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死者之街的少年 番外篇:梦想的积木
    满月之夜。要塞中到处弥漫死亡的气味。

    有人类的尸骸。有的被斩杀,有的被刺杀,或者被咬死,或者被揍死的大量尸体。鲜血、脏器与污泥沾满全身,空虚的眼眸已经映不出谁的身影。

    有恶魔的尸骸。有的外观看似模仿人类,有的则彷佛是人与兽交杂出来的奇怪存在。同样或者被斩杀,或者被刺杀。

    人类与恶魔的尸体互相纠缠、堆叠,散落各处。

    是双方交战的结果。有的失去手脚,有的眼珠被挖出,有的肚肠外流。甚至也有彼此的武器砍入对方要害,同归于尽的人与恶魔。

    在这样象徵「凄惨」一词的要塞内,有两个人影在中庭对峙著。

    其中一人是男性,红发的巨汉。身穿厚实的魔兽皮甲,肉体锻炼得健壮魁梧,蓬松的头发宛如狮子,眼神锐利无比。他名叫布拉德,是个战士。

    「…………」

    男子默默举著一把双手巨剑。剑身又长又大,厚重而锋利。

    与布拉德相对的,则是另一个巨大的影子。

    不知该如何形容是好。

    很巨大,非常巨大。而且厚实。

    头部像栖息于峡谷的野生黑山羊,有著巨大的犄角,细长的脸型。然而双眼却不似山羊,而是如爬虫类般有著细长的瞳孔。眼神中虽然不带感情,但确实可以感受出野兽所没有的知性。

    把视线从山羊头往下移,便能看到其身体近似人类。

    表面覆盖黑色短毛、肌肉粗壮的手臂。厚实的胸膛与分成六块的腹肌。结实的大腿以下却又是山羊的关节构造与蹄足。

    那身影就像是把人类与山羊随便混杂在一起,教人毛骨悚然的夸饰画。手中握著外型像柴刀又像切肉刀、厚而巨大的半月刀。

    比身材魁梧的布拉德又更巨大一圈、两圈的恶魔。如果按照博物学的分类方式,名叫巴弗灭。

    「──嘿,要塞大将,现在心情可好?」

    布拉德开口搭话,但巴弗灭不予回应,只是举起半月刀。

    因为他看出了眼前这个雄性人类并非等闲之辈。

    「战士在交手之前应该要互报名号,顺便聊个一两句话啊。」

    恶魔就是这样不解风雅。布拉德说著耸耸肩膀。

    大概是将此视为良机,巴弗灭猛然踏出一步,从正面挥下半月刀。

    ──下个瞬间,巴弗灭的头颅飞了出去。

    是布拉德发挥比巴弗灭快上一倍的速度踏出步伐,将对手的头砍断了。虽然画面看起来像是布拉德冲向巴弗灭的刀前,不过他将自己的剑插入对手的刀路并往旁边架开的关系,丝毫没有受伤。

    巴弗灭失去了头部的身体当场跪下,瘫倒在地。

    只凭只身单剑挑战恶魔大将,且一招便分出胜负。可见布拉德的剑术实力不凡。

    「……恶魔真的是有够不解风雅的。」

    布拉德再度耸耸肩膀。

    「居然会被你嫌不解风雅,那恶魔也太没面子了。」

    一道清脆的声音忽然传来。与血腥气味弥漫的战场显得格格不入。

    现身的是一名将茂密的金发绑在头上的女性。以白色和草绿色为基础的神官服上绑了一条剑带,手中握有一把单手剑与一块小盾牌,身上一些部位还穿有皮革铠甲的样子稍嫌不太适合本人……然而动作举止有模有样,想必有一定程度的武术功力。

    此人名叫玛利。

    她眯起美丽的翠绿色眼眸,对布拉德微微一笑。

    「你听过什么叫半斤八两?」

    「太过分了,我可是个风流潇洒的男人啊。」

    「风流?整天只要喝酒吃肉打打架就满足的你,竟有脸说自己风流?」

    「很风流吧?」

    「简直是走在流行的最前端呢。不过是反方向的前端。」

    「走在最前端的我!超帅气啊!」

    「…………」

    「拜托你讲些什么啦。」

    两人的对话带著亲昵与玩笑。

    就在这时,南边的天空忽然一闪,接著传来轰声与震动。

    布拉德吹了一声口哨。

    「……古斯老头他们成功啦。」

    「看来是那样呢。」

    玛利点头同应。

    「这边也算是攻下了这座要塞,老头他们不用担心撤退的问题啦。」

    「虽说要塞规模不大却也只靠自己一个人就攻陷了,你这个人真的很夸张。」

    「别夸奖我啦,我会害臊。」

    「我才没有夸奖你……总之,我简单办个葬礼阻止他们化为不死族吧。」

    毕竟我同行就是为了这个目的。玛利如此说完,便朝著四周的死者开始祷告。

    「地母神玛蒂尔,以及流转之神葛雷斯菲尔……」

    为了不让死者的灵魂受到不死神蔓延世界的保佑,徘徊于现世。

    看著玛利在这样教人鼻酸的情景中依然挺直身体用心祷告的模样,布拉德不禁眯起眼睛──接著苦笑一下,闭上双眼。

    「……呼,这样就没问题了。」

    「哦,辛苦啦。」

    「不过──」

    玛利的表情不太开心。

    「就算断了大峡谷的桥梁,又能撑多久呢?」

    「绕路,靠大魔法变动地形……或是《上王》单独乘坐飞行生物移动后,直接在当地生产军队。」

    唉呀,了不起撑个几天吧。布拉德耸耸肩膀说道。

    「…………」

    「果然不把那个《上王》讨伐掉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古斯似乎有想到什么计画的样子喔?」

    「不过那肯定也是一条不归路吧。」

    对玛利充满忧愁的一句话,布拉德点头回应后──

    「所以你别跟来。」

    「讲得还真突然呢。」

    听到布拉德交抱著双手警告,玛利一脸无奈地如此说道。

    「不是我在自夸,但我可是很重要的战力喔?」

    「我知道,但你还是别跟来。看到你丧命会让人很难受。」

    大概是想像到那个情境的关系,红发巨汉皱起眉头。

    「……再附加一句『因为我爱你』之类的话如何?可以逗人开心喔,尤其是我。」

    金发神官则是慈蔼地望著对方那表情,用调侃似的语气如此说道。

    「那种会起鸡皮疙瘩的台词谁讲得出口啦。」

    「真是拿你这个人没办法。」

    玛利眯起翠绿色的眼眸,露出苦笑。

    「如果我说我不服从,你又要怎么办?」

    「不惜打昏你我也要把你送回后方。」

    布拉德说出口的声音听起来坚硬而冰冷。

    可以感受到他坚定的决心。

    「……这件事我可是有得到古斯老头的许可。」

    「原来如此,看来我怎么抵抗也是没用的。」

    面对那样的布拉德,玛利不禁耸耸肩膀。

    「那当然。你的实力虽然不差,但再怎样也比不上天下无双的布拉德大人啊。」

    「是呀。」

    两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浅薄。

    这点程度的事情,双方都心知肚明。

    「……那么这样如何呢?」

    「?」

    玛利缓缓竖起食指与中指……

    「──要是你把我丢下来,我就当场自尽。」

    把两指喻为短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并且对布拉德露出无比灿烂的笑容。

    布拉德的表情顿时僵住。

    玛利那笑脸不是在开玩笑,她是认真的。

    「你、你在说什……」

    「没听清楚吗?我说如果不能和你在一起,我就当场自尽。」

    玛利保持著笑容靠近布拉德,抬头望向他的脸。

    「──你愿意带我一起去吧?」

    用笑脸微微歪头询问的模样,甚至让人感到可爱。

    看到那样子,布拉德的表情僵硬到不行。

    「你、你太奸诈了吧……」

    「女人本来就是很奸诈的,布拉德……你或许是最强的男人没错,但男人永远都是敌不过女人的喔。」

    听到这句话,布拉德当场仰天抱怨了一句「真的太过分啦」。

    「这个顽固的家伙。可恶,居然让我钓到一个这么难对付的女人。」

    「唉呦,明明什么都还没做就把我当你的女人了?」

    「男人就是这样的东西啦。」

    布拉德叹了一口气。

    「我说,玛利。」

    「什么事?」

    面对再次歪头询问的玛利,布拉德用自己粗犷的手握起她优美的手指。

    然后用坚定的视线盯著玛利翠绿色的眼眸……

    「如果能活著回来,我们就找个平静的地方结婚吧。」

    「……呵呵,我很乐意。」

    「找个视野辽阔的山丘,在上面建个朴素的房子。」

    「听起来不错呢。微风吹起来应该会很舒服……」

    另外再种个菜园之类的。玛利笑著如此说道。

    「如果生了孩子,就请古斯老头来当家庭教师。」

    「呵呵,如果是古斯爷爷,应该嘴上抱怨一堆最后还是会答应吧。」

    这两人心中都很清楚,将自己的生命燃烧殆尽的时刻已经近在眼前了。

    「然后……如果生下来的是男孩子,我就教他武术!配上古斯老头教的魔法,让他成为比我还要厉害的超强男人!怎样!」

    「……总觉得会培养出一个又强又聪明却很糟糕的人,好恐怖。」

    「太过分了吧!」

    「所以我必须教他一些比较细节的地方才行呢。」

    他们自己比任何人都明白,根本没有活著回来的希望。

    ──因此,这些都只是梦想。

    「不过,他肯定会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是啊。」

    明知无法实现,却还是不禁把深切的期望、幻想的幸福、闪耀的情境、温馨的画面,在心中默默堆叠。

    就好像小时候带著天真无邪的笑脸将积木堆叠成城堡一样。

    ──那样微不足道的小小梦想。

    「对了,名字要取什么呢?」

    「男生的名字我已经想好啦。」

    「……总不会是什么奇怪的名字吧?」

    「太失礼啦。很久以前我有听古斯老头讲过有关各种名字的由来。」

    「然后在里面有让你中意的名字?」

    「没错。既然生为我们的孩子,最好要意志坚定。」

    布拉德咧嘴一笑。

    「──所以我们的孩子就叫《意志之盔(William)》。」

    怎样?面对如此询问的布拉德,玛利也用微笑回应。

    「真是个好名字……我也很喜欢呢。」

    威尔。威廉。我的孩子。

    玛利小声呢喃。布拉德则是牵起她的手,迈出步伐。

    两人并肩同行,朝向死亡与破灭。

    丢下甜美而虚幻的梦想积木。

    ──谁都还不知道。

    在他们经历死亡、破灭与漫长的岁月之后。

    从那温柔梦想的闪耀残骸中,将发出小小的新生哭啼。

    ──在这时候,谁都还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