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话 糟糕、要死了啊我
    「喂、喂,那是真内零啊」

    「传说连黑道都会绕着走的那个吗。不妙—,眼神超恐怖」

    「才不对,他的后台是黑道啊」

    切。我听得到啊可恶。只是从学校回家就这样吗。

    我只是普通地走着道路上,不过身后跟着几个貌似跟班的家伙。

    尽管生气,我还是直接走过了偷偷摸摸对话着的男人身边。我还以为跟在我身后的家伙们也会无视他们,跟在我后面……。

    但事情没有那么顺利。我的跟班们居然缠上了低声说着传言的家伙们。

    「喂!你们干嘛看这边!?啊啊!?」

    看来他们没能忍住。

    别去管一个个无关紧要的家伙啊。他们这不是明显在害怕吗。

    「噫!对不起!对不起」

    「找零哥有事的话,就直接过来说啊!!」

    「没有!对不起!」

    我只是想回家。

    明明是这样,却被爱找事的家伙们跟上了……。

    「别废话给我过来」

    「噫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住手」

    我抓住跟班的右肩阻止他。

    「但、但是零哥,这些家伙…」

    「我在说住手啊」

    我目光锐利地看过去后,跟班一脸害怕,脸色变得铁青。

    「好的!你们运气不错啊。快给我消失!」

    「非、非常感谢您!」

    那些家伙匆忙跑着逃走了。

    他们居然边跑边偷偷转头用害怕的眼神看着我,我什么都没做吧。

    不管那个家伙都一样,全是害怕我,擅自传开虚假事实的家伙们。

    现在跟着我的这些家伙们也是擅自跟着我,说出我的名字,也就是说他们只是想利用我吧。

    就算回家,家人也是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我。我只是眼神稍微凶恶了一点居然就给我害怕。

    「哎呀—,话说回来零哥还真是厉害啊!之前也是一脚就把不知哪来的笨蛋干掉了吧!我真的尊敬您啊!就连黑道也会给您让路呢!您是最强的高中生啊!」

    「切。只是那家伙很弱而已」

    「哈哈。您那标志性的茶发和利落的发型今天也很棒啊!是自然发型吗」

    这家伙,就算我和他说这是本来的头发只是没有护理他也不听啊。

    说起来我只要走在外面,就全是看不惯我来找茬的家伙啊。总是被人找茬打架导致恶名被不断传开。哪里都不存在愿意理解我爱我的家伙。

    这个跟班总是滔滔不绝地说着无关紧要的话,我想赶快回家啊。

    「对了!零哥不去公园来一根吗?我去给您买饮料哦!」

    「我想赶快回家啊…」

    「只要一会儿!拜托只用一会儿!」

    「切,只是一会儿哦」

    这情况,无法回绝的我也有问题啊。啊—,好吵。

    我的回答令周围的家伙们「不愧是零哥」或是「真男人」这样自说自话地炒热气氛。他们还互相击掌、发出大声……有什么那么开心的啊。

    你们这些家伙不要只是因为我愿意一起去公园,就在那欢闹啊。切,真麻烦啊。

    没办法,我只能抬腿走向在马路对面的公园。

    「咦?零哥你看那里。从公园里球和小孩…」

    「啊啊?那又怎么…」

    我听见了声音,这是卡车行驶的声音。

    小孩没有注意到卡车,从公园内从出马路,为了去捡滚向我这边的球,笔直地跑了过来。

    不妙!

    「喂,小鬼给我停下!」

    「诶?」

    糟糕——这么想时已经迟了。

    小鬼和我对上眼后,居然在道路正中停住了。

    可恶!说不定还来得及!

    「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瞬间向前跳出,勉强用手推开了小鬼。

    之后,只要我也顺势躲开就没问题了。

    但是……并没有那个时间。卡车,已经来到了我的身侧。

    糟糕,要死了啊我。

    我那么想着,在下个瞬间。

    咚!强烈的冲击传遍我的全身。

    我被卡车撞飞,落到地面明明只需要很短的时间,但世界却看起来变成了慢动作。

    这就是那个吗,那啥走马灯。

    只能看见看到我后害怕和哭着的家伙啊。

    这就结束了吗,被害怕惹人哭泣、被讨厌的结束吗……。

    然后我的意识中断了。

    ◆◇◆◇◆◇

    「可恶……」

    咦?手能动?也不疼,身上也没问题。

    我起身环顾周围。

    在视野范围内全是大量的书籍,还能闻到灰尘的味道。

    这是啥,还以为被卡车撞飞了没想到居然到了图书馆。

    ……不,这不是普通的图书馆啊。大得一望无边,书籍异常的多。

    啪唦啪唦。

    书本掉落的声音令我慌忙转身看去。

    「咳咳,咳咳,呜诶—,果然雇个清洁人员比较好吗。……哦呀?是客人吗?」

    那里有一位身体纤细,带着眼睛的黑发小哥。

    他是图书管理员吗?他青白的脸色和给人的感觉,完全像个图书管理员。

    我紧紧盯着他,理所当然的对上眼睛。但是,他马上错开了视线。…和往常一样。

    「那、那—个……」

    小哥好像在害怕我,不过那种事完全不重要。我决定询问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喂,这里是哪里」

    「是的!这里是收集记忆及记录的地方!」

    这家伙在说些什么。记忆?记录?这里不是图书馆吗。

    「听不明白啊。我为什么在这里」

    「诶?为什么……。可、可以稍微让我调查一下吗。不,请让我调查可以吗?」

    「切。随你便」

    他不断翻开一本书又关上,取出一本书又放回去。

    这家伙怎么回事。我的事不可能会写在书本里吧。

    还是说虽然他看起来不可靠,但他其实是个医生吗?

    「啊—,好了!找到了!真内零,高中二年级,因打算帮助小孩而被卡车撞击身亡。是这样…吧?」

    别总是来观察我的脸色啊,你这个『豆芽眼镜』。

    「虽然是这样却也不对。我不是还活着吗,还有,小鬼没事吗」

    「是、是的。小孩只是擦伤程度并没有问题!然后,那个……您毫无疑问已经死亡了」

    「所以说我还活着吧」

    这家伙搞什么啊,脑袋没问题吗?我开始感觉无法对话了啊。

    「关于那点,活着的人类无法来到这里。所以说,您毫无疑问的死亡了」

    「活着的人类没法过来?已经死了?也就是说这里是死后世界吗」

    「是、是的,差不多就那样」

    切,居然还真有死后世界啊。反正都死了,我还以为死后大家都会消失啊。

    ……死了、吗。是吗,我已经死了吗。就算被明确指出,我也不怎么震惊。

    反正我也是被讨厌的人,小鬼没事的话,这样结束也不错吗。

    「我明白了,已经够了,虽然不太能相信,但我已经死了。那么,我之后该怎么做」

    「您理解得真快呢。不肯承认的人可是有非常多的呢」

    「反正就算我活着也不是什么好家伙啊。为了帮助小鬼而死的话……嘛,也不错啊」

    「才、才没有那种事!也有为了你的死而悲伤的人!」

    没有啊。

    但是,我没能说出来。因为那是非常悲伤的话语,一旦说出来就好像相当于承认那是事实了。尽管我自认已经理解,但是自己果然说不出口啊。

    「切,那无所谓了。我在问你我之后该怎么办」

    「才不是无所谓!请您看这个!」

    豆芽眼镜从怀中拿出了球形的东西伸到我面前。

    这是什么?水晶吗?是占卜师使用的那个吧。

    「请您仔细看着」

    「噢、哦」

    明明刚才还在害怕我,现在竟然开始用凛然的态度和我说话了。把他从『豆芽眼镜』升级到『眼镜』吧。

    我窥视水晶,水晶中好像浮现出了什么。

    嗯?这是什么。水晶中出现的是……我的葬礼?为什么那些家伙在哭啊。

    「能看到呢,为了您的死而感到悲伤的人们的身影」

    我,什么都没能说出口。

    能看见我以为只是利用我的数名跟班,一直害怕我的妹妹,还有学校里的数人。

    「零哥!零哥为什么死了啊!您不是无敌的吗!」

    「哥哥!哥哥啊啊啊啊啊啊啊!」

    什么啊,你不是讨厌我吗。

    那些家伙自顾自地说什么啊。

    帮我拿来行李了?不是会自己主动动手的人?眼神恐怖?吵死了!

    这是、什么啊……。

    「您可能的确是被畏惧着,但是,并没有被讨厌呢」

    「就算现在知道那种事又有什么用啊,我不是已经死了吗。而且双亲也摆出了一副放下重担的表情哦」

    「是呢。也有那么想的人吧,但我只是希望你能知道,并不是只有那种人」

    「……哦」

    可恶,眼里居然进灰,视野扭曲了。

    ……原来只是我没有注意到吗。

    但是,我已经死了。现在的我,什么都做不到。

    这个眼镜能不能做到些什么呢。我不知不觉这么想着,然后我开口要询问了。

    「喂」

    「是的」

    「有什么、什么都行,有没有能向那些家伙传达些什么的方法吗」

    「对不起……」

    眼镜一脸愧疚地低下头。

    「是吗。我说胡话了呢,抱歉」

    嘛,当然不会有那么凑巧的事嘛。

    但是,我还是感觉稍微有些被救赎了。明明也不知道水晶中的影像是不是真的,我也真是单纯啊。

    「谢谢啊,已经够了」

    「我知道了。对不起,我只能让你看看,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知道」

    「喔,足够了,谢谢你啊」

    我避免和眼镜对上视线,擦去眼泪。应该没暴露吧?

    我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向眼镜询问应问的事情。

    「那么,我之后会怎么样」

    「是的,关于那点我有一个提案」

    提案?提案难道不是只有去天国还是去地狱吗?不过我现在心情也不错,哪边都可以吧。

    「我打算让您转生」

    「转生?」

    转生是什么?是指复活吗?

    「非常遗憾,我并不能让您回到原本的世界。但是,我能够让您转生到异世界」

    「是吗,我不太明白。那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也就是进行第二人生的意思」

    「第二人生?难道说,大家死后都会在其他场所复活吗?」

    眼镜居然轻笑着摇头,这家伙在笑什么啊。

    「本来应该经过严密的审查,但是关于您,可以用我的权限来准许转生」

    权限啥的,区区眼镜说什么大话。

    还是说其实你是伟大眼镜吗。

    不,这脸看起来就是小喽啰,肯定没错。

    「那么,就让您转生了呢」

    「喂,我的答复还……」

    「听不见!请给我去转生!」

    「不是提案而是强制啊!」

    他无视我的话语,打开不知是书类还是文件后,扔着骰子之类的东西。

    他应该至少会给我进行说明吧。

    而且,第二人生吗。那种事情说不定也不错。……下次我得再稍微好好地努力下才行啊。

    「好!决定好了!」

    「喔,我要去哪里啊。美国吗?法国吗?还是说从东京换到北海道吗?」

    就算是没有去过的地点,那样也别有一番乐趣吧。我有种出门旅行的心情,稍微雀跃了起来。

    「不不,是和魔法与精灵关系密切的世界」

    「哈?」

    「转生者会被赋予一个技能。给予想要被爱的您的技能是这个!『被精灵所爱之人』!」

    「不,所以说等等」

    「那么,请您走好!!」

    「我不说等等吗!?」

    恶寒充斥全身,地面拉扯着我的身体。不,这并不是被拉扯着!

    洞?这是洞吗!?脚边有洞!?

    会掉下去、会掉下去、会掉下去!

    「你说明太少了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有你这家伙是什么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挤出力量,在掉落的同时抛出了疑问——

    呜噢噢噢噢噢噢噢噢!真的在往下掉啊这个!要是掉进了这种地方,结果还不是会死吗!

    「对不起,我还没有进行自我介绍呢。我姑且还是,死后世界的最高责任者。用您能简单理解的话来说,就是神。那么请您加油吧!」

    哈?神?你竟然不是喽啰眼镜吗?

    想着这种事的同时,我的意识也和身体一起落入了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