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间章 无头骑士Ⅲ
    在懂事以前,自己就能听见母亲、哥哥和周遭人的「声音」。这些不是说话声的声音,总是非常非常温柔。

    所以那个时候,自己才会找上一个错误的对象撒娇。那应该就是一切的元凶吧。

    父亲在从军后不久便战死了,接着母亲也上了战场,就只剩下辛和哥哥两个人,待在建立于强制收容所一角的教会,被那里的神父扶养长大。

    辛所在的强制收容所是把当地原有村落铲平后建造而成,那个神父也是原本就待在这个村子里。虽然他是月白种,却强烈反对八六的强制收容政策,不愿前往八十五区避难,也拒绝了教会发来的调令,独自一人留在强制收容所的铁丝网中。

    由于他属于白系种,被大部分八六排挤,却和辛的双亲交情不错。所以在两人上战场后,就由他负责照顾留下来的这对兄弟。

    要是当时神父没有伸出援手,哥哥和辛或许就没机会活下去了。在强制收容所中,许多人都对白系种制定强制收容政策,或是帝国挑起战端等等,造成他们无端遭逢厄运的元凶感到忿忿不平。因此,拥有浓厚帝国贵种血统的两人,要是没有神父的庇护,很容易就会成为众人发泄不满的对象。

    在辛即将满八岁的时候,在那个接获母亲战死通知的夜晚。

    当时辛还不太能理解双亲战死代表了什么。

    因为距离太远所以无法交流,但辛还是能够明确感受到父母亲的「声音」。当他发觉声音突然消失的那一天,就寄来了一张纸。就算告诉辛那代表两人的死,可是这样的话语还是缺乏真实性。既没有在临终前随侍在侧,也没有亲眼看到遗骸,单单听见「死」这个字眼,对于一个还不懂死亡是什么的幼童来说,还是没办法体会死亡带来的巨大丧失感,也不能明白自己失去了再也无法找回的重要存在。

    在感到悲痛之前,心里反而先产生了疑惑。因为就算大人告诉他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他们再也回不来,他还是无法理解这是怎么回事。

    要听神父和哥哥的话,要做个乖孩子喔。出发那天早上,笑着这样摸了自己的头的妈妈,为什么再也回不来了?他怎么想也想不出答案。

    所以,他才想跑去问哥哥。

    比自己大十岁的雷,是个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哥哥。他总是会保护自己,总是小心呵护着自己。

    所以只要去问他,这个疑惑也就会得到解答吧。

    雷待在分配到的房间中,室内没有开灯,就这样伫立在月光下。看着哥哥背对着房门,那宽厚无比的背影,辛轻轻地开口说:

    「哥哥。」

    雷缓缓转过头来。黑色的双眸因流泪而泛红。由于脑中完全被悲愤和哀痛所占据,让他的情绪如暴风雨般猛烈,但眼神却是前所未有的空洞,让辛觉得有点害怕。

    「哥哥。我问你喔,妈妈呢?」

    辛感觉到那双黑色眼眸似乎冻结了。

    看到他就在眼前,听到他心中的悲叹,可是辛还是继续开口。忍不住继续说下去。

    「妈妈不会再回来了吗?为什么?……为什么死掉了呢?」

    好像有某种东西突然断裂一样,沉默降临。

    那双仿佛冻结了一般,十分茫然的黑色眼眸,突然涌出如岩浆一般的狂热。当辛看到这一幕的瞬间,突然就被一股怪力抓住脖子,整个人被撞倒在木制地板上。

    「喀……!」

    肺部受到撞击,挤出体外的空气被绞住脖子的那股可怕力量所阻挡,无法回到体内。在缺氧的情况下,视野很快就陷入黑暗。在臂力与体重的双重压迫下,感觉脖子好像就要被捏碎,或是被撕裂开来。压迫的力道就是如此恐怖。

    在至近距离下,雷俯视着自己的那双黑色眼眸。

    泛着激昂与憎恶的光辉。

    「——都是你的错。」

    从快要咬碎的牙关之中,硬是挤出一道低吼般的声音。

    「都是因为有你在,妈妈才会上战场。妈妈会死都是你的错。是你杀了妈妈!」

    要是没有你……

    辛听见了哥哥的「声音」,甚至盖过了雷鸣般的怒吼。那道声音宛如熊熊烈火,宛如一把利刃,由于源自于思维本身,所以毫无任何遮掩,赤裸裸地展露在辛的面前。

    要是没有你就好了。要是你根本没有出生就好了。现在还不迟,我要让你从这世上消失。

    去死。

    「罪孽【SIN】。这就是你的名字。不觉得很适合你吗?都是你的错,一切都是你的错!妈妈死了,我也快要死了,这些全都是你犯下的罪孽!」

    好可怕。不管是哥哥的怒吼声,还是哥哥的「声音【憎恨】」。

    可是他却动弹不得,无法捂起耳朵,让自己听不到那个「声音」。

    所以辛逃到「那里」了。逃往心底深处,比灵魂深处更深的最深处,也是双亲消失的所在。

    意识顿时中断,一切都消逝在黑暗之中。

    醒来之后,辛发现自己就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了,只有神父一个人陪在身旁。「已经没事喽。」神父是这么说的。而且也没有看到哥哥。虽然对方还留在教会,但在那之后,辛也只有再见过他一次而已。

    就在那段时间,雷办理了从军的手续,几天后便离开了教堂。

    辛被神父拉着,躲在他背后悄悄探头,目送雷离去。

    哥哥没有看他一眼,也没有对他说一句话。当时哥哥的侧脸看起来似乎还在生气,所以辛不敢开口,深怕哥哥又会对他发怒。结果直到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半句话。

    从那天之后,本来随时都能感受到的哥哥的「声音」,就再也听不见了。虽然辛好几次鼓起勇气试着呼唤,但哥哥从来没有回应过。不久之后他终于明白了,哥哥不愿原谅自己……而自己也没有资格获得原谅。

    脖子上的伤疤还是保持在当初的模样,不曾褪色,也不曾消散。从那时候开始,辛就发现自己常常听见一种来自远方,十分奇妙的声音。

    他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但是听得出来对方试图想表达些什么。

    后来,在混入了人的声音之后也是如此。虽然听起来像是坏掉的录音机一样,不断重复同样的话,但是他听得出来那些声音都在哀叹,都在寻求同样的东西。

    无论神父或是其他人都听不见的声音究竟是什么,辛也自然而然想通了。

    自己大概在那个时候就被哥哥杀了。是真的被杀死了。

    所以他听得到和自己同样存在的声音。也就是死了之后却没有消失,依旧留在人世的亡灵。

    某天,辛从时时在耳边响起的众多亡灵哀叹声中,听见了哥哥的声音。

    这一道不断从遥远的彼方呼唤着他的声音,让他明白哥哥已经死了。

    就在那一天,辛办理了从军的手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