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朽骨的剑锋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米瑟冈萨斯

    翻译:米瑟冈萨斯

    傍晚时分夜幕降临的战场,被不合季节的受难磔刑之花(passion flower 时钟花)的蓝色所埋没,如同死者长眠一般静谧。

    意识被眼前的蓝色支配,战斗时的狂热渐渐冷却,辛回过神。

    环视隔着〈破坏神〉光学屏幕的战场,没有任何人在那移动。只有滚落到花海间黑烟缭绕的〈军团〉残骸,有些的火焰已经散去,在原地抛了锚。这就是没有敌人与人类到来的迹象,失去人类管理已经很长时间的,一望无际的原野战场。

    一瞬间,脑海冒出了是不是只剩下自己的想法,但又很快地将那个想法抛之脑外。

    一同进行特别侦查的同伴们,都还活着。只不过在沉浸战斗时与他们拉开了距离。

    意识转向连接的感官同步,莱顿似乎叹了口气。然后用夹杂不耐烦的语气的说道,快点回来啊你这个笨蛋。

    知道了。简短回复后,辛切断感官同步并从〈破坏神〉上下来。

    黄昏渐逝,失去了之前清澈的蓝色,金色的黄昏又一次转变成昏暗、换上冷调蓝颜的夜空。犹如映照着天体般,一眼望不到边际,从苍穹映入大地的碧蓝色。

    回首望去,与他们共同前进战斗至今的他的〈破坏神〉,在漫长的行军路上历经战斗,无论是装甲还是武器都遍布着伤痕。与枯骨般的装甲涂装色相融,现在就像一具无头的腐朽白骨。

    在侦查行动的第一场战斗中折断,更换成备用品后又再次折断的高频刀,锐利的断面反射着微微昏暗的光芒。

    进行特别侦查已经过了多久?他们前进了很远。现在,脚下已经不是共和国的领土了吧。

    回想起嘱咐的话语,他忽然眯起双眼。

    这个时候,那个管制官,蕾娜她。

    在共和国首都利贝鲁特·埃德·埃卡利特,因为高层建筑受限的缘故,数量较少,昏暗的冷调蓝颜在广阔的夜空中蔓延。

    今天稍早结束了工作。沿着共和国军本部大门前的庭院,快步走向回家路的蕾娜突然停下了脚步,抬头仰望独特的碧蓝色琉璃

    晚秋时分早早降落的太阳,开始漫漫长夜的夜空。临近冬季、死亡季节的昏暗夜空。

    同一片天空下,辛、先锋战队的他们还好吗?还是说。

    如今的他们在何处?又要前往何处?

    今天的我走到了这里。蕾娜什么时候才会追上来呢?

    辛凝视着太阳沉落于地的另一边,昏暗下来的蓝色花田,如此想到。

    将心愿寄托到那一刻为止,战争结束之后。亦或者,仍处在战争时。

    一望无际的磔刑之花,蔚蓝盛开。

    本应向天空延伸的藤蔓,失去了凭依而匍匐于地。背负着象征罪行的十字架。

    在无人、被〈军团〉控制的原野战场中前进,继续战斗下去,已经不知道抵达了何处。偶尔也会分辨不清自己仍活着还是已死去,在漫长行军与战斗的日子里,深切感到自己的某种东西被逐渐消磨着。

    尽管如此。

    一一花儿终会开放。

    他的背后,是仿佛原野战场上腐朽的白骨一般,背负着他的个人标志一一无头骷髅纹章的〈破坏神〉。

    战人的白骨即便折断了,也会如利剑一般锋利,长枪一般尖锐吧。

    希望有一天,她的脸。即使历经战场的磨砺,也不会在不知不觉中失去坚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