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限定版特别附录全新撰写短篇集
    「忏悔与赦免」

    这是我刚满两岁不久之后发生的事。我在家里的庭园玩耍时,被塞拉请到教会里来。

    一般来说去教会时都不是我一个人,而是跟蕾米莉亚妈妈一起,不过今天塞拉好像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对我说。

    (难、难不成……塞拉小姐发现我魅惑她了吗……不,魅惑状态又还没解除……)

    应该也不是因为我的神职人员技升得太高才对。一岁时技能只有3点,请她为我授乳的次数也不超过十次。只不过就算只有一次,也可说远远超脱常理了。

    而今天,塞拉不知为何把我带进教会的忏悔室。她抱著我进来,把我放在椅子上。

    (我、我就知道……我平常那么肆无忌惮地接受授乳,她一定是要我为这件事情忏悔吧……?)

    「希洛特,女神大人无时无刻守望著芸芸众生。在我们开始之前,先为女神大人献上祈祷吧。」

    「嗯、嗯……」

    我回想起转生时和我交谈的女神,默默祈祷。

    我十分感谢她给我额外点数,并让我转生到这个世界;但一想到莉欧娜的事情,我就对女神抱持著复杂的情感。

    「……这间房间是人们向女神告解自己的罪行,请求赦免的房间。赦免,这个词或许有些难懂……」

    「不、不会……我听得懂。那、那个,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

    「……不,年幼的您并没有罪,不过却因为您……那个,太可爱了,进而产生了罪孽。」

    (果、果然……这果然跟授乳有关。等一下我一定会被修女塞拉小姐告诫……她一定会要我忏悔自己的罪过……!)

    ——但是,仔细一看,塞拉小姐洁白的脸上带著一抹红霞。戴著修女帽子的她乍看之下过著禁欲的生活,在我眼中却依稀可见神职人员不该拥有的感情。

    我隐隐约约察觉到塞拉找我来这里的意图,但我决定暂时不说话,静静聆听她的话。

    「希洛特小时候……还是婴儿时,似乎让镇上不少女性喂您喝母奶呢。」

    (我、我就知道……塞拉小姐全都知道了……!)

    「呃、呃……那个……」

    「不要紧,我并没有责怪您。只是,我想我应该告知您,才如此请您前来。因为这是不两人独处,就无法全部告诉您的事情……」

    塞拉在胸前握起双手,闭上双眼开始祈祷。或许是因为她也十分紧张,得向女神祈祷才能继续说下去吧。

    「希洛特有请在米赛尔镇上经营花店的太太……孤独守寡的女性喂您喝奶呢。然后,我也听说您在镇上遇到大地主霍登大人的千金……已有未婚夫的她时,背著蕾米莉亚小姐喝了她的母乳。」

    「……你、你是听她们两个人说的吗……?」

    塞拉闭上眼,老老实实地点头。随后,将忏悔室桌子上的羊皮纸笔记本拿来,在我面前翻开。

    「这类主旨的忏悔自从去年开始一共约有十五件。然后,我想……希洛特或许是藉由吸取镇上大部分女性的母乳,滋润你饥渴的喉咙……」

    (不、不行……完蛋了。暴露到这种地步,我会被谣传是吸乳鬼,女性们身边的人也会来找我算帐……)

    我做好一一说服她们替我保密的心理准备——不,她们都已经跟塞拉全盘托出了。虽说我想提升「体质」技能,不过我完全没想过,几乎吸遍各种人母乳的帐,居然会以这种形式算回我头上

    就用交涉技能突破重围——不行,现在的我就只能纯粹求她了。

    「赛、塞拉小姐……对不起!我无论如何都想喝ㄋㄟㄋㄟ,才……」

    这不是在演哪一出,我是真的快哭出来了。然而看著这样的我,塞拉不但没有责备我,还「呵」地一声温柔地笑了。

    「女神大人说,希洛特需要的母乳比他人更多……没有察觉这点的我也得忏悔呢。」

    「……咦……那、那是什么意……」

    我不必再次开口询问。塞拉撩起修女的衣服,现出白皙的肌肤,以及不会太大、也不会太小,大小匀称的乳房。

    「……前来忏悔的人们说,吃奶时的希洛特十分温柔,给人一股难以想像是婴儿的慈爱。希洛特或许是受到女神大人祝福的孩子吧?既然如此,米赛尔镇上的各位就不需要为喂你吃奶忏悔。我反而该告诫她们,要主动施予你才对呢……」

    温暖的阳光自忏悔室的天花板洒落在白皙的裸体上,塞拉以无比坚信的表情说,丝毫不留给我怀疑的余地。对她来说,信仰对象已经似乎已经从女神变成了我。

    (我接受授乳的事情传太开就不好了……可、可是,塞拉如果愿意助我一臂之力……不、不对,我都已经两岁了……)

    「今天还有时间,在您回去前,就给您能尽情享用恩惠的时间吧……啊啊,女神大人……受到您祝福的幼子,如此精神饱满地喝著被您拯救的我的母乳……嗯……嗯嗯……」

    看样子,为我授乳的塞拉自己明显也乐在其中——她说服自己是以身为神职人员的身分为我授乳,不过接受她的好意,毫不客气吸取母乳的我果然还是应该忏悔才对。

    (女神啊……就请你当作这是提升技能的一环,赦免我的罪吧……开玩笑的。)

    静谧的房内不停响起啾啾的水声。技能虽然没有提升多少,但是我打从心底觉得,往后她如果再次邀请,我应该会毫不犹豫地走进忏悔室吧。

    「圣骑士的生日」

    那是我满两岁,即将迎接夏天到来时所发生的事。

    我在跟莎拉莎阿姨一起来玩的莉欧娜的央求下,跟她一起做花冠玩耍。看样子,应该是莎拉莎阿姨教她的。

    「像这样,再这样……奇怪?乱掉了……」

    「只要绑起来就好了吗?那么,就这样……奇怪,好难喔。」

    「欸嘿嘿,希洛特做得跟莉欧娜一样。」

    「我、我只要认真做就做得好啦。」

    做一顶花冠得将好几朵花绑在一起,不过莉欧娜看起来这么期待,我决定坚持花时间把花冠做完。

    「……好,做好了!」

    「呵呵……希洛特做得不错呢。」

    「咦……奇、奇怪?菲莉亚妮丝大姊姊……?」

    因为我太专心而没有注意到,做好花冠正要送给莉欧娜的时候,我发现菲莉亚妮丝小姐跟两位随从站在一旁。

    「希洛特,你在做花冠送莉欧娜吗?好棒喔~做得这么漂亮!我也想要!」

    「玛尔,这样太孩子气了。这个是他特地帮莉欧娜做的。」

    「好好好,人家知道啦~不过,不管几岁收到花都很开心呢。对不对呀,雷神大人?」

    「……的确如此,不过这个花冠是希洛特做给莉欧娜的,不是吗?」

    说完,菲莉亚妮丝小姐露出温柔的微笑,但那抹笑容在我眼中看起来却带著些许的寂寞。

    「呃、呃……莉欧娜,给你。」

    「哇啊……谢谢你,希洛特。」

    三人面露微笑看著开心的莉欧娜。我也有些害羞,不过看著莉欧娜开心的模样,感觉也不赖。

    那天的晚餐时间,我听和我们一起吃饭的玛尔说,今天是菲莉亚妮丝小姐的生日。

    (要在明天之前送她什么礼物才行……可是,她会高兴吗……?)

    现在的我还无法单独外出,能送她的东西有限。我趁晚上偷溜出门,在庭院里采花,在明天到来前做好了花冠。

    (做好了……好,拿去给菲莉亚妮丝小姐……)

    我正要走向三人住的客房时,碰巧在走廊看到菲莉亚妮丝小姐。她一看到我就遮住嘴巴,瞪大双眼。

    「希洛特……!」

    夜已经深了,所以菲莉亚妮丝小姐压低脚步声,快步朝我走来。接著,她配合我的视线弯下腰来。

    「……抱歉,我想确认你睡了没……才这样从房里出来。」

    「不、不用道歉,我也有东西想给你……」

    「东西……?」

    菲莉亚妮丝小姐今天就十六岁了。她的美貌耀眼夺目,表情却还留有一丝稚气。看到她不解地把头歪向一旁,我觉得这样的她十分「可爱」。

    「那、那个……你可能不喜欢这种东西……」

    我拿出藏在背后的花冠。看到花冠的瞬间,菲莉亚妮丝小姐的脸颊染成了红色——接著,她眼泛泪光露出微笑。

    「……谢谢,你是因为知道今天是我生日,才做给我的吗……你真的很温柔……」

    「太好了。我对菲莉亚妮丝小姐……」

    这是纯粹的好意。差点说出口的话却因为害羞,一阵口乾舌燥,什么也说不了。

    菲莉亚妮丝小姐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从正面抱起我,飘来一阵肥皂与她自己的香味。

    「你的花冠有一股怀念的香味。我以前也做过花冠……那时选的花,跟希洛特选的一样。」

    菲莉亚妮丝小姐这么说,戴上我做的拙劣花冠。跟送给莉欧娜的花冠不同,白色与黄色花朵的组合跟一头金发的她十分相衬。

    「……菲莉亚妮丝大姊姊看起来跟花精灵一样。」

    「是、是吗……?这么说就太夸张了……怎么突然拍我马屁呢?」

    「那、那个……我想跟你一起……」

    一起睡,在我说完之前,菲莉亚妮丝小姐就察觉到我想说什么,轻声一笑抱著我回到房内。

    她小心翼翼不吵醒其他两人爬进被窝。菲莉亚妮丝小姐戴著花冠面向我,摸了摸我的头,眼神渐渐染上一股热意。

    「……这样两人独处,果然会……希洛特……」

    「……可以吗?大姊姊,我明明已经……」

    长大了。我还没开口,她就脸颊泛红苦笑著说:

    「……我跟你相差的岁数没有改变。也就是说,对我而言,希洛特还是这么可爱。你要是饿了,就不用对我客气……」

    菲莉亚妮丝小姐单手掀开衣服。在送到我嘴边的乳房前,我颤抖了好一阵子——实在是太感动了。

    「啊噗……啊姆……嗯嗯……嗯嗯……好甜喔……菲莉亚妮丝小姐,跟花蜜一样。」

    「呼……嗯……我、我可不是花……可是对你来说……」

    你是我生命中的花朵。想要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种话,我还得长大一点才行。

    我压低气息,边感谢用恍惚的眼神替我授乳的菲莉亚妮丝小姐,边为【神圣】剑术技能提升了1点。光是当晚,就让我吸了二十次——七月七日在这个世界虽然并不特别,但对我跟菲莉亚妮丝小姐来说,确实成了不凡的日子。

    ——由于好感度升得太高,我们意识到彼此,弄得两人都无法入睡。但这是后来才发生的事了。

    「队伍的一天」

    自从跟莫妮卡姊姊三人组队以来,我过著比无法离家时更充实的生活。

    现在只要跟妈妈说过,她就会让我去外面玩,所以我都会先去莫妮卡姊姊的家。然后在一起前往公会前,我会先观察莫妮卡姊姊的表情,再决定今天要怎么办。怎么办指的是,早晨的牛奶。

    「嗯……希洛特,你看我的脸就知道我今天想做了吗?」

    「嗯,我知道喔。因为我一直都很注意莫妮卡姊姊……啾、啾……」

    坐在床上的莫妮卡姊姊让我坐在她的大腿上喂我喝奶。现在就算我自己动手挤她也不会生气,挤很多出来时她看起来似乎也特别开心。

    「嗯……真是,我不是说过吸的时候不要看我的脸了吗?」

    「为什么?莫妮卡姊姊明明那么漂亮的说。」

    「……希洛特你啊,一直说这种话,将来会变成『花花公子』喔……?呼……喂、喂,又这样装傻……」

    一被莫妮卡姊姊念,我越来越常用巴著胸部不放来蒙混过关。愿意原谅这么无可救药的我,她令我感激不尽。

    结束早晨的授乳来到公会,温蒂开朗的招呼及无名的微笑就迎接我们到来。

    「今天是讨伐狗头人呢!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是也!」

    我们前往森林,找到任务目标狗头人后,互相配合平安打倒敌人。今天也顺利完成讨伐后,我们在森林里稍作休息。

    「……那、那个,师傅,您会不会口渴呢?附近有乾净又好喝的泉水是也。」

    「啊啊,那里因为水之精灵的效果,涌出的泉水可以直接喝呢。那么我也……」

    「不,莫妮卡小姐,就让他们两人去吧。温蒂,你慢慢来就好。」

    无名所察觉到的,我也了解。

    自从打倒狗头人以来,温蒂的脸颊就红通通的。看来是因为第一次替我授乳是在与狗头人战斗之后,她一旦战斗使心情高昂,就会条件反射向我索取慰藉。

    清澈的泉水从石缝中涌出,温蒂在幽静的泉水畔脱下皮甲做好准备,满脸通红地掀起衣服,现出漂亮的胸部。接著她直接抱起我,用揪心的眼神看著我。

    「我每次来到森林就会回想起来是也……师父第一次……嗯……做的时候的事情……呼……今、今天一开始就吸得好用力是也……」

    「啾、啾……嗯,因为我也想吸。谢谢你找我来,温蒂。」

    「呼啊啊……您这么说,人家会忍不住是也……其实我想跟师父整天……呼呜呜……不、不能挤是也……嗯啊啊……!」

    温蒂还称不上是成熟的女性,不过每次授乳的时候挤出来的量都多到令人讶异。我努力用小小的手,边寻找不会造成痛楚的下限,边像是要把母乳揉出来一般挤出乳汁。边这么做边吸比较容易提升技能,我也在不知不觉间开始钻研起技巧来。

    无名每次都会在树木后方看著我们。莫妮卡姊姊好像说她没有这种兴趣所以不看,不过无名只要偷看到无法忍耐,就时常在队伍解散后邀我去她的旅馆。

    「小生一看到希洛特弟弟跟其他女性就……这么做很丢脸,但让小生想看的人是你。

    无名脱下面具之外的衣服,剩下内衣,边把支撑胸部的内衣往上挪开,边趴在躺在床上的我身上为我授乳。摆出这个姿势,无名吊钟型的美乳便会受到重力的牵引,看起来格外地大。

    我边感叹于充满弹力的手感,边支撑著乳房吸了上去。我只看得见无名的嘴边,但我知道她在强忍著不发出声音。偏偏在这种时候,我就越想听到无名的声音。

    「嗯……嗯……哈……好熟练的吸法。你仍然这么……在这种年纪就知道要如何取悦女性即使令人不知该作何感想……不过是你也没有办法吗……嗯……」

    (无名小姐的身体在发抖……这么舒服吗。)

    我还想看更多无名可爱的反应,朝她敏感的部分进攻。明明只有胸部,结束的时候她甚至直不起腰。

    就这样,结束跟队伍成员度过的一天后,我确认三种技能皆有进展,确实感受到一天的成长。但是,回到家时蕾米莉亚妈妈偶而会念我今天去哪里鬼混了——而这点小事,为了让这种日常生活能够继续下去,我也甘之如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