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灯火之港的群像 5:圣骑士与信的故事
    「好啦。我差不多要去睡了……」

    我们聊了好一段时间的回忆之后……

    削完好几根箭杆的梅尼尔说著「毕竟明天也要早起啊」并开始收拾道具。

    「嗯,晚安。」

    「你也别太熬夜啦。」

    梅尼尔把指尖轻轻一挥,从灯笼的魔法灯光中就飘出了一个小小的光球。

    是寄宿于火焰、阳光或魔法光明等等各种光源之中的光的妖精。

    梅尼尔带著微微照亮四周的妖精,用优雅到不让地板发出任何声响的脚步离开房间,走到昏暗的走廊。

    ……他现在的身分就像是这栋领主馆的客人,住在其中一间房间。

    毕竟他刚才在准备弓箭,明天或许是要一个人出去狩猎吧。

    春季是从冬眠中醒来的野兽们四处徘徊的季节。

    《迅敏之翼Swift Wings》梅尼尔多如今在武勋诗中也是个出名的猎人,有不少人也会慕名前来向他寻求协助。

    「…………」

    独自留在房间的我,接著又回到撰写公文的工作上。

    虽然在夜晚的寂静中从事作业可以很有效率,但使用墨水瓶与羽毛笔书写的笔记实在是很麻烦的玩意。

    铅笔和钢笔之类的东西还真是伟大的发明啊。我不禁想著这样的事情,并誊写今天分内的公文。

    「好──结束。」

    放下羽毛笔后,我伸展一下筋骨。

    因为一直在埋头书写的缘故,身体感到有点僵硬。

    就在我轻轻转动手腕或肩膀等等部位,舒缓身体时──不经意看到放在桌边的一叠纸张,顿时停下动作。

    ──是《灯火河港Torch Port》制作出来的第一批纸张。

    要拿来做什么用好呢?

    「……嗯~」

    要当成信纸的话质地有点差。

    要当成随身笔记又有点太厚。

    就用绳子之类的串起来,当成什么日记或备忘录大概比较合适吧。

    尤其是与瓦拉希尔卡的那场战斗之后,有过许多零零散散的事情。

    相遇过的人们。

    发生过的事件。

    见过的东西,听过的事情。

    为了让自己将来不要遗忘了这些记忆。

    为了有一天……与重视的对象们重逢时,可以把这些事情详细传达给对方。

    「…………啊,对了。」

    思考到这边,我忽然想到一个点子。

    这么简单的想法,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想到过呢?我不禁微微露出苦笑。

    对,真是个好点子。

    就这么办吧。

    ……既然这样,开头要怎么写才好?

    起头的第一句话,果然很让人伤脑筋。

    不过──

    『敬启者 布拉德、玛利,你们过得好吗?』

    虽然老套,但我觉得书信的开头果然还是这样写比较好。

    接著,我便开始流畅地滑动笔尖。

    写到自己过得很好。

    写到离开死者之街沿河北上的地区,现在是一片称为《兽之森林Beast Woods》的危险森林。

    写到自己与恶魔交手,听了描述那三人的武勋诗,在北方的《白帆之都White Sails》与飞龙Wyvern战斗过的事情。

    写到自己认识了许许多多的人,后来被大家称为《世界尽头的圣骑士》。

    写到遗迹被重新开发,建成了一座城镇。

    写到自己又见到了不死神,还有古斯现在依然过得很好。

    写到在《花之国Lhoth dhol》与《黑铁之国》的冒险。

    写到与可怕的神代邪龙──瓦拉希尔卡战斗的事情。

    写到自己在惊险之中勉强获胜。

    写到自己结识了能够一同欢笑的朋友们。

    写到现在的日子过得很充实,很幸福。

    写到自己爱上一位美妙的女性,并且向对方告白了。

    「…………」

    ──还有写到自己没能当面向他们报告这些事情,果然还是教人感到悲伤。

    原本流畅书写的文字渐渐变得有点凌乱。

    ……吶,布拉德。

    你若是听到我立下的英勇事迹,会不会称赞我「做得好!」呢?

    会不会摸我的头,说什么「就让我测试看看你究竟变得多强了吧。」然后摇曳眼窝中的鬼火,再陪我一起锻炼呢?

    ……玛利。玛利。

    我如果跟你说「我交到朋友了!」,你会不会「唉呦」地对我露出微笑呢?

    会不会抱住我,说「虽然对方或许会被我们的模样吓到,不过有机会的话还是招待对方到家里来玩吧。」然后温柔地摸我的头呢?

    我相信你们两人肯定会这么做。

    然而──那样的未来终究只是甜美的幻想。如今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会实现了。我不禁有种胸口好紧的感觉。

    好寂寞。

    好难过。

    在希望这种伤痛能快点痊愈的同时,也有另一个自己觉得即使伤痛不愈也没关系,关于两人那怕是一点小事我也不想遗忘。

    这份伤痛,这份思念。

    是不是终有一天也会淡化,成为回忆呢?

    「…………」

    在温暖的春季夜晚。

    我静静撰写著给已故父母的信。

    ──有小事,有大事。

    有的内容在武勋诗中也有被描述,有的内容琐碎到世间的人不会知道。

    然而,不论哪一件事都是无可取代的东西。

    ……这些全部、全部,都是我想要挺著胸膛告诉他们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