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灯火之港的群像 1:圣骑士与回忆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轻之国度录入组

    扫图:Naztar(LKID:wdr550)

    录入:Naztar(LKID:wdr550)

    ─播种荒野者,吾视为善。

    ──编绳窑土者,吾视为善。

    ──维护和睦者,吾视为善。

    ──祈人幸福者,吾视为善。

    ──愿天下众人之生活皆获得吾之守护与慈爱。

    ──愿天下众人之生活皆获得吾之赞美与疼惜。

    『制裁与雷电之神沃鲁特的祝福』

    寒气渐消,新草嫩芽在转眼间便伸长的春季夜晚。

    灯笼绽放的光芒照亮整间办公室。

    在灯笼中发光的不是摇曳的火焰,而是刻有《光lumen》之文字的纯白贝壳。

    在那样的光芒中,我解开麻绳,将原本捆绑起来的纸卷摊开到桌上。

    这并不是像我前世用过的那样洁白耀眼、轻薄到用指尖就能翻动、触感又滑顺的纸张。

    要说是白纸颜色也一点都不漂亮,呈现混杂有枯叶色彩的淡黄色。

    纸质又厚又硬,让人不禁会想起前世的图画纸。

    裁切边缘都是细毛。

    触感也很粗糙。

    ……实在是品质很差的纸。

    或许以这个时代的水准来看勉强算是及格了,但讲得再好听应该也很难说它是「好纸」吧。

    我面露微笑,将那纸张翻动、弯曲、拿起来对著灯笼透光。

    接著就像在确认质感似的,不断轻抚表面。

    「只不过是一捆纸就让你那么愉悦啊,威尔。」

    我忽然感受到有人在笑。

    隔著桌子的另一侧,坐在来宾用的椅子上原本用小刀削著芦苇茎的一名男子不知从何时开始看著我。

    是我的挚友,梅尼尔多。

    他全身靠在椅背上往后仰,歪著脖子斜斜望向我。

    银色的长头发顺著重力沿肩膀滑落,肤色白皙的额头与后颈,以及半精灵特有的尖锐耳朵因此露了出来。

    看著我的眼睛呈现清澈的翡翠色,嘴角笑得微微上扬。

    「……我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见到他那样像是抓到机会可以捉弄我似的表情,让我忍不住如此询问。

    「屠龙的圣骑士Paladin大人竟然一脸笑咪咪地像是在摸女人的身体一样抚摸纸张,任谁看了都知道你很愉悦吧。」

    对方表现出一副『难道你都没有注意到吗?』的态度。

    「我有露出那样的表情吗!」

    「就是那样啦。」

    看来我这个人真的很好懂的样子。

    「那是黄昏时那群工匠来进献的东西吗?」

    「嗯。听说是试制品中品质最好的纸。」

    「他们看起来很开心啊。」

    「……嗯。」

    无论是人类、矮人、精灵还是半身人。

    从踏入森林中找来材料的冒险者们,到实际造纸的工匠们,凡是在这纸张的制作过程中有过关系的每个人,看起来都非常开心。

    他们此刻想必都聚在工厂勾肩搭背喝酒庆祝吧。

    我又再度疼爱似地轻抚纸面。

    ──这是在《灯火河港Torch Port》第一次造出来的纸张。

    「这是这座城镇的未来啊。」

    ◆

    虚岁十七的晚秋。

    我与邪龙瓦拉希尔卡交战并击败了它。

    那是即便得到众神与英灵们的庇佑,得到伙伴们的协助,我也必须挤尽自己的全力才勉强获胜的一场决战。

    如果要我再来一次,肯定没办法得到同样的结果吧。

    然而就在击败邪龙之后,等待著我的并不是「从那之后,圣骑士便过著幸福快乐的日子」那样可喜可贺的结局。

    ──毕竟这可不是什么童话故事。就算达成了什么丰功伟业,现实的平日生活还是会延续下去。

    吸收了龙之因子的身体。

    丧失的爱用武器与护具。

    畏怯邪龙的人民。

    因邪龙的咆哮而发狂、行动活化的魔兽们。

    新认识的森林巨人Forest giant部落。

    从前《花之国Lhoth dhol》的人民们居住的孤立聚落。

    在《铁锈山脉Rust Mountains》被毁灭的恶魔军团留下的残党。

    向《白帆之都White Sails》报告事态并商讨今后的合作内容──

    达成屠龙的伟业,结束庆祝宴会之后,我便立刻为了这些事情到处奔波。

    《南边境大陆South mark》几乎不会下雪的这段秋冬,我真的过得非常忙碌。不过现在感觉总算是稳定下来了。

    增加岁数的冬至也已经过去。

    不知不觉间,我虚岁十八了。

    「那张纸就是这座城镇的未来,是吗……有那么夸张?」

    「一点也不夸张。如果光只是砍伐木材送到《白帆之都White Sails》贩卖,等附近一带的森林都被砍完的时候产业就会衰退了。现在虽然有得到龙的财宝,但如果拿来使用总有一天也会用光,而且要是随便发放出去也会造成混乱。所以应该要脚踏实地,多元化经营产业才行啊。」

    「呃,这道理我也明白啦……可是《兽之森林Beast Woods》这么大一片,暂时应该都不会有问题。而且你又有那么多事情要忙,真亏你还有余力去搞这些东西。」

    「就是因为暂时不会有什么问题,才更应该挤出时间思考现在能做的事情,然后向自己以外的人说明可能获得的利益,说服对方动手啊。」

    只要掌握现况,观察变化的倾向,便能大致上预测未来。

    例如像森林资源的演进发展就是这样。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的世界,只要一座城镇发展到相当的规模,其周围的森林边界就会渐渐后退。

    巨大的树木会被做成各式各样的材料,小树或细枝则是被当成燃料。从城镇近处的树林开始渐渐被砍伐殆尽,化为平地。

    成为平地的场所接著便会被开垦为农田,藉由提供食材使得城镇更加发达,森林更加后退──这样的演进过程即使在这个世界也依然不变。

    然后通常当遇上问题的时候才去思考对策都太慢了。

    因此应该要把眼光放远到十年之后,预先做好准备。

    像现在除了造纸以外,我也有投资创立皮革加工、陶艺、织物、染布等等各式各样的工坊,但这样就足够了吗?

    当我们总有一天开拓到我的故乡死者之街,或是更深处的古代都市,这座《灯火河港Torch Port》又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

    就在我如此想像著《灯火河港Torch Port》与《兽之森林Beast Woods》周边地区的将来时……

    「……你的思考方式有时候很像精灵啊。」

    梅尼尔把手上的小刀与芦荟茎──也就是弓箭的材料──放下来,前后相反地坐到椅子上,将双手靠在椅背上对我这样苦笑了一下。

    ──据他的说法,我会把时光的河流看得较长远的部分很像精灵的样子。

    「是吗?我反而觉得梅尼尔明明有精灵血统,却好像都只顾眼前的事情吧?」

    「这点我不否认。但我不是也说过了吗?『今日的鲜花今日摘,因为明日就会死了』。」

    那是据说活跃于《大联邦时代Union age》黄金时期的一名诗人说过的话。

    梅尼尔接著耸耸肩膀──

    「……既然明天搞不好就会死,与其要展望十年之后,我宁愿让今天过得更充实。」

    他呢喃似地说出口的这句话莫名乾涩,刺激我的心。

    明天搞不好就会死。

    这句话让我回想起来。

    ──以前将弓箭对著我,差点就要沦落为山贼强盗的梅尼尔那对冰冷的眼神。

    ──遭到恶魔毁灭,化为废墟的村庄。

    ──梅尼尔在恩人老婆婆的幽灵面前痛哭流涕的模样。

    「居住在这块边境地区的人们,多半的想法都跟我一样啊。」

    「说得也是。」

    毕竟这里就是这样的世界,这样的场所。

    无论死亡或绝望,都会毫无预警地忽然来袭。

    多半的人都无从反抗,周围的人也因为没有余裕,所以就算见到他人遭逢不幸,也鲜少有人能够伸出援手。

    ──虽然这几年来稍微有改善,但是在这方面还是没有改变。而不管是我还是梅尼尔都既不是万能也不是无敌的。

    曾有过无法拯救的人,有过没能阻止的泪水,也有过难以挽回的丧失。

    几个月前的冬季,我在与瓦拉希尔卡的战斗中也曾险些丧命,在后续处理中也曾陷入好几次危机,有一次甚至受到重伤,生命垂危。

    就算击败过可怕的巨龙,就算得到了龙的力量,又有谁能保证我不会死得凡庸?

    在这块南方的边境之地,谁也无法预料自己十年之后是否还活著。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灯火之神才会选上你吧。」

    梅尼尔这时忽然嘴角一扬,有点开玩笑似地说道:

    「毕竟在明天搞不好就会丧命的最前线,你却能讲出『为了十年后的未来播下种子吧』这种话啊。」

    在灯笼照耀下,梅尼尔看著我的眼神中带有某种柔和的感觉。

    那是面对朋友时不拘泥不客气的亲爱表现。

    「──谢谢你,梅尼尔。」

    我回应他的眼神与口气,想必也带有同样柔和的感觉吧。

    「但是我经常会把眼光放得太过长远……要不是有梅尼尔帮我注意近处,注意小细节,并且与我对等相处,我想我肯定早就在什么环节踢到铁板了。」

    所以我真的很感谢你喔。听到我这样表示,梅尼尔露出苦笑。

    「别这样啦,讲得太夸张了……不过在这段秋冬,你的确也有过几次很危险的场面。」

    「像是《无敌巨人》那次,真的超危险的……」

    「还有你跟雷斯托夫拿出真本事互砍那次。」

    「…………」

    梅尼尔半眯著眼睹若向我。

    「在这样繁忙的时期,竟然把优秀的战士送入坟场,你也真的是……」

    「…………」

    虽然当时的状况下我也是不得已,但关于这点我实在无从反驳。

    「还有你跟碧两个人闯到奇怪的地方那次。」

    「那、那里并不是什么很危险的地方喔……」

    谁晓得?梅尼尔如此吐槽我并叹了一口气。

    「──另外还有你恋爱的那件事,到现在还是让我冷汗直流啊。」

    听到他这么说,我不禁「呜」地呻吟一声。

    关于那件事……嗯,是留下了很多让人后悔和担忧的部分啦。

    「……我相信梅尼尔绝对会帮忙我的!」

    我为了含糊带过,装模作样地如此爽朗说道。结果……

    「你──休──想!不要把我拖下水!」

    梅尼尔却打从心底感到讨厌似地这么大叫。

    「咦~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感情再好也有不可逾越的界线啊!」

    像这样互开玩笑后,我们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话说,要讲到危险梅尼尔还不是──」

    或大或小。

    这个冬季中,我们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冒险。

    在初春的夜晚,小歇片刻的这段时间。

    ──我们伴随著笑声,就这样聊起了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