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铁锈之山的君王 下 第一章
    季节进入深秋,寒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一片略阴的天空下,我们的船在微波荡漾的湖面上顺风滑行著。

    北方可以看到直入云霄的壮观山脉,是《铁锈山脉【Rust Mountains】》。

    「进入这条往西的支流就行了吧?」

    「根据地图是那样没错。万一地形有变动再折回来吧。」

    我对站在船艏回头确认的梅尼尔点头回应后,他又再次开始呼唤妖精。

    我们为了绕到《铁锈山脉【Rust Mountains】》的西侧,现在正乘船在湖上航行。

    梅尼尔呼唤妖精们起风操船的技巧相当熟练。

    能够预测风向,甚至达到操作风向境界的妖精师或魔法师在船只来来往往的水边总是会受到需要,因此不愁吃食或住宿的问题。

    或许梅尼尔过去也有靠这类工作糊口的经验吧。

    「把这条绳子,像这样。」

    「是!」

    至于在船尾的方向,雷斯托夫先生则是在教导禄操作船帆或打绳结等等技巧。

    雷斯托夫先生当冒险者的资历很长,记忆力又好,属于多才多艺的类型。在这样的旅行中,他和梅尼尔一样是相当可靠的人物。

    禄虽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不过在我和梅尼尔的锻炼以及这次的旅行中,虽不精干也急速展露出他身为冒险者的资质了。

    「那么,从这边开始……葛鲁雷兹先生,请问你也无法预测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吗?」

    「…………」

    我向脸上有伤疤的寡言矮人如此询问后,对方点头回应。

    「那场《大崩坏》之后的状况,在下也完全不知。」

    而古斯他们因为被束缚在死者之街的关系,所以对于行动范围外的状况也一无所知。

    从这里开始,就完全是地图上没有记载也无人踏足过的黑暗领域了。

    「不过……」

    葛鲁雷兹先生又静静说道。

    「在《大崩坏》之前,《黑铁之国》西侧有一片精灵族的森林,名叫洛斯多尔。」

    「洛斯多尔……《花之国【Lhoth dhol】》吗?」

    「您听得懂精灵语?」

    「以前古斯有教过我,所以大致上都懂。」

    虽然像巨人语那样过于冷门的语言就连古斯都不太懂所以我也不熟,但我懂的语言算是多的了。

    尤其像精灵语因为使用族群的寿命很长,所以语法上较不会产生变化。

    从古斯知道的两百年前精灵语到现在都没有太大的改变,因此是我特别擅长的语言。

    「《花之国【Lhoth dhol】》……我有听过。」

    在船艏,梅尼尔望著树林茂密的岸边如此说道。

    「穿越穴居矮人的《黑铁之国》。

    度过闪耀的《彩虹桥》,便能抵达《花之国【Lhoth dhol】》。

    银色的竖琴,金色的笛,奏乐唱曲的乃《昴星之枝【Remmirath】》。」

    他接著用精灵语轻唱了一段优美的诗歌。

    「那是?」

    「……我故乡流传的旅行歌。」

    「真教人怀念的歌。没错,正是如此。」

    那是树木飘下的花瓣落在白墙屋子上,涓涓河流与精灵的乐声互相调和,位于《彩虹桥》另一头的缤纷国度。

    葛鲁雷兹先生如此呢喃。

    「虽然《花之国【Lhoth dhol】》的精灵与《黑铁之国》相处得并不融洽就是了。」

    「啊~……因为采伐量之类的问题吗?」

    「你知道得可真多。」

    「呃不,不是我知道。是因为在我故乡也有类似的问题啦。」

    梅尼尔说,那是矮人族与精灵族之间常有的争执。

    生活于森林的精灵们是靠狩猎、采集与林间农业维生,透过与灵精的调和获得许多恩惠。

    生活于山中的矮人们则是靠采伐树木制成木炭,冶炼钢铁生产各式各样的道具。

    精灵喜欢居住在阳光照耀的林中广场或树上,矮人则喜欢居住在深邃的洞窟与昏暗中。

    「……生活模式与文化都差异太大,所以基本上很容易起冲突啊。」

    「没错……」

    身为半精灵和矮人,这问题对他们两人而言想必感触很深吧。

    「正如梅尼尔多大人所言,咱们两国间有时会激烈竞争,也曾互相憎恨过。彼此污辱讽刺对方的话语可说是数也数不尽……即便如此,毕竟还是邻人。咱们会购买精灵在森林中生产的谷物、皮革与盐,也会贩卖真银【mithril】或铁制造的道具与工艺品给他们。」

    我们的船从湖泊进入了宽广的支流。

    左右两旁都是茂密的森林。

    船只缓缓沿河而下。

    「《昴星之枝【Remmirath】》的那些精灵擅于唱歌与妖精术,是一群个性上不太好相处,而且自尊心很高的家伙。」

    就跟咱们一样。葛鲁蕾兹先生如此说道。

    他难得变得如此多话。

    「……咱们对他们一直都抱有敬意,相信他们也是一样。」

    我不禁想像起两百年前……

    布拉德和玛利经历的那个时代,精灵族与矮人族之间的故事。

    然后……

    「他们在《大崩坏》中怎么样了?」

    「在下只知道他们死守在森林中顽强抵抗。他们始终都没有放弃过……后来恶魔们开始认真展开攻势后,咱们便关上了《西门》,《彩虹桥》也被封锁了。」

    或许……难得多话的葛鲁雷斯先生如此小声呢喃。

    「或许,他们还活著也说不定。」

    那句话听起来就像在祈祷。

    「精灵的寿命很长,搞不好──」

    葛鲁雷兹先生说到一半,忽然停下。

    我们顺著他的视线望过去,结果同样变得说不出话。

    「…………」

    从葛鲁雷兹先生口中溢出呻吟声。

    树木飘下的花瓣落在白墙屋子上,涓涓河流与精灵的乐声互相调和,位于《彩虹桥》另一头的缤纷国度,并不在那里。

    ──在船艏前方,是一片黑水淤塞而污浊,枯树林立的凄惨景象。

    ◇◆◇◆◇◆

    好一段时间,大家都默默不语。

    「没人、在吗……大家、全都……」

    葛鲁雷兹先生口中溢出微弱的声音。

    他接著张大嘴巴似乎想大喊什么,却又立刻把嘴闭上──缓缓叹了一口气。

    「只是留恋啊。」

    那声音彷佛是要拋开某种情感。

    「葛鲁雷兹……」

    禄感到担心地叫了他一声。

    「公子,请不用在意。」

    葛鲁雷兹先生说著摇摇头。

    船上沉默半晌。

    在这样沉重的气氛中……

    「…………嗯。看来这两百年间,河川的流向似乎有所改变的样子。」

    雷斯托夫先生改变话题如此说道。

    眼前的河川流入巨大的枯树之间,也就是过去曾经是森林的地方。

    「话说……」

    梅尼尔这时皱起眉头。

    「这情景,似曾见过啊。」

    听他这么说,我也注意到了。

    枯萎的树林,淤塞的黑水。

    「──《忌讳话语【taboo word】》。」

    「没错。」

    梅尼尔一脸厌恶地说道。

    「冠有《枝》名的精灵血族【lineage】若拿出真本事死守在自己居住的森林,敌人不管数量上多占优势,装备多强都没有意义。终究只会被扰乱迷惑,遭到分散、包围然后各自击破。」

    布拉德以前也说过,在森林中要避免和精灵起冲突。

    就是因为这样……

    「那群连道义规矩都不懂的该死恶魔,竟然搬出《忌讳话语【taboo word】》,聚集能够使用高等《话语》的家伙们──把整片森林彻底腐化了。」

    「…………」

    常有人会认为「战斗时不择手段的人或集团」很强。

    或者也有人主张「只要抱著不择手段的觉悟战斗,就几乎没有打不赢的对手」。

    ……那在某方面来讲是对的,然而在另一方面来讲也不正确。

    对于手段不设限制「什么都干」的战斗方式虽然短期间会很强,但长期来讲却很弱。

    只要一度使用过禁忌手段,对手势力也会跟著解除禁忌,不顾一切反攻。

    而且一旦被认定成「为达目的会无视于道义和信义」的家伙,就会变得无法和周围势力缔结同盟。

    甚至反而会给周围势力之间相互联手的藉口。

    短暂的胜利与光荣,无法避免的毁灭。

    ──不顾使用场合的「不择手段」是非常脆弱的。

    即便是恶神的眷属,掌管暴虐的伊尔特里特的眷属之中较高等的妖鬼,或是不死神斯塔古内特的眷属中较高等的不死族等等,都还算能理解这方面的道理,也会遵守一定程度的道义。

    毕竟再怎么说,都是生活在相同世界的存在。

    然而面对次元神迪亚利谷玛的眷属──恶魔的时候,这些道理就不通了。

    也许是因为精神构造本身就差异太大,或者因为目的不同,所以遵守这些道义对于恶魔们来讲根本没有好处。

    他们单纯就是一群以侵略与镇压为目的的异界怪物。

    「──……」

    我看著枯死的精灵森林,心中不禁在想。

    这样是不行的。

    绝不可以让轻易就能做出这种事情的存在继续横行下去。

    「──必须消灭他们才行。」

    「哦?怎么,很有干劲嘛。」

    「梅尼尔还不是一样,脸上就写著你斗志满满的样子。」

    「是啊,绝不能让他们活下去。」

    梅尼尔露出宛如野兽般的狰狞表情。

    彷佛在附和那笑脸似的,禄紧紧握起拳头,雷斯托夫先生与葛鲁雷兹先生也微微扬起嘴角。

    「不过在那之前──」

    「嗯。」

    听到我这么说,梅尼尔便轻声回应,雷斯托夫先生与葛鲁雷兹先生也点头表示同意。

    「?」

    只有禄疑惑歪头,张望四方。

    我们的船行进在淤塞的黑水上,穿梭于枯死的树木间。

    虽然乍看之下似乎没什么异常状况,不过我举起爱枪《胧月》──

    「那边。」

    朝水面用力刺出。

    同时,水面有如炸开般忽然隆起。

    ──从水中冒出来的巨蛇头部,被闪耀的枪头刺个正著。

    ◇◆◇◆◇◆

    「大水蛇【Serpent】!」

    「不要发呆!下一波要来了!」

    就在梅尼尔对惊讶的禄大叫的时候,从左舷方向的水面中又冒出巨蛇,雷斯托夫先生的剑也几乎同时如迅雷般刺出。

    然而,激烈波荡的水面使船身用力摇晃。

    即便是拥有《贯穿者》称号的雷斯托夫先生也微微刺偏了目标,没能贯穿敌人要害──

    「喝!」

    葛鲁雷兹先生的战槌接著一击粉碎巨蛇的骨头。

    「……不妙啊。」

    梅尼尔环视周围如此呢喃。

    于是禄也跟著把视线望过去──

    「噫!」

    结果当场倒抽了一口气。

    在四周混浊的水面下,可以看到好几条──不,是十几条又粗又长的影子,摇摇晃晃地聚集过来。

    「梅尼尔!全速前进!」

    「我知道!」

    不等我发出指示,梅尼尔便已经呼唤妖精,打算引起强劲的顺风与水流推动船只。

    然而──

    「该死,反应不良!妖精们太虚弱了!」

    大概是这片土地整体都被《忌讳话语【taboo word】》诅咒的缘故,看来妖精们的反应很迟钝的样子。

    在这样的状况下,《水上步行【water walk】》和《水中呼吸【water breathing】》等等水中活动用的咒语也会有效果不佳的可能性。

    ──万一让船沉没或是被打下船就很危险了。

    「你继续集中精神咏唱咒语!雷斯托夫先生和葛鲁雷兹先生负责左舷!禄负责支援梅尼尔!」

    我大叫的同时刺出《胧月【Pale Moon】》,将右舷方向又冒出来的一条水蛇的侧头部当场劈开。

    这状况不太妙。水蛇流出来的血液会吸引更多水蛇,甚至有让其他水栖怪物也聚集过来的可能性。

    ……没时间犹豫了。虽然会有风险,不过就靠攻击型的《话语》吧。让冲击力道在水中炸开,用类似爆破捕鱼的技巧将敌人一网打尽。

    我如此做出决断后,从自己所会的魔法中选择出简短而强力的攻声型,《话语》……

    「《破坏显【vasta】》──」

    霎时,船身忽然剧烈摇晃。

    《话语》被扰乱了。

    「──!」

    糟糕!就在我为了控制住即将爆炸的《话语》而把注意力都集中到咏唱的瞬间……从水中冒出一条特别巨大的水蛇,当场咬住我的侧腹。

    「呜!」

    船身摇荡。

    双脚悬空。

    无法扎稳下盘。

    身体被用力拉扯。

    混浊的水面急速接近眼前。

    「威尔──!」

    随著「扑通」的声响,我被拖进了淤塞的水中。

    ◇◆◇◆◇◆

    「────!」

    在落水的瞬间,我赶紧深吸一口气蓄满肺中。

    虽然在这世界不会游泳的人很多,不过幸好我无论前世或今生都有受过基础的游泳训练。

    ……咬住我侧腹的水蛇感到困惑扭动著身体。

    它弯曲的利牙并没有足够贯穿真银【mithril】锁子甲的威力,而它的下颚也没有足够压迫我腹直肌与腹斜肌直达内脏的咬合力道。果然肌肉就是正义。

    话虽如此,要是我继续被它缠著拖下水底,不用说当然还是会溺死。

    「…………」

    气泡「咕噜咕噜」地冒向水面。

    在淤塞的水中即使睁开眼睛也只能看到混浊的黑水,视野极差。

    当然,我也无法发声咏唱《话语》。

    因此我为了不要被压碎内脏而把力气注入腹部的同时,默默祷告。

    心中浮现的景象是光与清澄。

    就在下个瞬间,明光乍现,使周围约百公尺见方内的水中污物消失,变化为透彻的清水。

    ──是《清净的祷告》。

    如此确保视野并睁开眼睛后,我便清楚看到大水蛇【Serpent】们在水中游动的身影。

    好几条水蛇正朝落入水中的我聚集过来。

    「……!」

    我赶紧把脚缩起来躲过咬向我腿部的一条水蛇,又挥动手臂甩开另一条企图缠住我胸部的水蛇。

    好难活动。全身就像是被水拉扯一样。

    若继续这样在水中缠斗,我肯定迟早会输。

    ……不过,我已经看到突破这个困境的方法了。

    一条水蛇从正面朝我的喉咙冲过来,但被我一把捉住,当场撕开。

    我抓住它的上颚与下颚,靠蛮力连皮带肉将它撕裂。

    「──~~!」

    大水蛇【Serpent】有如发疯似地在我手中挣扎,水蛇的血在清水中渐渐扩散。

    我紧接著用一手压住咬著锁子甲不放的水蛇,用另一手拔出腰带上的匕首割开它喉咙。

    大量鲜血流出,使水变得混浊。

    ──其他水蛇们纷纷开始朝流血的那两条水蛇咬去。

    毕竟它们并不是魔兽,单纯只是体型巨大的水蛇──换言之,它们并不是因为包含魔兽在内的怪物特有的过剩攻击性,而是为了猎食才攻击人的。

    ……既然如此,其实根本不需要跟它们奋战到底,只要准备更虚弱的猎物、更容易攻击的目标就行了。

    我接著又解决了几条攻击过来的水蛇。在屏住呼吸的状态下连续激烈活动,让我渐渐变得难受起来。

    但我还是忍了下来,撑到水蛇们的注意力都从我身上转移到衰弱的同族之后,才开始游向水面。

    吸饱水的衣物无比沉重。

    我拚命拨水往上游,总算在船的旁边露出脸。

    「噗哈──!」

    究竟我在水中战斗了多久的时间?空气真是美味。

    「威尔大人!」

    禄立刻朝我抛出绳索。

    于是我抓住绳子,好不容易回到船上。

    全身上下不断落下水滴。

    「吁……吁……」

    我把手撑在甲板上,反覆急促的呼吸。

    整个身体都在渴求氧气。

    「威尔!」

    「你没事吧?」

    朝担心呼唤的大家点头回应的同时,我看到刚才快要落水之前放手的《胧月【Pale Moon】》。

    啊啊,还好它没有掉到水中。我一边想著这样的事情,一边调整呼吸──

    「《破坏显现【vastare】》。」

    朝水面狠狠放出攻击魔法。

    这次就不偏不倚地在水中产生了破坏漩涡。于传导率极高的水中流窜的冲击力道袭向水蛇们,辗肉碎骨。

    船身也剧烈摇晃起来。

    「呼……」

    这样就行了。我总算松了一口气。

    没过多久,许多水蛇的尸体便浮上水面。

    「还真不留情啊……」

    梅尼尔一副傻眼地如此呢喃。

    当然啦,毕竟又不能放著会积极攻击船只的对手不管嘛。

    「梅尼尔,我们快移动吧。另外,虽然我想应该大致上都收拾掉了,但大家还是要保持警戒。」

    「好。」

    「了解。」

    「呃、那个……刚才河水忽然变得很乾净,请问那是?」

    「嗯?就只是《清净的祷告》而已啦。」

    「咦?」

    禄看起来一副搞不懂我在讲什么的样子,而我也搞不懂他在疑惑什么。

    「呃~所谓《清净的祷告》通常应该是一瓶水,顶多一池水的程度……」

    「哦哦……」

    原来他是指输出率上的问题啊。

    梅尼尔对一脸困惑的禄轻轻拍了两下肩膀。

    「那单纯只是蛮干而已,习惯就好。」

    「咦?」

    「这家伙虽然一副正经八百的样子,基本战术却总是像蛮族一样硬干啦。习惯就好。」

    「…………」

    「像我就已经习惯了。」

    对依旧困惑的禄,梅尼尔露出一脸彷佛已经领悟什么事情的表情如此说道。

    「什么叫像蛮族一样硬干?讲得太过分了吧?」

    「那你倒说说看要怎么形容啊。」

    「我无论手法数量或输出力道都比蛮族强,所以应该是超越蛮族的硬干才对。」

    听到我一脸得意地这么说,梅尼尔却默默摇头,禄则是露出复杂的表情对那样的梅尼尔点点头。

    「呜,你们那是什么表情啦……!」

    「无奈的表情啦,超蛮族大人。」

    就在我们如此开著玩笑斗嘴的时候──

    「……问题在于这个地形变化啊。」

    雷斯托夫先生的呢喃中断了我们的闲聊。

    ◇◆◇◆◇◆

    确实,这一带的地形和两百年前的地图或情报比较起来,已经变化太多了。

    淤塞的河川改变流向,完全淹没了从前是森林的地方。

    河边都是潮湿的湿地,找不到可以让船顺利靠岸的场所。

    再加上还有像刚才的水蛇那样危险的生物栖息其中。

    ……我深深体认到,两百年来无人踏足过的黑暗领域果然不是随便讲讲的。

    「……葛鲁雷兹,你有看到什么眼熟的东西吗?」

    「不。」

    葛鲁雷兹先生摇摇头回答。

    「这样看起来什么也……」

    「啊!」

    就在这时,禄忽然大叫了一声。

    「葛鲁雷兹,你看那个怎么样?」

    大家纷纷好奇地往禄所指的方向望去。

    他的手指比向水面。

    仔细一看,因《清净的祷告》而变得清澈的水底,摇曳的水面下,排列有几栋建筑物的遗迹。

    「唔……」

    葛鲁雷兹先生看著那些遗迹,稍微思索。

    「…………」

    「如何?」

    「那建筑样式……在下认为应该是精灵族的屋子不会错。」

    「哦~干得好啊!」

    「亏你能发现。」

    「嗯,大功一件呢。」

    「哪里,这没什么的……」

    听到大家夸奖,禄顿时腼腆地笑了一下。

    「那么,这里大概是地图上的什么位置?」

    「应该是这附近……」

    于是我们让船远离水蛇们的尸体,并看著地图讨论起来。

    判断出大致上的位置后,我们再度开始移动。

    然而,附近一带因为被《忌讳话语【taboo word】》污染过的缘故,靠《顺风【tailwind】》咒语吹帆并不顺利。

    即便我用《清净的祷告》使周围的风与水变得清澈,衰弱的灵精也没办法立刻恢复。

    如果靠梅尼尔身为妖精师的实力再加上身为《森林之主》候补的力量,或许可以有所改善。但是──

    「大规模的变化会有被恶魔们发现的可能性。」

    在雷斯托夫先生这样很有道理的注意下,我们决定依靠更原始的手段。

    也就是靠船帆的航行到此为止,接下来放下船桨靠划船的方式。

    梅尼尔负责在船尾操舵,并出声指示。

    其他人则是配合他的声音,分别在左右舷划桨。

    黑暗淤塞的水。

    立在周围的苍白枯树全都是树龄不下数百年的巨木,让人感觉有如身处古代神殿的柱廊。

    「…………」

    除了偶尔会有水栖生物发出教人毛骨悚然的叫声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声音的死寂森林。

    四周不知不觉间被薄薄的白雾笼罩,《铁锈山脉【Rust Mountains】》也变得只能看到模糊的山影。

    伴随船桨的轧轧声与拨水声,我们的船缓缓前进。

    刚开始还多少有点对话,但后来也渐渐变少。

    彷佛是被周围阴沉的气氛感染似的,就在大家终于完全不发一语的时候──

    「?」

    我感受到右舷方向的水面有某种气息。

    于是我把视线望过去,看到许多气泡「咕噜咕噜」浮上水面的同时──好几只手从水中冒了出来。

    「呜!」

    从淤塞的黑水中伸出来的苍白手臂。

    有的腐败,有的只剩骨头。

    那些手就像在挣扎求救般,纷纷抓住我们的船。

    船身顿时轧轧作响。

    ◇◆◇◆◇◆

    「唔。」

    「…………」

    在不断摇晃的船上,雷斯托夫先生和葛鲁雷兹先生分别握起各自的武器。

    他们那些在死者之街翻新过的武器都是魔法武器,想必对不死族也非常有效果。

    「……是敌人吗?」

    梅尼尔则表现得特别冷静,虽然摆出随时可以拔出武器的动作,不过还是先向我询问了一声。

    「不是。」

    我摇头回应。

    「他们只是很痛苦而已。」

    我把手伸向其中一只抓住船身的手臂。

    被水泡得肿胀的手臂散发出一股腥臭味。

    我轻轻握住了那只手。

    「……!」

    禄惊讶得咽了一口气。

    「没事了。」

    我抱著希望心意能够传达的想法,开口说道。

    「已经没事了。」

    你们不用再受苦了。

    不用再怨恨了。

    不用再继续勉强了。

    「你们不需要再诅咒谁,不需要再作祟,不需要再折磨人了。」

    被我握住的手臂……以及周围的其他手臂,都渐渐放松力气。

    「──剩下的事情,我们会尽力解决。」

    你们不用再努力了,没关系。

    不用再挺身守护了,没关系。

    不用再战斗了,没关系。

    不用再背负责任了,没关系。

    可以放下重担了,没关系。所以──

    「请好好休息吧。」

    我一字一句缓缓说道。

    接著献上祷告。

    「灯火之神葛雷斯菲尔……请给予安息与引导吧。」

    在阴暗的天空点起一盏灯火,是《神圣灯火引导【divine torch】》。

    飘浮在虚空的奇迹灯火将徘徊四周的灵魂渐渐引导向轮回之中。

    许多苍白的灵体缓缓浮现。

    编绑整齐的美丽秀发,让人联想到竹叶的尖耳朵,秀丽的五官。

    「────」

    他们默默朝我们高雅行礼。

    「哦哦……」

    葛鲁雷兹先生发出颤抖的声音。

    想必那些灵体们的外观就是昔日《昴星之枝【Remmirath】》的精灵们的模样吧。

    「────」

    他们大概是想说些什么,开口准备讲话──

    却无法如愿。

    「…………」

    或许是沉眠在水底的缘故,让他们被剥夺了话语。

    虽然教人心痛,不过他们依然表现得高雅。

    优美地耸耸肩膀后,用美丽的手指比向某个方向。

    至于转动手指的动作,应该是想表达「尽快」的意思吧。

    「请问是往那边去就可以了吗?而且要尽量迅速。」

    对方点头回应我。

    接著,在最前头的一人将两根手指并拢竖起,然后再握起拳头,放到左胸前。

    动作相当流畅。

    「威尔,那是……」

    「没问题,我知道意思。」

    我用同样的动作回应。

    ──那是带著亲近意思的道别动作。

    「愿灯火的祝福跟随你们。」

    就这样……

    《昴星之枝【Remmirath】》的古代精灵们随著柔和的笑脸,身影渐渐变淡、消失。

    「…………」

    「…………」

    「…………」

    就在禄、葛鲁雷兹先生和雷斯托夫先生都沉默不语的时候……

    「走吧。」

    梅尼尔唐突说道。

    「往那个方向全速航行。现在马上,快点!」

    「咦?」

    「不要相信精灵族的时间感觉!」

    梅尼尔态度焦急地如此说道后,用相当强硬的语气呼唤妖精们,再度施展《顺风【tailwind】》的咒语。

    而且还很慎重地对自己施加《水上步行【water walk】》的法术之后,又再度大叫:

    「精灵族说『稍等一下』是指『一年后再来』的那个笑话,是真的啊!」

    船身以惊人的速度开始航行。

    拨开淤塞的黑水,在薄雾中快速前进。

    「时间感觉这么随便的那群家伙,现在却叫我们要『尽快』!也就是说……」

    从白雾的另一头忽然传来尖叫声。

    「──该死,果然是这样!」

    梅尼尔臭骂一句后,宛如打水飘的石子般在水面上迅速奔去。

    ◇◆◇◆◇◆

    「呜、哦哦哦──!」

    梅尼尔一边吶喊一边冲进白雾中。

    他平常战斗时都不太会发出很大的声音。

    虽然吶喊可以使人涌出力气,也能使恐惧消散,不过那是战士的战斗方式,并不是猎人的战斗方式。

    梅尼尔通常都是悄悄移动,悄悄攻击。

    而那样的他现在却故意大声吶喊,应该是为了让那位发出尖叫的人能知道他的存在,同时让追在后面的我们不要跟丢他的位置吧。

    梅尼尔留下声音做为路标,并往前越跑越远。

    「我们划桨,快点!」

    因为听到惨叫声的时间点太仓促,梅尼尔除了自己以外来不及对其他人施加《水上步行【water walk】》的咒语。

    而且在妖精的庇佑如此稀薄的场所,想必他也没有余力靠一次咒语就对所有人施加法术吧。

    在这样的紧急状况下,让掌握状况最正确的梅尼尔先赶往现场是很理所当然的决定。

    我们奋力划桨,看到前方有河岸越来越近。是零星长有几株瘦小植物、难以区别河岸境界的湿泥地。

    「把桨收起来!不然会陷在泥里!」

    我大声指示,把桨收回船上。

    大家都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而纷纷跳下船,在深及大腿的水中合力把船推上岸。

    「──!」

    紧接著立刻抓起各自的武器,往前奔出。

    即使脚会陷入泥泞中,也还是勉强冲刺。

    这场地太差了。一旦开始战斗,或许会在移动上受到很大的限制。

    我一边感到不妙,一边与大家并肩前进──

    「喝、啊──!」

    忽然传来切骨断肉的声音。

    在白雾之中,从沼泽冒出来扑向梅尼尔的一条无眼巨蛇被梅尼尔用长剑当场砍下头。好漂亮的一剑。

    巨蛇的头在半空中旋转,最后落到泥地上。

    另外可以看到有个陌生的人影倒在一旁。

    大概原本是编绑起来却被弄散的金色长发,如竹叶般的长耳朵。

    是精灵族──幸存者吗!

    「梅尼尔,那个人没事……」

    「还没结束!」

    梅尼尔简短大叫一声。

    紧接著,从他左右两旁的泥地中又跳出无眼巨蛇。梅尼尔立刻躲开那两条巨蛇的啃咬,绑起的银发随之甩荡。

    他虽然顺著闪躲动作朝其中一条巨蛇挥出长剑,但剑刃却没能完全砍断蛇的身体。

    长剑因此卡在蛇身上──就在下个瞬间,发生了教人吃惊的事情。

    刚才应该已经被砍断头的那条蛇竟然逼近梅尼尔,企图缠住他的脚。而且是在无头的状态下。

    「呿!」

    梅尼尔在不得已下只好放开长剑,一脚踹开打算缠住他的无头蛇之后,用力一跳拉开距离。

    施有《水上步行【water walk】》之术的他,即便在泥地也依然动作轻快。

    「要来了,准备迎击!」

    梅尼尔顺势扶起倒在泥地上的那位金发精灵,并退回到我们身边。

    从蛇群随后追来的动作中──我总算看出了全貌。

    那并不是什么蛇群。

    在泥地底下。

    好几条没有眼球、如男性的躯体般粗壮的蛇头,其实是连在同一个更为巨大的蛇身体上。

    多头巨蛇露出泛黄的利牙,不断吞吐红色的舌头,向我们威吓。

    「这是?」

    「沼泽地的王者……」

    「多头蛇【Hydra】啊。」

    大家都掌握了对手的真面目,对那外观奇异的巨大身体提高警戒。

    就在这时,刚才被梅尼尔砍断的头「咕噜咕噜」地冒出水泡,缓缓准备生出新的头。

    「《火焰箭矢【sagitta flammeum】》!」

    我立刻放出《话语》。

    透过《话语》创造出来、由玛那生成的火焰箭矢不偏不倚地命中了准备重生的头。

    爆炸声响传来。多头蛇痛苦扭动身体的同时──发出让周围空气震荡的强烈咆哮。

    「呜喔……!」

    「呜!」

    梅尼尔与被救出的精灵小姐,听觉特别优秀的那两人不禁摀住耳朵。

    但我没有余力去担心他们,赶紧观察蛇头。

    被火焰烧焦的组织停止再生了。

    「火焰有效!禄、葛鲁雷兹先生、雷斯托夫先生!请负责前卫!」

    愤怒抓狂的多头蛇朝我们逼近。

    大家纷纷拔出武器,架起盾牌往前进。

    「梅尼尔,你带那个人往后退!」

    「好!」

    梅尼尔则是与前卫替换,退向后方。

    我不能担任前卫。

    如果要清楚看到往前后左右散开的大量蛇头,一旦有人砍下蛇头便立刻阻止再生,就必须站在视野较广的后方。

    因此……

    「……我担任后卫、吗。」

    我向来都是在前方冲锋陷阵,也一直以来都靠这样解决了敌人。

    站在这个位置战斗是很稀奇的一件事。虽然现在没时间让我感慨,但我还是不禁有种意外的新鲜感。

    「只要砍下蛇头,我就烧掉!前方交给各位了!」

    「是!」

    「了解!」

    「交给我们吧。」

    大家纷纷回应。就这样,战斗开始了。

    ◇◆◇◆◇◆

    犀利中带有强劲力道的一剑砍下了多头蛇的头。

    是雷斯托夫先生的攻击。

    把粗如成人身体,而且不断动来动去的蛇头连肉带骨一剑砍断。绝非寻常的锻炼与实力能够办到的事情。

    像梅尼尔的实力已经算相当厉害,但刚才还是失败过一次,让剑被抢走了。

    然而雷斯多夫先生却能一副理所当然似地接二连三砍下蛇头。

    我也配合他的步调,不断射出《火焰箭矢【sagitta flammeum】》。

    他那教人寒毛直竖的精湛剑技一点也没有衰弱的迹象。

    再加上──

    「喝!」

    伴随雷斯托夫先生犀利的一声叫喝,在他的剑应该无法触及的高度准备攻击的一个蛇头当场被纵向砍成两半。

    是古斯帮雷斯托夫先生的爱剑新刻上的《记号》所发挥的效果。

    我猜那效果恐怕是以《剑刃延长【extension】》与《锐利【sharpness】》为基础,独自创造出来的《记号》吧。

    我身为魔法师的感觉告诉我,那是利用玛那形成瞬间性的利刃,使剑能够切开比剑身长度更远的目标。

    古斯的著眼点果然很高明。那是非常适合雷斯托夫先生的优秀改良。

    既然使用者的实力已经高到某个程度以上,与其冒然增加使用者的力气或者喷出火焰或雷电之类,不如单纯创造『能砍得更远的锋利刀剑』还比较实用。

    这样会变得从剑的外观上难以判断攻击距离,对敌人而言非常棘手,对自己人而言则是相当可靠。

    「《火焰箭矢【sagitta flammeum】》!」

    我立刻对被砍断的蛇头追加射出火焰之箭。

    插图005

    ……这次的战斗中如果状况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我打算就靠这招攻击到底。

    配合敌人的细节状况使用各种《话语》的攻击方式,虽然乍看之下很聪明,让人感觉像是很优秀的后卫。

    然而实际上那样做需要经过「看见、思考、判断、使用」的四个步骤,显得拖拖拉拉。

    相较之下,只靠「看见、使用」两个步骤连续施展有一定程度效果的简短魔法还比较好。而且对前卫来说,知道从自己后方会飞来什么玩意也能比较安心吧。

    多余的笨想法不如不要想。

    ──至少在「战斗」这样变化激烈的状况中,凡事单纯直接反而比较不会有破绽。

    我连续施放《火焰箭矢【sagitta flammeum】》的同时,右手透过古斯训练出来的双重魔法投射描写《记号》,诱导魔法不要误射前卫的伙伴们。

    同样的话语,同样的文字。因为是反覆相同流程,所以连续攻击中不会停顿也不须迟疑。甚至越是重复速度就越快。

    火焰之箭连续命中目标。

    多头蛇剩下的头纷纷发出愤怒的叫唤。

    最旁边的蛇头如鞭子般挥甩,企图横扫我方三名前卫。

    「奴喔喔喔!」

    架起大盾对抗攻击的,是葛鲁雷兹先生。

    他利用矮人族特有的低矮但结实如酒桶的身体,斜向架住盾牌。如果从侧面看,盾牌与身体形成一个「人」字。

    多头蛇坚硬锐利的鳞片在金属大盾上「喀啦喀啦」地一边爆出火花一边滑动。

    那不是正面硬挡,而是让攻击力道往斜上方偏开的动作。另外两人则是在葛鲁雷兹先生后面压低身子,使得多头蛇的攻击扑了个空。

    「哦哦哦哦!」

    战槌强烈的一击紧接著命中多头蛇变得毫无防备的身体。

    多头蛇虽然再生能力很强,但内脏承受到强烈的冲击还是会受不了。

    它当场退缩似地扭动身体,好几个蛇头尝试抵抗。然而葛鲁雷兹先生有如扎根在地般,丝毫不为所动。

    除了矮人族特有的体格之外,或许那套《碎剑》的护具上也施有可以让使用者能坚守岗位的某种魔法吧。

    「公子,趁现在!」

    「好!」

    就在多头蛇的注意力被葛鲁雷兹先生引走的时候,禄冲了上去。

    将《金刚力》的长柄战斧握在身后,从斜下方往上捞起般击中对手。

    「……呜哇。」

    骨肉碎裂飞散,发出吓人的声音。

    那根本不是砍断之类,而是用「打爆」来形容可能比较正确。是炸裂造成的结果。

    多头蛇的其中一个蛇头几乎被撕裂一半,往后仰开。

    「喝啊啊啊!」

    禄把长柄拉回来,顺势再挥出一斧。这次就完全把头扯断了。

    和雷斯托夫先生砍出来的平整切口不同,而是有如被巨人靠蛮力扯断似的凄惨断面。

    不管哪边看起来都很恐怖啊。我如此想著,并再次射出火焰之箭。

    「啊~这下没我出场的分啦……」

    反正我也不想浪费箭,就算了吧。梅尼尔在后方如此嘀咕著。

    战局走势早已大致底定了。

    ◇◆◇◆◇◆

    葛鲁雷兹先生保护著禄不受多头蛇攻撃,同时靠扎实的打击累积对手的伤害,弱化敌人。

    禄则是保持在葛鲁雷兹先生能够顺利保护的位置,并确保自己能大幅挥动武器的空间,砍下多头蛇的头。

    而在攻击与攻击间的空档,神出鬼没的雷斯托夫先生展现他精湛的剑术。进出攻击范围的技巧厉害到我都想拿来参考了。

    ……如此这般,我的工作顶多就是观察他们的行动,然后连续施放《火焰箭矢【sagitta flammeum】》。

    「喂,你振作点。」

    「呜……」

    至于梅尼尔则是激励著似乎受了伤的精灵小姐,同时警戒四周状况。

    虽然看起来像是在偷懒,但其实故意不出手而负责戒备的工作也是有必要的事情。

    在像是战斗这样的紧急状况中,有战斗能力便会忍不住想参战是人之常情──

    但如果一次有太多人加入攻击,误射或误伤自己人的危险性也会增加。

    因此为了让自己人能够专心在眼前的战斗上,不需要担心会有其他敌人忽然冒出,故意选择在一旁待命也是很重要的判断。

    虽然我认为应该不会有其他存在会想介入与多头蛇的战斗之中,但毕竟这里是人类未曾踏入过的黑暗领域,谁也不晓得会有什么东西潜伏在四周。

    「《火焰箭矢【sagitta flammeum】》!」

    就这样,三名前卫持续给予多头蛇伤害,我则是从头到尾用《火焰箭矢【sagitta flammeum】》攻击──

    多头蛇全部的头都被砍断后没多久,它就连临终的惨叫都发不出来便默默沉入沼泽中了。

    「成、成功了……?」

    「不要大意。多头蛇的毒可是靠一般的奇迹也无法解毒的剧毒啊。」

    「没错。这类的蛇形怪物有时候就算把全部的头都砍断也还是会继续挣扎。」

    「把、把全部的头都砍断还会动吗?」

    「是啊。要是被它的临死挣扎搞到受伤,可一点都不好笑了。」

    我确认那三名前卫都没有松懈大意后,把视线转向后方。

    「梅尼尔。」

    「威尔,拜托你立刻过来!她被咬了!」

    「!」

    我赶紧在泥地上一个箭步冲了过去,确认梅尼尔抱在手中的那位精灵小姐的状况。

    金色秀发散开来被泥水弄脏,雪青色的眼睛恍惚无神。

    虽然身上穿著沾满泥巴的粗犷行装,不过端正的鼻梁也好,柔滑的下颚线条也好,容貌上看起来就是个典型的美丽精灵女性。

    如果是在平时遇到,我搞不好会看得入迷吧。

    「呜、啊……」

    若不是像现在这样,因为受剧毒侵蚀而流著口水不断抽搐的话啦!

    「振作点!」

    这也难怪梅尼尔会无法放下她,没有加入战局。

    我如此理解的同时,赶紧准备进行《解毒的奇迹》的祷告。可是……

    「呜……已经、不……行了……」

    精灵小姐却伸出她发抖的手,想要制止我。

    「多头蛇……剧、毒……」

    「唔……」

    不妙。

    包括《解毒的奇迹》在内,凡是具有治疗能力的祷告,如果被对方拒绝就有可能无法发挥效果。

    这是因为善良诸神们不希望治疗能力被使用在受救者本人所不希望的延长寿命或拷问上──毕竟疗伤或解毒等能力如果用在做坏事上,多得是可以利用的方法。

    ……现在这位精灵小姐想必连讲话都很吃力了,却还是拒绝接受没意义的治疗,选择死亡。精灵族真的是自尊心很高的种族。

    就在我思考著该怎么说服她的时候……

    「你别讲话了。」

    梅尼尔抓住精灵小姐的手,让她放下。

    「不……北方……同伴、的……聚落……」

    「啊~……够了!你不要啰啰嗦嗦,乖乖接受治疗啦,同胞!」

    「同、胞……?」

    精灵小姐睁大焦点不定的眼睛,看向梅尼尔。

    看向他翡翠色的眼睛。

    「这家伙可不是普通的神官。森林的朋友啊,你会得救。所以乖乖接受奇迹的治疗啦。」

    「啊……」

    梅尼尔用不由分说的强硬语气如此说道。

    然后抓著对方的手……

    「祷告吧。」

    听到他那样的话语……

    意识已经变得模糊的精灵小姐确实微微点头回应。

    因此我便开始向神明祷告。

    ──神啊,请治愈这位自尊心强的精灵吧。

    祷告化为奇迹,奇迹化为淡淡的光芒注入精灵小姐的体内。

    没过多久,失去意识的精灵女性便渐渐恢复正常的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