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六话 这是、怎么回事?
    我和古丝公以及小家伙们离开大厅,豆丁女仆正等在外面。

    豆丁沉默地将我们带领到之前待着的古丝公的房间。

    然后,她摆出了茶……喝掉。呼,松了一口气。

    「喂古丝公」

    「是的……」

    「这是、结果我们怎么样了?」

    「诶—……我不知道」

    也对啊。他说不再过问,也就是什么都不做吧?不,说不定只是不会处刑。

    总之,茶真好喝啊。嗯,但是我果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零大人,房间准备好了。请来这边」

    「啊?喔。那再见了,古丝公」

    「啊、好的。之后见」

    我被豆丁莉莉带领,到达了稍远的房间。当然,期间没有任何会话。

    「喔喔,房间不错啊。像宾馆一样啊」

    尽管和露营相比什么都会好,但这房间非常不错。既宽阔床铺看起来也很柔软。看来能够好好休息。

    只是……要是这家伙不在、啊。

    「喂,废瓜」

    看吧,我就知道绝对会这样。我坐在沙发上挠着头。真麻烦。

    「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吧废瓜,至少给点反应。还是说你连人话都不明白了?」

    「啊啊?什么,有事就赶快说!」

    嘎啊啊啊啊啊啊!这家伙到底怎回事啊!把我当做眼中钉!我对你做过什么吗。

    「……因为你的错,古蕾丝大人的立场变得非常糟糕了。你明白吧?」

    「啊?鬼才管」

    那种事不用你个豆丁说我也知道啊。我不需要你说教,赶快离开。

    「古蕾丝大人她,至今为止超级努力,而且超级忍耐啊。但是那些在今天全部变为了无用功」

    「啊啊是那样吗,那还真遗憾啊」

    「切,你真的明白吗?一个不好你可是会被杀了哦?古蕾丝大人就算被剥夺王位继承权也不奇怪」

    「真啰嗦,所以那又怎样」

    噢噢,给我瞪过来了。好啊,刚才我也是不完全燃烧,我就来当你对手吧。

    我站起身,握紧拳头露出干劲。

    「大家都只传言哦。把你这种家伙带进城里是身为王族不该有的轻率举动。居然把对陛下用那种口吻的家伙带来,古蕾丝大人也堕落了啊……之类的呢」

    「切,啊啊是啊,我是连话都说不好的混账家伙啊」

    喂,你那「原来有自觉啊」的表情是什么意思。看了这个豆丁真的是不受教训就不明白啊。……无所谓了,总之继续对话。

    「但是啊,古丝公努力过了。不,她现在也在努力了。她只是纯粹地想要被认可,想要被表扬。竟然连那种小事都不被允许,我无法接受啊」

    豆丁仍然盯着我。像是在判定人类一样,有着讨厌的目光。

    「……就算像那样与周围为敌也要?」

    「我可不是因为被对手的地位或脸色就会改变想说的话的,那种没骨气的家伙」

    「笨蛋啊」

    「吵死了!你是想怎样!果然是来找我吵架的吗!?」

    「哈,饭菜之后会送来房间」

    表示已经话题结束后,豆丁走向了房门。

    赶快离开,你这混蛋豆丁。

    但是,豆丁停在了房门前,接着也不转身,呢喃到。

    「……但是,谢谢啊」

    「啊啊?」

    豆丁不等我回答就走了出去。

    ……切,你道什么谢啊。我忍耐不住,破坏了古丝公的立场而已。

    「喂,小家伙们,我做错了吗?」

    嗯?那温柔的笑脸是怎么回事,还把手搭在我肩上,摸着我的头……是在安慰我吗?

    我看了一圈,还有拍手的家伙,和做出万岁姿势的家伙。

    ……什么啊,虽然我对古丝公做了坏事,但我应该没有搞错。

    说不定会有更加顺利的方法……但是后悔也没有办法啊!

    「好了!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总之想想之后怎么办!」

    听到我的话,小家伙们变得非常开心。

    好,要努力改善古丝公的立场哦。

    不,首先古丝公的意见很重要。先听听那家伙打算怎么办比较好。

    饭是豆丁以外的家伙拿来的。

    我摊开身体,总之躺了下来。

    因为我打算在去问古丝公前,先整理自己的意见。我一边和小家伙们商量着,一边思考各种事。

    然后,深夜我和豆丁们整理完意见后,为了和古丝公进行之后的商量而前往她的房间。

    夜晚的王城走廊没有什么亮光,稍微有点暗。完全没有人烟。但是,我觉得那个气氛很不错。感觉,像夜晚的学校一样,令人兴奋啊。我就是那种心情。

    在距古丝公的房间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我发现有灯光漏到了走廊上。好像有一扇房门稍微打开了一点。好像还能从房间里听见发火声。

    尽管我想要装作没注意到,就那样通过那里,但是从房间中传出的话语令我不经意地停下脚步。

    「那个下贱之辈!欺骗了古蕾丝!我绝不原谅!」

    这个声音是臭娘们爱玛黎丝。她肯定是在说我吧。

    那个家伙……刚好。我就趁这次,把我想说的话说给这家伙听吧。

    我刚打算趁势进入房间,就因臭娘们的话停下了脚步。

    「首先那家伙怎么回事!居然一直盯着我!不是让人害怕吗!那眼神是怎么回事!要是没有周围的视线我就要哭出来了啊……。竟然以身为王族的我为对手也不移开视线笔直地看了过来!可恶!可恶!」

    我从门缝向内窥视,臭娘们正抱着类似人型布偶的东西蹭着。

    ……咦?这家伙有害怕吗?不那是因为你笔直地看着我啊。

    是吗,原来这家伙也不行啊。果然因为她是姐姐,所以说不定有和古丝公相似的地方吧。……嗯,这次我放过你也行吧。

    「啊啊啊啊啊,真是的!古蕾丝为什么会和那家伙商量啊!要是在烦恼和我说不就好了吗!没注意到真是对不起哟,古蕾丝……。你变得讨厌姐姐了吗?诶?最喜欢!?姐姐也最喜欢古蕾丝了哦!」

    不妙,这真的不妙。她居然在对着玩偶讲话。而且那个玩偶,是不是和古丝公很像……?

    我什么都没看见,对吧小家伙们。你们也什么都没看见。

    所以别像是看到了不妙的东西,青着脸发抖。赶快从这里逃走吧!

    「零先生……?」

    我突然被搭话,吓得一抖。我有现在自己是,从出生以来最害怕的时候的自信。我对被搭话就是吓到了那个地步。

    我慢慢转过身,站在那里的是古丝公。

    「请问,你在这种地方干什么?看起来超级行迹可疑」

    「哦、喔。我刚打算去古丝公的房间……」

    嗯?这家伙,刚洗过澡吗。头发湿着,身上也散发着湿气看起来有点女人味啊。但是,我完全不会心动,因为她是古丝公啊。

    在那时,我身后的房门发出嘎吱的低音打开了。

    糟糕,错过了逃走的时机……。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姐姐大人?非常抱歉吵到你了,我马上回房间」

    糟糕糟糕糟糕。为什么古丝公没有注意到臭娘们的异常气息。

    现在,要是我转身就会被杀掉,毫无疑问。

    小家伙们的态度也说着那点。我、我不马上从这里逃走会很糟糕。

    「是吗,那么,那个下贱之辈在那里做什么?」

    话题抛向我了。冷静,总有办法的打开这个状况。绝对不能转过去。我只能就这样装作若无其事地说话,然后离开了。

    「哎、哎呀,我只是为了去古丝公的房间而路过这里,然后在中途遇见了古丝公」

    「咦?但是零先生刚才不是在那里站……」

    「是在路途中!遇到了古丝公!是那样吧,古丝公!」

    「诶?诶?诶?」

    我满脸笑容的向古丝公征求同意,但古丝公只是说着啊哇啊哇。

    真的很糟糕啊……我身后的杀气越来越强了……。

    「原来如此,古蕾丝,你先回房间吧。我、找那家伙稍微有点事」

    糟糕!古丝公,快帮我!我会被杀啊!

    我拼命地看着古丝公。古丝公快注意到!我相信你!

    古丝公看着我拼命的态度,她好像理解了什么。好,能行!

    「嗯—…原来如此!是那样呢。我明白了。那么,我先回房间了」

    喂等下,你刚才,说了什么。咦?我拼命的态度有传达给你吧?

    「你是想和姐姐大人搞好关系呢。请加油吧」

    古丝公说着莫名其妙的话,高兴地离开了这里。

    等下,我不需要那种莫名其妙的误会。

    不,还来得及!

    「因、因为是那么回事,我也就先离开了」

    唰拉一下,我的头被抓住了。居然被女人抓住脑袋,我生来还是第一次体验。

    「别那么说,你先来我房间里待会儿吧」

    「不,我真的很着急!好吧!?有、有话下次再说吧!」

    「呼呼呼,就在我房里听听你想说什么吧」

    「放过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而那愿望也毫无意义,我被抓着脑袋,拉进了臭娘们的房间。

    只有我的叫喊回响在王城的走廊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