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铁锈之山的君王 下 番外篇:月之旅
    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一闪一闪地洒下。

    在清新的空气中,大量巨树有如神殿的柱廊般排列。

    ──这里是《兽之森林【Beast Woods】》的深处,伟大的《森林之主》──《柊木之王》的王殿。

    「哦哦,这里,真是好地方吶!『感谢你的细心安排,威廉大人』。」

    「『请不用客气』……那么,关于之前讲好的事情……」

    「唔嗯,偶们接受了。」

    在我面前如此点头回应的,是只要见过一次就决不会忘记的巨大身影。

    也就是以前我曾交手过的那位森林巨人【Forest giant】──约顿族的刚古先生。

    在周围还有他部落的其他巨人们,有些好奇地到处观察,有些则是用巨大的魔兽皮革搭建著帐篷。

    男性全部都是超过三公尺的大块头,连女性也都有两公尺半以上,画面看起来相当壮观。

    总有种自己变成半身人的错觉了。

    「与人起冲突,不管是输是赢,都粉麻烦啊……」

    「我想也是……」

    讨伐完巨龙,凯旋归来,设宴庆祝。

    若是冒险故事,或许到这边就会「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地画下句点落幕了。

    但很遗憾,这是现实。

    必须处理的善后工作还有很多很多。

    向埃赛尔殿下与巴格利神殿长等相关单位人物报告问题已顺利解决,安抚情绪陷入不安的人民,抑止暴动发生,宣传正确的情报好封锁流传民间的虚假情报。

    像这样收拾处理《兽之森林【Beast Woods】》各处因为龙的咆哮而必须尽快对应的骚动或是可能演变成骚动的因素──

    而且就算这些事情大致上都处理完毕,必须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对之前发现的森林巨人【Forest giant】部落进行对应也是其中一件。

    通常来说,「巨人」这个种族就跟龙一样,不隶属于善神或恶神阵营,而保持在中立的立场。

    ……这里所谓的『中立』,并不是指「讨厌争斗,不与任何势力联手」的那种意思。

    他们即使不受任何一方的神明庇佑也能活得很好,力量也强大到万一被找碴殴打,管你是哪边神明的阵营都能予以反击,造成对方相当大的损害。

    既然如此,又有什么理由要特地跟神明之间的地盘斗争扯上关系呢?

    就是像这样拥有极强力量而保持的『中立』。

    而当中的森林巨人【Forest giant】据说是创世神话时代的《原始巨人》流传下来的血脉较稀薄的种族。

    随著世代交替,神秘因子变得稀薄,寿命渐短,体格也变得较小。

    即便如此也还是有三公尺高的巨大身体,再加上虽不及梅尼尔那般等级,但也相当高等的妖精师技能。可说是虽然数量少但素质极高、力量强大的魔法战士种族。

    光是血脉较稀薄的森林巨人【Forest giant】就已经是这种等级,要讲到创世时代的影响保留较深的那些《原始巨人》们的传说,那就更是夸张了。

    居住在南海大风暴的中央,与暴风一同穿梭大海的顶天巨人,《暴风巨人【Storm giant】》

    长年沉睡在大火山地带的熔岩中,偶尔会随著火山爆发而醒来的《熔岩巨人【Lava giant】》。

    在遥远东方尽头的荒野居住于永不止息的雷云下,能随心所欲飞翔天空的《雷云巨人【Cloud giant】》。

    虽说多半都已经离开了这个次元世界,但夸张的规模还是会让人听得不禁晕眩。

    这样也能理解为什么会说巨人与龙是同等了。

    如果是那种等级的存在,即使面对《原始龙》之一的瓦拉希尔卡也确实能够正面交锋不退一步吧。

    而现在的问题就在于,纵然不及那些神话存在,但还是有继承其血脉而力量强大的这些邻居们就栖息在森林的深处。

    既然栖息在《兽之森林【Beast Woods】》深处,就代表他们根本不害怕魔兽们。

    从那些用魔兽皮革制成的帐篷看起来,他们甚至应该归类为以魔兽为猎物的猎食者……换言之,就是比魔兽还要强大。

    万一哪天与不断开拓、扩张的人类生活圈以不幸的形式相遇,肯定会引起大骚动。

    具体来讲就是从冒然遭遇演变为战斗,当有任何一方传出死亡牺牲就会变得不可收拾了。到时候不但会造成极其严重的损失伤害,而且对谁来说都得不到好处。

    当然,如果双方有认识的人可以姑且搭起交涉的桥梁,或许还能靠赔偿解决问题,但那种东西是最后的手段。不能打从一开始就抱太大期望。

    因此──

    「守护主王的任务,就交给偶刚古与族人们呗。」

    我决定试著询问他们,是否愿意移居到以前我在长角恶魔科尔努诺斯的骚动时确定了位置的《森林双子王》──《橡树之王》与《柊木之王》这两棵巨树的周边一带。

    这两棵《森林之主》可说是《兽之森林【Beast Woods】》的最大要害。万一让这地方遭到《忌讳话语【taboo word】》之类的手段破坏,将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

    然而这里毕竟是《森林之主》的圣域。基于必须保持自然绿意的性质上不能让太多人进来过度开发。

    这种时候基本上只能将这里设为禁地,但又不能完全没有安排守卫,实在两难……而就在这样的时候,我想到了这群森林巨人【Forest giant】。

    他们能够因此获得绝对不会和人类起冲突,而且几乎能永久定居的住所。

    双子王则是能够得到一群力量强大又能够交谈对话的护卫居住在自己近处。

    我想这样应该是对双方都很有利的结果吧。

    ──我与刚古先生握手以示缔结契约。

    他的手真是又粗又厚。

    「话说回来……『刚古先生、是那里学到、西方共通语的』?」

    「从前、在森林边境有个、呃~……?农、农耿……农更……?『过农耕生活』、很好相处的男人。偶们互相交换毛皮与谷物,就稍微,学了一点。」

    「哦~……」

    「那已经是,春天来了三百次、更之前的事情。后来,部落的人和人类起了冲突……偶们就移居到森林深处啦。」

    「…………」

    还真的是非常古早以前的事情。

    不过,这也就是说──

    「现在,『以物易物、还可以』?」

    「唔嗯,『若能交换到金属制品我们也很高兴,不过你们需要什么东西?』」

    「我们也是,『需要、药草、木材、魔兽皮革、骨头』这样。」

    就这样,我们稍微讨论了一下交换品项,得出大致上的共识。

    剩下较细节的调整就交给实际负责的人们吧。

    「是说……」

    讨论告一段落后,刚古先生接著如此说道。

    他的视线则是望著我的背后。

    「你的、呃~『那把枪,怎么了?』」

    「…………」

    对于他的询问,我尽可能挤出笑脸。

    但或许还是多少参杂了一点难受的表情吧。

    「……在跟龙的战斗中,坏掉了。」

    刚古先生顿时露出了一脸『问错事情啦』的尴尬表情。

    ◇◆◇◆◇◆

    《胧月【Pale Moon】》坏了。

    在与瓦拉希尔卡的战斗中碎裂折断,坏得不留原型。

    尽管那是有大量《记号》保护的枪,面对亲近《话语》的龙还是不堪一击。

    当然我也有注意不要让武器被破坏,但在当时的状况下还是有个限度。

    因此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是没办法的事情,可是……

    「唉……」

    我还是忍不住感到沮丧。

    从巨人部落回到《灯火河港【Torch Port】》的我,坐在码头边深深叹息。

    ──其实我已经有确认过《胧月【Pale Moon】》究竟有没有修复的可能性。

    透过埃赛尔殿下的介绍,我找到《白帆之都【White Sails】》中最厉害的锻造师,询问是否有办法修好《胧月【Pale Moon】》。

    然而那位寡言的锻造师先生只是默默对我摇头。

    那就是一切了。

    「…………」

    但或许是我听到那个回答后露出的表情实在太过悲伤的缘故吧。

    锻造师先生将《胧月【Pale Moon】》折损的枪头上还残留有《光的话语》的部分打磨,帮我做成了一把匕首。

    至于《强化》或《锐利【sharpness】》的部分则因为已经碎裂,无从挽救了。

    「这是、留恋吧……」

    我将挂在腰上、用《胧月【Pale Moon】》打磨成的匕首拔出来,举高在阳光下。

    利刃部分闪耀出教人怀念的光芒……然而这把武器已经无法满足我所必要的性能水准了。

    平常拿来挥舞在各方面对我而言都不足够,更别说若是让沉睡于灵魂深处的邪龙力量觉醒,恐怕朝什么东西用力一砍就会当场碎裂了吧。

    魔兽、恶魔残党、南方未知的恶神眷属们……我必须面对的敌人太多,实在不能只因为舍不得就继续使用性能较差的武器。

    或许我也差不多该去寻找新的主要武器了。

    ……事实上,我现在的选项相当多。

    以前探索遗迹获得的武器之中,单纯在性能上超过《胧月【Pale Moon】》的枪就有好几把。

    如果还是不满意,花钱请《白帆之都【White Sails】》的商人们透过船运帮我从各地买枪回来也可以。

    若靠人脉关系拜托,搞不好也能得到矮人族或精灵族的秘传武器。

    枪头施加了火焰或雷电《记号》的古代魔法枪。

    投掷出去就能追踪对手,一声《话语》就能收回手中的枪。

    能够清静使用者的精神,提高抵抗力的祝圣之枪。

    或是用真银【mithril】制成,寄宿有迷惑妖精的蛊惑之枪。

    另外也有单纯制作得极为极为坚固、极为锋利,为了使其不要变钝而用《记号》强化,构造简单不过感觉很好用的枪。

    然而,每一把枪我用起来都觉得不对劲。

    我想大概是因为我使用《胧月【Pale Moon】》太长一段时间了。

    就性能来讲,《胧月【Pale Moon】》算是很弱的枪。

    比不上恶魔之王为了杀死对立的《上王》而造出的吸命剑《噬尽者【Over Eater】》。

    也比不上锻造之神创造出的金色小太阳《黎明呼唤者【Call Dawn】》。

    《胧月【Pale Moon】》单纯只是比较坚固,能够调整长度,枪头会发光的枪罢了。

    ──然而,即便如此……

    不管别人怎么说,《世界尽头的圣骑士【Paladin】》主要使用的武器,就是那把单纯比较坚固,能够调整长度,枪头会发光的枪。

    那是我最为信赖、独一无二的武器。

    而那样爱用的武器现在变成这样──或许是我的感觉还没能从混乱中振作起来吧。

    雷斯托夫先生之所以那样执著于自己爱剑的理由,我如今更能够理解了。

    ……自己一直以来最为信赖的那份重量消失。

    这比我原本预想中的还要难受。

    「…………」

    我凝视匕首,内心思考著:这下该怎么办才好?

    我没办法将这把打磨过的《胧月【Pale Moon】》一起带去冒险。

    就算带去了,它也单纯只会变成派不上用场的累赘,或者被用坏。

    可是若把它当成纪念品装饰在家中,又感觉好像不太对。

    怎么办?

    我究竟该怎么做才好?

    明明讨伐完邪龙后还有很多善后工作必须处哩,我却忍不住为了这种事情陷入沉思。

    ──就在这时。

    「该死,要干就干!我没在怕的!」

    远处传来莫名有气势的大叫声。

    ◇◆◇◆◇◆

    一副怒气难消似地走在河边道路上的,是一名还很年轻的少年。看起来大约十三、四岁左右。

    一头黑色的卷发,感觉个性很好强的淡褐色眼睛。

    身穿粗麻衣服披著外套,背上背有简陋的箭筒与弓,腰上还挂了一把大概是随便削成的木制棍棒。

    或许是猎人或冒险者的学徒之类的吧。

    「看我去砍下魔兽的首级……!」

    「不、不要这样啦,格雷……很危险的……!」

    「吵死了,亚历克斯,不要阻止我!」

    而追在那名少年后头的,是身穿稍微比较像样的棉质衣服、年纪差不多大的红发男孩。

    修补过的深色斗篷配上前端镶有一丁点变色的银制装饰、看起来相当古老的梣树木杖。

    应该是魔法师,但感觉不像是从学院出来的。或许是什么地方的土著咒术师系统吧。

    就在我不经意眺望著他们时,那位少年甩开了魔法师男孩的制止,迈步往城镇外走去──

    「呃,不好意思。」

    顿时有种不祥预感的我赶紧上前叫住了他。

    「嗯?干什么啦?」

    叫格雷的少年抬起感觉个性不服输的脸看向我。

    被称为亚历克斯的魔法师男孩则像是松了一口气。

    我稍微弯下膝盖,让自己对上他们的视线。

    「没什么啦,我只是想说你那么生气是打算去哪里而已。」

    「我要去讨伐魔兽啦,讨伐魔兽!」

    「讨伐魔兽……?」

    「对啦!怎样?想当冒险者不行喔?」

    从现在的地点以及他们走来的方向推测,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呃、啊~……你们刚才是不是去过《棕熊亭》?」

    于是我讲出了一家店的名字。

    「去过又怎样!」

    「呃、那个、我们两个是偶然在路上相遇,说要一起去看看……结果就……」

    「那群混帐,该死!」

    「啊~……」

    在这座《灯火河港【Torch Port】》中,《棕熊亭》尤其是个性粗鲁的冒险者经常也入的酒馆。

    当中也不乏性情较恶劣的人物。

    要是像这样立志成为冒险者的年轻小孩进去店里……我想肯定会受到一番相当强烈的侮辱。

    然后遭到近乎吃闭门羹的待遇,所以就打算去砍个魔兽的首级回来给对方一点颜色瞧瞧。大概就是这样吧。

    尤其这位格雷小弟弟看起来正义感很强烈。

    如果只是自己受辱就算了,但因为连同行的魔法师男孩也被取笑,才会让他这样怒气难消。

    「…………」

    然而,力量是残酷的。

    只要看一眼就能知道,大概原本是一名猎人的格雷小弟弟虽然身体有受过锻炼,但我不得不判断他顶多只是比普通人稍微强个一两级而已。

    至于站在后方的亚历克斯小弟弟……小妹妹?哎呀,这点就不多深究了……虽然我不清楚他知识有多深,但至少看起来没什么实战经验。无论眼神视线或言行举止,都充满外行人的感觉。

    要是遇到突然冒出来的魔兽,我想他恐怕很难迅速正确地咏唱《话语》吧。

    「……你们这样出去,会死喔?」

    这里可是《兽之森林【Beast Woods】》。我亲身体验过里面究竟有多危险。

    听到我用冰冷的声音如此说道后,魔法师的亚历克斯大概是察觉出什么而身体颤抖了一下。

    格雷也一瞬间露出被吓到的样子,不过很快又燃起斗志……

    「怕死当什么冒险者!」

    对我如此反驳。

    虽然感觉很有胆识,不过……

    「那你有考虑过比死更惨的状况吗?」

    「欸?」

    「像是蛇的魔兽会让对手麻痹,然后活生生吞进肚子里花好几天的时间慢慢消化。你有想像过自己全身慢慢被溶解的感觉吗?」

    「……咿!」

    亚历克斯顿时吓得抽了一口气。

    另外……我在内心稍微对不死神斯塔古内特道歉之后……

    「或是变成亡魂。」

    「…………」

    「只失去手脚,性命却活了下来。或是被贼抓去当农奴卖掉。」

    光凭著一股怒气就闯入魔兽横行的《兽之森林【Beast Woods】》深处的人,若没有相当好的运气便只会得到这类的下场……哎呀,虽然因为《兽之森林【Beast Woods】》太过危险,所以其实没什么盗贼会潜伏在深处就是了。

    「呜、咕。」

    但不管怎么说,如果他因此愿意打消念头,那就是最好的。

    「可是,反正无论如何我都没地方可以回去!只能干了啊!」

    「…………」

    看来这两人都没有退路的样子。

    格雷小弟弟大概是为了削减抚养人口或与父母死别而流浪到这里的。

    照样子看来,表情黯淡的亚历克斯小弟弟应该也是同样遭遇。

    「可是格雷……那位亚历克斯应该放不下你,所以搞不好连他也会一起死喔?」

    「……!」

    我试著这么说服后,格雷小弟弟总算气势削弱了。

    他接著紧咬起嘴唇。

    在被逼到走投无路的状态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来到这座《灯火河港【Torch Port】》,但自己没有知识,不晓得该怎么做才好。

    对将来的不安与无助都只是靠著愤怒与气势勉强压抑,但我想他自己也很清楚继续这样下去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吧。

    「呃、请问……大哥哥、你是冒险者吗?」

    「不,我不是。」

    至少我现在已经不能自称为冒险者了。

    「不过,我稍懂一些。」

    「既、既然这样!不好意思!请你告诉我们吧!……我们究竟该怎么做才好!」

    「嗯。」

    在不利与不明之中,即便遭遇到焦急的状况,也懂得先冷静收集情报。

    格雷小弟弟的热情固然重要,不过像亚历克斯小弟弟的这种个性也是相当重要的资质。

    既然两人各自拥有这两项特质……他们应该还有活下去的希望。

    「总之你们先把在《棕熊亭》遇到的事情忘掉,然后沿那条路走过去会看到一块像大鱼的招牌写著《蔚蓝海神亭》,进去看看吧?那里的店长很照顾人的。」

    那里不但会帮忙互相介绍这类立志当冒险者的新手们,协助组成较像样的队伍,而且也会分派较适合他们的任务,并多少给些建议。和《棕熊亭》那样粗鲁的酒馆不同,相较上──哎呀,真的只是相较上──算是有教养的一家店。

    面对点头回应的亚历克斯以及眼神看起来似乎还对我有些怀疑的格雷,我即使觉得有点鸡婆但还是继续说道:

    「听好啰……所谓冒险者的工作就是挑战冒险。但这并不是指无谋莽撞或匹夫之勇,而是要为了活下去做好万全的准备,然后用全力去挑战不是活就是死的冒险。」

    如此一来,命运的残酷骰子也多少会关照一些。

    「不要自暴自弃,凡事记得求证,在装备上不要吝啬……然后再加上一点智慧与勇气。如此一来肯定有一天能够抵达你们所期望的终点。」

    愿善良诸神庇佑你们。我笑著如此说道。

    ……不自觉间,我把《胧月【Pale Moon】》磨成的匕首递了出去。

    「……?」

    「给你。」

    「哼,匕首用起来根本……」

    「格、格雷!格雷!这上面、有《记号》……!」

    「记号……魔法匕首吗!」

    「嗯,但也不是什么很厉害的《记号》就是了。送你们吧。」

    对这两位准备踏上旅途的年轻冒险者们,我希望可以给予祝福。

    虽然我已经无法和《胧月【Pale Moon】》一同冒险了,但如果那天在地底发现的这把《胧月【Pale Moon】》能够跟著别人继续它的冒险之旅──

    我觉得那肯定是很美妙的事情。

    「这上面刻有《光的话语》,至少可以拿来当成火把喔。」

    「你、你有什么企图?」

    ……啊~确实,突然收到这样的东西难免会害怕吧。

    看不出对方送这东西的利益或目的,换成是我也会觉得可疑。

    「那你们愿意听我说一段有点长的故事吗?」

    「故事?」

    「嗯。毕竟交付魔法武器的同时也要讲讲它的来历,是自古以来战士的传统嘛。」

    「……总不会是你想吹牛吧?」

    「格、格雷!」

    「哈哈,你要那样想也可以啦。」

    不过相对地,就让你们陪我说到高兴吧。

    我这么想著,并开始说了起来。

    「这把武器啊,是古代的矮人锻造出来,讨伐过奇美拉,贯穿过龙鳞的──」

    世界尽头的圣骑士【Paladin】最为信赖的一把枪。

    在乌云密布的夜晚中照亮世间的、《胧月【Pale Moon】》的旅途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