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五话 ……我从其他世界来的
    「给我回答!你和精灵解放军有关系吗!」

    精灵解放军?那是啥?这些家伙不需要解放也非常自由了吧。

    这个黑石和那个组织有某种关系吗?

    ……但是,最重要的是我是第一次见到爱玛公这么紧张的身姿。

    大概,这个石头是非常糟糕的物品吧。

    我要是说多余的话,说不定会造成火上浇油。

    我也不想和爱玛公敌对,要慎重的选择语言啊。

    「姐姐大人,请您冷静!零先生他……」

    古丝公说到那里,咬着嘴唇低下头。看来她在迷茫是否该说出我的事情吧。她看着我的方向,一脸困惑。

    ……应该由我好好说出来吧。

    「爱玛公,我先明确说一句。我并不是你的敌人」

    爱玛公不可能因为这句话而退让。和我想的一样,她维持着用剑指着我的姿势向我提问。

    「你为什么拿着那块石头!」

    「我是在洞窟中捡到的。好像是那个大个头蜥蜴人掉落的东西」

    「哪里有证据!」

    的确会变成这样吧。没有人看见我捡起石头的那一幕。我的嫌疑当然不会被洗清。

    但是,我不可能和叫做解放军的家伙有所联系。她只要知道我的事情那一点就很明确,会产生这种误解,一直隐藏着事实的我也有责任吧。

    「听好,我现在要说的是异常的事」

    「……作出判断的是我」

    我慢慢地深呼吸。手心中满是汗水,我知道自己在紧张。

    为什么,我这么紧张呢?

    我稍微、考虑了一下。……是吗。就算是短暂的交往,我也不希望被这些家伙讨厌啊。

    我不想被认为是异常的家伙而被拉开距离——所以,我才会这么紧张。

    哈哈,真是奇怪啊。

    明明我在原来的世界那么逞强地生活了过来,现在只是被稍微温柔并且普通的接待了,一起生活了几天就已经变成这样了吗。

    我注意到自己和逞强生活时没有太大变化,不经意笑了出来。

    「你为什么笑,赶快回答!」

    啊,又惹爱玛公生气了。

    我慢慢地摇了摇头,绷起表情。

    「抱歉啊……。首先,我并没有和精灵解放军接触的时间」

    「你说了有趣的话啊。但是,我们不知道你和古蕾丝相遇前做了什么。你经历仍然是谜团」

    「那也是啊。就算不是谜,我说出来你们也不会懂啊」

    爱玛公好像对我不得要领的说法感到不耐烦。

    我并没有那种打算啊,但好像惹到她了。我赶紧说出来比较好吧。

    「……我是从其他世界来的」

    我这么说了以后,爱玛公沉默了。

    那也是当然的吧。就算突然有人自白是从其他世界来的,也只会想这家伙在说什么吧。

    但是,我不想说谎。所以我打算老实地告诉她。

    「我是在和古丝公相遇的数日前来到这个世界的。那几天我一直在森林里生活。我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遇到的人类是古丝公。也就说我没有和那种莫名其妙的组织里的家伙相遇的时间,就算遇到我也不知道精灵是什么,所以没有意义啊」

    古丝公担忧的看着我,而莉莉则是在判断着真假。

    爱玛公稍微低头思考了一会儿后,看向我。

    「原来如此啊」

    哦,她愿意相信我吗?果然人类之间对话是很重要的啊。太好了太好了。

    那时,我反射性地用手上的铁管进行防御。

    接着,我马上受到强烈的冲击被击飞。

    「什么……」

    我好像是被爱玛公的剑打飞了。我后背撞到树上,呆滞了一段时间。

    明明是突发事件,真亏我能反应过来啊。

    「我不会说一直信用你。但是,没想到你是个在这种时候还说谎的家伙」

    ……是吗。看来她不相信我的话啊。

    勉强放下了她的剑应该只能算我运气好吧。

    我站起身,面对着爱玛公架起铁管。

    看来我不先揍她一顿,她就不打算听我说话啊!

    「刚好啊臭娘们!你给我先躺下去一次吧!」

    「胡说八道!我马上就让你闭嘴!」

    架起铁管和剑,我们互相瞪着。

    虽然爱玛公是骑士,但我也经历了众多一对一的打架啊。

    我不可能输。绝对要揍你一顿!

    那个场间,被异常的紧张包裹了。手心出汗。对手什么时候行动,自己要先行动吗。我睁大眼睛,注视着爱玛公的行动。

    在剑拔弩张的我们两人之间,插入了一个人物。

    「两人到此为止!」

    插入一触即发的我和爱玛公之间的是,古丝公。

    她不明白状况吗?这家伙,在考虑什么啊!

    「别碍事!一边去!」

    「没错古蕾丝。你离开点」

    但是,古丝公顽固地没有后退。可恶,她不知道很危险吗。

    「听好了古丝公。现在爱玛公已经血冲上头无法对话了。必须得先揍她一顿!」

    「哼。你以为你能做到吗?详细的事情就让我在牢房里问你吧!」

    但是古丝公还是没有动。既然古丝公在中间,我和爱玛公也不能行动。切。要怎么办啊。

    「要……的」

    古丝公,你嘀咕了什么。

    什么?我听不清楚啊,你说什么了?

    「啊?」

    「姆?古蕾丝,你说什么了?」

    「要是你们不立马停手,我会讨厌你们两人的!!」

    ……哈?不,都这个时候了,这家伙说什么啊?一看就明白已经不是那个状况了吧。现在,只能让爱玛公闭嘴。讨厌什么的,爱玛公不可能因为那种事情就冷静下来吧。

    我是那么想的……但是,那好想是我的误会。

    「我知道了。我会收起剑的。因为对话很重要啊」

    爱玛公轻易地收起来剑。她反而摆出了一副一目了然的,『糟糕,要被讨厌了!』的表情。

    可以吗……?就这样……。

    既然爱玛公已经退让了,我也就没有战斗的理由。

    我把铁管放在脚边,再次坐在火堆周围。像是被我的动作影响一样,爱玛公也坐了下来。

    「双方都冷静下来真是太好了」

    古丝公一脸满足的表情。不,这种方法,除了古丝公以外不会通用吧……?

    古丝公喝下一口茶后,用认真的表情开口。

    「姐姐大人,零先生说的是真话」

    「……古蕾丝,我并不是怀疑你。但是,现在没有能够信任这个男人的证据」

    就是那样。要是我在爱玛公的立场上也会是同样的看法。

    话说,我简直对爱玛公不是脑筋而感到惊讶。居然说证据如何,这家伙,其实有着使用脑袋啊……。

    「证据是有的!」

    不,没有吧古丝公。为什么这家伙能自信满满地说出来?

    还是说在我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有什么证据吗?

    「那么,就给我看看证据。不然我不会退步」

    爱玛公的话令我握住了放在身边的铁管。因为,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再次袭击过来。

    我们等待着古丝公的下文。就算是现在是以古丝公为中心都不夸张。这家伙行动,会决定是否发生刚才事情的后续。

    ……但是,古丝公说出了预想外的话语。

    「证据就是我!」

    嗯。……嗯?

    啊,爱玛公也在发呆。那也是当然的吧,嗯。我也是同样的心情。

    就算只是一瞬间,为何我会相信这个笨蛋呢。

    现在是不是赶快逃走比较好?不,但是逃走了不会加重嫌疑吗?麻烦了啊。

    古丝公把烦恼着的我丢在一边,用堂堂的口吻继续说话。

    「姐姐大人,零先生不管是魔法还是精灵以及地理,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他连在看到哥布林时都说出了『那是啊』的话。他就是缺少知识到那个程度。那种人在这个大陆里绝对不存在!」

    啊啊,说不定确实是那样。古丝公最清楚我没有这个世界的常识吧。不,那不是只是那样吗?

    「我明白你想说的话了。但是,那说不定是这家伙的演技?他有可能是为了欺骗你装成那样」

    「零先生没有那么聪明!」

    「你这家伙,是在拿我当笨蛋吗!」

    可恶!我还以为她稍微说出了认真的理解,结果只是这样吗。

    果然还是逃跑吗?小家伙们好像已经确保了退路。正在使劲对我招手啊。我随时都能逃走。

    在我提起腰,准备逃走的时候。

    不知为何爱玛公和莉莉紧紧盯着我,完全不打算动。啊啊?她们干啥?

    「「啊……」」

    「为什么你们是那个反应!?果然是在找我的茬吗!」

    搞什么啊,你们都那么看我的吗?老实说,我非常的不情愿。我也是能做出一两个演技的哦!?……虽然我没演过啊。

    喂!小家伙们!停下敲着我的肩膀和脚打算安慰我的动作!

    「呼。既然古蕾丝都那么说了,肯定没错吧。零,怀疑你真是对不起啊」

    「我从最初就相信你」

    「你们给我记住……」

    这些家伙,我之后一定要收拾你们。

    但是啊……总之状况已经稳定,我就没必要逃跑了。当然,我没有接受啊。

    「那么,托我的福误会也解开了,我们继续话题吧」

    为什么古丝公一副了不起的样子。我之后会教训你的啊。

    不,姑且她也帮助我了,这次我应该放过她吧?这家伙,总是做勉强不触及底线的事情,害我总是找不到机会收拾她。

    「姆,也对啊。黑石是蜥蜴人拿着的、吗」

    「关于那件事,爱玛黎丝大人。黑石和精灵解放军,到底是什么呢?」

    「姆……」

    爱玛公好像难以开口。难道是军事机密情报吗。

    解放军好像是爱玛公的敌人,也就是说应该是和这个国家对立的存在吧。

    「我将要说的是机密情报。精灵解放军是不允许人使用精灵,为了解放精灵而行动的人们。之前并没有在这个附近见过他们的情报。因此要是零是其中一员的话,会变成非常糟糕的事情」

    「为什么会想要解放精灵?」

    「……他们认为使役精灵会扰乱世界。好像还认为精灵是世界中的上位存在,不应是人类使役他们,而应该由精灵使役人类」

    「嘿……感觉像是某种爱护团体。是说自然很重要吗」

    她们对我的比喻没有产生同感吧。三人的脑袋上都浮现出了「?」标记。不,也行啦。

    「总之。那个黑石据说是那些家伙们拥有的石头。石头非常危险,会收触碰者的魔力」

    「吸收魔力,是怎么回事?」

    古丝公当然会有疑问。确实,人类不是和精灵契约然后让渡给他们魔力吗?那么,就算被石头吸收也没什么问题吧?

    「严重的情况下,被吸收的人会陷入昏睡状态,我听说也有醒不过来案例」

    「什……」

    我不经意提高了声音。喂喂,居然是那么糟糕的东西吗。

    ……咦?但是我什么事都没有吧?

    「爱玛黎丝大人,零先生好像没有事……那是为什么呢?」

    莉莉问出了我的疑问。对对,我想知道那一点啊。因为我不想之后突然倒下啊。

    「老实说,我不知道。虽然好像进行了让各种人触摸黑石的机密实验,但没有出现什么事都没有的人。古蕾丝和莉莉,你们可以用之间触摸试试。那样你们就会明白了。但是,只是一小下啊。要小心」

    古蕾丝和莉莉站起来,走到落在地面的黑石旁。

    接着战战兢兢地用之间碰了一下石头,马上就后退了。

    「这、这是什么?一瞬间被吸走了大量的魔力哦!?」

    「是的。这不只是危险。只是稍微触碰了一下,身体就产生了倦怠感」

    果然是危险的东西吗?嗯—。但是,为什么我什么事都没有啊。

    「喂,我也能触碰试试吗?」

    「啊,请碰一下。要是能稍微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帮大忙了」

    我和两人一样用指尖戳了一下石头。……什么事都没有啊。

    我和之前一样,普通地用手拿起石头。

    「笨、笨蛋!快放下!」

    「……不,果然什么事都没有啊」

    只是普通的黑石。虽然稍微有一点奇怪的感觉,但也只是那样。这是怎么回事?

    「零先生是异世界的人的可信性也出现了呢。说不定石头只对这个世界的人有效果。爱玛黎丝大人您怎么认为?」

    爱玛公把手放在下巴上,好像在认真思考。毕竟变成了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就算不算爱玛公也会烦恼啊。

    「……也对啊,老实说,现在除了那条思路以外,已经没有其他可能性了。但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我能稍微打断一下吗?」

    那是,插入对话的是古丝公。她说不定注意到了什么。我们三人的视线集中在了古丝公身上。

    「古蕾丝,你明白了什么吗?」

    「不,只是说不定……」

    「喔,不管是什么先说说看吧」

    「那个,是那样呢……」

    她吞吞吐吐地好像难以开口。

    难道说,我果然有什么疾病?是那回事吗?

    难道我会死?……不,我已经死过一次了啊。

    「零先生,你不是不能使用魔法吗」

    「……嗯?啊,是那样」

    「哈?不能使用魔法?不可能会有那种事情吧」

    吵死了啊。我也是很在意这一点的,别给我雪上加霜啊,爱玛公。

    但是,莉莉好像灵机一闪,用手捂住了嘴巴。

    「古蕾丝大人,难道说……」

    「是的……」

    什么?没明白的只有我和爱玛公吗?无法使用魔法又怎么了。

    「喂,别让我们干着急啊。赶快说」

    「诶—,那个……」

    古丝公好像决定了心意,笔直地看着我。然后移开了眼睛。

    我不需要那种反应,你赶快说!

    「零先生不是使用不了魔法呢。说不定是完全没有魔力」

    「「……哈?」」

    我和爱玛公,完全变成了痴呆的表情。

    ……不,我先不说,爱玛公惊讶过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