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番外篇 某黑骑士的日记
    ◇公国历1084 年6月12日 黑骑士团长维多利亚笔

    现在回想起来,只能说那是场恶梦。

    我身穿能使魔术失效的无敌铠甲。在我面前,圣骑士菲莉亚妮丝应该无计可施,让我完全掌握胜利才对。

    然而我不得不承认,要是有胜利女神这可恨的存在,她一定站在菲莉亚妮丝还有那个龌龊的小鬼——也就是希洛特那边。

    每次回想,我的灵魂就炙热难耐,让我想起矮小少年毫不留情地凌辱这纯洁无瑕——应该说是染上黑暗,受到暗黑神恩宠、象徵美丽的肉体的那段时间。

    说是凌辱,或许该称之为试炼也说不定。

    「想要史莱姆放开你,就听我的话。」

    希洛特用龌龊,应该说施舍他一点怜爱也无妨的可爱表情,以唤醒内心未知情感的冰冷眼神威胁我。

    最强的铠甲遭到剥夺,我落入卑鄙的陷阱。看著想要更加侮辱我的少年,我尽管对菲莉亚妮丝的教育方针稍有质疑,但如今始终保持纯洁的我既然早已在少年面前露出晶莹剔透的体肤,有谁能责备我一心想要避免继续受辱?不,不可能有任何人。

    我颤抖只会发出美妙声音的双唇,说出自己的觉悟。

    「……对、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希洛特说他没有听到,继续追问,要我再说一次。

    「让我……变成希洛特大人的俘虏,对我为所欲为……!」

    身穿黑色铠甲与灼热火焰的高贵骑士即使身体受尽屈辱,依然保持著无可退让的矜持。

    然而希洛特靠近遭到史莱姆湿滑的触手拘束的我,露出我被艳丽长发盖住的少女敏感部位。接著他竟然用小巧的嘴唇,含上了我费尽一番功夫才收在铠甲内的乳房。回想那时的感觉,我绝不打算原谅希洛特,总有一天想将他五马分尸,但他出乎意料地熟练。

    「明明是黑骑士,ㄋㄟㄋㄟ却这么甜。好好喝喔。」

    (嚣张什么……可是,这个少年不就只是沉浸在我的魅力之中吗?这么想还真可爱。)

    我在两边乳头都被吸过之后会有这种感想,只能说是因为身为黑骑士团长的我胸襟过于宽广。

    不过拷问居然只有限制行动喝我的奶,我想他肯定有受到什么影响。没有错,菲莉亚妮丝一定是从年轻的时候开始就用那对大得离谱的气球乳房拉拢希洛特。那个正经八百的菲莉亚妮丝竟会做出这种勾当,虽然我替她身为女人果然也有应付不来的事情感到同情,然而我也没资格说别人。暗黑骑士在找到命中注定的对象之前,也得守贞到二十九岁。这不是为了与圣骑士对抗,而是在我心中,守贞等同于骑士的防御力受到考验。

    我为什么会听命于这个少年,让他喝只能给予将来伴侣与小孩的母乳?

    越想,我越觉得他用了什么奇怪的法术,但令我意外的是我完全没有厌恶感,从途中开始就不再排斥被希洛特触碰、吸吮。

    那是因为他对身为黑骑士的我高贵的乳房致上敬意,不做任何恶作剧或是令人心生厌恶的淫秽勾当,一心一意地吸吮。他偶而会用尚未成熟的双手握住乳房挤出母乳,那时他又会用闪闪发光的眼神看著溢出的乳汁,像小狗一样舔乾净。

    「好好喝……好好喝喔,维多利亚姐姐……」

    「希、希洛特……不行,那边是……啊啊……」

    我告诫自己这是件肤浅的事,可是索求我的少年实在太过纯粹,有谁能责备我对他动心?没有,没有任何人能责备我。

    我发出类似娇喘的声音,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宛如赐予少年慈爱的大地女神,不停回应那幼小的欲望。

    「维多利亚小姐……我、我已经……!」

    「不、不可以呀,希洛特。你还小,这种事……!」

    我试著身为成年女性劝诫希洛特,不幸的是我的身体太有魅力,使他无法克制青涩的冲动。

    希洛特改变被我被史莱姆拘束的身体姿势,接著大大撑开我的双脚,盯著我只被内裤覆盖的重要部位。看到因羞耻心使身体发热的我,少年的双眼发出诡异的光芒。他在充满魅力的成年女性面前,决定过早爬上大人的阶梯。

    「那、那边不行,不可以呀!」

    他对我的声音充耳不闻,遵循自己尚未成熟的本能,露出被我魅惑的眼神再次向我索求。他轻抚我张开的双腿,将尚未成熟的欲望——

    「……这个表姊在写什么啊?」

    菲莉亚妮丝小姐在维多利亚的行李中找到她的日记。检阅日记确认维多利亚有无隐瞒任何秘密时,她越看越是觉得,维多利亚从中途开始的语调变化还有自行创作的部分太过突出——同时心想现在得立刻去跟希洛特撒娇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