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特典 赎罪祭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 米瑟冈萨斯

    共和国首都利贝鲁特·埃德·埃卡利特降下了细雪,为革命广场上的商店铺上了装饰。在冬日淡淡的阳光照耀下,赎罪祭的集市显得格外耀眼。

    从古时起,每逢迎春前的严冬之日,都会举办一场赎罪的火祭。随着时间的流逝,祭典本身隆重的仪式也渐渐消失,至今已经演变为了一项简易的活动。

    在祭典特有的氛围烘托下,人群显得热闹非凡。十二岁的蕾娜突然停下了脚步。

    身旁来往的行人,不是家人就是朋友、恋人,只有蕾娜孤身一人。她也还没有恋人陪伴,父亲很早就去世了,而母亲认为到这种地方有失身份也不愿去,处在反复跳级中的蕾娜,只有一个同龄朋友。所

    以没有能结伴而行的人,也是没办法的事。

    希望能快点成为一名军人一一为了到那一天,能够自豪地回应帮助了她的人,她至今仍在为之努力。

    而她对那件事并不后悔、……如果这时候,能再多努力一些。

    终有一天,她能够再次仰望那片距上一次所见,时间过去了许久,位于远方的澄澈冬空。

    那名救助了我的人,是否仍在那片穹宇下奋战。

    想再一次见到他一一因为他说过,一定要回到他弟弟的身边,那一天会到来吗。

    只因那是唯一的信念,所以也能继续仰望战场的苍穹,蕾娜被寒风拍打的嘴唇嘟哝道。

    荒废已久的废墟都市,在那样的环境下,也不可能有铁锹摆在眼前。

    失去血肉的白骨,并没有那么重,事已至此。就连野兽也没了兴趣。以墓穴作为目标来说,只用刺刀来挖掘冻土是件相当重的苦活。对于今年才十二岁,还没到生长时期的辛来说,更是如此。

    要是没有菲德的帮忙,估计得挖一整天。总算是在傍晚前填上了坑洼不平的土堆,辛靠在为他遮挡冷风的菲德身上,一个人喝着用雪烧开的白汤。

    八十六不被允许做墓碑。在被雪覆盖的废墟,也没必要放上鲜花悼别。昨晚下雪时,天色是宛如谎言一般的、晴朗的蓝天,但在地上却没有活物的身影,想要对化为白骨、无法回应的哥哥说的话,也已

    烟消云散。

    所埋葬的是遗留的白骨,并非是哥哥的亡灵。

    冻土如钢铁般坚硬,刨了半天的刺刀刀尖早已损坏。被菲德切割下来的,哥哥驾驶的〈破坏神〉的装甲片,遮住了淡淡的阳光。

    而那块连重机关枪子弹都防御不了,薄弱的铝合金装甲,上面描绘着无头骸骨骑士的个人标志。

    被斩落头颅,却死不掉的亡灵。

    至于哥哥为什么会在自己机体的装甲上画了这个个人标志的原因,辛现在已经无从得知。

    辛靠在集装箱上一动不动,菲德的光学传感器伸向那边,传感器圆型的镜头闪烁了一下

    「……哔、」

    「嗯?  啊啊……没什么,即便我没回去也不会担心,毕竟班长他讨厌我。」

    回想起他所属的战队里身为原共和国军人的青年整备班长,辛露出苦笑。

    并不觉得他是个坏人,倒不如说,其实他挂念着那些十来岁的小处理单元们,毕竟要是有人因“死神”而战死的话,整备班长也不会容许的吧。

    而与整备班长同龄的战队长,很照顾战队里最年少的辛,但也不幸在昨夜的战斗中战死。

    除此外的全员。

    “也都一样”。

    没有等候回归的人。甚至原本就没有“谁”渴望想活下来。

    即便如此,我也必须要活下去,哪怕那一天在不断逼近。

    将视线从哥哥的遗骸收回,他抬头仰望着天际,即便没有闻者,他还是低声说道。

    利贝鲁特·埃德·埃卡利特与战场有着上百公里的距离,途中还有要塞壁垒、地雷原与电磁干扰(Radarjamming)相阻隔,而且彼此间也没有什么好传达的。

    于是。

    因节日氛围而渲染得十分杂乱又热闹的街道,在谁都没注意到的一角,某人仰望着东方战地的天空。

    「……好冷」

    被遗弃的战场一角,大雪封锁的无人废墟里,某人注视夕阳渐逝的天空。

    「……好冷啊」

    两人并不知道,白色的呼气,与他们零落的话语和视线,重叠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