么活跃的表现,听众们──尤其是女性们就会发出兴奋的尖叫声。

    「啊哈哈……」

    毕竟褐色头发蓝眼睛的年经人到处都是,所以我在人群中并不算太显眼……但梅尼尔是半精灵,银色的秀发与翡翠色的眼睛都是相当明显的特徵。

    大概是因为有事没事就受人注目的缘故,让他多多少少感到不太愉快吧。

    不过……

    「…………」

    从人群另一头传来的,是歌手热情高唱的讨伐奇美拉武勋诗。

    面对那样充满自豪的开心歌声──

    梅尼尔忽然放松了表情。

    「……受不了。」

    他那一脸苦笑,彷佛是在说「真是没辙啊」似的。

    与此同时,听众们「哗!」地发出热烈的欢呼。

    ──威廉卿正用他的爱枪贯穿了奇美拉的狮子头。

    ◇◆◇◆◇◆

    武勋诗唱完,大家纷纷丢钱。

    等听众们散去之后,我对正在收拾东西的吟游诗人挥挥手,小声叫唤。

    「碧。」

    光是这样的声音,对方微尖的耳朵便动了一下。看来有听到的样子。

    「……!」

    她立刻把头转向我们,露出灿烂的笑容跑过来……

    「你们来了呀!」

    然后顺势扑到我身上。

    「刚好经过啦!」

    我接住她,在石板路上转了好几圈,她便嘻嘻哈哈地笑得非常开心。

    卷卷的红色头发,讨喜的可爱表情。体型像儿童般娇小的半身人吟游诗人。

    我们的朋友罗碧娜‧古德费洛今天依旧是这么开朗活泼。

    「你还是老样子,很受欢迎啊。」

    「就是说呀。托两位的福,这已经是我的招牌诗歌了!」

    碧拿起装有大量铜币银币的篮子,亮到我们面前。

    「看!今天也是大赚钱呢!耶!」

    「受不了,居然用别人的辛劳赚那么多钱。」

    梅尼尔开玩笑地如此说道后……

    「真拿你们没办法。反正刚好是中午时间,就让我稍微回馈一下两位吧!」

    碧笑著,扠腰抬头望向我们。

    「你们想吃点什么?」

    「吃肉。」

    「要是让你的粉丝听到那种选择,肯定会唉声叹气呢。」

    「啰嗦啦。」

    「就不能想想别的吗?稍微有点精灵的样子,优雅一点的。」

    「那就搭配蔬菜一起吃的肉吧。」

    「…………」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虽然在诗歌的描述中,精灵族是住在森林深处,和大自然和谐共存的优雅族群,因此不会给人什么肉食主义的印象。

    但实际上如果居住在森林中与大自然共存,就表示同时会身为猎食者吃野兽的肉。我记得以前古斯也教过,精灵族之所以会以箭术出名,就是因为他们是一群优秀的猎人。

    而现实中,梅尼尔的确也是相当的肉食派。

    「威尔想吃什么?」

    「我也想吃肉耶。毕竟难得到都市来嘛。」

    「果然战士就是很爱吃肉!」

    ──顺道讲点题外话。在农村地区其实没有什么机会吃到家畜的肉。

    顶多就是在秋天时把冬季期间会难以维持的家畜处分掉,或是当年迈的家畜过世的时候。

    毕竟牛马再怎么说都是很贵重的劳动力,而且宰杀并解体一头家畜是相当费工的事情。另外,把家畜带到都市区卖掉也可以成为现金的收入手段。

    基于以上种种因素,在农村地区的每日餐食主要都是面包或小麦粥配上豆子,偶尔会有猎人捕来的鸟兽肉类。

    不过如果是在都市区,就每天都会有从农村区送来的家畜被屠宰、解体,陈列在肉店贩卖。

    因为人口很多,所以固定都会有「今天想吃肉」的顾客需求,使得专门的业者或店铺得以成立经营。

    而既然有专门卖肉的店家,以此为材料来源推出肉类料理的餐厅也就会增加。

    因此其实在都市区是比较能稳定吃到肉类料理的。

    难得来到这里,没有不吃的理由啊。

    「真是有够欠缺风雅呢。」

    「既然这样讲,那你想吃什么?」

    梅尼尔对刻意摊开双手的碧如此问道。

    「我吗?嗯……」

    红发的吟游诗人稍微摆出思考的动作后……

    「吃肉!」

    说著,笑了起来。

    ◇◆◇◆◇◆

    中午前。

    我们三名肉食动物就像是被肉的气味吸引似的,进入一间客人还不多的大众食堂。

    「大叔~今天有什么好料的~?」

    「有盐水煮羊肉喔!」

    碧坐到一张四人坐的餐桌旁,对正在用大锅子炖煮料理的褐色皮肤店长叫了一声后,对方用相当豪迈的声音如此回应。

    「哇!那来三份,要大盘的!」

    「来啦!」

    装在盘子上端出来的料理,是煮得热腾腾冒著蒸气的带骨肉块。

    另外搭配有煮熟的蔬菜,以及类似我前世所谓的馒头、用小麦粉揉捏发酵后蒸出来的面包。

    这座《白帆之都【White Sails】》因为是面向内海的港都,所以可以见识到各种地区的饮食文化,非常有趣。

    「啊,这个是《乾风之地【Arid Climate】》的料理吧?」

    「没错,是我的故乡菜啊。」

    碧一眼就看出了料理的来源地。

    《乾风之地【Arid Climate】》──这地名我有听过。

    气候上偏凉。一如地名所示,是乾燥的风到处吹拂的宽广草原与荒野。我记得是游牧民族居住的地区。

    虽然会有往来东方诸国的商队经过,但各处也有妖鬼部落支配的高原等等,是相当危险的区域。

    而我听过印象最深刻的是──

    「请问那地区有半人半马的人马族【Centaurus】是真的吗?」

    听到我如此询问,店长笑著点点头……

    「是啊,真的有喔。都是一群恐怖的弓箭高手哩……来,尽情享用吧。」

    他说著,又回到厨房去了。

    一直盖著兜帽的梅尼尔仔细端详羊肉后……

    「是脖子以下到肋骨的部分啊。」

    判断出了肉的部位。

    感觉一定很美味,让人期待高涨。

    但我并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先吸一口气。

    「地母神玛蒂尔以及善良的神明们,在祢们的慈爱之下,我们将享用这顿餐食。愿眼前的食物能获得祝福,化为我们身心的食粮。」

    交握双手……

    「感谢众神的圣宠……我要开动了。」

    「感谢。」

    「开动啰~!」

    一如往常地献上祷告时,梅尼尔和碧也都很配合我。

    接著我们各自拿出自备的刀子擦拭乾净,缓缓切入煮熟的带骨羊肉块。

    「…………」

    像这样,大家各自拿刀解体自己面前的肉时,就会不自觉地陷入沉默。

    常听说人在吃螃蟹时会变得安静,看来羊肉也是一样的。

    我用刀把其中一根骨头连同周围的肉切开来,放入嘴巴。

    ──稍浓的咸味与肉的美味顿时在口中扩散。

    羊肉些许的腥味,以及咬劲。

    越嚼越有滋味,正是『我在吃肉!』的感觉。

    软绵绵的小麦蒸面包虽有风味但味道清淡,就像白饭一样配著吃可以让肉更顺口。

    「……好吃!」

    「真是一家好店。」

    「对吧!啊,用面包夹起来吃也很棒呦。」

    「原来如此,还有这招啊。」

    我把配菜与削下来的肉一起夹到撕开的蒸面包中。

    真是好吃。

    不过吃到这边,我稍微停下双手……

    「话说,我有些事想要问一下碧。」

    对碧提出了见面的主题。

    「嗯,什么事?」

    「我们现在接到一个案件……希望可以尽量多了解一些关于《铁锈山脉【Rust Mountains】》的事情。」

    「关于《铁锈山脉【Rust Mountains】》?」

    碧暂且把视线从羊肉与刀子上移开,望向我之后……

    「诗人的诗歌可不是免费的喔?情报的酬劳怎么算?」

    咧嘴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

    「酬、酬劳?呃……」

    「如果我们要到《铁锈山脉【Rust Mountains】》去,回来后立刻就把那趟旅行的经历告诉你,这可是最新的冒险故事材料,如何?」

    在我准备说些什么之前,梅尼尔就先插嘴如此说道……

    「好,交易成立!」

    而碧也点头答应。

    对于别人轻松讲讲的话,我总是会不禁想得太深。连我自己都觉得,瞬间的应对能力实在不够。

    「话虽这么说,但其实我知道的也不算很详细呢。」

    碧将刀子与炖肉放回盘子上,开始讲述。

    「《铁锈山脉【Rust Mountains】》在两百年前据说是称作《黑铁山脉【Iron Mountains】》的样子。

    在那里曾经存在有火焰与技巧之神布雷兹的眷属──山中居民矮人族们建立的地底王国《黑铁之国》──」

    据碧描述,那是在当时的中也相当出名的强悍国家。

    「然而在两百年前的大乱中,那国家也灭亡了。

    为了制止恶魔们的侵略,岩之馆的矮人大王与众多强悍的战士们一起阵亡在山中。

    ……大量血液流淌,大量武器散落,成为了恶魔巢穴的那座山脉不知从何时开始,从《黑铁山脉【Iron Mountains】》被改称为《铁锈山脉【Rust Mountains】》了。」

    那就是黑铁最终的末路。

    充满血液的铁锈气味与锈蚀腐朽的武器,昔日荣光的凄惨残骸。

    「当时的战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详细内容我也不清楚。真的完全没有任何情报。」

    「为什么会那样?」

    「因为誓死为山国战斗的矮人族战士与人民们都一如字面上的意思,全灭了。然后……」

    碧稍微停顿一下后……

    「逃出国家的矮人族们所遭受的命运实在太过凄惨的关系……威尔在一年前左右有收留过矮人族的流民,应该也知道吧?」

    我回想起来。

    满身污泥,散发恶臭,脸颊消瘦而胡须蓬乱,眼神充满疲惫的那群人。

    「因战乱而被逐出故乡的人民,想也知道会遭受什么样的待遇。

    ……正因为如此,他们都不会向别人讲述关于故乡的山脉以及那场最终战役的事情。

    毕竟那是一段痛苦、悲惨而屈辱的记忆──同时,那段光荣的记忆也是维护他们自尊与羁绊独一无二的依靠。」

    没有乐器伴奏。

    碧光是这样随口描述,就带有某种魄力。

    流畅而清楚的抑扬顿挫,使人听得入迷的讲话缓急。

    「所以说,那些都是只存在于他们内部的秘密。

    若不是灭亡的《黑铁之国》人民,就不会知道。」

    因此我也只知道这点程度而已,对不起喔。碧说著,露出苦笑。

    「想知道更深入的话──我记得你那边的河港附近有一群矮人族移民吧?」

    「嗯。」

    「只要记得顾虑我刚才讲过的那些事情,其他人还姑且不说,但如果是你去问他们……我想应该可以问出些什么吧。」

    「…………谢谢。」

    我对碧露出微笑,点头回应。

    不知道那些人究竟会愿意跟我讲到什么程度?

    ──我回想著矮人族们严厉的面孔,同时想像起山中居民那座王国的兴盛与毁灭。

    ◇◆◇◆◇◆

    后来和预定要稍微再边唱边逛的碧道别后,我和梅尼尔便离开《白帆之都【White Sails】》南下。

    花了几天的时间回到《兽之森林【Beast Woods】》,踏入妖精的小路。

    不可思议的光景再度呈现在眼前。白天与夜晚瞬息交替,森林蠢动,妖精们互相呢喃,深不见底的黑暗。在这样依旧让人背脊发凉的场所中,我抱著敬畏的心情慎重行进,走了大约半天时间。

    从妖精之路的出口,一圈不可思议的光环穿出去后,眼前豁然开朗。

    ──我感受到一阵风迎面吹来。

    不知不觉间,我发现自己站在一座黄昏的山丘上。

    在无数耸立的树群另一侧,被染成一片深红的空中,橙色的太阳正渐渐下山。

    周围的天空开始缓缓带有夜色,隐约可以看到闪烁的星星。

    放眼望去是一整片的森林,以及蜿蜒贯穿其中的大河。

    稍微移动视线,便能发现有一座城镇紧贴在那条大河旁。

    城镇中分为两种色彩。

    充满黯淡的灰色交杂植物绿色的遗迹街道。

    以及紧邻遗迹往外扩展、瓦片屋顶柔和的红色搭配灰泥外墙的白色,有人群往来生活的街道。

    ──是过去我与不死神交战,与那三人告别之后,从死者之街沿河岸北上,和梅尼尔相遇之前看到的那座半沉水中的都市。

    如今那里正透过人民的手重新开发之中。

    「……像这样望过去,城镇变得还真大啊。」

    梅尼尔小声呢喃。

    「嗯,才短短两年,就扩展了不少呢。」

    我们一边交谈一边走下山丘,在傍晚的街道上沿路与居民们打招呼。

    最后在码头附近发现了托尼奥先生的身影。

    似乎正在和仓库人员讨论什么事情的托尼奥先生注意到我们,便结束交谈,轻轻挥手朝我们走过来。

    「两位,欢迎回来。」

    「是,我们回来了。」

    「回来得还真是快,请问森林异常的问题──」

    「我们已经顺利解决,也向殿下报告完毕了。」

    听到我这么说,托尼奥先生顿时瞪大眼睛。

    我和梅尼尔互看一眼,露出淘气的笑脸。

    「那还真是厉害啊。请问这次又是靠什么样的戏法?」

    「是妖精师的秘术啦……但是那并不适合用来运输,所以没办法转为商用就是了。」

    「不过在收集情报上应该很方便的样子。不介意的话,等一下说给我听听看吧。」

    「哦?我都说是秘术了你还想问出来?还真有做生意的气魄啊。」

    「毕竟我是商人嘛。」

    托尼奥先生笑了起来。

    虽然刚认识的时候,他给我相当颓废的印象,然而到了最近不知道该怎么说,总觉得他有种多多少少找回活力的感觉。

    果然只要生意经营得顺利,自信或充实感等等的心情就会展现在脸上吧。

    ……那场讨伐奇美拉的战役之后,托尼奥先生趁著冒险者们都还齐聚在一起的时候提出了一项计画,就是重新开发这座都市。

    众多身经百战的冒险者们组成小队,大规模扫荡巢居于遗迹中的各种危险存在。

    接著在埃赛尔殿下的支援下整修河港,并分解遗迹的建材重新建造新的房子。

    然后以此为工作据点,从树木资源丰富的《兽之森林【Beast Woods】》采伐木材组成木筏,顺河流运送……就这样在《兽之森林【Beast Woods】》的最深处,托尼奥先生开始经营起木材业。

    结果这项生意做得相当成功。

    毕竟在《白帆之都【White Sails】》周边原本就因为都市发展,非常缺乏拿来当建材的木材以及拿来当燃料的薪柴。

    相对地,《兽之森林【Beast Woods】》位于河川上游,又有一座可以重新开发的河港遗迹,而且木材资源丰富。

    只要针对有需求的地方准备好可以供给的手段,就能够赚大钱。

    虽然讲起来是很理所当然,不过能够精准看出那样理所当然的剧本并付诸实行就是托尼奥先生踏实稳健的部分,也是很符合他这个人的生意方式。

    ……另一方面,讨伐完奇美拉之后,我虽然在周边地区的协议下被拱为了领主,但不知道该怎么说,总觉得大家对我期待的是能够确保地区安全的武力,以及能够代表地区跟王弟殿下进行交涉的圣骑士【Paladin】头衔。

    其实真的需要我出面裁决的事情并没有那么多。

    而且我虽然说是领主,当时却连自己的家都没有。

    ……容我再说一次,我连自己的家都没有。

    我也是有想过可以请哪个村落让我住下来,但是随著我的入住,就代表我会插入村落原本阶级构造的上层。

    或许会有人因此觉得不是滋味,也或许会有人想要利用我。

    另外在村落之间的关系上──会有人企图利用我的存在提升自己部落的立场,也是想当然会发生的事情。

    只要考虑到这方面的问题可能导致的争端,我实在没办法随随便便找个村落住下来。

    或者乾脆不要定居一处,而是采取在领地内巡回旅行的统治方法,也并非不可行──像前世的历史上也有这样的例子──然而这也是各种问题很多的方法,因此我尽量希望避免。

    如此这般,最后我决定加入托尼奥先生的生意计画。

    我负责出资,以及协助确保安全,然后顺便就在这座新建立的城镇定居下来。和梅尼尔以及雷斯托夫先生为首的冒险者们一起维护城镇安全,指挥讨伐魔兽或恶魔的行动,并从事治疗。

    偶尔会收到请求前往《兽之森林【Beast Woods】》各处,或是与巴格利神殿长借派给我的安娜小姐等神官们以及埃赛尔殿下进行各种协调。

    我的日子就在这样的感觉中度过。

    ──到了有一天。

    一群山中居民──矮人族的集团听说森林变得相当安全而前来。

    最初在森林中与他们相遇的人是我。当时的他们可说是浑身脏污,感觉应该是饱受饥饿与猛兽的威胁,好不容易才抵达这里的。

    因为他们的模样看起来实在过得非常辛苦,于是我为他们准备了食物与暂时居住的地方,并协助他们寻找工作。

    虽然说矮人族是双手很灵巧、相当适合当工匠的种族,但我其实一开始并没有期待身为流浪集团的那群矮人会有什么高度的专门知识──不过我试著交谈之后意外发现,他们之中有很多人拥有像锻造、皮革加工或是木工、陶艺、织布、建筑等等的知识。

    我也有询问过他们究竟为什么要那么辛苦,特地跑到《兽之森林【Beast Woods】》最深处这种地方来,可是他们关于这点却没有多说什么。

    但不管怎么说,既然他们拥有这些技术,我便决定把自己透过探索遗迹等手段赚来的财产大半投资在他们的技术上。

    像是对采伐的木材进行加工的木工工厂,将猎捕来的魔兽皮革制成商品的皮革加工厂,或是稍有规模的锻造厂,生产木炭或陶器用的窑炉等等。

    我向他们表示愿意借贷这些设施的建造资金并说明自己可以提供的金额后,那群矮人都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接著,他们就像是在提防我究竟会要求多恐怖的利息或条件似的,战战兢兢与我开始进行交涉,结果听到我提出的利息与条件后又瞪大了眼睛。

    ……然而对当时的我来说,这是很必然的选择。

    如果要维持、发展一座刚成立的聚落,需要纺织工、木工、石材工、建筑工,以及打铁、皮革、制炭等等各式各样的人才,多到难以置信的地步。

    就算刚开始在某种程度上可以靠购买现成商品或外行人勉强顶替,迟早还是会需要拥有技术的专业人员。

    可是明明已经有工作却还特地跑到《兽之森林【Beast Woods】》深处来的好事工匠根本没几个人。

    像这样梦寐以求、拥有技术的人才,现在居然主动上门来了。我怎么可以让他们去做像是搬运木材之类单纯的劳动,那样太浪费了。

    他们有让我全力投资经费的价值。

    ……但如果什么也不说,只是把钱借贷给对方,自然会让人怀疑「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尤其在那群矮人之中,大概是因为流浪期间遭遇过各种事情的缘故,有很多人警戒心变得非常强烈。

    也有几个人顽固主张「不应该欠什么人情」。

    因此为了能获得他们的信任,我好几次拜访了他们,一次又一次向他们进行说明。

    ──就在不知道是第几次说服的时候。

    我表示自己非常需要他们并鞠躬致意后,他们的头目阿格纳尔先生便出面为我说话:

    「……如果这个人真的骗了我们,我想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大家觉得如何?」

    我记得当时自己真的是非常开心。

    就这样过了没多久,各种工坊便陆续建起,铁锤、锯子、纺织机响起声音,窑炉也燃起炉火。

    只要工坊成立,自然就会有人以工人为客源开设起店家。而且只要向《白帆之都【White Sails】》输出的商品种类增加,往来大河的河船也会随之增加。

    当然让空船逆流而上也是很浪费的事情,因此通常都是载满可以在这座城镇贩卖的商品上来,卖掉之后再装载这座城镇的商品顺流而下──

    物资与金钱开始流动,相对地也有越来越多人住进城镇。

    原本是半淹在水中的都市遗迹,现在已渐渐成为一座河川贸易的据点。

    装载皮革制品或木工商品的河船跟著木材一起流向下游,从下游也有装满商品的帆船乘风而来。

    城镇中的房屋日渐增加,建造屋子的工匠们发出的铁锤声与锯子声不绝于耳。

    这样的景象让我莫名感到开心。

    「来,我们回去吧。」

    「是!」

    ──如今,这座城镇被人们称呼为《灯火河港【Torch 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