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话 ……啊,那还真是多谢你
    我们乘坐马车向东边前进。

    豆丁莉莉坐在驾驶台上,车内是我和小家伙们,古丝公和臭娘们。

    说起来,马车比之前搭乘的公共马车摇晃更少,大概是构造不同吧。

    于是我想起古丝公容易晕车,向她搭话。

    「古丝公,你不晕车吗?」

    「诶?是的,没关系。因为王族专用的马车摇晃得不厉害呢」

    王族专用马车啊。她这么一说,内部确实装饰完全不同。椅子坐起来也很舒适,座有三人车内空间仍很有余。

    确实,外观很华丽啊。全黑的车身上到处是金色的装饰,好像还刻有某种红色的纹章。

    ……嗯?华丽?

    此时我浮现出一抹不安。

    「喂,这辆马车是专门用来搭载王族的吗?」

    「哼,刚才古蕾丝都说明过了,你没听到吗。看来你的耳朵派不上用场啊,干脆切下来如何?」

    这个臭娘们……。总是来向我找茬。

    我发起火看向臭娘们,她大大地吓了一跳后拼死忍住不移开视线。

    ……我反而觉得她很可怜,自己主动移开了视线。

    向她那瞟了一眼,发现她以为我移开视线就是她的胜利,正挺胸自满地笑着。这家伙真是无药可救啊。

    「嗯,回到刚才的话题,这辆马车经常单独行动吗?」

    古丝公大吃一惊,臭娘们则嗤笑着。顺带一提,坐在驾驶座上的豆丁也能通过小窗户听见我们的对话吧,但她完全无视这边不打算参与。

    真想让谁来教教这些家伙什么叫做协调性。我摸着小家伙们的头,从心底这么想。

    「就让我告诉无知愚昧无药可救的你吧」

    「……啊,那还真是多谢你」

    我简直想说把你弄哭哦,但总算忍了下来。

    要忍住。现在我是请教别人的立场。忍住啊我。

    「这可是有王族搭乘的马车哦?不可能只有一辆单独行动吧!平时肯定有警卫的骑士跟着啊!连那种事情都不明白,你真是个愚蠢的家伙」

    「……」

    冷静、冷静啊我。要忍住,我要成为大人。对,我是比这家伙更理智更有常识的大人。

    「零、零先生?你震动肩膀脸色通红忍耐的样子很可怕,能请你不要这样吗……?」

    「哈哈哈哈。我可没生气哦。我很冷静,所以古丝公你别说话」

    「好、好的」

    呼,我很冷静。好好忍住了。没有问题。

    那先放在一边,这样不会很糟糕吗?这个轻松脑的王族两人好像没有注意到啊。……没办法啊。姑且,我们也是同伴,我来告诉她们吧。

    「噢,豆丁。先把马车停下来」

    「……」

    马车在前进。行驶速度不仅没有下降,反而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前进着。

    不,继续前进是想怎样。难道她没听见吗?

    「喂!豆丁听见了吗?我让你先停下来」

    「……」

    我不知道原因,但她好像没听见啊。嗯,我很冷静。没问题,我没生气。她不是无视我,只是没有听见啊。

    古丝公和小家伙们看着我在瑟瑟发抖。喂喂,你们在害怕什么?没问题的……。

    ……呼,我勉总算忍下来了啊。

    这些家伙三个人全都不行。要成为大人啊我。

    「喂豆丁,是认真的话。请停下来」

    我微笑着向豆丁拜托。

    看来我的诚意传达到了,豆丁吓了一跳转过身……移开了视线。

    「……切」

    你不需要咋舌吧?

    但是她总算停下了马车。只是为了停下一辆马车,为什么会这么花工夫。超累啊……。

    「你说这是王族专用的马车对吧?毕竟有着一目了然的外观,肯定很显眼啊」

    「这可是达成王族的马车哦?拥有象征权威的外观不是当然的吗。你真的是笨蛋啊」

    这家伙真的很厉害啊。一开口就必定责骂我。我反而稍微有点佩服她了。

    毕竟是这种家伙,那她理所当然会搭乘王族专用的马车啊。

    「难道没有和王族敌对的家伙吗?」

    「哎呀哎呀……你真的是笨蛋啊。我等王族是为了人民进行统治,不可能会有拥有敌对心的家伙存在吧?」

    「如姐姐大人所言,本王国是清正廉洁的,只考虑着人民。人民也理解着那美妙的想法,不存在与王国敌对的人」

    啊啊,这些家伙不行了。是脑袋里全是花田的家伙(笨蛋)啊。稍微,有点像被洗脑了一样真可怕。

    不论怎样的组织都会有敌对者,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嘛,既然这些家伙排不上用场。我就只能问这个豆丁了吗……。

    「喂豆丁,实际是什么情况?这些家伙派不上用场啊」

    豆丁好像在警戒着周围,她看向我。

    我旁边有两个人在吵吵嚷嚷,无视。

    「那个……」

    豆丁困惑地看着两人。

    她好像在这些家伙面前难以开口啊。那么我应该先说出理由吧。

    「啊—,平时有警卫跟着对吧?但是,现在没有。如果、万一、有那种敌对的家伙存在,不是马上会暴露出这个马车是单独行动,有被袭击的可能性吗?」

    「不存在那种家伙!」

    「没有那样的人!」

    这对笨蛋姐妹还真像啊。我使劲弹了两人的脑门让她们安静。

    「喂,我们去外面说话」

    豆丁稍微犹豫一会儿后,跟着我来了。

    虽然这么说,其实也只是在马车旁边小声地进行对话。

    车内的两人看起来非常怨恨地按着额头,竖起耳朵听着我们的对话。

    王女那样也行吗。话说,这些家伙真的是王女吗?令人怀疑。

    「那么,事实如何」

    「切。……就我所知,有敌对的家伙」

    果然吗。不过那也是啊。除了脑袋是花田的那些家伙以外,一般都会注意到吧。

    那个大叔也是,要好好教导女儿那方面的事情啊。

    「老实说,被你这种家伙指责出来这件事,令我十分火大啊」

    「你嘴巴真的很坏啊。因为很有趣,你在古丝公面前也用那种口吻说话吧」

    「杀了你啊废瓜。身为女仆的我,不可能用不敬的口吻对我尊敬的两人说话吧」

    不,你现在不就在说吗……。咦?也就是因为不尊敬我所以没问题吗?

    可恶。我打算和对那些家伙一样对豆丁也来下弹脑门,将手接近豆丁。

    ……但是,在我手前出现了一把小刀。

    豆丁微笑着,摆着一副对小刀弹脑门去吧的表情。

    这家伙真烦啊!

    「切,也行。这附近有敌对国家吗?」

    「……不用担心那边。但是,敌人不只来自外部」

    豆丁进一步压低了声音。看来这是不想让她们听见的事情。

    「啊?连内部也没有整顿好吗。那么,如果不马上制定对策不会很糟糕吗?」

    「差不多就是那样。总之我来妥善地向公主们传达,今天就在附近野营。我会在明天之前会伪装好马车的」

    伪装有那么简单吗?不会其实是绑上点草木,适当地进行迷彩吧?担心啊。……嗯—,没办法啊。

    「喂,我也来帮忙吧」

    「哈?」

    她好像打心底讨厌,一副说着你能做些什么的表情看着我。

    可恶,确实我什么都做不到……。但是,我可是有强力的友方啊!

    「……嘛,虽然估计没用,不过我姑且问问你。你能做到什么?是吗,那都由我来做你别捣乱」

    「我还什么都没说吧!?可恶。别小瞧我哦!那就由我一个人来伪装!因为我有强力的有方啊。我会漂亮地办妥!」

    「哈哈,我会期待的」

    干笑就是指像这家伙一样的表情吧。她一副已经开始为后天做准备,『废话能不能快点结束啊,啊,今天晚饭做什么呢』的表情。

    给我看好!我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

    我们返回车内,告知两人今天就在这附近野营。

    古丝公好像没有什么疑问,马上就同意了。但是,她让我之后告诉她,我和豆丁靠在一起说了什么。就算告诉你,你不打算听进去也没有意义吧。

    而臭娘们则生气了。说什么身为王族,怎么能什么准备都没有就野营。只有这家伙,我真的非常希望她回去。

    之后,我们三人和小家伙们进行着野营准备。

    臭娘们一直在说帐篷在哪儿,看守在哪儿,她在抱怨完全没有来帮忙。真的是派不上用场。

    在那一点上,就算手不巧也帮忙的古丝公和,让人发现这家伙真的是女仆的迅速准备着的豆丁非常可靠。

    现在,豆丁和古丝公正在准备晚饭。

    我努力教古丝公的料理也有了成效,古丝公也变得能派上些用场了。

    豆丁虽然拼命地抢过古丝公的工作打算全部都由自己来做,但是看到古丝公意外能干而放弃了。

    在两人做着料理时,我决定去伪装马车。当然,嘀嘀咕咕的臭娘们就放在一边吧。

    马车被停在离野营地一段距离的地点。因为要是被她们看到我在进行伪装就麻烦了。特别是,要是被臭娘们看见她一定会非常啰嗦。

    「那么,小家伙们你们有什么好方法吗?」

    小家伙们咚地敲了自己的胸膛,然后按着胸口蹲了下来。没关系吗?敲击用力过头了。

    接着,我按照小家伙们的指示对马车进行了各种改装。小家伙们连不知从哪里拿来的巨大的布料和裁缝道具、铁锤和钉子都准备好了。

    诶,说真的,这是从哪儿准备的?

    疑问得不到解答,我缝着布料,装上木板完成了伪装。

    将王族专用的四角黑色马车的车顶拆解,用那块板子在车内增加了架子和桌子。并在车子外侧全体罩上了白布来当车棚。

    还有其他各种改良点,从外观来看变成了普通的老土白棚马车。

    ……不对,等等。这到底是怎么办到的?明明我也帮忙了,但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道是精灵的力量?不管怎么说小家伙们真厉害。

    那天我们非常满足,完成后就去睡觉了。嘿嘿,期待明天早上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