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七话 啊啊,超烦
    糟糕糟糕糟糕糟糕。

    一直都令人移开视线的我,现在正处于移开视线的一方。

    我就是感受到了那么不妙的气氛。不考虑逃脱方法会很糟糕哦!

    坐在椅子上——不,是被坐到椅子上的我的面前摆出了茶,里面肯定放了毒吧。

    「怎么了,你不喝吗?可疑的东西我只放进了毒哦」

    「果然不是放了毒吗!别开玩笑啊!」

    「只是简单的玩笑。我什么都没法,你就安心吧」

    臭娘们爱玛黎丝笑着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

    可恶,我不觉得是玩笑。现在这个家伙肯定是想杀了我,不能大意。

    对了,不能漂亮地糊弄过去吗?适当的蒙混过去如何。经过一段时间,她应该就会冷静。

    对了,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只能当做那样熬过去了。

    「那么,我有许多话想和你说,你明白的吧?」

    要将对话拉入我的节奏的话,只能在这里。

    听好,绝对不能让对话陷入对方的节奏哦。我要撑过去。

    「啊啊,我和你一样。我也有很多话想和你说」

    「嚯,那还真是刚好啊」

    「但是给我等下!!我们两人说话难道不会只是吵起来吗?现在应该让第三者介入,来冷静地进行对话吧」

    完美。这么说她应该就不会拒绝吧。

    因为尊严高的家伙,基本都会谨记冷静应对。

    「没必要」

    结果不是那样。我的希望瞬间破灭了。可恶啊……!

    臭娘们,就那样无表情地喝着茶。

    不妙,果然这里要那样吧,只能装作什么都没有注意到了。

    「我就单刀直入地问了,你看见了?」

    「啊啊?看见什么?」

    在我回答的瞬间,有什么擦过了我的身边。然后数根头发飘落了下来。

    我把视线看过去,有一柄小刀正插在墙上摇晃着。

    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给我等一下!小家伙们这时候怎么了!?欸小家伙们不在!?

    仔细一看,小家伙们在远离我在房门附近发抖着。真是正确的判断啊,喂!

    糟糕啊,超糟。想不到破开局面的对策。

    臭娘们在我眼前一边玩着小刀,一边面不改色地看着我。

    现在,我的性命正在面临崩断的绳索上。

    才不是生与死,这样下去,是死与死啊。不管我承不承认都一样。

    「我再问一次,你看见了?」

    「……哦、哦」

    「是吗,去死」

    「等下等下等下」

    不等我回答,臭娘们的小刀向我飞了过来。

    我将身体倒向沙发,千钧一发地躲开了。

    但是,到那为止。下一把小刀来到了我面前。

    啊,看来完了。

    在我那么想时,没小刀有命中我,刺进了我鼻子数厘米之前。

    在我眼前,小刀插在沙发上摇动着。

    得救了吗……?

    「切,手滑了啊,下次不会失手」

    「我不是说让你等下了吗!听我说话啊!」

    「你有话?是打算威胁我吧?没用的,现在杀了你」

    「所以等下啊!我没打算威胁你!我也没打算说刚才的事!」

    臭娘们怀疑似得偏了头。

    好,她扔小刀的手暂时停下了。我只能这样继续说些话糊弄过去。

    我抬起身,重新在沙发上坐好。

    「你好像对我有些误解啊。我并没有打算和你扯上关系」

    「谎话啊,你讨厌我吧」

    「啊啊,超烦」

    「去死」

    「等下等下等下等下!」

    糟糕,不小心说出了真心话。

    但、但是应该还能挽救。冷静……冷静啊我。我清了下嗓子,深呼吸。

    「我、我确实看不惯你。但是只要不和你扯上关系就没问题了吧?只要不再和你见面就行了」

    「也就是说,你也不会再和古蕾丝有交际?」

    「啊?和古丝公没有关系吧」

    这家伙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冒出古丝公?

    啊—,可恶。说起来我是为了去古丝公那里吧。好想快点从这里离开。

    「古蕾丝因为你而改变了。我作为姐姐有矫正那孩子的义务。为此,你是阻碍」

    原来如此啊,我明白她想说的了。也就是说、啊。

    「你因为我有了和古丝公待在一起的理由,但我在的话你就无法两人独处,所以我是个阻碍?」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为什么那么说!?」

    臭娘们拿在手上的小刀落到了地板上,她缩了缩身体。

    猜中了吗。明白了,我完全明白了。这家伙是个妹控啊。

    而且还是无法老实表现出来,会在无意间逞强的类型。

    我也有段时间对妹妹做了同样的事,被完全讨厌了。那之后我就很少和妹妹说话,因为那太令我伤心而忘不了。

    「我清楚明白了。你最喜欢古丝公了吧。然后,虽然想待在一起却无法变得率直而说了很多废话吧?」

    「啊、啊哇哇哇哇哇哇」

    「虽然这只是我的经验之谈,不过如果你继续那样,会变得连话都没法说啊」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咦?这家伙其实是和我很类似的类型吧?我渐渐涌出了亲近感。

    说不定她意外不是个坏家伙,像我一样啊。

    「但、但是我是为了古蕾丝而考虑了很多」

    「不,对对方来说,你只是非常啰嗦,而且还会觉得这个人是讨厌我的吧」

    「怎、怎么会……但、但是最近古蕾丝确实变得稍微躲避我了……」

    臭娘们青着脸,面朝下嘀咕着。

    这样能行,完全是我的节奏。能够逃掉。能行哦。

    在她商量时巧妙地逃脱,只能这样!

    「像你这样的类型啊,是会把自己的意见强加给别人。但不能那样,首先必须要好好地倾听对方的意见。书上有这么写」

    「原来如此……嗯?你刚说了书」

    「也就是说啊!你不是有必要率直地与古丝公接触吗!?但是突然两人独处的话,你就会说出各种话吧?所以,我和你一起。然后,我会在你的说法不对是提醒你!这样你就能和古丝公好好相处!」

    「好、好好相处!真的吗!?嗯,但是确实那样就能……」

    赢了。最初还以为会被杀掉,这家伙意外是个单纯的类型啊。

    这样我就能逃掉!

    「好,那么今后就按照那样好好进行吧。我现在要去找古丝公了」

    「嗯、嗯……。拜托你了啊!」

    臭娘们看起来有点高兴。好,总是成功了。

    我站起身,走向房门想要离开房间。我将手放在门把手,打算转动门把。

    ——那时,我被搭话了。

    「不,等等。我忘记最重要的事了。你说过看见刚才的我了吧?是我和古蕾丝的人偶说话的时候吧?」

    「啊?」

    我转过身,在我身后是面无表情的臭娘们。

    不、不妙……。

    「哎呀哎呀,虽然你看起来不是坏家伙,但我果然得杀了你」

    臭娘们那么说着,拔出剑伸向我。

    不妙,她把剑放在了我脖子边上。

    这个臭娘们,明明是个笨蛋居然在最后想了起来,明明是个笨蛋啊。

    后招,还有什么后招吗!

    后招……嗯?不,仔细一想啊,仔细一想我不是完全没有做什么坏事吗?咦?是那样吧?门没有关紧是这家伙的失误吧?会被人听见是因为这家伙的错。

    至今为止没能和古丝公搞好关系,也是这家伙不对吧?

    在我考虑着那种事时,越来越生气了……好,把她打飞吧。

    「作为感谢你教导我和古蕾丝接触方法的证明,我会在你墓前献花的。那么,去死」

    「别开玩笑了,噢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仔细一想我不是什么错都没有吗!全部都是你的责任吧!明明我都说了要帮你忙!你那只是迁怒吧!还想继续的话我就来当你的对手啊!」

    我啊,用手拿出背在背后的铁管,放马过来。

    是被我的气势压制了吗,臭娘们退后了一步。

    正好,到了这个地步就让我做个彻底吧。

    「但、但是没有讨厌我的你,不会把我刚才的痴态暴露给古蕾丝的保证」

    「哈?别开玩笑哦?我会威胁你?别小瞧我了。我确实看不惯你,但是还没有腐烂到那个地步」

    「你、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天知道!」

    我使劲用铁管把动摇的臭娘们的剑击落。

    臭娘们没来得及对突然发生的事情做出反应,剑掉在了地面。

    我不放过那个机会,一脚踢向臭娘们的肚子,把她踢飞。

    臭娘们撞到了墙上,停止了动作。

    哈,别得意忘形啊。

    「你、你这家伙……」

    她摇晃着站起身,臭娘们瞪着我。就算你用那个状态威胁我也不会害怕啊。

    「听好了,我没打算把刚才的事对古丝公说。而且也会和刚才说的一样协助你。男人说一不二。——你要是看不惯,就尽管放马过来」

    「咕……」

    我就那样离开了房间。那时,我突然想起了忘说的话。

    因此,我只把脸伸入房间内。

    「啊啊但是,臭娘们你努力想和古丝公搞好关系那点,我很喜欢哦。因为我过去放弃了啊」

    「什么!?」

    她好像脸色变红说着些什么,但我没有在意关上了房门。要是她又发火攻过来就麻烦了啊。因为很烦啊。

    不过,踹飞她真是解气了。果然别想太多,直接打飞更快吧。

    小家伙们好像也平安脱离了,暂时安心了。

    我意气洋洋地向古丝公的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