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铁锈之山的君王 上 特典 关于兴趣:梅尼尔多
    稳重的黑色缎子上衣搭配手工细致的毛织裤。薄而柔顺的皮革披风上,缝有打磨平滑的白木钮扣。手腕套有色彩鲜艳的编织手环,脚上则是风格独特的鹿皮靴。编绑整齐的一头银发上,戴有翡翠的发饰。

    「──怎样?」

    听到对方这么询问,我不禁「哦哦~」地发出赞叹的声音。

    「好棒,简直像个王子大人。」

    「讲王子也太夸张了吧。」

    在《灯火河港【Torch Port】》领主宅邸的一间房中对我如此苦笑的,是把新准备的一套礼服穿在身上的梅尼尔。

    他虽然平常总是穿实用性优先的猎人装扮,不过只要用心打扮配上他天生秀丽的半精灵长相,看起来就像个贵公子。

    「梅尼尔果然很懂得打扮。」

    「哎呀,毕竟妖精们对美丑上很啰唆嘛。」

    「……咦?原来是那样喔?」

    我不禁睁大眼睛如此询问,结果梅尼尔顿时露出一脸「你居然不知道?」的表情。我也会有不知道的事情啊。

    古斯虽然是个博学多闻的人物,不过在关于灵精或妖精世界的知识上,他其实也有不少遗漏空洞的部分。再加上死者之街没有妖精师,古斯认为要让我伴随现实感理解妖精方面的知识应该很难,因此在教育的优先顺序上总是比较容易往下排。基于这些理由,我对妖精或灵精懂的都是很表面的东西。

    「搞什么,你真的不知道啊。嗯……美丽的东西、完美的东西,容易被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存在盯上──这类的讲法在各地都有吧?」

    「是啊。」

    甚至连我上辈子的世界也有类似的概念。像是为了不要被异界的存在魅惑,为了避凶驱邪而故意给小孩子取奇怪的名字,或者故意在建筑物上留下一处瑕疵等等。诸如此类认为「美丽的东西」会带有某种魔力、灵力的思考概念,在今生的世界各地也同样存在。

    「徘徊于幽界的虚幻存在呀。喜好美丽事物的存在呀。热爱闪耀光辉的存在呀。憎恨丑陋的存在呀。厌恶污秽的存在呀……」

    大概是什么诗歌的桥段吧。梅尼尔咏唱似地如此说道。

    「灵精们在性情上跟神明们不太一样,爱挑剔又很会偏袒。会把力量借给美丽的对象,对丑陋的存在则是瞧也不瞧一眼。」

    「在某种意义上,那是很好懂的基准呢……等等喔,那么精灵族之所以那样优美,该不会……?」

    「也有一部份是基于那样的理由吧。」

    无论在物质上或精神上,保持美丽就能增加灵精或妖精出手帮助的机会。换言之,维持优美是有利的行为。精灵族既然在社会层面上多处利用灵精或妖精的力量,自然就会要求自己表现高雅了。

    「我会把头发留这么长也是基于那样的理由。长而美丽的秀发,这也是幽界的存在们会喜欢的典型啊。」

    这么说来,梅尼尔明明在狩猎或战斗上那样讲究实用性,却从来都没看过他想要把那头保养起来应该很麻烦的长发剪短的举动。在瓦拉希尔卡的事件中认识的《花之国》那群精灵之中,我记得很多也是把头发留得很长。

    「所以梅尼尔才不剪短头发的啊。」

    脑中各种记忆串联起来,让我不禁发出总算明白的声音。

    ……原来那是为了让自己可以被幽界的存在们喜欢。

    「哎呀,说是『幽界的存在』其实也分成很多种喜好啦。」

    「喜好?」

    「也就是说,他们可没单纯到只要脸蛋漂亮就会喜欢的程度。」

    跟光或火焰相关的灵精或妖精会比较喜欢充满朝气的人格,或是内在抱有炙热怒火的人物,而且喜好鲜艳华丽。

    与风或水相关的灵精或妖精则喜欢个性潇洒不拘,或是内心带有忧虑与欢喜等矛盾情感的人物,喜好优美而纤细的存在。

    和土地或树木相关的灵精或妖精喜欢简朴稳重的人格,或是个性温和的乐观主义者,喜好机能美或质朴等要素。

    「另外像黑暗、混乱、恐惧或忌妒的灵精就很喜爱纠缠不清的执著心或忌妒心,鲜血与残酷,充满执迷的扭曲情爱等等。」

    灵精们喜爱的『美』也是形形色色啦。梅尼尔如此说道。

    「精灵族的各个聚落、部族也会基于信奉什么样的灵精、主要获得什么样的庇佑,而在审美观上呈现很大的差异。」

    「呃……难道也有专门信奉黑暗、混乱、恐惧或忌妒灵精的地方吗?」

    「有是有啦,不过……哎呀,都不是很正常的地方就是了。」

    如果生活环境严峻,就不得不与那样的存在好好相处。或是将那类灵精的粗鲁力量加以利用的武打师、诅咒师等等。大多都带有像这样有点阴暗的感觉。

    「所以说,见到一名妖精师最好要记住对方外观上给人的印象。那家伙能办到的事情与外表呈现的印象通常都会有关连性。」

    原来如此。我点头回应。虽然灵精或妖精的世界和我比较没有关系,但还是多多少少再学习一些知识会比较好吧。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

    「言归正传,话说你准备得怎么样?」

    「咦?我吗?」

    「……疑惑什么啦?你不是受那个王弟殿下邀请出席宴会吗?」

    「嗯。」

    我点头回应。

    瓦拉希尔卡的骚动结束后,我承蒙埃赛尔殿下的邀请,预定和梅尼尔一同出席在《白帆之都【White Sails】》由殿下举办的冬至宴会。

    一阳往复,白天的时间又再度开始变长的那一天。也就是庆祝新年的宴会。身为殿下的骑士,对于殿下的邀请我当然也愿意前往出席问好。不过──

    「所以我说,服装啊。我是打算穿这套出席啦。」

    「咦?穿平常那套礼服、不行、吗……?」

    听到我这么说,梅尼尔的眼神顿时变得严厉起来。

    啊,看来我失言啦。可是当我注意到时已经太迟了。

    「我说你啊……稍微考虑一下自己有多受人瞩目行不行,这个笨蛋!」

    梅尼尔「啪!」地拍了一下我的脑袋。

    「立下那样轰动的武勋!世人都在注目传说中的圣骑士究竟会如何登场的时候,有哪个傻子会一如往年穿得普普通通出席啦!」

    「呃,可是一套礼服又不便宜,而且现在才订制会太过匆忙啊……!」

    「那种程度的钱你又不是付不起,而且既然是为了你,那些服装师也会鼓起干劲啦!再说,像你这种地位就是应该给服装师更多工作机会,不要在那边发挥莫名其妙的节俭精神,反而要多花钱啊!」

    「可、可是我又不擅长打扮……」

    「你现在受到世人瞩目,就算打扮得奇怪一点也只要表现得大方,就能让人接受那是一种打扮方式啦!」

    梅尼尔「啪!啪!」地不断拍我的头。

    「够了!我帮你准备!还有碧和托尼奥应该也很熟悉流行时尚,把他们叫过来,一起在冬至之前帮你搞定一套新礼服!」

    他说著,便把我拖到服饰店去。

    听著梅尼尔说著各式各样关于衣服、材质或配色等等的事情,我才第一次知道他其实对这类打扮穿著方面很有兴趣。

    「好好打扮一番,在宴会上钓一、两个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给我看看吧?我也会帮你的忙。」

    「咦咦!不可能!那种事情不可能啦!」

    「什么不可能!」

    「要我跟女人巧妙交流什么的,太勉强了!」

    「你明明对付怪物就那么有胆识,为什么对女人就那么胆小啦!」

    「怪物只要靠肌肉痛扁一顿就能赢了嘛!」

    「你差不多节制一下那种蛮族思考行不行!」

    叽叽呱呱地互相斗嘴,互相欢笑。

    ──就是如此这般,某一天生活中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