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话 那么、魔法是什么?
    我和小家伙们走了一会儿后,把红发平放在离开道路的短草地上,等着她醒来。

    ……等待,等待了很久。我试着向她搭过话,也摇过肩膀。

    「这家伙怎么回事,完全不起来啊」

    她反而一脸幸福地留着口水。

    「诶嘿、诶嘿嘿嘿。不行哦,居然想和我定下这么多契约。诶嘿嘿嘿嘿」

    不行啊,没办法。

    放弃后我和小家伙们进行商量,决定在这里野营。

    真是会给我找麻烦。已经黄昏了哦。

    我为了造出篝火而收集并堆起木柴,开始喀嚓喀嚓地敲击打火石。

    不知是不是对那声音做出反应,红发醒了过来。

    「哈,精灵!精灵?这里?诶?」

    她起身后探头探脑地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完全睡傻了啊,真麻烦……。

    但是,嘛,要友好地对待。这次我一定要好好对话。

    「喔,冷静点,危险已经……」

    那时,我和红色的对上了眼睛。

    她偏开视线。

    第二次看见这反映。

    「噫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对不起对不起!请别卖掉我!」

    「喂、喂」

    「我,是家境不错的大小姐!但是我卖不了钱!我什么都会做!不,并不是能做到所有事。啊,我会付钱的!所以拜托了,请什么都不要对我做!」

    不行啊,完全慌乱了。总之得先让她冷静下来……。

    「冷静点,我也没打算对你做任何事……」

    「已经做了什么了吗!?骗人!在、在我睡着的时候……。不要,怎么能那样……。因为,我明明决定第一次要给白马的王子大人……」

    红发的家伙,开始抱着头翻滚起来。完全没听我说话啊。越来越烦躁了。

    不过,这可是异文化交流啊,再稍微忍耐下……。

    「所以说给我听好,我什么也没对你……」

    「我,已经不行了呢。我要被卖掉了呢,已经脏了呢……。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只是想被大家认可啊,居然会变成这种事情……」

    哈哈哈。

    哈哈哈哈。

    抱歉,已经不行了。

    「给我稍微闭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听我说话啊这个蠢蛋!」

    「噫咿!」

    呼,我怒吼后,她终于安静了。这样就能冷静地说明了吧。

    感觉她好像在发抖,这会儿就先放着不管吧。

    「切,给我听好,我什么都没对你做。只是因为你晕过去了才把你带了过来。我不是也没把你捆起来吗。不过你也不会相信吧,已经够了,赶快给我离开可恶」

    好了,我尽量沉住气说出来了。应该很友善吧。

    果然除了小家伙们都不能相信啊。那么,我继续进行野营的准备吧。

    我又开始喀嚓喀嚓地打响打火石,差一点就能点燃了,却一直没成功。

    但是,嘛,这也是能愉快地和小家伙们一起共同度过的时间之一,也不坏呢。

    喀嚓喀嚓喀嚓喀嚓。

    「那、那个……」

    「吵死了,我很忙啊,看了就明白吧」

    「是、是的……」

    不知为何,红发没有离开。不过,那与我无关。

    喀嚓喀嚓喀嚓,今天难以点着啊。我还以为最近已经大概抓住诀窍了。

    「您是想点火吗?」

    「看了就明白吧」

    这家伙从刚才开始就在搞什么啊,赶快去想去的地方不就行了吗。

    但在那时,红色的说出了和我想象不同的话。

    「我、我来帮你点着吧?」

    「啊?」

    「噫咿咿咿咿咿!对不起!对不起!」

    我一把脸看过去,红发的就保持坐姿低下头。

    切,真麻烦。

    但是她刚才说了什么?点着?由这种衣着干净的家伙吗?

    「我不是在生气啊。你这家伙,难道有打火机吗」

    「Da、DaHuoJi?那个,虽然我没有那个,但是还是能点火的」

    这家伙在说什么,难道她有火柴吗?

    不过能帮我点火就帮大忙了,稍微让她试试吧。

    「喔,那么就拜托你吧」

    「好、好的」

    红发,把食指指向柴火。

    只是那样。只是那样火就点燃了。

    那是啥?刚才这家伙做了什么?

    「请、请问这样可以吗……?」

    「喔,帮大忙了。但是刚才那是什么?你是怎么点火的」

    「诶?」

    这家伙为什么摆着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莫名其妙。

    还是说,其实用手指指着就能点火是常识吗?不,那样就没有随身携带打火机的必要了吧。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我是用魔法点着的」

    「魔法?那是啥,戏法吗?」

    「不是,不是那样……。难道说,您不能使用魔法吗?」

    魔法?游戏里的那个吗?

    说起来我记得眼镜好像说了类似的事情……。不行,不记得。

    「魔法是什么」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您、您不能使用魔法吗!?」

    「喔」

    她上半身猛地向后仰去,她被吓了一大跳。

    「不、不对啊,我从没见过那种人哦!?我觉得你周围的人都有用过吧……」

    「那种不可思议的家伙,我周围一个也没有哦」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糟糕,真的不明白啊。老实地问她说不定更好啊。

    但是,这家伙能待在这里吗?

    「喂、我是想问你魔法是什么东西,但是你,待在这里没问题吗?要是你有什么要去的地方,我拖住你了还真抱歉啊」

    「啊、是的,没问题。咦?感觉他和外表以及恐怖的眼神不同,意外地是个有常识的人吗?还是说他打算骗我吗?」

    喂,就算你打算小声嘀咕,我也听到了哦,可恶。

    不过,嘛,我处于向她请教不懂的事情的立场,现在就先忍耐吧。

    「那么、魔法是什么?」

    「那个,是魔法」

    「……你这家伙,是打算和我吵架吗?」

    「噫咿咿咿咿咿!对不起!对不起!」

    啊啊,不行,冷静点我。这样就没法继续对话,现在是我该忍耐的时候。

    我和小家伙们都互相理解了,也应该努力和这家伙互相理解吧。

    「……我,在五天前刚来到这里,完全不知道那种事情。很抱歉,可以的话你能教我吗」

    好,我努力过了,超努力过了。我刚才对这家伙低头了哦。明明对黑道都没有低头,我忍住了哦。

    「五天前、吗。是从其他大陆来的吗……?但是我也没听过有还有其他大陆,但是不知道魔法就应该是那样吧」

    「虽然我不太明白,大概就是那样」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那么就让我来说明吧」

    「喔,拜托了」

    我一边准备着晚饭,一边集中听着红发说的话。

    毕竟听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会令人雀跃啊。

    「我就尽可能简单地说明呢。首先魔法指的是能将魔力变换为火或是水的行为」

    「你刚才从指间放出火,也是变换那叫做魔力的东西生成的吗」

    「是的。还有,因为很恐怖,请你尽可能别和我对上眼睛」

    可恶,但是也没办法。我尽量不看红发的脸,低着头催促她继续话题。

    「通过变换魔力,谁都可以使用魔法。威力的调节或是略微调整只要注意就能简单做到。比如呢,像刚才只是点火的话,只用1的魔力就足够了」

    红发,竖起食指给我看。

    「原来如此,那不是超便利吗」

    我一边向咕咚咕咚翻滚的锅中加入野菜和切成薄皮的薯类,一边符合她。小家伙们也在盘腿坐着我的膝盖上,往锅里加入不知从哪儿摘来的类似树果的东西。

    「是的。因此,我还奇怪您为什么不用魔法来点火」

    要是能那么简单做到的话,的确会那么想啊。

    那么就是说我也能做到吗?

    我把右手食指指向什么都没有的方向,这种事情就是要靠干劲。

    「出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发不出来。

    只有我的声音回响在夜色中。而且,在我膝盖上的,戴着火焰型帽子的小家伙也和我摆出同样的姿势伸出手指。真是可爱的家伙。

    「咦?发出不来呢。这是为什么呢……」

    红发,紧紧盯着我的指尖。

    看来是干劲不足啊。

    我深吸一口气,为了不把红发卷进魔法范围把身体向后挪了一点。

    再来一次,注入比刚才更多的干劲……台词也用更能提起干劲的句子吧。

    「杀了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噫咿!?」

    ……出不来。

    奇怪?不行啊这个。完全没有反应。

    红发背对着我缩成一团在发抖,她还真是经常发抖的家伙啊。

    「喂,出不来啊」

    「那个,为什么出不来呢?」

    那是我想问的……。

    不过算了,仔细一想,我也从来没发出过火,就算发不出来也不会困扰。

    「无所谓了,说不定是练习和干劲不足啊」

    「普通应该能发出来的……。嗯—?」

    红发又一个劲儿地盯着我的手指,而且还歪着脑袋。

    「毕竟我至今也没使用过。就算发不出来也不会困扰,来吃饭吧」

    刚好锅内的食物也煮好了。我盛好一碗递给了红发。

    「诶?我也能吃吗?」

    「切,不要就别吃」

    「不,非常感谢」

    我打算收回器皿时,她慌忙说出了感谢的话语。

    这家伙第一次笑了啊。什么啊,这不是关系稍微变好了一点吗。

    我也不经意笑了出来,小家伙们看起来也非常的高兴。

    「噫!」

    「别看着别人的笑脸害怕啊混账」

    「对、对不起。原来那是笑容吗,我还以为要被袭击……」

    真是令人生气,但是也行,我现在心情不错嘛。

    啊、说起来,这家伙叫什么名字?毕竟她告诉了我挺多事情,我好好问问她名字吧。

    「对了,我就再说一次吧,我叫零。红色的,你的名字是什么」

    「我的名字是,古蕾丝=奥…是古蕾丝!」

    怎么回事?感觉她刚才,好像打算说什么,嘛,无所谓吧。

    「古蕾丝奥吗,多关照啊,古尔公」

    「古尔公!?为什么要省略啊!?而且,才不是古蕾丝奥!是古蕾丝!」

    「切,抱歉抱歉,多关照啊,古丝公」

    「古丝公也讨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又是红色的、又是古丝公!你对女孩子是不是太过分了!?」

    总之我把古丝公的呐喊全部无视了。她还握拳吵闹着,就放着不管吧。就是要给熟人取个绰号才能搞好关系吧。

    那么,我就吃饭吧。

    古丝公好像也饿了,她一边抱怨着一边拿起了放在器皿中的勺子。

    吃了一口后,古丝公叫出了好吃。真是的,是个吵闹的家伙啊。

    不过,围在我和古丝公周围的小家伙们也高兴地吃着饭,也好吧。

    我们吃完饭后,就决定入睡了。

    ……我躺下来,看着夜空。星星真漂亮啊。

    明天要问问古丝公的目的地,她要是前往镇子的话,和她一起去说不定也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