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话 给我铁管吧
    老头的家在镇边郊区。是个我从没见过,看起来独特的建筑。从入口处往里窥视,发现房屋内有个类似烧窑的东西,从烧窑中有根烟囱一直延伸到屋顶上方。这是啥啊?

    不过,不管老头在这做什么都和我无关吧。

    「喔,那么我们就走了」

    「等下等下等下等下!至少进来喝杯茶再走!」

    在我打算离开时,老头抓着我的手腕拉住了我。

    「不,我也没做什么大不了的事……」

    「好啦好啦!进来吧!」

    我被老头推着进入了他的家中,老人就是强硬啊。

    老头的家中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比如武器、铠甲之类的东西。

    我一边做在桌变喝着茶,一边直直望着那些东西。

    「嚄?你有兴趣吗?别看老夫这样,老夫可是当了很长年月的锻造匠人了!对了,还没报上名字啊,老夫的名字叫埃尔齐!」

    锻造匠人,虽然我不太明白,但就是说这个老头也喜欢武器之类的吧。

    「我叫零。说起来还真是厉害啊,果然是男人就会对这种感到憧憬啊」

    「我叫做古蕾丝。请多指教」

    古蕾丝接着我也进行了自我介绍,她对埃尔爷行了一礼。

    埃尔爷看着她的动作欣喜地笑了。满是皱纹的脸挤到一起了哦。

    「嗯姆。两人都多关照啊!是吗,你对武器感到憧憬吗!你也明白啊!」

    我和埃尔爷谈得火热,而古丝公带着不太明白的眼神一边看着我们一边小口喝着茶。嘛,女人小孩是不会懂的啊。

    不过,埃尔爷吗,自己把自己称作老大爷还真奇怪啊。

    「对了!你们是冒险者吧?作为谢礼就送你们武器和防具吧!你们打算在镇里呆多久?」

    冒险者?又出现了我不知道的词语。之后再去问问古丝公吧。

    「不用了,我们打算明天就要离开镇子……」

    在我考虑的时候,古丝公回答了老爷子。

    明天要出发吗。说起来确实是那样啊。

    「姆,是吗。那么就把只能送你们成品了。仓库里有很多,来看看吧」

    「不,那种程度的小事,我不能接受谢礼。有这杯茶就足够了」

    埃尔爷听到我的话好像感到惊讶,接着又笑了出来。

    「还真是个现代少见的率直的年轻人啊!我中意你了!不管怎样都要让你拿点东西!我可是对自己的技术挺有自信的,你就安心吧!」

    「不,所以说……」

    埃尔爷无视了我的话,说着别在意将我们带到了仓库。

    仓库里有着远比房间里多的大量订单武器和防具。有数十……不,数百吗?总之就是摆放着大量被打磨得闪闪发光的剑和铠甲。

    「真厉害……」

    「咔、咔、咔!在你找到中意的东西前都可以待在这里哦!」

    埃尔爷得意地挺胸笑着。

    但是,我想着该怎么办抱起了手臂。

    「不,可是我身上没有钱啊」

    「零先生,就接受他的好意吧。我多少还是带着些钱的」

    古丝公拉了下我卫衣的下摆,小声对我说。

    抱歉啊古丝公。我总有一天会还你。

    但是,埃尔爷突然生气了。

    「笨蛋家伙!我都说送你了!怎么会收钱!我不会向恩人要钱!」

    尽管我露出了呆滞的表情,但在看到埃尔爷认真的表情,吐了一口气。

    「埃尔爷……,谢谢啊」

    「咔咔咔咔!」

    既然他都说到了这个地步,我再拒绝就不好了啊。我决定接受埃尔爷的好意。

    但是,选什么好呢?

    「喂,有什么推荐的吗?」

    「推荐?全部!……虽然想这么说,但根据用途选择也会改变。你是用怎样的战斗方法?」

    战斗方法?是指打架的方法吗。那么就简单了。

    「那样的话,就拜托推荐不管被打还是被踢都没问题的东西。还有最好是便于活动的东西」

    「呼姆,那轻甲就行吧!大小是……。这个怎么样?穿上试试!」

    我按照埃尔爷的指示让他帮我穿好了轻甲,我可不是换装人偶哦。

    但是,埃尔爷帮忙穿好的轻甲实在不错。

    明明看起来只是简单的护具,却从足部一直护到膝盖,而且还有胸甲。

    我穿着轻甲,转动身体,试着跳了几下。

    「喔,厉害啊,既不重活动起来又很轻便」

    「对吧对吧!不过啊,腹部和背后的防护比较简单。你需要防护更全面的东西吗?」

    「不,这样活动起来更方便,比较适合我。我中意了啊!」

    「零先生,挺适合你的哦!」

    古丝公笑着对我挥了挥手。

    穿上银色的防具后,我总觉得有点兴奋。果然这种会令人来劲啊。

    「武器怎么办?你想要哪种说说看!」

    ……武器吗,姑且在选择防具的时候,我就已经考虑过了。

    「虽然可能没有,说出来也行吗?」

    「无妨无妨!不管是什么都说出来!」

    「那么啊,我想要的是尽可能轻并且坚固东西」

    「嚯?剑吗?枪吗?不,你好像拿着石斧,那就斧头吗!」

    「给我铁管吧」

    ……奇怪?为什么周围变安静了?怎么了?

    「零先生生生生生生生生!?这里可是武器店哦!?铁管并不是武器吧!?」

    「啊?铁管是武器吧……?」

    古丝公猛地接近我,抓着我的肩膀摇晃着。

    喂喂你摇过头了吧,给我停下笨蛋家伙。

    「才不是!绝对不是!真是的————————!」

    不,铁管是武器吧。球棒之类也是武器吧。装上钉子后不是很强吗。还是说在这边的世界不是吗?

    在我抱有疑问时,埃尔爷笑了出来。

    「咕呼……咕呼呼……咕哈哈哈哈哈哈!铁管吗!年轻人真的很奇怪啊。明白了!那种简单的现在就能做给你!」

    「你要给我做吗?但是时间方面啊」

    「没什么,打造铁管并不需要花什么时间。只要决定好长度马上就能开始制造,你等着吧!」

    埃尔爷拿来纸笔后,向我确认了长度粗细,以及希望的重量。

    在记下大致参数后,埃尔爷马上走向了烧窑所在的场所,打算开始进行作业。

    「大概一小时就能做好了。你们可以在这等,也可以去打发下时间哦!」

    埃尔爷从烧窑前对我们那么说了。

    那么简单就能做好吗,真厉害啊。

    「喔,你打算怎么办古丝公」

    「是呢……。购物也大概完成了,我们去买饭吧」

    「明白」

    我和古丝公离开埃尔爷家,出门去镇子买食物。

    顺带一提因为小家伙们看起来对埃尔爷的作业感兴趣,就把他们留在了那里。

    姑且,我也告诉过他们很危险别靠近,应该没问题吧。

    小家伙们老实地点了头。真的是明白事理的家伙们啊。

    迅速买好快餐,顺便瞧了瞧数家店铺买到了绷带。

    尽管古丝公说『绷带还是有的哦?』,但这并不是买来包扎伤口的。

    就这样,各种事情后经过了大约一小时,我们回到了埃尔爷家。

    打开家门,埃尔爷从里面跑了出来。

    「做好了哦!」

    「诶,已经做好了吗?」

    「这种程度非常轻松啊!」

    我从埃尔爷手上接过散发着淡淡蓝光的铁管。

    这怎么回事,不是超级轻吗。

    试着轻轻挥动铁管敲击地面,铁管没有扭曲也没有受损。

    「超厉害啊!完全没事!」

    「咔咔咔,我自认为做出了世界第一的铁管哦!」

    突然,在豪爽笑着的埃尔爷身边的古丝公的身影进入了我的视野。嗯?还奇怪为什么她从刚才开始就很安静,古丝公好像在盯着这边啊?

    「请问,埃尔齐先生,这个难道是……秘银吗?」

    「嚯!你居然看出来了,就是那样!」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古丝公用几乎穿破耳膜的声音叫了出来。我完全不知道她叫喊的理由,不过很吵。

    「秘银?秘银是什么?」

    「那可是远比铁轻并且坚硬、高价的矿物!是在骑士团的正规骑士的剑或是铠甲上使用的东西哦!?居然将那么贵重的材料用来做铁管这种东西了吗!?」

    喔、哦?我明白了这好像是什么很厉害的东西。

    但是,我觉得可不能小瞧铁管啊。

    「我明白这是个什么东西了,这样可以吗?」

    我想埃尔爷询问后,他笑着回答了。

    「无妨无妨!老夫不是说过中意你了吗!尽管使用吧!」

    嘿嘿,抱歉啊。

    我在秘银铁管的握手处卷上绷带。嗯,成样子了。

    「啊啊,原来是为了那个才买绷带的呢」

    「喔!完美!我现在干劲十足啊!」

    「我、我知道了,所以请不要来回挥舞铁管」

    我按古丝公说的停止挥动铁管,只是稍微挥一下而已也可以吧。

    之后,我们和埃尔爷一起吃过买回的食物,然后决定返回旅馆。

    「谢谢啊,我会小心使用的」

    「咔咔咔。有麻烦就随时过来!老夫会帮你们修好武器,也能给你们制造其他的武器哦!今天真是非常高兴啊!」

    「真的真的、非常感谢您」

    我和古丝公被埃尔爷目送后,向旅馆出发。

    明天就要寻找精灵了。我也得到了武器,跃跃欲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