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八话 谢谢了,古丝公
    古丝公的房间就在臭娘们房间的不远处。

    总之我轻轻敲下门试试。……但是没有反应。

    她已经睡了吗?在我觉得没办法只能回房间时,我裤子的裤腿被人拉动了。扯着我裤腿的是小家伙。小家伙们用手指着走廊前方。

    他们是让我去那边吗?

    我被小家伙们拉着,在走廊上前进着。

    喂喂,这是要去哪里?

    目的地是城内塔楼(?)的最高层。在那里好像能通过楼梯再上一层出到塔外,我被小家伙们催促着走了出去。

    外面全黑,挂在夜空中的月亮和星星很美丽。

    屋顶上有一个人影。不过在小家伙们拉我过来时,我就已经隐约察觉到应该有谁在。

    那个人影,是古丝公。因为在夜晚不能太吵,我静静地接近她把手搭在古丝公的肩膀上肩上出声。

    「喔,你在做什么?」

    「噫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完全吓到她了。

    咦?我不该把手搭在她肩上吗?还是说我声音太大了?

    「什什什什什什、哈。零先生?请不要吓我!」

    「哦、喔,是我不对吗?」

    「在这种黑暗中,突然有只手搭在我肩上还被人搭话当然会吓到啊!」

    是、是吗,向人搭话也挺难的啊。

    「真是的……」

    古丝公叹了口气后,苦笑了,脸色看起来有点灰暗。

    「那么,你在这做什么?」

    「我本来打算来吹吹夜风,由于星星很漂亮,所以正在观星」

    「啊啊,确实。我过去在的地方从来没见过这种星空」

    「是那样吗?」

    「因为到处有各种光源,所以基本看不见星星」

    古丝公一副不明白的表情。嘛,她也不懂各种招牌和霓虹光吧。

    「我从小时候开始就在这里看星星了」

    「毕竟景色不错啊」

    「是的,我一直都在这里思考事情」

    思考事情,那一定是关于今后的事吧。

    是不是也该说说我的打算呢,想不出该怎么提出话题。

    难得我已经和小家伙们商量,并且整理好了思绪。

    不知是不是注意到我在犹豫,古丝公主动抛出了话题。

    「今天非常感谢你,让我舒了一口气」

    「不……因为我没能忍住,我觉得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古丝公静静地摇了摇头。没有那种事,感觉她在表达那个意思。

    「我,要再努力一次。我想作为王族努力」

    「……明明你都被那么说了吗?」

    「就算那样……就算那样我也是王族。我想成为能让子民名安心跟随自己的人」

    古丝公笑了,尽管那笑容很柔弱,她的眼中却有种力量。

    她真的和马上就对国王发火的我十分不同啊。我真心佩服她。

    「真厉害啊,古丝公」

    「诶?」

    「有种,你果然是王族的感觉」

    古丝公的表情有些惊讶,不过再次变为了笑容。

    我应该没有说那么令人惊讶的话吧……不知为何我稍微有点害羞。

    「呼呼,会这样评价我的只有零先生了」

    「没那种事,你很厉害」

    我老实地说出了话语,说不定自己被这场间的气氛带动了。

    但是,不可思议地感觉不坏。

    「嗯—,但是都那样斥责国王了,我们说不定会被放逐呢」

    「啊啊?但是大叔说不追问了……」

    「就算他那么说,周围的人也不会认可吧」

    古丝公用轻松的语气,仰望着夜空慢慢地走了起来,我看不见她的表情。

    她一定是因为至今为止的经验,所以很明白吧。

    豆丁女仆也说过,至今为止古丝公一直忍耐着。而那些努力全都因为我的错而白费了。

    明明我想要成为她的力量,结果却只是妨碍了古丝公。

    明明来到这里前,我和小家伙们已经思考总结好了关于古丝公今后的事情,但那些全都被吹飞了。我还以为自己已经是明白的,结果我还是什么都没有理解。

    在我那么想的时候,有种内心和夜晚的黑暗一起沉陷的感觉。

    「零先生?你怎么了?」

    是因为我的沉默吧。古丝公停下脚步,对低着头的我出声。

    抱歉,我能做到的只有道歉。

    「……抱歉,是我的错啊」

    古丝公发了一呆,然后,笑了出来。

    这家伙为什么笑,我可是在谢罪哦?什么有趣的事都没有说吧!

    「嗯—。请你不再在意,就算我这么说你也会在意的吧?」

    「嘛,因为是我没有忍住啊」

    走近我的古丝公,握住了我的手。然后,她和刚才一看看着我的脸笑了。

    「那么……既然如此你能负起责任吗?」

    「啊啊」

    想都不用想,毕竟是我的错,那是当然的吧,我就负起责任吧。

    「开—玩笑的,就算我这么说你也只会困扰……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呜哦,别突然在我耳边吵闹啊!」

    「诶,不,因为你刚才说、责任……啊哇哇哇哇哇哇哇」

    这家伙为什么脸变得通红,摇着头用手捂住脸颊啊?

    毕竟是我的错,我当然会负起责任吧。

    「你别担心。尽管我才刚来这个世界不久,但我一定会好好给古丝公找到工作!也会找到住处!到你能够生活为止都交给我吧!」

    听到我话语的古丝公,瞬间停止了活动,突然冷静了下来。

    「啊啊,嗯。我隐约有猜到会是那种事。……哈啊」

    古丝公不知为何叹气了。我又搞错了什么吗。看不了气氛,说不定指的就是这种地方。

    小家伙们貌似在一旁偷听,用可悲的表情看着我。好像果然是我不对啊……。

    强风吹过,稍微有点冷啊。

    我把上衣披在了古丝公身上。我记得古丝公应该是刚洗完澡,要是热气冷下来感冒了就不好了啊。

    「喔,气温变冷了我们回去吧」

    「诶?你你你你你、你干什么装绅士啊!不合适你!」

    古丝公脸又红了,变得慌慌张张。

    我好像又做错了什么惹她生气了。感觉我与人交往的自信渐渐消失了。

    不过,我觉得她也不用气到满脸通红吧……。

    我对惹她发火感到尴尬,决定赶快回房间。

    「啊,请等等我啊!」

    古丝公慌忙追上了我。

    我们就那样走着,在到达古丝公的房间前,没有进行什么对话。

    「那么晚安了,零先生」

    「喔,晚安」

    我也回房间吧。在我这么想着背过身时,古丝公向我搭话了。

    因为我上衣借给她了很冷所以想快点回去啊,她还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关于刚才的话」

    「啊啊?」

    「如果我们被放逐了,然后我的生活尽量稳定下来后……那之后,零先生能和我在一起吗?」

    一起。

    那是我几乎不曾听到过的话语。

    那可以说是我被人躲避、躲避他人的代价。

    因此我没能马上回答古丝公的话。

    看到我反应的古丝公,好像以为我在困扰。

    「那个,对不起,我说了奇怪的话」

    「不……,并不是那样」

    「不是那样、吗?」

    对,并不是那样啊。

    我对古丝公对我说一起去的这句话……一定非常高兴。

    但是,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毕竟我没被人那么说过,没有想到今后会有人对我说。

    ……所以,我就老实地传达自己现在想的事吧。

    「抱歉啊,我并不知道今后会怎么样,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所以我没法回答你」

    「零先生……」

    「我,想要帮助古丝公。但是,那之后我又想做什么啊」

    啊啊不妙。感觉心情变得忧郁了。

    我深切的认识到自己之上想要努力和他人接触,并没有考虑其他任何事情。

    我要在这个世界里做什么呢,那种理所当然的答案……我却没有。

    古丝公使劲地敲了,那样思考变得低落的我的后背。

    「诶!」

    「好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你这家伙,突然做什么!」

    我转过身,看见古丝公一脸生气的表情。

    要生气的是我吧!啪的一下,响了好大一声哦!喂!

    「那种事和零先生不搭!你不总是在烦恼前先将对手打飞吗!」

    不,那是在打架的时候吧。

    但是,我没能对兴奋着的古丝公说出来。感觉我说了她会变得更兴奋。

    话说她打得是多使劲啊。真的很疼。看来背后要出现红叶了。

    「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的话,就和我一起去旅行吧!为了去发现你寻求的某物!」

    「旅行?」

    「是的!去看看各种地方,了解各种事情,然后考虑自己想做什么」

    因为不知道想做什么而去旅行。这在原来的世界里也很常见。

    但是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家伙会真的去旅行。而且旅行后发现想做的事的家伙,也没有多少吧?我是那么认为的。

    但是,古丝公的话对现在的我来说非常温暖。

    「找到为止一直旅行吗?」

    「是的哦,找到为止一直旅行。要是那样还是不行……」

    「不行的话怎么办?」

    对我的提问,古丝公露出了满脸笑容。那是充满自信的,非常好的笑容。

    「把旅行作为目的就好了哦!和各种人相遇并搞好关系。这不是很接近零先生想做的事吗」

    哈哈,和各种家伙搞好关系吗。

    这家伙真的很厉害啊。那一定是,我在之前的世界渴望过却放弃的东西。

    我在这个世界和小家伙们相遇、和古丝公相遇。我只是那样就满足了。但是,和更多的家伙搞好关系……吗。

    不错啊!

    「谢谢了,古丝公」

    「诶?诶—……好的!请你不要在意」

    我向古丝公挥手告别。

    那么,回房间睡觉吧。我那么想着看向脚边,小家伙们也开心地点着头。

    感觉内心稍微轻松了。心情不错。

    和各种家伙搞好关系,感觉不坏。

    ……但是,首先要解决古丝公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