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话 喔、噢?
    首先,我们得想办法从这里出去。

    「喂,爱玛公。你是怎么进到这里的?」

    「嗯?啊,在你们掉落的大洞那里架了绳梯」

    原来如此,那样刚好。

    回到我们掉落地点一看,那里确实挂了一副绳梯。

    那么,谁像爬呢。

    在我看着三人的脸寻思时,突然被古丝公和莉莉推到了梯子前。

    「嗯?你们怎么了」

    「零先生!请你先上去」

    「嗯。这会儿应该由零先走确认安全」

    「哎,虽然也行,但是……」

    毕竟是爱玛公放梯子下来的,应该没问题吧。

    ……尽管我这么想,但由于麻烦我还是走向了梯子。

    但是,在我说出那句话时,爱玛公就先爬上了梯子。这家伙,真的是不听人说话啊。不过,这次也无所谓。

    在我开始攀爬绳梯后,我马上就明白了古丝公和莉莉让我先走的理由。

    嗯,这可不行。爱玛公的白色内衣在我眼前若隐若现。话说,这家伙也给我在意啊……。

    「零先生,请你别看向姐姐大人那边哦!」

    「差劲」

    「吵死了!!……吵死了」

    「你们在闹什么?爬的时候要注意」

    爱玛公好像没发现,迅速就爬到了出口。虽然是不可抗力,但我还是对爱玛公感到抱歉。

    总之,我也在她后面快要能出去了。就在我快要爬到顶时,上面有个家伙对我伸出了手。

    爱玛公吗?我也没怎么怀疑,抓住了那只手。

    「嘿呀,谢了」

    「没事没事,请别在意」

    啊?……这不是骑士团的家伙吗!

    我慌忙取出了铁管。五、六名穿着骑士团铠甲的人在洞口围成了一圈。

    可恶,大意了。被爱玛公算计了吗!

    ……但是,爱玛公制止了警戒的我。

    「冷静点。我刚才也说过了吧。不打算和你敌对」

    「……那么,为什么这些家伙会在这里」

    「你想啊……我不可能一个人到这里来吧!在镇子里你也看到我带着骑士团了吧?」

    啊,仔细一想确实也是那么一回事。不过,这些家伙能信用吗?

    我在拉古丝公和莉莉从洞穴中上来时,也没有放松自己的警戒。

    毕竟要是有个万一,得迅速逃走啊。

    「那么,给你们下达命令。我决定跟着这些家伙一起走。你们要回到王国,保护父亲大人。听好了,其他任何人的命令都不能听。即便那是父亲大人的命令也一样!」

    「「「是!」」」

    哦,好厉害啊。该说是她好好统率着他们,还是什么。爱玛公原来真的是大人物啊……。

    看到下属们老实地听从她的场面,我打心底感到惊讶。

    「副团长!请允许我进言,我觉得留下数名队员跟着你们会更好!」

    「嗯,我也考虑过那点。但是少数人行动也有优点。而且,只要有我在这边应该没问题。父亲大人就拜托你们了」

    「了解了!」

    喂喂,这个爱玛公是假货吧。因为这家伙可是个脑筋,不是适合下达命令或指示的类型吧?不,不过这也是体育系的做法吧?话说回来,这些骑士真的能信赖吗?

    在我烦恼时,骑士之一向爱玛公搭话了。怎么了?

    「说起来,真是太好了呢,副团长」

    「嗯?什么事?」

    「哎毕竟,您不是在城里大发雷霆了吗。您说,零不会做那种事!古蕾丝大人肯定也有什么理由!我会抓到他们让他们说明情况的!那就可以了吧!」

    「什……、等等!那件事是有原因的!」

    「之后您也只带着能够信赖的我们这些人马上出发了。拼命想要在发生万一的时候有由自己来保护大家呢。大家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不,所以说啊!?你给我等下」

    「没错呢,只要有副团长在还能有所通融。这次的事情也非常可疑,现在就暂时能安心了!」

    「啊……啊呜啊呜啊呜啊呜」

    喔、噢?看起来,这些人好像是好家伙啊。顺带爱玛公其实也为我们考虑了很多啊。

    那名骑士来到我的身边轻轻敲了我的肩膀。接着,在我耳边细语。

    「就是这样,就拜托你照顾副团长了。我们爱玛黎丝粉丝俱乐部等人,会尽全力保护国王陛下的!」

    「没错!想要被爱玛黎丝大人责骂!并且,全力支援爱玛黎丝大人的横冲乱撞!那就是我等的工作!」

    「喔、噢?」

    「不过其实我们还是想和爱玛黎丝大人一起行动呢。但是现在的状况非常不妙。所以我等会老实回城里。直到陛下整顿好混乱状况为止,尽可能别回去会比较好」

    这些家伙……不是好人吗!好像也非常理解爱玛公。他们也辛苦了吧。

    我和那些家伙们意气相投,一起下山了。听说他们关于爱玛公的辛劳事件表示同情后,我还被邀请加入粉丝俱乐部。当然,我拒绝了。

    走下菲尤火山,骑士团的家伙们做好了回王城的准备,我们也进行了最低限度的准备。

    啊对了。这些家伙有没有那个啊。

    「我问下,你们有没有柴刀?」

    「柴刀吗?有是有……。你是打算进入森林吗?」

    「啊,想姑且准备好一把」

    「我知道了,现在就那给你」

    噢,问的不亏啊。省去了买柴刀的工夫。

    然后爱玛公的骑士双手抱满了刀具拿过来。骑士开始仔细地把那些刀具摆放在地面上。喂,是不是太多了?

    「哎,我只要有一把柴刀就够了……」

    「柴刀的用途是什么呢?如果只是割去草木柴刀就够了,不过如果也在战斗中使用的话,我觉得这边的山刀或弯刀也不错哦?特别是这把,类似飞镖的特殊形状的刀具!」

    啊啊,原来如此。他变成了和我家乡下爷爷同样的眼神了。大概这家伙也是乡下出身吧。肯定没错。

    不过这还真厉害啊,感觉所有类型的刀具都有了……。

    我拿过一把柴刀,刀身漆黑,看起来有点不错。

    喔,这个挺好啊。好像也很坚固,刚好适合用来切割草木。看起来还能处理肉类啊。

    「噢,我能拿这把吗?」

    「当然没问题。能派上用场再好不过了」

    是个爽快的家伙啊。

    我道过谢。将柴刀别到腰间。背后是铁管,腰旁是石斧和柴刀。虽然感觉稍微有点重,不过这样就算被死灵花袭击也能应对。

    看到我办完事,爱玛公向骑士团发出了指示。

    「那么,虽然你们已经辛苦了,不过麻烦尽快回去。拜托你们了」

    「遵命,我等立即赶回王城。副团长也还请多加小心!」

    「嗯,父亲大人就拜托了」

    然后骑士团向王城出发了。

    哎呀,真是正经有能的厉害家伙们啊。

    于是,剩下的只有我们四人和小家伙们了。爱玛公由于刚才被骑士们暴露了很多事,脸还有些红,她像是要赶走热气一样大声地对我们开口了。

    「那么,我们也出发吧!」

    「嗯,也是呢。那么出发去矿山都市吧」

    「嗯,向西边的沙漠……诶?」

    我们搭上了马车。说起来,我是不是学学如何驾车比较好?完全交给莉莉来做也不太好啊。

    ……唉,爱玛公在做什么?赶快给我上马车。

    「姐姐大人?赶快坐上马车会比较……」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我们是要向西边前进吧?」

    「我们要先回矿山都市一趟哦」

    「为什么!?」

    原来如此。她真的没搞懂啊。

    在我想要进行说明时,古丝公一下窜到了我前方。

    古丝公好像有点烦躁。尽管我能理解她的心情,但是有点可怕。

    「姐姐大人你们,之前可是袭击我们了哦?我们完全都没有休息过。想要先回一次镇子,好好休息一下很奇怪吗?要是姐姐大人你们没有来袭击的话,我们可是早就休息了呢」

    「好!回矿山都市了!莉莉快点!」

    爱玛公飒爽地进入了马车。古丝公用非常可怕的眼神瞪着她。爱玛公对此感到害怕,在马车中一动也没动。被蛇盯上的青蛙就是像她这样吧。

    由于在车厢中坐立不安,我逃了出来坐在驾车的莉莉身旁。

    「你逃过来了吗」

    「差不多。我也有点事找你」

    「事?发生什么了吗?」

    「那啥,我觉得也不能一直只把驾车交给你一个人做,所以我也学习下如何控制马车会比较好」

    嗯,这么应了一声的莉莉陷入了思考。难道有什么问题吗?我觉得我也没说什么奇怪的事吧……。

    「零能骑马吗?」

    「没,我没骑过」

    「是吗。那么,我来教你,一点点开始练习吧。在平坦笔直的道路上练习的话,只要不提高速度你应该很快就能习惯」

    「噢,我会努力适应的」

    「嗯,这对我也有好处。毕竟也不能交给那两位去做啊」

    这么说过后,莉莉教了我缰绳的使用方法等各种事情。尽管看起来很有点困难,但很快就能习惯的吧。……毕竟能驾驶马匹也很酷呢。

    顺带一提,古丝公一直在后面沉默地瞪着爱玛公。好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