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一话 ……我能做到的只有听
    我和古丝公搭乘的公共马车非常摇晃。

    到达王都那地方好像还有三天左右。啊啊,真是个好天气啊混账。

    ……曾是这样的预定。

    但是,现实不同。

    古丝公倒下了,我和小家伙们一起将湿布放在古丝公的脸和额头上。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久前。

    马车摇晃的比想象还要厉害,我身体痛得不行。但小家伙们却享受着摇晃欢快地跳跃着。

    最糟糕的是,马车中的气氛恶劣,全员都不打算和我对上视线。我姑且还戴着兜帽,明明有在顾虑啊。

    话说回来,为什么古丝公也戴着兜帽。

    我试着小声询问她。

    「喂,为什么你也戴着兜帽?」

    「……」

    没有回答,她睡着了吗?居然能在这摇晃中睡着,我尊敬她啊。屁股好像会很疼。

    咔哒,马车夸张地摇动了。随着那下摇晃,古丝公向我靠了过来。

    切,还睡着的话就没办法了。我就把肩膀借给她吧。

    但是,古丝公并不是在睡觉。她用手挡住嘴,小声说到。

    「雷先森……得巴起……到界限……了」

    「哈?你在说什么?」

    「某有投喽(我要吐了)……」

    「啊啊!?喂!停下马车」

    我刚睡完,古丝公就把脸伸出窗外发出了呻吟声。

    ——然后到了现在这个状况。

    「真是的,你感到不舒服就早点说啊」

    那之后,我们就那样下马车在街道上休息。也不能让马车等我们,就算继续乘坐,也只会让古丝公的状况恶化。

    古丝公脸色苍白,呼吸虚弱。

    「得巴起……我否想给您田埋冯……(对不起,我不想给您添麻烦)」

    「啊啊?我不觉得那种事算麻烦。好了你慢慢休息吧。真是的,王都真的要成狂吐了」

    古丝公在意过头了吧,至少要像小家伙们一样心宽……咦?这些家伙在做什么?

    小家伙们在把树叶树果之类的的东西放入碗中捣碎。好像在做什么可疑的东西啊。

    他们是注意到的视线了吗,小家伙们交互指着碗内和古丝公,做出了吞咽的动作。

    原来如此,是给古丝公的药吗。这些家伙真的什么都能做到啊。

    我从小家伙们手中接过完成的药,扶起古丝公的身体,让她喝了下去。

    虽然古丝公看起来怕苦,但她还是一口气喝下,再次躺了下去。

    「……我不太想给您添麻烦,或是让您顾虑我的」

    「你还在说那种话吗,你想过头了。好了,快睡吧」

    之后古丝公沉默了。

    我应该跟她说些什么吗?我不太清楚这种时候该怎么做。

    就算和她说话……之后要怎么办?

    这是难得获得的第二人生。反正要过,我想要变得更像样一些,想要改变,但结果我还是这样啊。

    真丢脸。我能做到的事情只有更换搭在古丝公额头上的湿布,以及注意尽可能让其保持冰冷了。

    经过2小时左右,古丝公起来了。

    「对不起!我已经没事了」

    「喔,没关系了吗?」

    「是的。我身体状况一不好,就会变得软弱……。但是,已经没关系了!」

    她是在强装精神吧,我能明白她在逞强。

    我也一直是像这样,逞着强勉强自己生活了过来。

    但是,不应该那样吧。尽管我脑中明白……但是我该说些什么才好啊。

    「今天就在这里野营哦」

    「啊,是呢,已经到傍晚了呢」

    「你就在待在那里慢慢休息吧。我和小家伙们去收集点能烧的东西」

    我那么说着站起身,古丝公抬头看着我。

    怎么了,你有什么想说的话吗。

    「那个,您不用那么顾虑也是没问题的哦?」

    可恶,我有在顾虑吗,还是说我让她顾虑了呢。

    什么啊……怎么回事啊,可恶!

    「好了你好好休息!要是明天又倒下了那就更麻烦啊」

    「啊……,也是呢,对不起」

    又让她道歉了,我低头看着古丝公思考着。

    这样可以吗?我真的是想说这种事情吗?

    ……不是啊,才不是那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零、零先生!?您怎么了!?」

    「吵死了!我啊,不知道这种时候该怎么办啊!所以我只能听你说话,什么都没法好好说出来!但是啊,你别顾虑啊!」

    我一说出想说的话……看吧,古丝公无语地沉默了。

    气氛变得更糟糕了。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可恶……抱歉啊,我就是这种家伙」

    现在我能做到的事情只有把古丝公留在这里自己去收集树枝了。

    ……也就是说,我逃跑了。丢脸啊。

    吃完饭后,今天决定休息了。到那时为止,我没有和古丝公间进行过对话。

    我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她也没有向我搭话。

    只是在我躺下过了一段时间后,古丝公向我搭话了。

    「零先生,您还醒着吗?」

    「……喔,怎么了」

    我隐约感到有些尴尬,保持着背对她的状态回答到。可恶,我连看向古丝公那边都做不到。

    「非常感谢您」

    「啊啊?你突然说什么啊」

    我坐起身,看向古丝公,古丝公也受那句话影响,同样坐起来看向这边。

    「我能稍微,说点我自己的事吗?」

    「……我能做到的只有听」

    古丝公看着干咳着盘腿做好的我,露出了微笑。

    我由于尴尬,挠着鼻子看向了一边。

    「好的。……我有一位大我两岁的姐姐。她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姐姐,我经常被拿来和她比较」

    ……我家妹妹也是个能干的家伙,一直都是我在给她添麻烦。

    感觉想起了讨厌的事情啊。那家伙健康吗……。

    「姐姐能做到的事情我却做不到,我一直被人用那种眼光看待。然而周围都顾虑着我……什么都不对我说,只是在悄悄地说着传言」

    「是群混账家伙们啊」

    传言,不就只是说暗地里说坏话吗。

    不过我也有类似的经验,能够明白古丝公的心情。刚开始我还会去揍偷偷摸摸说闲话的家伙,但由于麻烦,我变得开始无视他们。

    「呼呼,是呢,说不定是那样。但是我一直认为是自己不对。所以,我为了和精灵契约而出来旅行,只要结下契约我就能成为独当一面的魔法使,就算是一点我也想要被认同」

    想要被认同、吗。我也明白那个心情。

    我也曾想要被认同。大家都害怕我不打算靠近。不过有那种家伙,也还有自说自话打算利用我的家伙。

    谁都不打算理解我。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所以我想要被认同获得容身处。

    ……不过,那只是我擅自想象的,我死后才知道,还有不讨厌的家伙,和有些仰慕我的家伙在。

    现在的古丝公,和死前的我有些相似……。

    「我回去后,会被表扬吗……?」

    古丝公低着头轻轻低语,擦拭了眼角。

    ……那你不会被表扬的。因为周围的家伙完全不知道你的烦恼。就算你努力了,他们也只会把你和他人进行比较。

    但是,我希望古丝公能被认同,希望她能被夸奖。这种事情,不是很奇怪吗。

    我感觉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首次找到了真正想要做的事情。

    往自己握住的拳头中,注入力量。

    虽然我,不知道该怎么传达,但我还是把想到的话直接说了出来。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表情。但是啊,你别在意那种家伙们说的话。古丝公被怪物袭击、寻找精灵、愿意和我这样的家伙一起……不是很厉害吗。就算其他家伙不认同你,我也会认同你。小瞧你的家伙,我会全部打飞!……所以,你可别哭哦」

    我说出来不适合自己的话语。我感到害羞,背对着古丝公躺了下去。

    没仔细想过的话就不该说出来啊……。

    「好的……非常谢谢你」

    古丝公好像就那样睡着了,说不定把事情说出来就满足了。

    ……但是,我不同。

    我想要为了这家伙做些什么。

    古丝公是应该被认可的人类。和之前生活着放弃一切的我不同,古丝公不是这么努力吗!那么,她被认可也是可以的吧!

    ……而且如果能帮上古丝公的忙,我说不定也能有所改变。我有那种预感。

    只是,就算想让她被认可,光靠我的力量什么都做不到。我十分清楚那点。所以,我小声地向小家伙们搭话。

    「小家伙们,我想成为古丝公的力量,你们愿意帮忙吗?」

    小家伙们好像赞成我的意见。但是,不知为什么也有连续跳跃着的家伙,不,我觉得诉诸暴力可不好哦?

    ……总之我和小家伙们意见一致了。没问题,和这些家伙们一起一定能做到吧!

    虽然我和小家伙们进行了各种商讨,但逐渐败于睡意失去了意识……。

    「零先生早上了哦!饭做好了哦!」

    「呜哦!?早上!?这里是哪里!?」

    我被在耳边发出的大声吓到,跳了起来。

    然后我马上摆出了战斗姿势。……看向脚边,小家伙们和我摆着同样的战斗姿势。他们看起来干劲满满啊。

    「哎呀,你睡太傻了。今天的早饭是由我准备的!」

    是吗,早上了吗。我就那样睡着了啊。

    我那时,终于解除了战斗姿势。然后打了一个哈欠,环顾四周。

    嗯,古丝公和小家伙们都非常精神啊。

    ……咦?小家伙们晚上是和我一起醒着的吧?这些家伙,说不定比我还要有体力?

    ……嘛无所谓吧,总之先吃饭。……饭?

    「古丝公,这是什么?」

    我指着眼前摆放的器皿中的内容物说到。

    小家伙们也用双手挤着脸。糟糕的感觉非常明显。

    「是汤!」

    汤?这个绿色的黏糊糊的是什么?里面放了什么?

    ……糟糕,刚才身上一阵恶寒。

    毕竟你看,小家伙们也青着脸摇头在哦。他们不是在用脑袋要被要掉的势头摇着吗。这个,绝对很糟糕吧。

    ……盘子上也放着某种奇怪的东西。

    「这、这个黑色的是什么?」

    「是面包!我想起零先生说过喜欢脆脆的,所以就烤了一下!」

    原来如此,这个炭块是面包吗。是吗……。

    我喝了一口汤(?)。

    然后,我沉默地打翻了锅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您做什么!?明明是我努力做出来的!」

    「吵死了了了了了了了了!别开玩笑!你这家伙没做过料理吧!!」

    「……有做过哦」

    「你刚才的停顿是什么!给我老实地回答!」

    「呜呜呜呜呜,我一直有看着零先生在做嘛!我能做到的!」

    这个笨蛋是没用的孩子吗。

    话说,我的舌头在哔哩哔哩的发麻啊,吃了橡胶或是泥巴一样,刚才的感觉仍然残留在口中啊。真的很糟糕,我忍住没吐已经是奇迹了。

    喔,小家伙们向我递来了什么圆圆的东西。

    「啊?小家伙们那是什么?药吗?抱歉啊」

    「药!?为什么需要药啊!?我的汤是毒物吗!?」

    怎么想都是那样吧,我还以为你打算杀了我啊。

    我和小家伙们把药丸放入口中,吞下。呼……这样能变好吗。

    为什么不会做料理的家伙都是这样。

    由于我家父母都要工作,得由我自己准备饭食。因此我能够自己做出最低限度的料理真是太好了,感谢他们啊。

    「喂,古丝公」

    「您有什么事,已经够了,像我这种……」

    古丝公低着头,搅拌着自己碗中的汤(?)。居然在怄气啊。真麻烦……真是的。

    「下次就一起做吧,虽然我也做不出太难的食物」

    「诶?难道说,您愿意教我吗?」

    因为我不想死啊——这句话已经到了嘴边,但我还是勉强忍住了。真的非常勉强。简直想要夸奖自己。

    「但是呢?我还觉得以第一次来说做的不错呢」

    「吵死了,杀了你哦。不对,应该是我要被你杀了」

    「是不是太过分了!?」

    由于古丝公猛地把碗放在地面上,内容物溅到了草和土地上。

    ……呜哦,被浇到的草居然迅速枯萎了。这真的不是毒吗。除草剂也比这个逊色啊。

    古丝公没有注意到那个情况,说着「我的汤……」之类的话,哀怨地看着地面。

    但是,我笑了出来。

    「真是的」

    总感觉,有点想笑出来啊,虽然不太明白,但是想要笑。

    「您为什么在笑啊…。这明明是我的自信作」

    「哈哈,慢慢学着做吧。料理好的话想要娶你的人不是也会变多吗」

    「娶!?请你不要突然攻略(追求)我!……但、但是零先生无论如何都想娶我的话,我也会考虑一下的」

    她保持着不对上视线,用往上看的眼神看着我。

    别得意忘形哦,我才拒绝啊。

    「不,不会做饭的人还是算了」

    古丝公吵闹地叫唤着,小家伙们和我一起笑着。

    总之,要先做能做到的事情啊。

    首先从清洗锅子和餐具,做好早饭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