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特别附录「配偶的服务」
    在染成一片晚霞的湖畔,我与优希娅两人伫立在浅滩,两人的影子彼此重叠。

    优希娅的乳房比以前还大一点,但我的手也长大了,尺寸正巧可以一手掌握。

    「呜……嗯……主人……」

    指缝触碰到尖塔,优希娅便发出甘甜的喘息看著我。她犹豫地将手搭在我的肩上,任凭我的双手游走。

    「……边接吻边摸……比较……嗯……」

    她向我撒娇索吻,我便二话不说答应她。嘴唇交叠的瞬间,优希娅激动地颤抖睫毛,闭起双眼贴上我的唇。

    起初只有嘴唇彼此接触,渐渐地不足以满足我们,彼此便笨拙地探出舌尖。稍微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的剎那,身体一抖的她宛如妖精一般惹人怜爱。

    「……会害羞吗?」

    「……我以为只要是为了生幼仔就没有关系。可是,不对……自从看到菲莉亚妮丝跟主人在一起,我就会想,自己被那么做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吗……做这种事情你开始会害羞了吗。」

    优希娅满脸通红,连话都说不出来。我摸摸她的头,然后又吻了她。

    「嗯……嗯呜……呼啊……主人……胸口……好难受……」

    「……对、对不起,我太用力了……」

    「……不是……您一面吻一面,摸,我的心脏跳得好快……明明是自己说的,我却忍不住……嗯啊……啊啊……」

    优希娅前所未见地兴奋。这一定是因为她理解接下来要跟我做的事,和过去的授乳以及玩耍嬉闹不同。

    我发动魅惑的指尖,揉著优希娅的乳房,轻抚其中一边的乳头,同时吸上另外一边。优希娅看著我用舌头拨弄前端,即使和我四目交接也不别开眼。

    「……舒服吗?」

    「……被主人这样尽情地弄,奶水好像要出来了……」

    「那么就挤看看吧。我喜欢优希娅的奶……」

    「嗯、嗯……只要是为了主人,我随时都……嗯呜呜……呜呜呜……!」

    委托她进行「授乳」,优希娅便立刻同意。我使用「榨乳」挤出优希娅的龙奶,品味那浓醇的香甜。

    我以舌头舔起沿著乳房曲线流下的浓稠乳汁,再次吸上前端。优希娅用手抱住我的背,彷佛抓著我似地接受我的爱抚。

    没错——这是爱抚。至少我希望优希娅能对我有感觉。这个想法充斥我的大脑,使我不论多么大胆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优希娅,你能把屁股转过来吗?」

    「屁股……不、不行……还没有生成衣服……」

    「慢慢来就好。你转过来,我能做的事情也能比较多。」

    「……好、好丢脸……没想到生小孩这么困难。」

    龙并非完全没有羞耻心。优希娅相当犹豫,却还是听从我的要求,把手撑在沙地上,对我高高翘起臀部。

    滑顺的尾巴自臀部延伸而出,绝妙地遮蔽了她最想保护的部位。

    「你的尾巴还是这么漂亮……可是,不可以遮起来。」

    「……不、不行……还不能看那边……!不要……」

    优希娅也许是真心感到害羞,她发出我至今为止不曾听过的懦弱声音。我轻抚她的尾巴,等她冷静下来。

    「你觉得可以的时候就好,勉强自己的话优希娅就太可怜了。」

    「……不可怜。生主人的幼仔应该值得高兴……只是我没有勇气……只要做好觉悟,这点小事……不算什么……」

    慢慢地慢慢地,优希娅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将尾巴移开。

    我第一个想法,是不愧她从以前就说想生幼仔,优希娅的臀部十分饱满。肉感十足的美臀沐浴在夕阳之下发出艳丽的闪光——皮肤宛如瓷器般晶莹剔透,令人不禁叹为观止。

    然后,我也理解她害羞的原因。优希娅的私密部位完全没有她是成人的证据——因为她是龙呢,还是她以龙而言还算年轻,我不得而知。

    「……没关系,玛尔小姐是大人,可是也没有。」

    「……菲莉亚妮丝比我还大人吗?」

    「也、也许是吧……可是我觉得很可爱喔。」

    「……您、您不必说这种……话……啊……啊啊……」

    我抚摸优希娅的屁股,确认弹力似地一把抓住。光是这样,优希娅的身子就向后一仰,发出甜美的娇吟。

    (一直看著这么美丽的臀部……我的理性也到极限了……)

    不是奶水,也不是汗水的液体流下洁白的大腿。她已经准备好了——不过优希娅却不认为自己准备好就好。

    「……我也想帮主人做。配偶要彼此服务。」

    「好、好啊……优希娅你可以吗?」

    「没问题……主人请站起来。」

    优希娅在站起身的我面前跪下。她的膝盖泡在水中,朝我的腰带伸,手,一面摸索一面解开腰带——然后。

    「……我、我没叫您这里站起来……」

    「本来就会这样,没有办法。我害羞到快死了的说……」

    「我、我知道了……好厉害……主人的跟战戟一样……」

    优希娅边说,边开始用自己的方法服务我。她没有碰到牙齿,而是用皇龙族特有的、略长的舌头缠绕——我立刻抵达几近忘我的领域,朝她晃动的乳房伸手,以爱抚回应。

    「呼呜……嗯呜……不、不行……在我做的时候摸犯规……呼啊啊……不、不可以……主人好坏……!」

    光是轻捏她的乳头,优希娅就无力反抗,泪眼汪汪地抬头看我。

    「对不起,优希娅太会了……」

    「……我也想跟菲莉亚妮丝一样,用胸部做……这个就留到下次。幼仔不好怀上,量要很多。我要服务主人,让您充满兴致。」

    她的一字一句都透露出对我无法自拔的爱。

    我亲吻优希娅的额头,然后不管衣服会弄湿,当场坐下——优希娅则是慢慢跨坐到我身上。

    背对夕阳的她真的如梦似幻——彼此合而为一的瞬间,将我拉回怜爱无比的现实。

    「哈啊!啊、啊啊……主人……」

    「你还好吗?不要勉强自己,慢慢来就好……唔……!」

    「不要紧……我不会痛……呼啊!啊、啊呜呜……主人……主人……我爱您……我想要主人的小孩……一直、一直都想要……!」

    泪水滑下优希娅的脸颊,变成泪石在我身上弹跳,落入水面。

    优希娅坐在我上面,高举不放的龙尾时不时颤抖,慢慢地,却不间断地服务我,自己也迈向巅峰。

    在优希娅的央求下,我抬起头又吻了她。我把手扶上她的双峰,发出激烈的水声最后冲刺——飞沬迸射,优希娅向后弓起身子,对我露出白皙的脖颈,乳房随著身体颤动。

    「哈啊啊……啊啊……主人……好猛……可是,还……」

    一次不够。我想确认她的存在,满足她至今为止等待我的份。在夕阳的湖畔重叠的两道影子,直到太阳西沉都没有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