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章 希洛特,八岁
    ◇亲密的队伍

    然后,妹妹出生后过了三年多的岁月。

    事情发生在我八岁生日后不久。十二岁的艾许为了成为商人公会的一员,接受考试,并成功通过了初级测验。

    艾许的第一份工作是加入马车车队,经由公路从米赛尔将帕杜鲁商会的货品运送到首都杰内瓦。然而,我却同时在冒险者公会看到「护卫马车」的委托公告,并开始担心艾许车队的行经路线会不会有危险。于是,我们的队伍便决定接受这个委托。

    我们造访冒险者公会,跟柜台小姐夏莉小姐说明想承接任务后,她便跟我们简单解释了任务内容。

    「最近盗贼们不只会掠夺马车上的货物,也越来越多商人本身遭到绑架的案件。」

    这代表艾许若是遭到山贼袭击,他本人就很有可能遇害。

    「接受委托后将会预先支付各位二十枚银币的订金,任务达成后再支付剩下的八十枚报酬。」

    酬劳不赖,不过有件事更令我在意。

    即使这次保护了马车,也并不代表山贼会就此消失,往后每次经过公路,艾许的商队仍会暴露在危险之中。

    「那个,路上有山贼出没对不对?这样的话,就算这次保护了马车,以后不也有可能再次受到攻击吗?」

    「如果是我们,就能打倒山贼的老大,斩草除根解决问题的说。」

    莫妮卡姐姐一这么说,夏莉小姐再次环顾我们队伍的大家,面带钦佩的表情点头。

    「两位说的没错,公会也害怕事件一再发生,由米赛尔及王都的商人联合提出了委托。请问要听详细说明吗?」

    「要,请务必告诉我们。」

    难易度较高的委托必须进入公会后方的面谈室进行详细说明,我带著队伍众人跟随夏莉小姐入内。

    讨伐山贼是难易度★5的委托。由于冒险者公会的侦查员发现了隶属于盗贼公会的山贼「毒蔷薇」的大本营,因此委托内容是毁灭这座基地,或是停止其活动。

    「除了毒蔷薇之外没有别的山贼了吗?」

    无名小姐看著委托书问。她著眼的问题点和我相同。

    「好像还有其他山贼团,但毒蔷薇造成的灾情最多。自从最近某位女盗贼当上首领之后,毒蔷薇的势力似乎就开始急速成长。」

    若是受到美女盗贼的邀请,男人就有可能轻易加入。不过不亲眼看过就不知道她有没有那么漂亮。

    「毒蔷薇的成员目前据说高达百人以上。由于以★5的委托而言难度较高,因此报酬设定为★6等级。」

    「也就是特殊委托了吗。那么,报酬金额是?」

    「订金白金币一枚,任务达成后支付白金币九枚。再加上在公国所有公会中优先接受特别委托的权力。」

    「希洛特,怎么办?我们都会遵从你的决定。」

    「嗯,我想接。请一定要让我们处理。」

    「谢谢您,那么契约就成立了。」

    夏莉小姐莞尔微笑。那是张明显对自从登录公会以来就不曾失败的我们寄予全盘信赖的笑容。

    在公会接下讨伐山贼的委托后,我们前往莫妮卡姐姐家,在她的房间召开作战会议。

    莫妮卡姐姐靠著任务酬劳增添了不少室内装潢,还新买了好几把没看过的弓。此外,床上摆著以我为造型的布偶。

    她一天不看到我的脸好像就无法好好入睡,于是我靠妈妈教的「手艺」技能做了那个布偶当作礼物送给她。原以为做动物之类的布偶比较好,但妈妈说「做希洛特不就好了吗?」,于是演变成了我缝著以自己为造型的布偶的奇怪事态——不过莫妮卡姐姐开心无比,每天抱著我的玩偶睡觉,害我有点害臊。

    「既然是★5任务,山贼的强度也不容小觑呢。从冒险者转为山贼的人肯定也有一定的实力。」

    莫妮卡姐姐坐在床上,将布偶搂在怀里。表情明明跟猎人一样帅气,温柔地抚摸布偶的模样却让我很难为情。

    「小生我们的实力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希洛特弟弟怎么想?」

    「人家从正面冲进去诱敌的时候,师父你们趁机攻进山贼的大本营,从里面解决他们的方法好像不错是也。」

    「温蒂,我每次都说你不能逞强。你是女孩子呀。」

    「啊呜……是、是~……听到师父说人家是女孩子,那个,就跟和菲莉亚妮丝大人练剑,接下雷魔法剑时一样浑身发麻……」

    脱下平时戴著的有角头盔,温蒂有点畏畏缩缩的,令人难以想像她一握起剑就会变身成勇敢的女战士。自从遇见她以来过了五年,她也十八岁了,不过本性仍没有改变。

    「长到八岁就能独当一面……一般来说还太早,但最近总觉得你明显变得更有男子气概了呢。」

    「是、是吗……?大家都比我还高,我还只是小孩子啦。」

    「……就仍是小孩来说,果然……我们从你还是小宝宝时就看著你了,果真是我们看错了呢。」

    最近三人渐渐藏不住以哪种方式意识到我。

    不外乎是因为我在成长过程中跟大家一起冒险,每次慰劳大家时都会提升等级——请她们替我授乳。

    「呵呵……希洛特真是的。旁边一没有别人,就马上露出想喝奶的表情。」

    「不、不是,不是这样啦。我也不是随时随地都在想那种事……」

    「如果是师父的话,随时这么想也没有关系喔……?」

    「太过期待的话,希洛特弟弟也会跟我们客气吗?」

    「……对、对不起,老实说我真的是随时都在想……」

    说出来很不好意思,但想要就是想要,没有办法。

    无名小姐用手轻抚胸口微笑。今天没有外出战斗,她穿著非战斗用的休闲便服。女生的便服不论什么时候看起来都很新鲜。

    「人家有点在意,无名小姐的胸部是不是变大了是也?」

    「嗯……的确有那种倾向呢。果然只要授乳就会……」

    「不过可以消肿,舒服不少呢。如果可以我希望能每天都让希洛特吸……可是最近开始有些害羞……」

    莫妮卡姐姐用缠胸布裹著的胸部会变得非常肿胀,因此我每次都会接受授乳替她适度纡缓,可说是一举两得。然而如她所说,我也长大了,不能太过频繁。

    结果这么一来,反而是她们开始出现忍不住的徵兆——现在正是这种状态。

    「……讨伐山贼的计画路上再说好了。」

    「也对……反正只要有希洛特弟弟在,就一定能平安达成任务。」

    「师父还得跟妈妈保密喔……?我们不久之后会去打招呼是也。」

    温蒂边说边卸下皮甲。皮甲下衬衫的胸部部分明显比当初相遇时还要丰满。

    一旁,无名小姐也脱下长袍露出胸部。戴著面具、露出白皙肌肤的模样艳丽妩媚到言语难以形容。

    「无名的皮肤真的好白。温蒂也有晒到太阳,却没有晒痕……我说希洛特,白色的胸部跟小麦色的胸部,你比较喜欢哪边?」

    「那、那个……我都一样喜欢喔。」

    「是喔……真是标准答案。我知道了,看你吸的样子就知道你比较喜欢哪边了。」

    莫妮卡姐姐淘气地笑了笑,脱下外套解开缠胸布。收藏于其中的乳房获得解放的模样,不论看几次都令我著迷。

    然后莫妮卡姐姐小麦色的爆乳、温蒂健康的适乳、无名小姐白色与粉红色形成美丽对比的美乳三者齐聚,我获得三种神器,踏上旅程前往神话世界。

    「今天就先从小生开始吧……希洛特弟弟,你躺在床上。」

    「嗯、嗯……哇……今、今天要用这个姿势吗……?」

    「没有变化的话一下就腻了呀……」

    无名小姐在躺下的我身上倾身,向下的乳房弹力饱满地一震,在我面前并排。

    莫妮卡姐姐双手交叉站在一旁,温蒂则是坐在隔壁观察。两人都露出难耐的表情——强烈地表达内心的迫不及待。

    来到我面前的桃红色尖塔已经变硬了一半,无名小姐的气息似乎也更加娇艳,侧耳聆听便使人激动不已。

    「……你还是这么喜欢吊人胃口呢……明明都来到眼前了……嗯、嗯……」

    ◆LOG◆

    •你接受了《无名》的授乳。

    •你的「法术士」技能等级提升了!

    我先在乳房的顶点一吻取代打招呼。抬起头,我只看得见无名小姐的嘴角,但我知道她正拚命忍著不发出声音。

    她的母性才刚超过30,因此不能榨乳。而且,既然难得向下摆到我面前,我就像是上钩的鱼一般交互含住两边乳头。每次换到另一头,乳房便柔软地延伸,带给我视觉上的享受。

    「哈啊……啊、啊啊……这样,虽然自己不该这么说……不过还挺来劲的呢……」

    「说、说来劲,是那种心动不已的感觉吗……?」

    「用看的就很来劲了吧……光在旁边看就有点……」

    队伍的交流在我心中逐渐接近理想。虽然不该总是想著这个,可是吸其中一个人的胸部,其他两人也会跟著兴奋,疑似能为提升技能带来加成效果。

    三人会各自思考喂我的方式,所以我完全不会腻。思考总有一天得断奶的时期过去后,队伍养成也渐渐迈入下一个阶段。如果能用提升的技能帮助大家,现在在做的事情就不只是满足欲望了。

    ◇青梅竹马与妹妹

    升完技能回到家,我发现莉欧娜来家里玩。

    我明天开始就要离开城镇处理委托,于是跟妈妈报备住在外面的事情。形式上是去莫妮卡姐姐家过夜,但爸爸跟妈妈早就发现我顽皮的行为,却还是给予允许。

    「小希,你要不要也来莉欧娜家里过夜?」

    「好、好啊……下次吧。帮我跟莎拉莎阿姨问好。」

    「真的吗……?嗯,我知道了!我会跟妈妈说♪」

    莉欧娜顿时心花怒放。她高兴到想扑进我怀里,不过八岁以后她也开始感到害羞,看起来有点自制。

    「葛哥,索妮雅也想跟葛哥玩!」

    三岁的索妮雅非常聪明,也越来越会说话了。

    一如里卡德爸爸的期待,索妮雅跟我一样,发育甚至比我还快,在同年龄小孩的家长眼中可说是「天才」。

    索妮雅的头发绑成两条辫子,也就是所谓的双马尾。双马尾以前好像叫做猪尾巴,可是我比较习惯叫做双马尾。她跟妈妈一样有著一头亚麻色的头发,母女并排看起来就像是小时候的妈妈。也因为这样,爸爸同样对索妮雅宠爱有加。

    「等索妮雅长大我再带你一起去。」

    「葛哥笨蛋!索妮雅现在就想去!笨蛋笨蛋笨蛋!」

    婴儿时期相当乖巧的妹妹一懂事就变得跟公主一样任性。最近不听她的话,她就会立刻从椅子上跳下来,跑来我身边用一双小手不停敲打。由于一点也不痛,所以我每次都会一边被她打,一边把她抱起来放到大腿上。

    「……葛哥带索妮雅一起去嘛?」

    这么做她就会变乖,让大家不禁微笑。这种时候莉欧娜也会以温柔的眼神看著妹妹,身为哥哥总让我有点害羞。

    「索妮雅,等你长大一点再跟我一起玩吧?也可以来我们家喔?」

    「耶~!我要跟莉欧娜姐接一起玩!」

    「哈哈哈,希洛特真抢手啊。明天去莫妮卡家,然后再去莉欧娜家吗。你也要好好照顾索妮雅喔?」

    「等——爸爸,那还很久啦……」

    「希洛特,不可以这样。下周日就去玩吧。」

    这种时候,蕾米莉亚妈妈大多会站在莉欧娜跟索妮雅那边。爸爸不会特别帮我说话,甚至还会刺激我,害我有点来到叛逆期的心情。不过,原因只是因为我不直率就是了。

    我原本以为自己比较喜欢大姐姐,但老实说莉欧娜也很可爱。最近她把留长的头发绑在侧边,看起来越来越像前世的阳菜。这个发型是莎拉莎阿姨决定的,没想到异世界也有相同的发型,让我大吃一惊。

    她身上的衣服也从小孩子的简单衣服,变成更有细节的少女风。这是丝黛拉姐帮莉欧娜挑的。

    「爸爸、妈妈,我可以跟葛哥一起洗澡吗?」

    「好啊,爸爸完全没有问题。可是索妮雅,偶而也要记得跟爸爸一起洗好吗?希洛特开始不跟爸爸洗之后,我一个人好寂寞啊。」

    「亲爱的也真是的……不用那么担心,跟她一起洗不就好了吗?」

    「我明天再跟爸爸洗。今天要跟葛哥跟莉欧娜姐接一起洗。」

    「好啊,莉欧娜也一起……等一下。」

    我回答到一半才发现,妹妹用力踩到了地雷。

    「那、那个……小希,我们很久没一起洗了呢。我以为你会害羞,不愿意我一起洗……」

    「……不、不是,刚才是一不小心回答了,应该说是顺势说出口……」

    「希洛特,男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喔?」

    「亲爱的,这么说太坏心眼了……呵呵。不过,不用这么鸡蛋里挑骨头,你们两个都还是小孩呀。」

    「希洛葛哥,莉欧娜姊接的胸部变大一点啰?」

    「是、是喔……」

    (既然变大好像就不能一起洗……唔,我该如何是好……!)

    「希洛特,你那什么冷淡的回应啊?既然是男人,就该说点体贴的话……」

    「亲•爱•的?」

    「开、开玩笑的。妈妈,不要用那么可怕的眼神看我啦……」

    遭到蕾米莉亚妈妈白眼,爸爸一时慌了手脚。两人都还很年轻呢……这不是我该说的话就是了。

    「……只、只有一点点而已,没有变那么大,根本比不上丝黛拉姐姐。」

    莉欧娜这么说,但我打算假装没听到。丝黛拉姐最近进入青春期,不太愿意跟我两人独处,教我读书。她以前明明那么常念故事书给我听的说。

    ——开玩笑的,我才没有幼稚到假装不懂理由。我时时刻刻都在思考该如何回应大家给我的好意。

    「对啦,既然比丝黛拉姐还小,就不算什么了嘛。」

    「唔……小、小希好过分!你那么喜欢大胸部吗!人家只要长大,也会长得跟莎拉莎妈妈一样大!」

    「那样就比我还大了……莉欧娜,不必那么著急喔?希洛特也是喝我的奶长大的。」

    妈妈充满自信地说,莉欧娜却还是很在意,轻轻揉著自己的胸部。

    她跟莎拉莎阿姨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是从前世看来,阳菜的胸部算还挺大的。只要长大,将来一定会——回想起来害我有点愧咎,今世就还是从旁守望著她长大吧。

    「啊……小希不准看!」

    「葛哥,不行——!」

    即便在更衣室脱下衣服,莉欧娜也没有拿下项圈。我为了确认回过头,却受到莉欧娜跟妹妹的猛烈攻击。

    莉欧娜先替索妮雅脱衣服,再帮她解开绑头发的缎带。索妮雅的头发长到肩膀,因为绑著,所以有点微卷。

    「……小希,你可以转过来了。要慢慢的喔?」

    「嗯……好、好。」

    由于不可能一直背对莉欧娜,因此获得许可后我便缓缓回过头。索妮雅尽管坐立不安,却也没有攻击我。

    (变、变大了……也就是母性技能开始成长了……?)

    莉欧娜围在身体上的浴巾,在胸部附近有些倾斜。这个年纪胸部就会开始发育吗?不行,我不该盯著看。

    「小、小希……你什么都不说,很害羞啦……」

    「不、不是……我、我才、才没有,那个,在意……我、我又没有兴趣……」

    「……你比较想跟我妈妈一起洗吗?」

    「没、没有,不是这样。总之那个,我没有胡思乱想啦。」

    身为女生,莉欧娜已经开始感觉到这种细微之处,似乎隐约发觉莎拉莎阿姨对我展现的态度了。

    「……真的?你不讨厌跟我一起洗?」

    「不讨厌啦。比一个人洗澡还热闹……对吧,索妮雅。你也喜欢跟姐姐一起洗吧?」

    「嗯!我喜欢跟葛哥还有莉欧娜姐接一起洗!」

    看到索妮雅这么开心,莉欧娜也跟著面露微笑。

    我有定期确认莉欧娜的能力值,但现在变成怎样了呢——魔王的能力有在水面下继续成长吗?

    姓名:莉欧娜•罗内亚

    梦魔 女性 8岁 等级7

    职业:奴隶(视你为主人)

    生命:64/64 魔力:1176/1176

    技能

    药师 16 手艺 10 白魔术 70

    体质 2 魔术素养 96 魅力 32

    梦魔 72 母性 10 不幸108

    突破极限 16 奴隶 24

    主动技能

    裁缝(手艺10) 催眠(梦魔30) 飞行(梦魔40)

    诱惑(梦魔50) 食梦(梦魔60)

    被动技能

    【对异性】魅惑(梦魔10) 完全魅惑抵抗力(梦魔20)

    【催淫】魔眼(梦魔70)

    药草学(药师10) 治愈术等级7(白魔术70)

    魔术增幅(魔术素养30)

    【×】意外(不幸10)

    【×】没落(不幸50)

    【×】凶星(不幸100)

    魔王莉莉丝的转生体

    因种族而具有职业限制

    【×】不幸值缓慢上升

    莉欧娜的梦魔、魔术素养、不幸显著地上升,不过幸好「不幸」的影响也有受到封印,打×的部分代表暂时无效的意思。

    然后,妹妹索妮雅则是——自从出生以来能力值就有一部分受到隐蔽,以我的「鉴定」技能无法掌握全貌。

    姓名:索妮雅•齐格里特

    人类 女性 3歳 等级3

    职业:村民

    生命:64/64 魔力:48/48

    技能

    气质 3 体质 2 魔术素养 3??? 10

    主动技能???

    被动技能???

    (无法判别的技能……我没看过这种技能啊。)

    索妮雅持有的神秘技能和种族与职业无关,上升到了10级。然后,别说从妈妈身上获得的气质、藉由运动身体获得的体质,就连没有理由提升的魔术素养也有上升。

    「索妮雅,把眼睛闭起来,我帮你把泡泡冲掉。」

    「嗯!呀哈哈哈!哗啦~!」

    看著天真无邪地嬉闹的索妮雅,我认为自己不该这么在意——可是回想起第一次见到莉欧娜能力值的情境,就使我更想学会高等鉴定技能「详细鉴定」了。

    ◇山贼的要塞

    隔天早晨,我沿著夏莉小姐告诉我的路,在米赛尔到首都杰内瓦公路途中转进山里,朝山贼的大本营前进。

    我事前请涅莉丝小姐替我做了能够发动「蹑手蹑脚」的药水,分配给大家。我们不打算和上百位敌人战斗,而是执行擒贼擒王的斩首行动。

    山贼们在山里的老旧要塞占地为王。在接近到一定距离后,我指示大家喝下药水。

    ◆LOG◆

    •《莫妮卡》《温蒂》《无名》暍下「蹑手蹑脚的药水」。

    •使用者的气息消失了。

    •你发动「蹑手蹑脚」。你的气息消失了。

    「我潜入要塞寻找山贼老大,大家在森林里释放浓烟。等山贼被吸引过去,就请大家在看得见要塞的位置等我。」

    「希洛特……你一个人没问题吗?要塞里说不定有陷阱喔。」

    「不要紧,包在我身上。那么就开始行动吧。」

    我只身绕到要塞后方,一面确认守卫的位置,一面寻找能够潜入要塞的地点——围绕要塞的墙壁有一部分长满藤蔓,好像能从那里爬上去。

    我趁守卫换班分心的空档,利用藤蔓迅速攀爬而上,以蹑手蹑脚的效果无声无息地来到里头。

    我悄悄潜入要塞内部,偷听守卫的话,得知首领房间的所在地,接著顺利抵达目的地。

    以前得手的盗贼技能发挥效用,我轻而易举地打开首领房门的锁。进到房间里,我发现隔壁的浴室里好像有人——居然在洗澡,看起来像是趁人之危,但可不能过度天真。

    对方是首领,洗澡时很有可能随身携带武器。因此我边准备应战,边朝浴室的门伸手,接著猛力打开。

    「不准动!不抵抗我就不伤害你!」

    「呿……入侵者吗?居然放这种小鬼到处乱跑,守卫的家伙真的有够没用。不过你如果以为在浴室就能干掉我就大错特错了!」

    正在全裸沐浴的女首领不顾自己一丝不挂,伸手拿起手边的短剑朝我扔来。

    「喝啊!」

    我拔出斧头弹开短剑。短剑插到天花板上,使女首领顿时失去了武器。

    「居然用斧头把我的小刀……你、你这小鬼太强了……!」

    「……奇怪?」

    好像在哪见过……这个带著一抹蓝色的卷发、眼神有点锐利……可是长得非常漂亮的美女。

    「为、为什么我每次都被小鬼……难道跟我有仇吗……!」

    「大姐姐,我想我应该认识你……大姐姐忘记我了吗?」

    裸体的女首领似乎现在才察觉到我的视线,用手遮住胸部与下半身,瞪大眼盯著我瞧……然后——

    「你……好像在哪里见过……不、不对,不可能。那个小鬼不可能跑来这里……」

    「……那么,我这么说你就知道了吗?啊欸啊(帕梅菈)。」

    没错——她的名字是帕梅菈•布兰尼。我还是婴儿时来家里偷东西,被连续授乳循环榨乾魔力打退的盗贼。

    说是女盗贼的时候我就应该连想到她了。小时候她就曾经说过想绑架我,这个女人会有贩售奴隶的想法也不令人意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于是,讨伐山贼「毒蔷薇」的任务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成功结束了。

    帕梅菈跟我约好不再进行拦路抢劫等犯罪活动,并找回自己卖掉的奴隶,还给他们自由。

    然后我还「命令」她定期向我报告活动内容。吓到魂飞魄散的她对我百依百顺,不过她好像有点太害怕我了。一想到婴儿时期是怎么赶跑她的,似乎也情有可原。

    逃离要塞后,我和暂时被我抓来的帕梅菈一起,在森林里和莫妮卡姐姐等人会合。我虽然不会把帕梅菈交给公会,但她如果逃跑就头痛了,所以在跟公会报告任务结束前,只好把她绑起来。

    「真的一个人达成任务……也太可靠了吧。」

    莫妮卡姐姐边这么说边抱住我,把我埋进胸部里。对我而言,这比收到多少酬劳都还要来得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