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铁锈之山的君王 下 序章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轻之国度录入组

    扫图:Naztar(LKID:wdr550)

    录入:Naztar(LKID:wdr550)

    石头堆砌成墙壁,木制的小椅子与颇有个样子的书桌,墙壁外凹形成的凹室还有睡起来应该很舒服的床铺。

    我离开这里时留在书桌与架子上的生活用品、书本以及许多记事便条,都原封不动地保留著。

    好教人怀念,是山丘神殿中属于我的房间。

    「…………」

    我回到了那座死者之街。

    若是和平的返乡就好了──但可惜并不是那样。

    不断增加的恶魔相关事件。

    从西方《铁锈山脉【Rust Mountains】》传来的龙咆哮。

    虽然不死神的《使者【Herald】》向我预言,如果我与龙战斗就会死……但几经苦恼后,我为了自己不想违背的誓言,还是决定前去挑战龙了。

    当然,我并没有平白送命的打算。也拟定了作战计画。

    就是沿河川逆流而上,避开恶魔们的警戒网,从《铁锈山脉【Rust Mountains】》西侧展开奇袭的策略。

    而途中会经过死者之街,才有了这次的返乡。

    ──可说是死战之前短暂的绕路小歇。

    在古斯的带路下,大家被分配到神殿的几间房间中,现在正稍事休息。

    而我被分配到的,就是少年时代居住的这间教人怀念的房间。

    用指尖轻抚冰冷石墙的同时,许多回忆顿时涌上我脑海。

    ……那三位不死族对于冷暖差异没什么感觉,但毕竟我是活生生的人,在寒冬的夜晚会觉得很冷。

    那样的时候,古斯即使嘴上啰啰嗦嗦也还是会帮我准备取暖石。

    等待石头在暖炉里加温的时间中,布拉德总会比手画脚地讲些精采的武勇传奇给我听。

    玛利则是会一边缝衣服,一边微笑附和布拉德讲的故事。

    这些都是成为过去、闪亮耀眼的幸福回忆。

    ……布拉德与玛利如今都已不在。

    然而,那肯定无损于从前那段岁月的价值。

    幸福的过去依然会持续闪耀。

    即便以后古斯消失,然后总有一天我也离开人世,这点依然不变。

    就好像沉积于岁月河流底部的美丽细沙般。

    ──会永远永远地闪耀下去。

    「……嗯。」

    想像到这边,我的嘴角不禁笑了一下。

    大概是回到故乡的关系,让我变得有点多愁善感了。

    就在这时,忽然传来敲门声。

    「──哟,我进去啰。」

    梅尼尔打开轧轧作响的老旧房门,把头探进房内。

    接著用好奇的视线开始东张西望。

    「这里就是你的房间?」

    「嗯。」

    梅尼尔「这样啊」地小声呢喃,并环视周围。

    「好小间。」

    「我小时候住起来倒是觉得刚刚好啊。」

    这里原本是给在神殿工作的神官睡觉用的房间。

    几乎没有多余的空间摆放其他杂物,构造非常简单。

    「……我说,威尔,那个叫古斯的老爷爷,真厉害啊。」

    「我还以为你会说他比想像中凡俗呢。」

    「呃,要说凡俗也是很凡俗啦,不过该怎么讲……」

    梅尼尔大概是在思考用词似地稍微沉默了一下……

    「刚才带我们到房间的时候,我总有一种什么事都被他看穿的感觉。」

    对于梅尼尔的这句呢喃,我默默点头。

    ……名闻天下的伟大魔术师之中,寡言的人物很多。

    一个人若是说谎,会让《创造的话语》减弱力量。

    变得不犀利、失去分量,只剩下钝而轻浮的《话语》,是什么事情都办不到的。

    因此被人称为贤者的魔法师们通常都会选择沉默,不讲庸俗的事情。

    然而古斯的话却很多,而且是非常多。

    又是金钱又是女人的,他老喜欢讲些俗气的话题然后大笑。

    即便如此,他的《话语》依然不会减弱力量。

    就好像沉默寡言的人难得说出的一句话会很有重量一样。

    用尘俗掩饰自己才智的人所讲出的真实话语,总会非常锐利。

    「嗯,他很厉害吧?」

    就我所知,那样的古斯曾经只有一次讲过类似谎话的发言。

    也就是在那座昏暗的地下城──他决定不杀掉我的那时候。

    「……他是我引以为傲的爷爷啊。」

    我说著,露出笑脸。

    梅尼尔也跟著笑了。

    ◇◆◇◆◇◆

    放下行李,卸下装备,歇了一口气后,我拜托梅尼尔帮忙照料其他人,自己则是来到古斯的房间。为的是想听听看古斯有什么情报。

    现在的古斯虽然是被束缚在这块土地的神明使徒,但他也是两百年前的贤者。

    因此我想他或许知道什么有用的情报,然而──

    「关于称为《诸神镰刀》又是《灾厄镰刀》的邪龙瓦拉希尔卡,老夫过去也没有亲眼见过。」

    古斯却对我耸耸肩膀。

    「若当时有那样的机会,老夫也很想跟它交涉看看啊。毕竟只要能让那家伙别加入恶魔阵营,与《上王》的战争中也就不会有那么多英雄们牺牲性命了。」

    从神话时代便存在的一只古龙光是加入敌军或我军,就会大大影响到整个战局的趋势。古斯如此说道。

    「假如真的要跟它打,就要攻击它的旧伤。瓦拉希尔卡自古以来在各式各样的战场上与诸神的《木灵【Echo】》或众多英雄们交战过,也留下许多受了伤、麟片剥落的传说。

    ……龙的鳞片是很坚韧的。即便是布拉德,想必也无法一剑砍破龙鳞直达肉身。」

    带著矮人族与人类的战士,以及半精灵的猎人,前往被龙支配的山脉,攻击它鳞片剥落的部位。

    总觉得好像前世的古老奇幻小说中会描写的剧情。而当这样的状况真的发生在眼前,实在教人不寒而栗。

    「……用《存在抹消的话语》呢?」

    我提出自己想过的手段,试著询问古斯。

    如果靠古斯以前解决过不死神《木灵【Echo】》的那招魔法,或许──

    「若真的能够击中,那当然即便是龙也会被消灭啦。」

    但古斯这样的讲法,就表示根本连击中对方都办不到的意思。

    「你可有想过自古存在的真龙以那样巨大的身躯为何能够快速飞翔?

    ……因为上古之龙乃神话世界的居民。是比生于现在的老夫们更加亲近《话语》的存在。」

    所以龙会飞。

    「因《话语》乃驰于空中之物。」

    龙能够无视于世上一切原理,飞翔空中。

    因它们亲近《话语》。

    「没错,上古之龙同时也是极致的《话语》高手。再说瓦拉希尔卡可不是像不死神那种谈判家,而是经验老到的战争家喔?威尔,虽然你现在似乎已是个相当有实力的魔法师,但你要是和它拚魔法,绝对会输。」

    「……也就是说,魔法战对我不利。」

    「对方的体格,以及与其相关的力气与耐打程度同样不是开玩笑。因此肉搏战一样对你不利。若套用布拉德的讲法,就是你在肌肉上输了。」

    虽然这点我早就知道,不过没办法靠肌肉蛮干取胜真的很糟糕。

    ……以前我多半都靠肌肉获胜的手法这次都不能用了。

    「因此自古以来屠龙的惯例,就是做好万全的准备,并趁对手不备奇袭巢穴。但这次……还有那群恶魔啊。瓦拉希尔卡恐怕是把那群恶魔势力当成敌袭警报吧。」

    「……我渐渐明白不死神为什么要制止我了。」

    古老的魔法力量。压倒性的体格与肌肉。再加上漫长岁月中累积下来、能够弥补自身弱点的经验与智慧。

    ──这样斯塔古内特当然也会判断现在的我几乎没有胜算。

    「哼,斯塔古内特吗……祂派《使者【Herald】》来了?」

    「是一只乌鸦。」

    古斯表情不悦地又「哼」了一声。

    「祂似乎很中意你啊。」

    「虽然我很不愿意就是了。」

    我也不禁皱起眉头如此回应。

    「……那家伙的思想是神明的思想,像老夫们这样非神的存在大多难以理解。」

    「嗯。」

    「而且那家伙明明是神却老爱表现得亲近……或者说根本狡猾透顶!竟然趁老夫们无从拒绝的时机提出那种契约,再奸诈也该有个限度!那样不讲人情又不合道理的契约,后来被破弃也是活该!既然是神明就不会堂堂正正一点吗!那家伙会被列入恶神之一也是理所当然的!」

    古斯如此臭骂一顿后,「呼」地叹了出一口气。

    「……不过,老夫也并非完全不感谢祂就是了。」

    然后露出一脸别扭的表情,如此说道。

    ◇◆◇◆◇◆

    「布拉德和玛利──老夫视如自己儿女,同时也是老夫少数朋友的那两人,正因为成为了不死族,才有机会能养育你,最后在在幸福之中离开人世。」

    古斯的视线往远处望去。

    是布拉德和玛利的坟墓所在的方向。

    「……而老夫同样庆幸能够栽培你。」

    他依旧别开著视线,这么对我说。

    「老夫不收徒弟,因此老夫的知识和技术都仅此一代。亮丽地绽放一场,然后潇洒乾脆地凋零。老夫本来觉得这样就好──谁知道真的面临死亡时,想到这些都将丧失,却又莫名涌起了不舍之心。」

    「古斯……」

    「但后来多亏有你,才让这些东西都得以传承下去──这也是人活在世上的奇妙之处。」

    哎呀,虽然老夫早就死了啦。古斯如此说著,哈哈大笑起来。

    他接著沉默一下后,表情认真地向我问道:

    「……威尔,你可清楚明白?」

    「别担心,我很清楚。」

    所以我才会自己一个人来找古斯的。

    现实来想──

    「我们几乎没有和龙交涉的余地。」

    正是如此。古斯点头同意。

    「在这块地区,目前没有比你更强的战力。这点连神明也认同了。那么对于瓦拉希尔卡来说,现在正是它出击的好时机。」

    「我也这么认为。」

    毕竟……

    「瓦拉希尔卡已经受到诸神警戒了。」

    不死神说过,若祂能够让自身的《木灵【Echo】》降临,便会亲自去讨伐瓦拉希尔卡。

    古斯也说过,从神话时代便存在的一只古龙光是加入敌军或我军,就会大大影响到整个战局的趋势。

    活在这个时代的龙就是如此强烈的威胁──反过来讲,龙要活在这个时代也必须做出相应的行动。

    「我想瓦拉希尔卡应该也有自觉。它若什么对策都不想就继续沉睡,陷入孤立,总有一天会被哪尊神明判断为『妨碍自己计画的存在』而派出《分灵》或使徒杀掉。因此瓦拉希尔卡只要等到以前被奥鲁梵格尔王弄伤的眼睛痊愈后,就必须主动出击建立自己的势力,或加入某个势力,引发战乱才行。」

    「正是如此。就像不持续往前游便会死的鱼一样。而既然瓦拉希尔卡只能活在战乱之中,就不可能认同抱持稳健思想的你为主子。若现今的时代没有如《上王》那等压倒性的存在,它便会自己扬旗创建势力,不然就是加入其他势力引发大乱。不管怎么说,总之它只能扰乱世界,引开诸神的注意力──」

    古斯说到这边,将眼睛看向我。

    「而目前拥有力量使它不敢贸然行动的,就只有你了。」

    我点头回应。

    「而且我的力量还不足够……恐怕看在龙的眼中多少会感到犹豫,但依然是可以跨越的障碍。」

    就好像至今为止我面对自己判断可以跨越的障碍,最后都能顺利跨越一样。

    对龙来说的我想必也是那样的存在,可以跨越克服吧。

    「威尔……你会死。」

    「就算是那样,我依然决定要战斗。」

    神托付给我的那份温暖,如今依然在我胸口中流动。

    「反正即使我放著不管,只要龙出来就会引发战乱。」

    「你可以选择逃跑啊。」

    「……古斯。」

    对于一脸严肃对我如此说道的古斯,我抱著满心感谢,同时微笑回应。

    「──《活著》和《没有死》是不一样的。」

    就算我舍弃一切苟活下去,也只是没有死而已。

    那样是不行的。我在前世和今生都学习到了这点。

    「…………真是没有办法。」

    古斯这时叹了一口气。

    彷佛是放弃了什么似的,深深的一口叹息。

    面对那样的他,我让自己切换为开朗的语气试著改变话题。

    「啊,对了,古斯,我一直想问你一件事……之前我听说了你们三个人讨伐飞龙的故事。在故事中你们借钱和短剑给人类男子和半精灵女子,你还记得吗?」

    「嗯?哦哦,真是怀念。老夫当然记得。」

    「听说他们后来飞黄腾达,成为了贵族……然后那位半精灵女子即使现在已经变成了老婆婆,也依然在等你喔。」

    「……这样啊。」

    古斯笑了。

    是带有一丝寂寞的微笑。

    「老夫这身体……已经没法去讨债啦。」

    「既然这样,我可以代替你去找她吗?」

    听到我这么说,古斯似乎也察觉我想表达的意思了。

    「唔,那就拜托你啦……毕竟讨债是很重要的事!不能随随便便丢了性命!」

    「就是说啊!必须把借出去的东西确实讨回来才行I!」

    ……没错,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因此就算再怎么不利,我也没有送命的打算。

    「既然这样,无妨。」

    只要你有活著回来的打算就好。古斯言外之意如此说道后……

    「如果你要当老夫的代理人去讨债,那么老夫也不能让你轻易丧命啦。」

    他咧嘴一笑,卷起袖子握起拳头。

    「当年挑战《上王》时战友们使用过的装备,如今还保留在这座城镇中──要不要找你那群伙伴们一起去挑选新装备啊?」

    「当然!」

    我也笑著点头回应。

    ◇◆◇◆◇◆

    古斯说要让我们看武器,并带我们来到了神殿外。

    在神殿旁边有一间小仓库,以前是被玛利当成储藏室,放有整理菜园用的农具等东西。

    「……?」

    我不禁疑惑歪头。

    以前我当然也有进去过这间仓库,但我记得里面应该没有什么武器才对。

    不,可是话说回来,我根本不知道布拉德是把武器存放在哪里──

    「来。」

    正当我想到这边时,古斯小声呢喃一两句《话语》,结果在昏暗的仓库角落,原本以为是地板的部分竟出现了一扇隐藏门。

    大家都惊讶得张大眼睛。

    ……是《迷惑》的魔法。

    「原来有这样的地方啊……」

    「老夫们当然不可能把这种场所告诉当时还是小孩子的你。」

    毕竟你光是在玛利那次事件中就那样乱来了。古斯如此说道。

    「若没有抱著怀疑的态度,就无法看穿《迷惑的话语》。你以前都是有什么事情才会来仓库,所以脑子里只想著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不会特地去怀疑地板上有没有隐藏什么《话语》。」

    古斯笑著解释,使用《迷惑》魔法的诀窍就是要设置在对方根本不会想到自己会被迷惑的场所。

    在单纯的力量方面姑且不说,但是像这种使用《话语》的巧妙程度上,我依然觉得自己远不如古斯。

    应该是因为经验的差距,而且个性也不同的关系吧。

    「你这个人就是太老实啦。」

    大概是看出我心中在想的事情,古斯对我咧嘴一笑。

    我只能苦笑一下,耸耸肩膀。

    「好啦,言归正传。这间神殿从前似乎有在酿酒之类。而这个地方虽然上面的部分被布拉德和玛利当成储藏室使用,不过其实原本是个酒窖。」

    因此……古斯说著,用念力打开门板。

    「这里是有地下室的。」

    在古斯点亮的魔法照明引导中,我们走下一段用平坦石头铺设成的楼梯,来到一处宽敞的空间。

    左右两旁摆有从前应该是拿来放酒桶的架子──

    「……好厉害。」

    「哇!」

    梅尼尔和禄当场发出赞叹的声音,雷斯托夫先生和葛鲁雷兹先生也都张大眼睛。

    现在摆在架子上的,是许许多多的武器与护具。

    而且一看就知道,那些全部是非凡的名品。

    「就挑你们喜欢的带走吧……原本的使用者们肯定也会允许的。」

    听到古斯微笑著如此说道,于是我们大家微微敬礼致意后,便开始挑选武器。

    就连雷斯托夫先生和葛鲁雷兹先生也露出兴奋的眼神……果然男人不管到了几岁都很喜欢武器啦、钢铁啦、皮革装备等等东西。

    而收藏管理这些东西的人物应该就是……

    「古斯,这里该不会是布拉德的……?」

    「没错,就是他在管理的武器库……收藏的是以前和老夫们一同挑战《上王》的那群战士们的武装。另外也有被遗留在这座城镇中,持有者不明的上等武器。不管来源为何,布拉德都不忍让它们蒙尘生锈,所以就拿到这里来定期保养了。」

    原来如此。我小时候锻炼时,布拉德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各种武器,恐怕也是出自这里吧。

    这样想想再仔细一看,就能发现其中有不少我似曾见过的武器。

    ……咦?可是……

    「以前在神殿山脚下与斯塔古内特交手时,从坟墓爬出来的骸骨们手上也有拿生锈的武器啊?」

    「哦哦,那些多半都是为了陪葬,从城镇中捡来的量产品。是布拉德说战士就算要踏上轮回之路,身上至少也需要带把武器。你回想看看,那些骷髅之中很少有穿护具的对吧?」

    不过像你身上这件真银【mithril】制的锁子甲,是持有者本人交代过要一起埋葬,所以才会穿在身上的。古斯如此解释。

    「啊,那这个……」

    「无妨无妨,你就穿著吧。事到如今也用不著在意,就当是那家伙的尸体给你添了麻烦的赔偿啦。」

    「也太随便了吧,真是的!」

    不过如今我也没办法放弃它,于是只好朝著山麓墓园的方向祷告,对持有者表示:对不起,这件锁子甲我就收下了。

    「哈哈哈!哎呀,既然是给布拉德的儿子用,那家伙肯定也会原谅吧。」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名叫泰尔佩瑞安。《银弦》泰尔佩瑞安。」

    给人优雅印象的那个名字,我记得应该是精灵语。

    「来自艾琳大森林。」

    「闪耀银弦奏响弓声之时,无敌不倒。」

    如一阵凉风般的呢喃声忽然传来……是梅尼尔。

    我转头看过去,发现他正盯著一条闪闪发亮的银色弓弦,眯细双眼。

    「…………那是我同乡。」

    ◇◆◇◆◇◆

    「哦哦……你是艾琳大森林出身的。」

    「算是啦。」

    对于有点冷淡回答的梅尼尔,古斯露出彷佛在怀念什么的眼神。

    「看那头银发。你和泰尔佩瑞安有血缘关系吗?」

    「虽然关系很远,不过同样是《银月之枝【Ithil】》的,呃……」

    「以人类社会来讲,就是血族【lineage】吧?」

    「对。话说,你懂得真多啊。」

    在精灵社会中,共有相同神话的氏族【clan】称为《干》,而能够溯源到同一血统的血族【lineage】则被称为《枝》。

    然后《干》与《枝》分别会冠上与花鸟风月相关的名称。这些以前古斯也有教过我。

    「因为以前泰尔佩瑞安也和刚才的你一样,不知该怎么翻译解释啊。」

    「哦~」

    「那位泰尔佩瑞安先生是个怎么样的人物?」

    我探头看向梅尼尔在凝视的武器,并如此询问。

    摆在那里的是一双皮革手套、一把卷有银色弓弦的弓以及几个形状特殊的真银制箭头。

    就在我观察著那些东西的时候,古斯稍微思索了一下……

    「……他个性非常保守,自尊心又高,是个相当典型的精灵族。和布拉德刚认识的初期,那两人经常发生争执。」

    「啊~……」

    布拉德虽然意外是个很有常识的人,但也有很容易跟人吵架的一面……

    因此他要是和一如传闻中那种典型的精灵族相遇,肯定会起争执。

    「毕竟泰尔佩瑞安在《银月之枝【Ithil】》中是族长那一脉的直系,是地位相当高的血统,所以个性态度想必很高傲啦。」

    和他相处的人肯定也很吃不消吧。梅尼尔说著,耸耸肩膀。

    「那样的人物,为什么会到外面的世界?」

    「嗯~……」

    「你就说给他听如何?既然要继承著名的武装,就要同时说明并传承其来历。这是自古以来战士的传统。」

    古斯笑著如此说道。说明武装的来历──以前我继承《噬尽者【Over Eater】》的时候,布拉德也有这么说过。

    梅尼尔听到那句话,露出有点复杂的表情后,用他清澈的声音开始描述:

    「《银弦》泰尔佩瑞安,擅于使弓,亲近灵精。奔驰疾如风,笛声典雅而玲珑。知晓无数传承,于聪颖的精灵之中又更是聪颖。」

    他非常流畅地朗诵著。虽然不到碧的程度,但也相当熟练。

    就连在场的其他人都被他的声音吸引过来。

    简直是可以收钱的等级──或者说,梅尼尔以前似乎尝试过很多事情,搞不好也有靠唱歌赚钱的时期吧。

    「泰尔佩瑞安有一位友人。在不太生孩子的精灵族中,那两人是很难得在同一年出生的小孩。他们被视如兄弟,一同养育长大。那位乾兄弟虽没有泰尔佩瑞安那般优秀,但相对地非常热情,怀抱有梦想。」

    总有一天要到外头世界去的梦想。

    「对于乾兄弟述说的梦想,泰尔佩瑞安始终无法理解。所有清净的存在都在森林中,为何要那样向往污秽的外面世界?据说泰尔佩瑞安与乾兄弟感情非常好,但唯独在这件事情上总是会起争论。」

    梅尼尔淘淘不绝地说著。

    「然而,那位乾兄弟后来却死了。在前往讨伐入侵到森林的魔兽之时,他们解决了一只魔兽,却没人发现竟然还有第二只。结果乾兄弟为了保护遇袭的泰尔佩瑞安,牺牲丧命。

    明明他梦寐以求、得以离开森林的日子就快到了。」

    连一句遗言也不及留下,突如其来的死亡。

    梅尼尔的语调微微变得低沉。

    「──泰尔佩瑞安抱著乾兄弟的遗骸,三度悲伤长啸。其叫喊在森林中久久回荡,据说连灵精们听到那哀叹声也不禁落泪。」

    在魔法光芒照耀的仓库中。

    被许多由来渊远的武器围绕,讲述从前故事的情境,莫名充满不可思议的气氛。

    「泰尔佩瑞安为朋友吊唁、服丧七个月后,毅然决定踏上旅程。不顾长老们反对,穿上朋友的锁子甲,带著银弦之弓,离开森林。」

    抱著依旧不知外面世界有何魅力的想法。

    「前去寻找朋友梦想中的『什么』。」

    ◇◆◇◆◇◆

    梅尼尔说到这边,把视线望向古斯。

    「我所知道的就到这边。另外顶多只知道他加入讨伐《上王》的队伍然后丧命了──在艾琳的森林中,长老们至今还惋惜著泰尔佩瑞安的死。多亏如此,让我听得都厌啦。」

    「唔……」

    「贤者古斯大人啊,反正机会难得,我就问你一下。」

    「叫古斯就行。」

    「那,古斯爷。」

    梅尼尔翡翠色的眼眸直盯著古斯,向他问道:

    「──泰尔佩瑞安想寻找的『什么』,他最后有找到吗?」

    听到那询问,古斯笑了。

    是彷佛在怀念过去般,望著远方的笑容。

    「嗯,他找到了……泰尔佩瑞安确实找到了非常美妙的东西!」

    「是吗。」

    梅尼尔虽然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不过嘴角微微扬了起来。

    「是吗。那就好。」

    仅此,梅尼尔便没有再多问什么。

    无论泰尔佩瑞安所找到的答案,或是关于他后来的事情。

    取而代之地,梅尼尔沉下眼皮默默祷告后,戴上手套,拿起闪耀著银光的真银弓弦。

    「哈哈哈……话说回来,叫梅尼尔多的,你有能力使用那玩意吗?真银【mithril】制的弓弦虽然与灵精的相合度很高,但据说一般的弓箭手用了只会削断手指喔?」

    「没问题啦。」

    梅尼尔熟练地将弦换到自己的弓上,并试拉了几下。

    弓被拉开如满月,弦随之发出清脆优美的声响。

    古斯一脸怀念地听著弓弦演奏的战役前奏曲。

    「看吧。」

    「……你不射看看吗?」

    「你白痴啊,空射可是会伤到弓的。你不晓得吗?」

    「咦!原来是那样啊!」

    因为我不用弓箭,都不知道有这种事情。

    啊,不过仔细想想也对。毕竟把箭射出去的能量会全部负担在弓身上,确实感觉不太好。

    「你这家伙明明懂那么多事情,有时候却又很呆啊……」

    「这是教育的成果啦。」

    「不要把责任推到老夫身上。」

    我们如此斗嘴起来,惹得包含在一旁听的禄他们在内,大家都笑了。

    「……喂,你们几个。咱们可没办法像精灵族那样优雅地使用时间啊。别只顾著看别人,快点去找适合自己的武器啦。」

    梅尼尔如此催促其他人后……

    「我已经决定好了。我不需要新武器。」

    雷斯托夫先生非常乾脆地这么回应。

    ◇◆◇◆◇◆

    「不需要?……在这里的装备可都是非凡品喔?」

    「确实让人大饱眼福……但无论性能有多好,用不习惯的武器就是不能信任。」

    对于梅尼尔惊讶的询问,雷斯托夫先生很简洁地回答。

    古斯和葛鲁雷兹先生接著「原来如此」地点点头。

    「是那样吗……?」

    梅尼尔则是表现出怀疑的态度。

    「呃……」

    看到禄疑惑歪头,于是我开口解释道:

    「哦哦,这方面的想法是见仁见智啦。梅尼尔在战斗方式上算是自成一派,或者说是『有什么就用什么』的主义,所以对武器比较不执著。毕竟他也可以借用妖精的力量嘛。只要能靠移动扰乱对手,保持中距离到远距离反覆攻击,其实用什么当武器都没关系。」

    就算没带装备到了怪物横行的荒野,梅尼尔应该也可以一边捡石头一边呼唤妖精,巧妙对付敌人吧。

    「相对地,雷斯托夫先生的专长是近距离战斗。既然是在杀或被杀、一瞬间决生死的危险距离下战斗,难免就会变得对武器产生执著。虽然拿其他武器也不是不能战斗,但战斗方式就是最适合于自己现在的武器。」

    将武器配合自己的身体与动作进行改良,让自己在遇上紧急状况时能够立刻拔出武器,渐渐变得与武器化为一体。

    ……雷斯托夫先生那经过改造的剑鞘、构造稳固的剑柄以及修剪得很整齐的指甲,全部都是为了这样的目的。

    「所以他不会在战斗之前临时更换为自己用不习惯的装备。就是这样。」

    我如此总结后,雷斯托夫先生也「没错」地点点头。

    我本身虽然算是各种武器都会使用,不过在思考方式上还是比较接近雷斯托夫先生,因此非常能理解他的心情。

    「即使再怎么普通,我还是想使用自己习惯的装备战斗。」

    对于看到这么多出色的装备却还如此笃定说道的雷斯托夫先生,禄顿时发出敬佩的叹息声。

    「真是厉害……」

    「但是,这位叫雷斯托夫的,你们这次的对手可不简单喔。真的没关系吗?」

    古斯有点不放心地如此询问。

    「没问题。不过──」

    「不过?」

    「贤者古斯,我希望能藉助你在《记号》方面的本领。」

    「哦?」

    「拜托你在不影响现在武器与护具使用感的程度下,帮我在上面刻上《记号》。如果是那种程度的变化,我应该几天内就可以熟练了。」

    「原来如此……好,你借老夫看看。」

    古斯用念力收下雷斯托夫先生的剑与皮革护具后,轻易就拆解开来,从各种角度仔细观察。

    「唔……虽然没有剑铭,不过是北派的东西啊。」

    「没错。」

    北派。是在北方草原大陆【Grass land】远处的《冰之山脉》山麓、寒风吹刮的峡谷中,代代打铁的善武民族形成的锻造流派。

    他们长年来与企图南下的恶神眷属们交战,因此造出来的剑重视如寒冰般清澈的利刃,以及以实用为目的的刚强造型。

    「因为布拉德喜欢用的是南方风格的阔身剑,老夫好久没见到北方的剑啦……唔,真是一把好剑,而且使用得很小心仔细。虽然多少有打磨削薄了……」

    所谓的剑,并不是能够无限使用的武器。

    毕竟如果认真打磨,一次就会削掉相当于一枚小指环程度的钢铁量。长期反覆打磨自然就会让剑身变薄,迟早弯曲或断裂。

    不过……

    「总有一天,它将不再是『无铭之剑』,而是被称为『雷斯托夫之剑』永远歌颂流传下去吧。」

    有时候,剑的名字会比剑本身流传得更长久。

    就好像布拉德、玛利以及泰尔佩瑞安等等从前的英雄们一样。

    「说得也是。」

    雷斯托夫先生点点头。

    「但愿真能如此。」

    ◇◆◇◆◇◆

    禄和葛鲁雷兹先生接著也各自挑选了几件新的武器和护具。

    「唔……」

    葛鲁雷兹先生挑的是金属制的护具与一块大盾牌,以及一把造型古典的单手战槌。

    护具外型大而圆,给人一种适于把对手攻击往旁边架开的印象。盾牌同样大而坚固,一看便知是从前著名的矮人战士所使用过的东西。

    呈现菱形的战槌上则有好几处称为『凸缘【flange】』的外凸部分,感觉攻击力很高的样子。

    「在下就收下这些了。」

    「哦?《碎剑》巴弗尔的整套装备啊。眼光真独到。」

    「毕竟队伍中使用利刃武器的人较多。」

    有些恶魔外表长有坚硬又光滑的甲壳。

    遇到那样的对手时,使用刀剑类武器的效果就很有限。

    因为剑刃会滑开,使自己露出破绽。

    当然,我和雷斯托夫先生只要有那个意思,也是可以用剑给予对手打击,或者瞄准甲壳间的缝隙突刺。不过队伍中若有个使用打击武器的人,还是会帮上很大的忙。

    「……巴弗尔没有隶属于任何一个氏族【clan】,是个四处流浪的矮人战士。面对任何利刃都有办法弹开、击碎,是战斗的高手。然而脾气却很随和,喜欢开玩笑。即使是和不喜欢矮人族的老夫也能够谈笑风生,给人一种不可思议的温暖感觉。」

    「哦?」

    「当年他加入讨伐《上王》的行列,说是为了吊唁《黑铁之国》的复仇战。」

    葛鲁雷兹先生听到自己同族英雄的故事,留有伤疤的脸微微露出了笑容。

    就在他们如此对话的时候……

    「喂喂喂,你挑那个也太重了吧?」

    一旁传来梅尼尔讶异的声音。

    「不会的。如果只是这种程度……」

    我转过头去,看到禄在梅尼尔的注视之下握起一把粗大的长柄战斧【halberd】,试著挥舞了几下。

    那把战斧造得相当粗,连握柄都是全金属制的。

    「……嗯,请别担心。我挥起来没什么问题。」

    「哦!居然有办法挥动那玩意,真是了不起的力气啊。」

    古斯惊讶得眨眨眼睛。

    「那武器原本的主人,是《金刚力》尤恩。」

    我小时候听布拉德讲从前的故事也听过这个名字。

    「技巧方面姑且不说,但论力气他可是和布拉德并称双强。体型圆胖,表情总是笑嘻嘻的,是个好老人啊。

    ……个性上不太喜欢战斗,若时代和平,或许就能继续当个好农夫吧。」

    那样一位战士在与《上王》的战斗中负责保护布拉德的背后,一次又一次扫荡来袭的恶魔,最终丧命。

    不只是《金刚力》尤恩而已。

    《碎剑》巴弗尔也是,《银弦》泰尔佩瑞安也是。

    ──古斯现在口中描述,布拉德以前带著怀念向我述说过的这些英雄们,大家都为了讨伐《上王》拋出了自己的生命。

    摆满这间仓库的几百件武器与护具。

    它们全部都有各自的一段故事,而且最后都因为战斗与死亡而写下休止符。

    如今只剩装备们默默沉睡在这里。

    蕴藏著许许多多过去曾被某人珍惜过的故事。

    在某种感情的催使下,我忍不住献上祷告。

    内心涌起一股必须这么做的想法。

    「…………」

    神啊。

    灯火之神啊。

    愿祢祝福这些人──

    「请给予他们引导与安息吧。」

    我小声呢喃。

    从一段忘我的祷告中回过神后,我看到古斯脸上带著微笑。

    和他平常的笑脸不同,彷佛在怀念故乡一样。

    「我说,古斯。」

    「什么事?」

    「等我们解决了山上那些恶魔与龙的问题回来后,我可以带个诗人女孩到这里来吗?她是个半身人【Halfling】,个性有点聒噪就是了。」

    「嗯,随你高兴吧……要老夫讲什么故事都可以。」

    古斯果然是贤者,很快就理解了我的用意。

    「谢谢。」

    这许许多多没有被人流传过的故事。

    我想碧肯定会很乐于把它们传诵出去吧。

    「喏。」

    「嗯?」

    「话说威尔啊……」

    「嗯。」

    「你说的那位姑娘该不会……」

    古斯对我露出一脸充满期待的表情,不过……

    「我们虽然是很好的朋友,但并不是你期待的那种关系喔。」

    听到我这么说,他顿时深感遗憾地垂下了肩膀。

    ◇◆◇◆◇◆

    后来禄也挑选了一套矮人用的厚重护具。

    毕竟这里原本就是人类与矮人一同居住的城镇,因此适合矮人体格的护具相当丰富。

    为什么异种族的矮人族会居住在这里呢?

    以前在地下城修行的时候我曾对这点感到奇怪,不过现在就能明白了。

    这座湖畔的城镇是与《黑铁之国》的交易中继点,所以人类和矮人才会共同居住的。

    从遗迹可以推测,从前这座城镇应该相当繁荣。

    规模巨大,生活富裕,不是现在的《灯火河港【Torch Port】》所能比拟的程度。

    当时街上想必到处都洋溢笑容吧。

    「…………」

    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我是否能够让这座城镇、这片地区重回那样的情景呢?

    粉碎恶魔们的阴谋。

    阻止龙的烈焰焚烧。

    守护并经营和平的生活。

    ──我在内心期望这些真的都能实现的同时,从大量的武器与护具中挑选了几项装备。

    「大盾啊。」

    「是的,为了对付龙息【dragon breath】。」

    我点头回应雷斯托夫先生的询问。

    那是一块看起来就非常坚固,刻有好几重《守护的话语》,能够遮掩全身的大盾。

    我平常用的圆盾确实很方便,今后也会继续使用下去,但毕竟那是重视携带性的装备。

    「考虑到这次的对手,我认为盾牌还是大一点比较好。」

    虽然重量增加会使动作变得迟钝,而且自己也会变得不利于挥动武器等等,使用大盾会有各种缺点。

    不过现在的我已经有足够的力气与技巧,能够不需要在意这种程度的问题。

    「另外在护具的扩充上……」

    我又追加挑选了几项金属制的护具。

    以前离开这座神殿的时候,因为不知道旅途究竟会有多长,所以不敢穿戴太多护具在身上。

    然而这次大致可以估算出到决战场所的距离,因此不用太担心。

    「还有就是、这个。」

    我接著拿了一把缺乏弧度、多层锻造──也就是很厚实──且尖端磨得很锋利的短剑。

    「嗯?这短剑是怎么回事?挂勾方向反了吧?」

    「啊,真的呢。好特别的造型。」

    「这是佩挂在右边的穿铠匕首【stilett】。」

    刀剑类多半都是佩挂在左边。这是为了配合用左手固定剑鞘,用右手握剑柄拔出,这样大家都习惯的动作。

    然而像这种穿铠匕首【stilett】考虑到缠斗时的便利性,是设计佩挂在右边的。

    当遇到想拔剑又拔不出来的近距离搏斗时,这样的设计可以只靠惯用的右手反握剑柄拔出来,然后直接用力往下刺。两个动作便能完成攻击。

    「这个给禄拿著,熟悉一下用法吧。毕竟那把长柄战斧【halberd】虽然应该很有用,但并不适于小动作的攻击。」

    「啊,是!呃~请问这把匕首原本的持有者是……?」

    「是我父亲。」

    禄顿时睁大眼睛。

    「那样我……!」

    「没关系,你就拿著。」

    布拉德以前曾经笑著向我炫耀过这把匕首非常好用。在他习惯的双手剑无法使用的状况下,这匕首帮他解决过好几头怪物和难缠的对手。

    ……最后决战时他也有带在身上,可见这毫无疑问是他很中意的装备。

    「我总觉得这个给禄带著会比较好。」

    这单纯只是我的直觉。

    不过布拉德是属于会相信直觉的类型。

    因此我也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

    「请问、这是遗物吧?」

    「没错──但是给你。应该由你拿著。」

    「…………」

    「没关系。」

    我将匕首交到禄手中。

    「──宝贵的事物,我已经获得很多了。」

    对吧,布拉德,玛利?

    我在心中如此呢喃。

    ◇◆◇◆◇◆

    如此这般,我们准备好装备后,当晚决定就在死者之街过夜。

    不过想当然,这里并没有食品类的东西。

    我虽然可以像玛利那样请神明赐予圣餐面包,但那基本上只能维持最低限度的体力而已。

    梅尼尔傻眼地说了一句「真亏你可以在这种地方活了十年以上啊」之后,便进入森林捕获食材,顺便当作试射弓箭。

    在天色变暗之前,他应该可以猎到什么回来吧。

    梅尼尔本来在各种技术上就有很高的水准,这两年来又有了相当长足的进步。

    甚至可以办到从背后靠近正在紧盯猎物的狼,轻抚背部吓对方一跳这种『恶作剧』,真的很厉害。那个连我也模仿不来。

    雷斯托夫先生和葛鲁雷兹先生同样为了准备食材,到湖边去钓鱼了。

    那两人虽然互相认识得并不算久,但或许因为都是硬派的战士,所以很合得来的样子。

    我猜他们大概多少会聊上几句,或者根本什么对话都没有,默默垂钓吧。

    ……到了明天以后,恐怕会遇上好几次连食材也无法顺利筹措的状况。

    毕竟是要踏入完全未知的暗黑领域,旅途将会变得艰辛困难。

    现在为了帮大家的装备刻上《记号》而窝在房间里的古斯所守护的这个场所,搞不好将是我们最后可以安心的地方。这点大家都心里有数。

    「呼~……终于结束啦。」

    就这样,我现在一边等待他们回来,一边与禄一起刚刚打扫完厨房。

    因为两年来这地方只有不会感受到冷热,连食欲和睡意都不存在的古斯居住,所以厨房到处都是灰尘。

    我用布掩著口鼻,手脚熟练地很快便完成了打扫。

    以前我为了帮玛利的忙,也经常做打扫工作。毕竟这座神殿很大,需要打扫的地方相当多。

    「这种事情其实交给我做就可以了啊……」

    禄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复杂。

    该怎么说呢,他似乎对于身为主子的『圣骑士【Paladin】大人』居然亲自做家事的行为感到很意外的样子。

    「两人一起做比较快嘛。更何况,真要讲起来禄不也是王族大人吗?」

    「那只是空有虚名而已。」

    禄微微举起一只手,转了一下手掌的部分。

    那是矮人族轻微表示否定的动作。

    「虽然氏族【clan】的大家总是很疼爱我,但毕竟我们都很贫穷。修缮、手工艺,还有其他很多事情我都做过……我甚至好几次都在想,为什么自己不是单纯出生在城镇工坊的小孩子。」

    「然后如果是出生在城镇工坊的小孩子,你又会这样想像。」

    我用演戏般的动作把手掌放在自己额头上──

    「其实我应该是某个灭亡国家的遗族王子,背负著复兴王国的使命啊……」

    禄听到我语气夸大、故作严肃地如此说道,顿时大笑起来。

    「那我还真想告诉那个自己,实际上根本不是想像中那么美好的事情啦。真受不了!」

    「就是说啊,真受不了。」

    屠龙这种事情,实际要做起来根本恐怖无比啊。

    「……即便如此,你还是要做对吧。」

    「是的,我还是要做。」

    禄的双眼看起来很清澈。

    虽然他外表长相依旧很斯文,不过已经不会给人卑微的印象了。

    ◇◆◇◆◇◆

    「大家其实都很想念故乡。希望回到故乡,希望夺回故乡──但因为发生过太多事情,让大家渐渐变得无法再率直地抱持那样的期待了。

    ……我想我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这点。」

    我回想起至今见过许许多多矮人们的表情。

    接著又想到自己回到故乡时的那份喜悦。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想前往。我想告诉大家,故乡是能够夺回来的,是可以抱著夺回希望的。如果我拚上性命的这项行动,能够点燃大家心中的一把火……那想必是非常美妙的事情。」

    对于禄的这段话,我静静点头。

    能够发自内心说出这种话的他,真的非常善良又有勇气。

    ──或许就是像他这样的人物,拥有成为王者的才器吧。

    「然而,为了这件事却把威尔大人也拖了进来……」

    「那样讲不对。」

    听到禄感到愧疚的发言,我立刻否定。不是那样的。

    「我也很清楚,自己必须挺身战斗……要是我舍弃一切选择自保,就没有脸面对我的父母与古斯了。」

    因为那三人过去都勇于挑战。

    即便面对强大到教人畏惧的《上王》,他们依然为了些微的胜算赌上性命。

    「而且那样做也对不起神明。」

    神明大人因为怜悯我的灵魂所抱持的后悔,所以给了我再一次的机会。

    但如果我又明知破灭迟早到来,却为了逃避风险而裹足不前、缩在原地。渐渐变得往哪儿都踏不出步伐,在重蹈覆辙中结束生命。

    ──我还有什么脸面对神明大人啊。

    「总有一天,我希望能做到一件事。」

    「做到、一件事?」

    「嗯。」

    我不冀望名誉,不冀望财产。必要的话,甚至抛弃幸福也没关系。

    唯独一件事──

    「我希望自己能挺起胸膛。」

    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当我再度回到灯火之神大人的面前时,我希望自己能稍微有点样子,骄傲地挺起胸膛。」

    对那位面无表情的神明大人……

    不带丝毫畏怯,能用光明正大的态度──

    「告诉祂:多亏有祢,让我好好活过了一生。」

    当著面,向祂道谢。

    「…………」

    禄默默地倾听著我这段话。

    「因此,我不会逃避龙,我会挺身战斗──让我下定了这份决心的人,就是你。」

    如果那时候我没有听到禄的决意与吶喊,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或许我会踏上错误的一条路也说不定。

    所以──

    「谢谢你。」

    我如此道谢后,禄露出微笑。

    「我才应该要谢谢您。收我为从者,给予了我自信与勇气的人,就是您啊。

    ──我向您赐给我的这把短剑发誓,无论最后的结果如何,我都不会后悔。」

    我也带著些许害臊的心情,点头回应。

    接下来将面临的状况中,我恐怕无法再一边保护、担心别人一边战斗。

    因此如果禄心中已经做好觉悟,那就好。

    「嗯,我的背后就交给你了。」

    「是!」

    我们再度互相握手。

    就在这时,从窗外远处传来呼唤声。

    似乎是梅尼尔回来了。

    禄立刻跑到窗边,探头一看,结果「哇!」地大叫出来。

    「是鹿啊,鹿!」

    「什么!」

    居然在这么短时间内就猎到那种猎物。

    「我们快点做好解体准备!」

    「是!」

    这下又一口气忙碌起来了。

    ◇◆◇◆◇◆

    烤鹿腿滴下的油脂落到火中,发出「滋~」的声音。

    诱人的香气渐渐弥漫。

    我将当成配料的山菜洗过切过后,用锅子轻炒了一下。

    「哇……」

    禄的眼神闪闪发亮。

    梅尼尔表现得有些得意。

    雷斯托夫先生和葛鲁雷兹先生则是一句话也不说。

    「哈哈!别太在意啦。」

    梅尼尔拍拍那两人的肩膀,开玩笑地挖苦了一下。

    结果那两人都板起脸拍掉梅尼尔的手,让古斯在一旁看得哈哈大笑起来。

    ……雷斯托夫先生和葛鲁雷兹先生钓鱼的成果一无所获。

    「这只是偶然。」

    「没错。」

    他们虽然嘴上这么说,看起来还是不太高兴。

    顺道一提,虽然我不清楚葛鲁雷兹先生如何,不过雷斯托夫先生的兴趣就是钓鱼。

    我常看到他闲暇时跑去垂钓,但几乎没收过他分享成果,因此实力可想而知。

    「哎呀,强悍的战士也不一定擅长钓鱼嘛……」

    「只是偶然。」

    「…………」

    「只是偶然,知道了吗?」

    「呃、是,您说德梅挫。」

    我只能语气僵硬地如此回答。

    就当作是那么一回事吧。

    不过在空鱼笼中插几朵当季的鲜花,说是要献给神明然后送给安娜小姐的做法,我觉得相当风流、相当浪漫喔。

    因此就算没钓到鱼,我认为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只是雷斯托夫先生本人应该很希望自己钓鱼技术能进步吧……

    「好,差不多可以吃啦。」

    像这种整个部位直接放到火上烤的肉类料理,是等烤好之后再用刀子把肉切下来享用。

    而今晚因为还有圣餐面包,所以我们是将切下的烤鹿肉与炒山菜一起夹在面包中,当成三明治吃。

    至于剩下的肉则是制成熏肉,做为明天以后的食粮。

    「那么,我们就开动吧。」

    一如往常地向善良诸神献上祷告后,我们便开始享用餐点了。

    「话说回来,梅尼尔多大人,这头鹿你是怎么猎到的?」

    「我隐藏气息沿著野兽留下的小径走著走著,忽然就迎头碰上啦。」

    「迎头碰上吗!」

    「对啊。我根本没时间想太多,反射性就射出一箭,结果不偏不倚正中要害。」

    「那运气还真好……」

    「是精灵神的恩惠啊。」

    「咱们是运气太差了。」

    「没错。」

    「你们差不多也该承认自己钓技很差了吧?」

    「…………」

    「承认了会比较轻松喔?」

    「只、只是偶然。」

    「真的很不乾脆耶!」

    「啊哈哈……」

    插图004

    将切下的鹿肉与炒山菜大量夹入面包中,再用刀子削下一些岩盐,大口咬下。

    热呼呼的肉汁当场溢出,十分美味。气氛又很热闹、愉快。

    ……我不禁回想起以前布拉德和玛利还在的时候。

    难以压抑的怀念情感,让我胸口顿时一紧。

    用餐结束,大家各自回到房间后……我独自走到屋外。

    一片星空下,我来到玛利与布拉德的墓前,在心中对他们述说起许多事情。

    ──我回来了。

    ──虽然没有你们陪伴让人有些不安,但我还算过得不错。

    ──也结识了许多的朋友、伙伴。

    至今发生过的事情。

    相遇相识的人。

    自己获得的东西。

    向他们报告了各式各样的内容。

    然后……

    ──你们最后对我说过的话,我都记得。

    ──我一定会继续遵守下去。

    ──所以,我要出发了。

    在心中如此道别后,我转回身子,看到古斯的身影。

    他飘在半空中伫立许久,彷佛在犹豫该怎么向我表达。最后──

    「老夫巴不得可以跟著你一起去,帮上你一些忙。但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候,老夫却什么也帮不上……」

    他用充满苦恼的声音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轻轻摇头,对他露出笑脸。

    「能够听到你这么说,就已经很足够了……别担心,古斯就在这里和布拉德跟玛利一起等我回来吧。」

    「……唔,老夫就等你回来。」

    「嗯。」

    「不过下次返乡时,你可要带妻儿一起回来啊。」

    「吵、吵死了啦!」

    就这样,我短暂的返乡行程结束了。

    ……屠龙之旅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