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四话 给我摔倒啊!
    「古丝公!」

    我急忙想要接近被火焰包裹的古丝公。

    但是,我被抓住肩膀阻止了。

    「冷静点,古蕾丝没事!我们先打倒敌人!」

    没事?看到那个状态,这家伙在说什么啊。

    我用愤怒的目光看着爱玛公。……但是,爱玛公比我要冷静。

    「莉莉!古蕾丝拜托你了哦!」

    「请交给我」

    对,冷静思考后和她说的一样。比起我过去,让使用冰魔法的莉莉去照顾古丝公更好。

    但是,我可不管道理。

    我没能抑制住冲上头脑的热血,向着洞窟内冲去。

    「喂等下!呜」

    我听到了从背后传来的爱玛公的呼声。

    当然在洞窟外进行战斗会更好,但是,那种道理完全从我的脑中消失了。

    我一进入洞窟,就发现了待在黑暗中的那个家伙。

    那只蜥蜴人比刚才离开洞窟的任何一只蜥蜴人都要大。它的手上拿着巨大的剑。

    从它口中漏出的火焰来看,刚才的火焰就是由这家伙吐出来的吧。

    我没有停下奔跑,就那样冲了过去。你只是个头大了一点,竟敢得意忘形!

    「噢噢噢噢噢噢!」

    注意到我的动作的蜥蜴人,高举了它手中的剑。

    它是打算等我接近后挥下剑刃,将我一击两断吧。

    那种东西,只要躲开就行了吧!

    我不顾对手的动作瞪着他,不停止脚步。

    那时,我和蜥蜴人对上了视线。

    蜥蜴人的身体抖了一下,动作停止了一瞬间。然后它一边略微移开视线,一边挥下剑。

    「你在往哪儿挥剑啊!那种东西可打不中我啊!」

    我扭动身体,躲开了那柄剑。

    哈,眼神凶恶不是偶尔也能派上用场吗!

    被用力挥下的剑刃刺入了地面,蜥蜴人露出了破绽。

    好!我趁现在以对手左腿为目标突击。

    「给我摔倒啊啊啊啊啊!」

    我挥起铁管,用浑身的力量横向打击蜥蜴人的左膝。

    蜥蜴人的身体晃动了一下。

    但是,蜥蜴人没有摔倒,勉强站住了。你好烦啊!干什么忍住啊!

    「我不是让你摔倒吗!」

    我刻不容缓地用左脚踹向了蜥蜴人的腹部。

    体势已经崩溃的蜥蜴人,果然没能承受住那一脚,就那样往后倒去。

    我一边挥舞着铁管,一边以摔倒在地的蜥蜴人为目标突进。

    「滚开!」

    「……啊啊?」

    我听到那句话后,立马向旁边跳开。

    从后方冲来过来的啊,爱玛公。她举过头顶的那把剑上,附带着雷电。

    我看到那柄剑后,想起了刚才的魔法。瞬间冷静了下来。

    「喂、喂等等!」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爱玛公当然对我的制止置若罔闻,全心全力将那柄剑向倒地的蜥蜴人挥下。

    我知道之后会变成怎么样。于是我慌忙用手腕庇护住轻甲防护不了的脸部和腹部。

    下个瞬间,周围扫过了强烈的冲击,我被震飞了。

    我的身体撞到墙壁,耳朵耳鸣着。

    呜……脑袋中也在震动。这、这个臭娘们……。

    我总算起身,接近爱玛公。

    「喂!你在想什么啊!」

    「哼哼。如何,你看吧。我一击就把它粉碎了哦!」

    「才不是那个问题吧!你在这种地方使出那种攻击,会导致洞窟崩塌吧!」

    「……啊」

    听到我的话,爱玛公终于把握了事态。

    但是在我责备她后,现在必须立马从洞窟中出去。

    我姑且为了确认蜥蜴人是不是真的死亡而接近它时,发现地面上滚落着一个奇怪的东西。

    尽管洞窟中非常黑暗,我仍然清楚看见了那个。有着比黑暗更浓厚颜色的那个,是一个类似黑色石头的东西。

    我对那个非常在意,无意识地伸手捡起它。

    这是什么?明明没有在发光,为什么我能看见这种东西?

    在我思考着那种事情的时候,爱玛公抓住了我的手。

    「喂!你在做什么!我们赶快出去吧!」

    「哦、哦。……不对,这不是你的错吗!?」

    我暂且先把黑石头放入口袋中,慌慌张张地打算和爱玛公一起离开洞窟。

    洞窟中摇晃着,发出奇怪的声音。

    但是,幸好洞窟没有太深。我们在洞窟崩塌之前平安地逃脱了。

    我和爱玛公在离开洞口一段距离的位置看了一样身后的洞窟。

    看来洞窟并没有崩塌啊,好像也没有像刚才那样晃动。

    「呼,暂时安心了啊」

    「哼。洞窟这不是没有崩塌吗。你这不是多余的担心吗」

    这个臭娘们……。

    在我打算反驳爱玛公一句话时,身后传来了猛烈的崩塌声。

    我们慌忙转身,发现洞窟已经崩塌,入口处形成了瓦砾山。

    「……嗯,你刚说是多余的担心?」

    「也、也会有这种事!」

    这家伙真的有在反省吗……。不,那种事之后再说!

    我急忙赶向古丝公身边。

    「喂,古丝公!」

    「莉莉,我能再要点冰吗?……呜,好疼。诶,零先生!你那边没问题吗?刚才那一击还挺热的!稍微有点要烫伤了哦」

    ……哈?烫伤?那火焰不是那种程度就完事的量吧!?

    话说,古丝公为什么盯着我这边?

    哦?古丝公发着抖用手指了过来。

    她是指着我的手吗?手?

    「……为为为为为为为为、为什么姐姐和零先生牵着手啊!?明明我都没有和零先生牵过手!」

    「哈。这、这这这这这不是那样!不是的!」

    爱玛公把我的手甩开了。

    笨蛋姐妹就那样吵闹了起来。……真是的,牵个手而已,兄弟或是姐妹之间也会牵手吧。

    说起来,刚才多亏爱玛公拉着我的手,我才能跑出洞窟啊。姑且,给她道个谢吧。

    「爱玛公,刚才帮大忙了。谢谢啊」

    「哈哈哈哈!零也终于明白我的伟大之处了吗!那么,我就允许你称呼我为爱玛黎丝大人吧!」

    「还有,古丝公也谢谢你了。你的烫伤没问题吗?」

    「别无视我!」

    真吵啊,爱玛公。

    古丝公好像手上到处都是烫伤,她正用莉莉给她的冰冷敷着。

    看起来,好像只是稍微溅到热油程度的烫伤。这样应该也不会留下痕迹吧。

    话说,为什么只是烫伤就完事了?我觉得被那种火焰打中,就算死也不奇怪啊。

    「我没问题的哦。零先生没事真是太好了」

    「啊啊。那么,你为什么只受到那种程度的伤?难道火焰没有看起来那么强吗?」

    「咦?我没告诉过你吗?因为我是火魔法的使用者,所以有很强的火焰耐性哦」

    ……我没听过啊……那种重要的事情,在制定作战的时候就告诉我啊。

    真是的,竟敢让我担心。

    「对、对不起,我没跟你说过来着?……难道你生气了?」

    「……我没生气。但是下次,你要事先告诉我哦」

    我轻轻把手放在古丝公的头上,抚摸着她的脑袋。

    虽然你刚还对我发出了魔法,但我也被你救了啊。

    「呼啊!?」

    「谢谢啊」

    古丝公又开始说着啊哇啊哇。

    这对姐妹真的是动不动就会说啊哇啊哇啊,难道有那种血统吗?难道那个满是威严的大叔也会说啊哇啊哇吗?……我稍微有点想看看啊。

    不过总之,事情告一段落了啊。

    尽管我们也能马上回到村里,但姑且考虑到古丝公的烫伤和大家的疲劳,我们决定在洞窟前稍作休息再返回。

    我和莉莉准备好火堆后,大家喝着莉莉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水壶中的茶水休息着。

    「总算完成任务了呢!」

    「多亏古蕾丝大人和爱玛黎丝大人的力量」

    「莉莉不是很明白吗!」

    无视我吗。不过也行啦……。

    我把茶分给小家伙们的同时,眺望着三人的交流。

    这种时间也不错啊。

    哦,说起来刚才那个是什么?我取出刚才放进口袋里的黑色石头。

    嗯—?这是啥?

    「喂小家伙们,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

    看到那个东西,小家伙们停止了动作。

    怎么了?我第一次看见的反应。小家伙们用非常哀伤的目光眺望着黑石。

    这个石头有什么问题吗?

    「……嗯?喂、喂零!放下那个!」

    「啊?好疼!」

    爱玛公敲了下我的手,由于那个冲击,黑石从我的手中掉落到地面上。

    竟然突然敲我的手,这家伙太没常识了吧。

    「喂、你突然做什么」

    「没问题吗!?你身体没有什么违和感吗!?」

    哈?为什么爱玛公那么焦急?这家伙居然在关心我,看了事情很严重啊。

    「这个石头,有什么问题吗?」

    「笨蛋!才不是有什么问题的程度!你是在哪里捡到的!」

    爱玛公很认真。她连触碰都感到忌讳,和石头拉开了距离。

    突然站起身的爱玛公再一次看了石头后,拔出剑对着我。

    「我再问一次,你是在哪里捡到了这个石头。还是说,你和这个石头有什么关系吗!」

    古丝公和莉莉没能把握事态僵硬着。

    在剑尖对着我的喉咙时,我不知为何想起了小家伙们悲伤的表情。

    这个石头,到底是有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