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五话 完全不对!!
    啊啊可恶,不愉快啊。

    我从后面瞪着走在最前方带路的豆丁。

    古丝公在豆丁身后静静地走着。我看着她的礼服,突然想到。

    咦?我穿这身衣服也可以吗?

    ……无所谓了吧,既然古丝公什么都没说,那就是没问题吧。

    「在这里」

    豆丁在巨大的门扉前止住脚步。看来这里就是目的地了。

    「好的,谢谢莉莉了」

    「不,那么我就失礼了」

    豆丁在古丝公面前的态度真的是不一样啊。为什么对我就是那种态度啊?别开玩笑。

    然后在她经过我身旁时,豆丁又低声说了句话。嗯,这个展开我已经预料到了。

    「赶快被斩首吧废瓜」

    冷静,冷静啊我。要表现得像大人。

    不知是因为我沉默的回应令她觉得不有趣吗,豆丁咋了舌头离开了。

    切,我不觉得女仆应该咋舌啊。她不知道那样态度很差吗?

    「零先生」

    不好,完全忘记了古丝公。她有什么事吗?

    「哦,怎么了」

    「基本都是我来说话,请你安心。请注意千万别用平时的态度来说话哦?」

    「我知道我知道。我也不想给你添麻烦,不会说多余的话。那样就行吧」

    「对不起……不,非常谢谢你」

    她拼命作出了笑容。

    我回想起以前的对话,就是因为这里面的家伙,古丝公才会纠结吧。希望我能成为她的助力啊。

    古丝公重新面向入口,看起来是士兵的家伙打开了门。

    里面发出了炫目的光亮,地上还铺着看起来是红毯的东西。

    在那前方是玉座,也就说,那是国王吧。

    感觉,像是在电影世界里啊……。

    我跟在古丝公身后进入以后,发现在玉座两侧还站着数人。

    虽然每个都是不认识的家伙,但其中有一个见过的人。是那个臭娘们。她和刚才一样,使劲盯着我。

    但是,这家伙真的和我对上视线也没事啊?我想要了解下原因啊。要是能弄明白,说不定我之后就能不被人躲避了。

    在稍微越过大厅中心的地方?古丝公停下了。我也在古丝公身后不远处站住。

    但是不知是不是看不惯那点,臭娘们怒吼了。

    「你这家伙!这可是在国王陛下面前!给我跪下」

    「啊啊?」

    要我下跪?为什么我非得做那种事啊。

    我差不多想反驳这个臭娘们了啊……。

    那时,我注意到了。小家伙们抓着我裤子的裤腿,拼命地摇着头。小家伙们露出悲伤的表情一起指着的方向上是,古丝公。

    我看向古丝公,发现她低头轻轻发抖着。

    我虽然不明白古丝公在想着什么。但是……我决定忍耐。

    切,下跪只需要单膝着地就行了吧?

    「喂,这就行了吧」

    「零先生……」

    「哼!最初就那么做不就好了!」

    忍耐,要忍耐。为了小家伙们和古丝公,我现在要忍耐。

    「本来就没有将你这种下贱之辈带来这里的必要。赶快关进牢狱不就好了!」

    忍耐忍耐忍耐忍耐忍耐忍耐忍耐忍耐。

    我拼命地说给自己听。使劲握拳,咬紧牙关忍耐着。

    在我拼命忍耐时,坐在王座上的大叔向着臭娘们说了。

    「适可而止吧爱玛黎丝」

    「但、但是父亲」

    「用那个态度对待客人不是更有问题吗?就到此为止」

    「……我失礼了」

    臭娘们对着大叔行了一礼。

    嘿,被发火了吧。大叔不是挺懂事吗。

    而且叫爱玛黎丝?臭娘们爱玛黎丝吗,不是正合适吗。        (注:クソアマ和アマリス,类似接龙)

    欸,好像注意到我在笑,臭娘们瞪向了我。让你嘚瑟。

    「那么,进入主题吧。古蕾丝,你没有任何联络突然离开王城又突然回来,到底是打算干什么?」

    「……非常抱歉」

    「我不是想听你道歉,而是在问你打算干什么。我是在问你,知不知道身为王族却突然消失,会给多少人带来麻烦」

    古丝公只是拼命忍耐着,和刚才一样。从后面看取,她的身影在轻轻颤抖着。

    既然我决定要忍耐,我也不会对大叔说什么。大概那也是为古丝公好。

    「那么,作为那擅自行动的结果,你有什么收货吗」

    「是、是的!」

    喔,在好好地询问啊。发火后再询问对方。不错的方法。说不定,他并不是那么坏的大叔吧?

    「我成功和精灵结下契约了。我觉得这样我就能独当一面了」

    「喔喔……。父亲,听见了吗?古蕾丝居然和精灵契约了!这是件好事呢」

    古丝公用明朗的声音回答,臭娘们好像也感到高兴。

    喔,感觉不错。那啥,看来没有需要担心的事情。这样就圆满解决了。

    ——然而,并不是那样。大叔的表情变得险恶。

    「你这胡闹的家伙!!和精灵契约了?独当一面?明明造成了这么大的骚动!连自己的立场都不明白,擅自地行动!不知耻吗!那么你就仍然是半吊子!够了,退下!看来你需要再一次,重新接受教育……至今为止没能和精灵契约,也是因为什么努力都没做的你自身的不成熟吧!」

    大叔的怒吼声响过后,大厅回归了宁静。气氛非常糟糕。 

    ……这是啥?为什么古丝公要被这样斥责?周围的家伙也保持着沉默。

    居然说,她什么努力都没有做?那不可能吧。

    古丝公你也给我反驳啊。告诉她你努力了啊。

    你花上数日到达了森林,差就算点被怪物袭击,也仍然没有放弃。尽管,最后我稍微帮了一些忙,但你不是努力到日落想要和精灵进行契约吗?

    ……你为什么沉默啊!赶快反驳啊!你就是为了让他们刮目相看才去和精灵契约的不是吗!

    「……是的,非常抱歉。我会在自己房内反省」

    古丝公,只轻声说出来那句话。

    哈?你那是什么啊?

    「我不是让你退下了吗!赶快滚!」

    「失礼了」

    古丝公转身背对玉座,消沉地走了起来。然后对我说到。

    「零先生对不起,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房间,能跟着过来吗?」

    房间?不是给我准备房间的时候吧?露出那种表情……你那样就行了吗?

    ……不,不对啊。古丝公说不定能接受,但我不行。

    「啊,抱歉古丝公,忍不住了」

    「诶?」

    我从下方瞪着,大步走向被叫做国王的大叔面前。

    貌似是被刚才的怒吼声压制了,谁都没来阻止我。

    在那些人中,最初反应过来的是臭娘们。

    「你、你这家伙在做什么。父亲说了退下……」

    「吵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大声吼出,盖过臭娘们的话语。接着我瞥了一眼在场的全员,全员都吓了一跳,停止了动作。哈—,第一次感谢自己恐怖的眼神啊。

    「噢。你这家伙从刚才开始啊,以为自己是谁?啊?国王吗?别开玩笑了啊!!」

    「你、你这家伙!竟敢对陛下这么说话!」

    「不是说吵死了吗!臭娘们给我闭嘴啊!!」

    「什么……!?已、已经无法原谅!」

    看来她非常生气,臭娘们将手伸到剑上。

    哦哦,刚好!就来干一架吧!

    我也把手伸向铁管,但是,大叔制止了她。

    「等会儿,爱玛黎丝」

    「但、但是他这种态度!是王族侮辱罪!就算现场将他斩首也没有问题!」

    「我让你等会儿」

    被大叔那么说,臭娘们将手从剑上放开。

    哈,她到刚才为止的威势怎么了?你被说就会停止吗!

    「……你好像看不惯我啊。有什么想说的话吗?」

    「当然有啊!」

    古丝公拼命地拉着我的手腕,但她听到我的话后,变得不知所措。维持抓着我胳膊的姿势,就那样站在我边上慌乱着。

    抱歉古丝公,你就在那里晃悠吧。

    「你这家伙从刚才开始就在瞧不起古丝公啊!她可是和精灵契约了啊!这不是很努力了吗!为什么不夸奖她!而且,首先应该为她的平安而感到高兴啊!」

    「……要是那是遵循正规步骤的行动,我应该也会老实地感到高兴吧。但并不是那样。古蕾丝擅自的行动,扰乱了周围的人。那样你觉得我还能夸奖她吗?」

    他果然不明白啊。我还以为他是个好大叔,结果只是个废物父亲啊。

    古丝公的事情他什么都没明白!

    「正规的步骤?不能夸奖?你以为为什么古丝公会独自跑出王城,去寻找精灵契约啊!」

    「那当然是,出于急功近利的行动……」

    「完全不对!!」

    急功近利?这个笨蛋不可能做到那么聪明的事啊!你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清楚吗!

    「古丝公她!就是被逼到了那个地步啊!因此才会一个人出跑,打算和精灵契约吧!她一直被你们当做笨蛋,希望至少能得到些认可而努力了啊!!」

    「……」

    「无话可说吗!没错吧……毕竟你连那种事情都不明白啊!擅自行动?把古丝公逼到那个地步的原因,不就是你吗笨蛋老爹!!」

    大厅回归了宁静。每个人都一动不动。

    哈—,说出来了啊。要你好看。

    哎呀—,真是清爽了。周围怎么这么安静,我说到这个地步应该稍微有反省吧。

    「给……」

    「啊啊?」

    「给我逮捕这个无礼者!!立刻处刑!!」

    突然冲进来的士兵们,将我包围了起来,数量非常多。

    被戳中要害所以要给我死刑?刚好啊,放马过来吧!

    我将背后的铁管那在手上,小家伙们也摆出了战斗姿势,干劲满满。

    看我打飞你们!!

    「请住手!!」

    突然,我和士兵们的动作停止了。制止我们的既不是大叔也不是臭娘们——是古丝公。

    接着古丝公走到了大叔身前,深深地低下头。

    「父亲,失礼了。这次全部都是我的责任,他没有任何过错」

    「什么,古蕾丝!你没必要庇护那种家伙!」

    「姐姐大人请闭嘴!」

    「什……」

    被古蕾丝强硬的语气制止的臭娘们,就那样保持着沉默。

    「零先生……说的话虽然用语恶劣,但完全替我说出来自己的真心。因此,这当然是我的责任」

    「古、古蕾丝……」

    臭娘们呆滞着。

    但是,稍微等下古丝公。我可没有让你承担责任的打算哦?

    「喂,这都是我擅自做的。和古丝公没关系吧。给我一边去」

    我这样说着抓住了古丝公的肩膀,转身看我的古丝公,面带微笑地对我说。

    「不,不能那样。多亏了零先生,我心情清爽了。非常谢谢你。之后就请交给我」

    「不,所以说」

    「古蕾丝」

    一直沉默着的大叔开口了。只是那一声,场间再次回归了寂静。

    看来结果还是要由大叔决定。好啊,尽管来吧。

    「是、是的」

    「将客人带领到房间去」

    「……诶?」

    啊啊?带领到房间?不是牢房吗?

    古丝公好像也对意外的发言感到惊讶。她呆了一瞬间,慌忙做出了回复。

    「那个……我、我明白了」

    「关于这次的事,我认为我们也有许多需要许重新审视的事情。因此,不再过问」

    「父亲!但是,那会不成榜样!」

    「不再过问。……可以吧,爱玛黎丝」

    看来臭娘们只能遵从了,她自之后保持着沉默。

    我和古丝公带着不明所以的表情,被催促着离开了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