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铁锈之山的君王 下 最终章
    我们接著取走了龙鳞及几件财宝,做为讨伐的证据。

    至于瓦拉希尔卡的尸骸,毕竟放著腐烂也会造成问题,因此我用祝祷术对它施加了《防腐的奇迹【preservation】》。

    据雷斯托夫先生所说,龙的身体全身上下都是高级素材,因此以后可能会准备好器材进行解体。

    把敌人的尸骸解体做成道具这种事情,虽然以我前世的感觉来讲有点心情复杂,但在这个世界杀死龙就是这么一回事。

    瓦拉希尔卡想必也早就做好觉悟,因此我也不犹豫了。

    既然获胜,就当成是胜利者的权利把能用的资源都彻底利用吧。

    话虽如此,但无论财宝的数量或龙的身体都太过庞大,实在不是现在五个人能够搬运的分量。

    不过也考虑到会被恶魔残党夺走的可能性,因此我保险起见用《话语》和《记号》设置结界后,决定沿著来时的路径先回城镇一趟。

    之所以不从东侧的陆路下山,反而刻意从西侧绕水路回去,一方面也是为了确认《花之国【Lhoth dhol】》的状况并报告战果。

    顺道一提,关于我的衣服则是靠借穿大家的备份服装以及龙的财宝中绣有《记号》的魔法衣装等等,姑且算是凑齐了一套。

    毕竟正式的寒冬已近,半裸身体走在路上未免太夸张。而且更夸张的是,我现在的身体已经变得即使真的那样做也没问题的状态了。

    ……在回程路上,我和大家一起验证了自己接受龙血之后的身体性能。得出的结论讲白一点,就是现在的我变得相当异于常人。

    大致上就跟不死神所说的一样。

    肌力和持久力方面原本就锻炼起来的部分变得更加提升。

    在防御力方面尤其超乎常人,工作用的小刀程度完全割不伤也刺不进我的身体。不过在万分注意之下简单进行的实验中,雷斯托夫先生的攻击还是可以砍伤我,因此并不算是无敌不死之身的样子。

    在《话语》方面我也试著咏唱一下,发现能够完全按照我的意思发挥效果。代表精准度提升了。

    集中精神注意感受也能知道,我体内体外的玛那凝聚方式与过去相比有产生些微的变化。

    最大威力也有增加……现在只要我有那个意思,或许光是大叫一声就能把周围一带都烧成荒野。

    简直就是呈现人类外观的龙了。

    这不是什么好状况啊。我不禁这么想。

    确实,我的战斗力提升了。

    现在如果跟不死神斯塔古内特的《木灵【Echo】》重新交手,我或许可以站在优势。对瓦拉希尔卡也应该能够单独一人战斗到某种程度。

    若对付一般的魔兽,想必甚至可以一边哼著歌,光靠身体能力就不冒任何风险轻松压制吧。

    ──这点实在不是好事。

    在战斗中不需要承担风险,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要是我习惯了这个接受龙血的肉体,将其视为理所当然,我的战斗方式就会变得傲慢不逊而随便胡来。

    那样一来我迟早会死的。

    或许会因为遭遇更强的对手,或许会因为树立太多敌人,又或许是遭人谋杀,总之肯定不得好死。

    就跟当年继承《噬尽者【Over Eater】》的时候,布拉德对我说过的警告一样。

    再加上我现在身为一名信徒,身为一名从政者,这也是很糟糕的状况。

    不怕寒暑,不畏饥渴,独自一个人在任何场所都能存活的强大存在,究竟能够对弱者产生多少同理心,维持多久的共鸣?

    搞不好我有一天会成为不解寒暑饥渴,无知傲慢而「徒有强大聪明」的人类。

    这份力量并不是龙的祝福──而是诅咒。

    难道这也在瓦拉希尔卡的计算之中吗?

    ……我实在不认为最后交锋的那瞬间,它会预测到我能够撑过龙息【breath】存活下来。不过我想照瓦拉希尔卡的个性应该会大笑主张「所谓邪龙就是会诅咒胜利者,使其人生破灭的存在」吧。

    即使我想摆脱这个诅咒,我也不知道已经与肉体和灵魂混杂的龙之因子究竟该怎么排除。而且就算知道了方法,这份力量也毫无疑问相当有用,因此在局势安定下来前我都无法放手──换言之,我在最后的最后彻底被瓦拉希尔卡摆了一道。

    ……我方确实是获胜了。

    然而我和瓦拉希尔卡之间的战斗恐怕会持续一辈子吧。

    要是一如邪龙所想,招致破灭,就是我输。

    而如果到最终都没有破灭,就是我赢。

    「……我不会输的。」

    穿过漫长的地下通道。

    准备走出《西门》的时候,我回头仰望山脉如此呢喃。

    ◇◆◇◆◇◆

    我们通过《西门》,往《黑铁山脉【Iron Mountains】》的山麓走下。

    穿过巨岩林立的岩石地区后,眼前豁然开朗。

    ──清爽的微风吹过。

    「哇……」

    一棵棵枯树都长出绿嫩的新芽。

    混有毒素的污泥都消失成为肥沃的土壤,原本是湿泥地的场所有些部分变成坚固的地面,有些部分变成丰饶的沼泽。

    和我们起初到来时潮湿阴沉的印象完全不同。

    「喂~!喂~!」

    一群精灵们从远处一边叫唤一边跑来。

    在最前头是有著金色秀发、雪青色眼眸的精灵──蒂娜小姐。

    「你们果然平安无事!我们这里原本听到好几声龙的咆哮,然后突然又安静下来。接著一阵神秘的火焰烧过去之后,这一带就忽然变得好漂亮──」

    她如此说著并冲过来,确认我们一个人也没少之后,便哇哇大哭起来,抱住我们。

    「……你们都没事真是太好了!」

    从她身上已经闻不到病毒的臭味。

    取而代之的是女性柔和的香气,加上泥土与绿草的芬芳。

    「受不了耶,你也太夸张了吧。」

    「一点都不夸张!我是真的担心你们再也回不来了……」

    「不过我们赢啦。看就知道吧,龙已经死了。是威尔杀掉的。」

    相对于梅尼尔故作冷淡的态度,蒂娜小姐倒是已经泣不成声了。

    「受不了。我们还不会死啦。毕竟还有事情要做啊。」

    「还有事情要做……?」

    「目前首要工作大概就是复兴这块土地。这附近一带依然还残留有邪龙之毒的后遗症吧。」

    「说得也是。在山脉各处也依然有瘴气残留的感觉……另外还有恶魔残党的问题。」

    禄点点头,一脸忧心地皱起眉间。

    确实乍看之下瘴气已经被去除大半,但并不代表全部都消失无踪了。而且喜好栖息在有毒环境的危险魔兽们想必也不会立刻离去吧。

    《黑铁之国》与《花之国【Lhoth dhol】》若想恢复到昔日的繁荣,恐怕还需要花上很漫长的时间。

    「毕竟龙的财宝多得像山一样,暂时就靠那些换取资金……」

    「也要考虑分配的方法才行啊。」

    「要是因为大量财富流入而打乱了物资与金钱的平衡也很伤脑筋。这方面就找托尼奥之类的商量看看吧。」

    「是!」

    「另外,既然现在已经夺回山脉,昔日《黑铁之国》的居民们应该也会想回来吧。」

    「那么就必须做好接收人员的准备,以免造成混乱啊。」

    必须处理的工作一件接著一件冒出来。

    「……虽然心情上不太愿意,不过我也回故乡的森林一趟,看看能不能拜托他们派遣几个有实力的家伙过来吧。」

    梅尼尔皱著眉头如此小声呢喃。

    从森林出走的银发半精灵如今却获得了《森林之主》的资格,带著故乡英雄的遗物,还伴随屠龙的战功一起回到故乡,究竟会引起多大的骚动……

    这样一想也不难理解他为什么会露出这种表情了。

    毕竟梅尼尔不是那种会想要闯荡出一番功名回故乡争一口气的类型。

    真要讲起来他应该是觉得待不舒服的场所就掉头离开,以后不管那地方变得如何都不关自己事情的个性。

    想必他本来完全没有要回去的念头吧。

    ……然而今天如果要调整山林,能有几位熟知大自然与灵精运作、实力高强的妖精师会比较好。

    因此若梅尼尔可以重新搭起与故乡的关系,确实会很有利。

    「既然这样,我也一起去。」

    「你要跟来?」

    「当事人没有亲自去拜托怎么行嘛!」

    「呃~这样讲也是啦。那么等春天我们就渡海去一趟……没问题吧,威尔?」

    那当然。我笑著点头回应。

    虽然有种会演变成什么大骚动的预感,但反正在这件事情上被害应该不会波及到我嘛!

    「你这家伙,竟给我露出一脸事不关己的表情……!」

    「哈哈哈。」

    ……《黑铁之国》与《花之国【Lhoth dhol】》若想恢复到昔日的繁荣,恐怕还需要花上很漫长的时间。

    不过就算花时间,总有一天……

    《黑铁之国》的熔炉肯定会再度燃起火红的烈焰,锤子敲打的声音会再度响彻山脉。

    《花之国【Lhoth dhol】》也肯定会重新响起美妙的歌声,重建起美丽的城镇吧。

    我打从心底如此深信著。

    ◇◆◇◆◇◆

    在《花之国【Lhoth dhol】》受到一番热烈款待后,我们再度乘船扬帆,沿著如今变得清澈的河川逆流而上,抵达湖泊。

    接著穿过湖泊,越过浓雾,再度来到死者之街。

    「……哦哦!」

    结果我看到古斯一副静不下来地漂浮在废墟城镇的边缘。

    ──或许现在讲这种话不合情境,但幽灵出现在大太阳下的画面实在难得一见。

    「你们没死啊。嗯?」

    古斯一脸怀疑地看向我。

    「玛那的动向很奇怪……是龙的因子、吗?」

    居然一眼就看穿了。

    真不愧是《仿徨贤者【Wandering Sage】》。

    「那可是诅咒啊。」

    「我知道。我也接受了,古斯。」

    这是打赢瓦拉希尔卡的代价。

    同时也是那只孤傲的邪龙自始至终都贯彻自己为龙的证明。

    「那就好……来,过来吧。大家表情看起来都很疲惫啊!」

    古斯呢喃似地说道后,立刻切换态度,引领我们走向神殿。

    虽然一路到这里都没什么自觉,但我似乎相当亢奋的样子。

    在布拉德与玛利的墓前跪下,报告完与龙战斗的结果后,我一放松下来便睡得如烂泥一样。

    毕竟一场接著一场的战斗总算结束,来到了不需要再保持警戒的区域内。

    虽然继承了龙血的肉体几乎不会感到疲劳,但或许是历经好几次在生命的危机让精神上渴求休息的吧。

    我熟睡到甚至忘了每天早上的祷告。

    ……做了一场孩童时代与玛利和布拉德一起生活的梦。

    在神殿山丘上愉快奔跑的梦。

    ……就这样结束了短暂的休息后,当我们准备启程返回《灯火河港【Torch Port】》时……

    「向您借的武器就此归还。」

    禄对古斯如此说道。

    然而古斯很乾脆地左右摇手……

    「免了免了。你们拿去,老夫用不著。」

    「可是,这是您重要战友们的遗物吧?」

    「……你这人真是规矩啊。」

    古斯露出苦笑。

    不过他其实并不讨厌像这样个性规规矩矩的人。

    「正因为是战友的装备,更应该继承给新的主人。无论武器或防具都是生为道具,若只是封藏起来,连装饰鉴赏的功用也没发挥,简直是没有意义到极点啊。」

    「……那么,我就心怀感激收下了。」

    「嗯,能够成为新一代矮人之王的装备,对那些武器防具来说想必也是一种荣耀吧。」

    听到古斯这句话,我不经意想起一件事。

    「啊……《黎明呼唤者【Call Dawn】》。」

    在自然而然间,这把黄金之剑一直都挂在我的腰上。

    毕竟我的主要武器《胧月【Pale Moon】》严重损坏,《噬尽者【Over Eater】》又不能轻易使用。

    因此考虑到还会跟恶魔残党或魔兽交战的可能性,我就一直把它带在身上了。不过现在……

    「不,那把剑现在是属于威尔大人的。」

    「怎么可以这样?这是矮人代代相传的宝剑吧!」

    我虽然一再强调这把剑在宣示正统性之类的场合上非常重要,可是禄却坚持不愿收下。

    他说当时奥鲁梵格尔王是亲手将这把灵剑交付给我的。

    「威尔大人是命中注定的英雄人物。为了在今后的战斗中继续保护性命,还请务必让那把剑助您一臂之力。」

    他虽然这么说,但我实在不能免费收下这样的东西。

    于是我们签了一份明文记载当我死后会将剑归还给《黑铁之国》的文件,以「租借」的形式由我保管。

    「话说,怎么讲得好像今后还会有更强大的敌人出现在我面前的样子……这次的对手可是龙啊,再怎么说也到此为止了吧?」

    要是随随便便又冒出比这更夸张的对手谁受得了啦!

    我抱著确信如此表示后……

    「…………」

    「…………」

    「…………」

    大家却陷入一片沉默。

    而且纷纷用带有同情的视线看向我。

    那眼神彷佛在说「反正照这家伙的状况肯定又会……」的感觉。太过分了!

    「呃,怎么说……坚强活下去吧。我多少会帮你一点忙。」

    雷斯托夫先生笨拙但温柔地拍拍我肩膀如此说道。

    「不,那样讲还是很伤人啊!」

    雷斯托夫先生不禁一脸为难。

    见到他那样难得的表情,大家顿时都笑了。

    ◇◆◇◆◇◆

    我们从死者之街沿河而下,回到了《灯火河港【Torch Port】》。

    当接近的时候骚动早已传开,在城镇边境工作的妇人们都惊讶得纷纷用双手摀住嘴巴,连滚带爬急急忙忙地奔回镇上。

    「领主大人回来啦!」「大家都平安无事呀!」等等的大叫声接连传来。

    没过多久又换成大量居民从镇上吵吵嚷嚷地跑出来一探究竟时,我们的船只已经靠到码头了。

    我们陆续上岸,便看到托尼奥先生走在群众前头。

    总觉得他头发莫名凌乱,眼眶周围还有黑眼圈。

    当初我是将后续事务都托付给他处理,不过仔细想想,在龙的咆哮声接连传来的状况下,想必也引起很多骚动吧。

    看来我让他费了很多心的样子,真是感到抱歉。

    「欢迎各位回来……请问结果如何?」

    对托尼奥先生的询问,我点头回应。

    接著解开交给葛鲁雷兹先生保管的包裹,弯曲犄角的尖端以及又大又厚的鳞片就露了出来。

    「住在山中的恶魔们,还有邪龙瓦拉希尔卡──都已经被我们讨伐了!」

    我高举犄角如此大叫后,居民们立刻大声欢呼起来。

    瓦拉希尔卡的低吼与咆哮声在这座城镇也听得到。

    想必大家都过得很不安吧。

    不过就在这个瞬间,那些情绪都获得消解了。

    「哇哈~!恭喜你们~!」

    从人群中冒出一名红发半身人,朝我扑过来。

    我赶紧接住后,顺势转圈,惹得碧哈哈大笑。

    「大家都平安无事呢,真是太好了!那就是龙的角吗?借我看一下,我等一下要写成歌!──啊,这些新装备是什么?好厉害!你们从哪里弄来的?」

    她还真是兴奋。

    照这样子看来,我们所有人等一下都要被她问东问西彻底采访一场了。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欢呼与祝贺的人群顿时将我吞没。

    当中有矮人街的代表阿格纳尔先生,索利先生和霍兹先生也在。

    还有出征时委托担任诱饵的《纸老虎【bluffer】》马克思先生等人也都平安回到城镇,彷佛在祝贺双方任务都顺利达成似地对我们咧嘴而笑。

    老矮人古兰迪尔先生则是老泪纵横地抱住葛鲁雷兹先生与禄的肩膀。

    另外我还看到神官安娜小姐对雷斯托夫先生慰劳一句「辛苦了」并露出笑容,雷斯托夫先生也点头回应。

    至于梅尼尔倒是在不知不觉间就脱离人群,在稍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愉快地看著我们的骚动。实在很符合他的作风。

    居民们纷纷把我围绕在中间,又是谢谢,又是恭喜,一下做得好,一下万岁地不断对我欢呼。

    而我也用笑脸一一拥抱或握手回应。直到现场气氛稍微冷静下来时,托尼奥先生大声拍拍手。

    「好啦好啦!领主大人和其他人想必都累了!毕竟他们可是击败巨龙凯旋归来啊!」

    他这么说著,拨开人群……

    「就稍微给他们一段时间休息……明天再来举办一场宴会吧!」

    托尼奥先生用眼神向我询问「这样可以吗?」之后,我也点头回应。

    在这方面的安排上,我完全敌不过他啊。

    于是我顺著托尼奥先生营造出的局面……

    「这是庆祝邪龙讨伐!请各位明天尽情吃喝、尽情欢唱、尽情庆祝吧!」

    如此大叫后,人们便发出了更加热烈的欢呼声。

    熟悉的面孔都露出笑容。看起来非常开心、愉快、幸福。

    「…………」

    我成功守住了这片幸福啊。

    要是我当初没有挺身挑战瓦拉希尔卡。要是我输给了瓦拉希尔卡。

    肯定就看不到这片光景了吧。

    我守住了总算获得的东西。

    从老是畏缩恐惧、裹足不前的前世获得重生──然后站起身子,不断迈进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这件事化为一股温暖的现实感,盈满我的心。

    ……真是感慨万千啊。

    ◇◆◇◆◇◆

    到了隔天,我们从早上就开始盛大庆祝。

    城镇的广场上摆有从各处搬来的桌子,铺上白色的桌巾。

    到处可以看到花圈装饰,还有妇人们从一大早就准备好不断冒出热气的温暖料理。

    大量人群都各自打扮得漂漂亮亮来到镇上。

    每个人脸上都挂著笑容。

    ……身穿礼服的我在广场的讲台上大声说道:

    「呃~我不会讲太久的……毕竟我自己也饿扁了!」

    听到我开的小玩笑,大家也都用笑声回应。

    「庆祝成功讨伐了龙,以及丰收的恩惠……感谢灯火女神!感谢善良诸神!」

    感谢灯火女神!感谢善良诸神!

    人们跟随我如此大叫后……

    「──乾杯!」

    乾杯!大量的杯子高举起来。

    有的是兽角制成,有的是木头制成。有的色彩鲜艳,有的颜色朴素。

    那样的杯子们热闹地互相敲击,陆续被一饮而尽的宴会。

    自然而然地从各处传来交谈声与开怀的笑声。

    就在这时,弦音响起。

    是碧抓准这个赚钱的大好机会,开始愉快地弹唱起来。

    那是一首描述精灵与矮人的诗歌。

    在两百年前的《大崩坏》时沦陷,如今总算又准备在这块土地重建的,精灵与矮人的国家。

    《花之国【Lhoth dhol】》与《黑铁之国》的故事。

    碧纤细的指尖动作奏出时而开朗,时而悲伤的音乐,点缀话语。

    接著忽然变调,乐声停息。

    安静的述说。

    两个国家的故事,随著破灭中断。

    ……然而,音乐随后又静静开始奏起。

    即便如此。碧这么唱道。

    即便如此,只要人民还在,意志还在,国家就能重生。

    有如轮回之环。

    就算堕入漆黑之中。

    温柔女神的灯火想必也会带来光明。

    就算一切都被毒气与黑暗笼罩。

    就算有可怕的恶魔徘徊,邪恶的巨龙咆哮,化为充满恐怖的土地。

    《世界尽头的圣骑士【Paladin】》依然会挺身拯救。

    伴随温柔女神的灯火。

    驱散这片南方大陆的黑暗,带著勇气不断迈进。

    ──碧的三弦乐器高声奏起圣骑士【Paladin】的屠龙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