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死者之街的少年 终章
    一阵清爽的微风吹过。

    清晨时分的山丘麓下,在晨雾中微微显得模糊。沿著广大的湖岸边,有一座石造建筑的都市。给人感觉就像中古世纪的城市,有高高的塔,也能看到美丽的拱门接连而成、类似高架渠的建筑物。

    ……全部都是古老破旧的废墟。

    随处可以发现建筑物的屋顶坍陷,外墙的灰泥斑驳不堪。街道的石板缝隙间杂草丛生,绿藤与青苔到处攀爬、附著在屋子上。过去想必曾有人居住的城镇,如今在一片青绿中宛如沉睡般慢慢腐朽。

    缓缓升起的朝阳温柔地照耀这一切。

    ……我在俯视这座都市的山丘上立了玛利与布拉德的坟墓。

    因为能够将湖泊与化为废墟的都市都尽收眼底的这座神殿山丘上,充满了许许多多的回忆。

    所以我决定把坟墓立在这里。

    「…………」

    总有一天,我希望能再回到这里。

    虽然已经见不到玛利和布拉德了。虽然我知道他们已经归返轮回了。

    但我希望至少可以在他们的坟前报告。

    希望像我曾经梦想的那样,把朋友、家人介绍给他们认识。希望告诉他们自己的孩子有好好在过活,让他们可以安心。希望自己能成为那样的大人,回到这里。

    「……所以现在暂时告别啰。」

    我交握双手,沉默祷告。向两座墓碑报告:我要出发了。

    「报告完了吗?」

    「嗯。」

    我点点头。

    「……话说。」

    然后,或许讲这种话不太应该啦,可是……

    「为什么古斯没死啊?」

    「太过分了。居然希望来日不多的老人家快快死掉……这个鬼孙子!」

    「谁是鬼孙子啦!真让我难过……我只是想说古斯死掉之后,你积蓄下来的财宝都能归我而已嘛!」

    「鬼孙子!鬼孙子自己承认了──!」

    稍微一点玩闹。

    过去因为种种因素造成隔阂,我好久没有像这样跟古斯开玩笑了。

    「呵呵呵,我只是想要让那些无处可花的金钱得以发挥功用而已啊。好不好嘛,爷爷~?」

    我故意带著满满的讽刺如此说道后……

    「唔,这么说也对。那你就拿去吧。」

    「欸……?」

    忽然变回一脸认真的古斯把好几个袋子塞到我手上。

    于是我确认了一下袋中。

    ……在朝阳照耀下,大量的金币银币闪闪发亮。另外还有许多宝石、戒指、手环、钮扣、胸针、别针、斗篷扣、金丝银线织成的装饰绳与装饰带。

    「…………」

    哇,好壮观的财产……

    「这是什么啊────!」

    我惊讶得差点把它们掉落到地上,又赶紧抓住。

    「什么叫这是什么?就是老夫的财产啊。老夫不计利息借给你,你可要好好增加财富啊。」

    增加财富的方法老夫都教过你了吧?古斯如此说著,咧嘴一笑。

    「呃、可是、这、这个……」

    「积著不用的钱就跟死了没两样。老夫不喜欢都不流通的钱。你不是也说过了?要『好好地活,然后好好地死』啊。」

    金钱也是一样。古斯耸耸肩膀说道。

    「你要好好活用它们,让它们流通,别淤积在一处,直到它们卸下大任的那一天。」

    这或许就是古斯个人的讲究理念吧。

    「毕竟老夫已经无法看到那些情景啦……」

    「古斯……」

    因此我对古斯深深鞠躬,收下了这些金银财宝。

    在心中做好别离的觉悟。这就是古斯能够给予我最后的……

    「唉呀,虽然老夫还有十年不会死就是了。」

    …………啥?

    「呃、不、你想想喔?还有《上王》的封印要守护不是吗?」

    要是被恶魔什么的解放出来可就糟糕啦。古斯如此说著。

    「所以昨晚老夫就和赐予你启示的神明稍微交涉了一下。到十年后不死神恢复状况为止,祂允许老夫继续在这座都市徘徊啦。」

    我的嘴巴就像鱼一样不断张张合合。

    这、这个人到底在干什么啊……?话说葛雷斯菲尔大人也在搞什么啊!呃,虽然我明白这么做是必要的啦!

    「而老夫似乎姑且变成葛雷斯菲尔的《使者》了。」

    仔细一看,古斯身上不净的气息的确变淡了,甚至散发出像神圣之灵的感觉。

    ……可是,既然这样……

    「至于那两人,似乎并不期望如此。」

    彷佛看穿我想法似的,古斯又接著说道。

    「要是再多给十年的时间,就会起欲念,会留恋不舍。既然都多给了十年,那就再十年,又再十年,至少陪伴到你过世为止……他们就是知道自己会这样想,所以决定离开。」

    他们虽然走得好像很乾脆潇洒,但其实内心跟你一样又哭又叫啊。古斯这么说道。

    「…………」

    听他这么一讲,我无话可说。

    ……那两人直到最后都没有使诈。即便知道有方法可行也一样。

    「像这种会起欲念的立场,让这老头子一人担当就够了。」

    古斯说著,耸耸肩膀。

    确实,古斯应该可以做得很好吧,能够悠然地完成封印守护者的任务。

    然后等十年期限到来的时候,他肯定会一句怨言也不说就潇洒离世的。

    ……古斯爷爷一直都是很摇滚的人物。

    「那等十年之后……封印要怎么办?」

    「葛雷斯菲尔是说,到那之前你要想办法。」

    ……神啊,全部丢给我也太过分了吧。

    「外面的社会似乎对葛雷斯菲尔的信仰有些荒废的样子。光是这次对咱们的介入,据说就耗费了祂不少力量。」

    「咦?」

    「所以灯火之神的未来也要靠你努力啦。」

    我都还没出发,各种有形无形的重担就越来越多了。

    这、这就是所谓苦难的命运吗……!

    「不管怎么说,你今后想必会需要用钱,就全部拿去吧。」

    「嗯,总觉得我好像有很多事情必须做的样子,我就心怀感激地收下了……」

    于是我把金银财宝收到身上各处,重新整理行囊。

    厚实的衣裤、皮手套配上耐穿的靴子。容量又大、口袋又多的背袋与腰包。另外多带一双换穿用的鞋子。还有毛毯啦、手提锅啦、保存粮食与水袋。作业用的短刀与小斧,携带式毛笔与羊皮纸,绳索和换穿衣物,露营用的厚帆布。

    再零碎一点的小东西还有可以当苏醒药的少量烈酒,针线与大大小小的布料,小块的岩盐也很重要。

    铠甲则是借用了不死神之战中一名英雄尸骸身上装备的《真银(mithrill)》锁子甲。要说这玩意哪里好,就是它非常轻。明明很耐砍,却几乎没有穿著铠甲的感觉。

    锁子甲的外面多套一件衣服,然后再套上一条附头套的斗篷,用古斯给的斗篷扣夹起来。头套的布料中间缝有写了《守护话语》的护符,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保护我的头部。

    毕竟我被不死神盯上了,行李准备上就必须兼顾重量与装备强度。如果有能够无限装道具的袋子该有多方便啊……我不禁回想起上辈子玩过的电脑游戏。

    不过既然没有那么好用的玩意,就只能自己多下点功夫了。

    另外武器就是短枪《胧月(Pale Moon)》、单手剑《噬尽者(Over Eater)》以及一块圆盾。

    《胧月(Pale Moon)》的枪尖根部绑上古斯给的装饰绳,稍微弄得漂亮一点。这东西虽然等级比不上《噬尽者(Over Eater)》,但毕竟是我第一个战利品,使用起来又方便,让我很喜欢。

    倒是在不死神之战中表现活跃的《噬尽者(Over Eater)》,虽然很过意不去,但我用旧布和握把布将它包起来了……就像布拉德所说,这玩意不但等级太高,效果又太凶恶,是让人想拔又不敢拔出来的危险物品。实在不是平常拿来当主要武器使用的东西,顶多是当隐藏王牌。

    至于圆盾,我虽然有犹豫过要不要带,但它毕竟过去为我立下不少功劳,一想到没有它在手上的状况就很恐怖。盾牌这种东西虽然不起眼,然而有和没有就差很多了。为了方便携带,我姑且有绑上带子好背在身上,不过重量负担还是不小。

    ……这些旅行装备,是从以前就慢慢准备好的。

    我记得玛利和布拉德两人也帮了我不少忙。

    「…………」

    「喏,威尔啊。」

    正当我重新整理行囊顺便做最终确认,并回想起那两人的事情而变得有点感伤的时候,古斯忽然对我说道:

    「你到了外面的世界,应该至少需要有个姓氏可以报。『威廉』这名字是那两人给你取的,那么姓氏的部分就让老夫为你取一个,你觉得如何?」

    「咦……真难得古斯会讲这种话。嗯,好啊。」

    反正我也没什么拒绝的理由。

    就当作是古斯给我最后的饯别,接受他的好意吧。

    「那么,就仿照一些精灵族与半身人部族的习俗好了。」

    咦?精灵族与半身人?为什么特地那样……

    「那些部族的人会将父母的名字串起来当成自己的姓氏。」

    古斯表篇肃地如些口诉我。

    「玛利布拉德……你今后就叫『威廉‧玛利布拉德』。」

    听他灵一说。

    我在口中反覆念了一下。

    玛利布拉德。

    威廉‧玛利布拉德……简直就像为我量身订做似地顺口。

    「你就带著那两人的名字去旅行吧。老夫已经充分享受过放浪生活了。」

    今后换成你们一家三口好好享受吧。

    被称为《仿徨贤者(Wandering Sage)》的老人如此说著,对我耸耸肩膀。

    「嗯,谢谢……这姓氏我很中意喔。」

    行李的最终确认也结束了。

    于是我绑起腰包把剑挂好,背起背袋与盾牌,再拿起短枪。

    虽然我自认体力不差,但毕竟这行李分量不算少,感觉还是相当重。

    「……好,那你要多保重喔。我会再回来。」

    「嗯。」

    我向古斯很乾脆地道别后,走下山丘──又转回头……

    「还有,我会在中间名加个G字的!」

    对古斯挥手大叫后,扬起嘴角。

    「蠢货!老夫名字的第一个字母是A啊,你上课到底学了些什么东西!」

    古斯的笑声传来。

    「可是古斯就叫古斯嘛!『奥古斯塔斯爷爷』什么的未免太难叫了吧!」

    我也笑著回应,如此大叫。

    「哼,真是拿你这孙子没辙……那就再会啦,威廉‧G‧玛利布拉德!」

    「再见,古斯!总有一天绝对会再见面的!」

    我们互相挥手。

    然后我望向前方,头也不回地迈进。

    从都市旁的湖泊延伸出去的河川沿岸,可以看到古老的街道遗迹。

    就先沿著这条一路往北的街道走向下游吧。

    ──在灿烂的晨光照耀中,我往外面的世界踏出了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