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话 买柴刀吧
    我为了随时能揍人,握住放在手边的铁管面向发出声响的方向。

    ……但是,什么都没有出现。我慢慢站起身。

    「古丝公,稍微退后点。你别超过我的身前」

    「好,我知道了」

    古丝公好像也注意到了声响。迅速退到了我的斜后方。

    我们一边警戒着前方,一边慢慢后退。要是突然从森林中飞出什么就麻烦了啊。

    声音,确实在接近我们所在的方位。

    到底,会出现什么?

    注视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时,从森林中爬出的是,巨大的花。

    「哈?为什么会出来朵花?」

    「零先生不能靠近!那是死灵花。但是这种怪物应该只是从动物尸体中摄取养分,为什么会来我们这里……」

    「危险吗?」

    我一问,古丝公把手放在下颚上开始思考。

    稍微整理好思绪后,她点了点头回答。

    「说不定和怪物活性化有关系。烧了吧!」

    说完这些,速断速决。古丝公马上把手对向了森林。

    古丝公的手边出现了火焰。

    不对等等。你打算把火焰射到哪里!?

    「零先生请退下!」

    「你是笨蛋吗!等会儿!」

    我抓住向前冲出的古丝公的手腕,把她拉了回来。

    事出突然,古丝公就那样摔坐在地上。拉得太用力了吗。

    「真是的!零先生你做什么!」

    「你以为在这种地方发射火焰会变成什么样啊!」

    「诶……会烧起来!」

    「啊没错啊,森林会烧得很旺盛吧!」

    古丝公好像现在才注意到,她消去火焰捂住嘴。还做作地用手敲了敲脑袋。啧,令人火大。

    不过古丝公怎样都无所谓。只要森林没有被烧就足够了。

    但是,麻烦了啊。既然花后面是森林,就不能让古丝公释放魔法啊。

    要揍吗?毕竟只是花。旁边好像有藤蔓在扭动,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嗯……?不对,说到底我为什么会打算战斗?

    「要怎么办呢,零先生。要保持距离把它引出来再用魔法打倒吗?」

    「不,要逃了」

    「呼诶?」

    「仔细一想也没有打倒它的必要。我们也还没有被袭击。要逃了,跑起来」

    我抓住古丝公的手开始跑动。古丝公不知为何脸颊微红地说着「呜呼呼,这就是两人的私奔呢」这种不明所以的话。

    她应该是又变奇怪了吧。之后赏她脑袋一记手刀吧。

    喘气跑动时,我突然被某物拉扯摔倒了。

    「好疼!可恶,怎么回事?」

    「零先生!你的脚!」

    「脚?」

    我慌忙看向脚边,发现我的脚边被那朵花的藤蔓牢牢地卷住了。

    不妙!

    我立马用铁管敲打藤蔓。但好像完全没有效果。我的身体被一点一点地拉向花的那边。

    冷静。铁管是不管用的,要是有刀具的话……石斧吗!

    尽管焦急,我还是用左手拿出插在腰间的石斧挥了起来。看我用这个把藤蔓切断!

    咣的一声,从左手握着的石斧上传来强烈的冲击。伴随着那份冲击力,握在手上的石斧被弹到了后方。

    再次看向前面,数根藤蔓中的几根正卷着石头。看来石斧是打中了那个才被弹飞了。

    那么一瞬间。由于也石斧被弹飞,我脱力了一瞬间。那朵花没有放过那个破绽。

    「等,你这家伙!混账!」

    我的身体被花给倒掉了起来。那纤细的藤蔓竟然这么有力吗!?

    试着挥动铁管,但卷住我的藤蔓巧妙地移动,铁管没能打中花朵。我瞪向花上长着的眼睛(?),那眼睛好像狰狞一笑。

    被花瓣围住的中心部分像撕裂一样张开。出现了类似嘴巴的器官。嘴巴张得巨大。我马上就明白了它的意义。

    它打算就这样吃了我。那么,我要在它肚子里大闹一番吗?不,也不一定能动。那我该怎么办?

    我的脑海中,只浮现出了一个方法。

    「古丝公,用魔法把这家伙打飞!」

    「诶?但、但是森林会被烧起来哦?」

    「把魔法调整成只烧这家伙!你能做到!」

    「我的做到……。我知道了!请交给我!」

    古丝公握住法杖两手伸向前方。火焰聚集在她的双手前形成了火球。

    普通地发射火焰就会点燃森林。用火球说不定就能只烧这个家伙。

    以古丝公来说不是好好考虑了吗!剩下的就是适当调整,那一点只能相信古丝公了。

    「上吧!」

    「我来了!」

    古丝公的魔法笔直地飞向死灵花。

    这样能打中!威力看起来挺强,只能祈祷不会点燃森林了。

    但是这朵花居然做出了意料外的行动。它把吊起的我的身体,移动到了火球的飞行轨道上。也就是说,这家伙想要把我当作盾牌。

    「不妙……」

    无法行动的我连挣扎都做不到。背后马上就感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好烫!

    我顾虑到攻击到我的古丝公的心情,拼命忍住叫喊声。

    可恶!别开玩笑了你这朵花!

    但是花用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由于热量感到苦痛的我。这家伙为什么看我,肯定会很烫吧!

    「零先生!?啊哇哇哇。我,杀掉了零先生!已经只能紧随夫君的步……在那之前,我不能原谅你!烧吧!」

    「等、等等」

    制止话语没能传达到,古丝公向死灵花射出了和刚才相同的火球。那已经是,一个接一个不断连射。

    看着我的死灵花没有注意到火球,数发火球都直接击中了花朵。接着,花开始盛大地燃烧了。

    当然会烧着,毕竟是花啊。……但是等下,好烫!我不也是可燃的吗!可恶你个古丝公!好烫烫烫烫!

    在被吊起的我的身下,盛大地燃烧着篝火。但多亏花烧着,抓住我的藤蔓的力量变弱了。

    好烫!就算被解放,结果下面还不是烧着在吗!

    我慌忙从火中滚了出来。

    「呜呜,零先生请等着。我也马上随你而去」

    「你这家伙,这不是很烫吗,混账古丝公!」

    「诶?零先生!?你为什么没有事!?」

    这家伙,要怎么看才能看出我没事啊。我不是差一点就烧起来了吗。

    啊啊可恶。没想到会迎来活着被火烤的一天啊……。

    「那个,零先生?你为什么没有事情?」

    「所以说我并不是没事吧!背后有点痛,身体各处都被烫伤了啊!」

    「不,不是那样……咦?我有那么手下留情吗?」

    「你打算杀了我吗!」

    「不是不是,并不是那样哦?这是误解,真的!啊,你那手指是什么意思。请不要弹额头……好疼!」

    虽然有很多想说的话,但总之避免森林燃烧就解决了,我把不在动弹的花踢到了一旁。不过,已经烧成全黑我觉得应该没问题了。

    接着,我姑且和小家伙们一起把水撒到四周进行灭火作业。水是小家伙们拿来的。不知道是哪儿的。

    做了这些就暂且安心了吧。

    完成作业的我,取下披风和轻铠,脱去上衣。

    「零先生!?请不要突然开始脱!」

    「吵死了!行了帮我看看。皮肤没变红吗?」

    「请别对结婚前的姑娘说这种勉强的要求!」

    真麻烦……。我对着满脸通红啊哇啊哇慌乱地古丝公,使出了又一记弹额头。然后,拜托小家伙们帮我看了。

    小家伙们把奇怪的药膏涂抹在我背后烫伤的部位。像是吃了薄荷冰淇淋一样的感觉吗?感觉有些清凉,疼痛也减轻了。

    呼,有小家伙在真是帮大忙了……。

    说起来,没想到会被巨花袭击啊。这个世界有各种东西啊。

    「请、请问零先生……你没事了吗?」

    「噢,已经没事了。帮大忙了,谢谢啊」

    「不,就因为我打偏了才……」

    「我就觉得你有点消沉,原来是那样吗。你并没有打偏吧。那只是对方更厉害。今后也得考虑这种问题哪」

    「好的,我会加油」

    古丝公消沉着,身形缩得更小了。好像变回了过去的古丝公啊。……不,与其说过去,这家伙本来就是这样吧。

    总之就是那啥,通过这次我认识到了刀具的必要性。虽然石斧也不错,但还得考虑锋利度啊。有一把更锋利的道具比较好吧。

    能一刀两断的东西吗……。

    「总之,在下个镇子买把道具会比较好啊。光靠铁管和石斧,遇到那种东西会麻烦」

    「是呢。果然需要把剑呢」

    「柴刀吧」

    「没错,只要有剑……诶?那个,剑……」

    「只要有柴刀,就能简单把那种东西一刀两断吧」

    「至、至少选择短剑更好吧?」

    「短剑太脆弱了,要是变得切不动了要怎么办?在那点上,柴刀就没问题。在战斗以外还有各种用途」

    古丝公一脸无法接受的表情。这家伙不明白便利性的好处啊。

    尽可能坚固的东西是最好的。短剑这种完全不可靠。更何况我没有用过短剑。

    「总之伤也处理好了。我们向镇子出发吧」

    「诶?已经没问题了吗?还有,果然选择短剑会更好吧?」

    「柴刀,就要柴刀。买柴刀吧」

    「呜嗯……?」

    我拉着一脸复杂的古丝公,离开了那里。

    要是能买到把好柴刀就好了啊……啊,说起来好像也有大砍刀吧。过去,我在乡下的爷爷家用过那个感觉不错。只是爷爷好像告诉过我用大砍刀的时候要比柴刀更加小心。

    更危险的一方说不定在战斗时更加便利啊。毕竟也不只是用来切草。

    嗯?说起来乡下的爷爷,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斧头啊柴刀啊镰刀啊大砍刀之类的东西?……嘛无所谓吧。乡下生活一定就是那样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