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六话 等会儿再埋
    在我打算离开神殿时,结界已经没有在工作了。毕竟,结界保持工作的话光也就出不去了啊。

    黑衣的家伙们还晕着在。不过,他们没受什么伤。我还看见小家伙们在他们身边晃悠,应该是在给他们治疗吧。我察觉到人的气息看向旁边,发现那里站着如同鬼神一样的三人组。

    不妙,我得先把她们哄好吗?还是装作不知情呢?

    ……不,这里该选择的只有一个方法。我从至今为止的经验中学到了。

    我被火冒三丈的古丝公和爱玛公抓住肩膀。接着又被莉莉冻住双脚。她们当然不会让我逃走。不如说,我可能被杀掉。

    「零先生?我们说过请你在原地等着吧?」

    「是我不对」

    「啊啊,然而这家伙却擅自前进,还没有在反省!」

    「全部都是我不对」

    「看来我们要好好教育他一……诶?」

    「对不起了」

    我老实地低下头谢罪。这就是我至今学到的东西。只要我老实道歉,这些家伙就不会更加恼火。嘿诶,这就完美了。

    「……他好像有在反省。既然如此,我就不继续追究了」

    「下次你要好好遵守约定哦?我们也是因为担心你才这么说的」

    「啊啊,抱歉」

    哈。我也是习惯对付这些家伙了啊。

    老实说,对优先小家伙们的我来说,我是一丁点都没有反省。小家伙们说要去的话,我才不管这些家伙的意见。

    爱玛公和莉莉好像都原谅我了,照这样就能顺利收尾了吧。

    ……咦?

    我突然感到一阵恶寒,看向古丝公。

    在那里的是,满脸笑容的古丝公。什么啊,她没在生气嘛。

    「零先生,你没在反省呢?」

    「不是,我都说抱歉……」

    「没在反省呢?」

    「所以说,我好好道歉……」

    「诶?你那只是口头上道歉对吧?」

    可恶。为什么区区一个古丝公还这么敏锐。

    话说,我也没有需要反省的理由吧。

    一直任性并且横冲猛撞的你们才更应该反省!没错,我没做错!

    好,我只要强硬坚持自己的主张就好。

    在我打算怒吼的时候,古丝公自然地将手伸到我的腰间拔出了某物。

    我对她的动作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因为她摆着一张非常自然的笑容去拿的。

    古丝公以手腕为轴,将从我腰间拔出的柴刀在自己的脸前慢慢地左右晃动。

    这怎么回事,超级恐怖。背后传来了如同寒冰般的感觉……令人毛骨悚然。

    「零先生,我……」

    「我错了!是我不对!我从心底进行反省!所以请原谅我!我说不定还会再做出同样的事!但是我每次都会谢罪的,请饶了我吧!」

    「是这样吗。你好像真的在反省这次就算了吧。但是,请你尽可能不要让我们担心哦」

    「我知道了!」

    古丝公变回了平时的笑容。接着,将柴刀放回我的腰间。

    爱玛公双手捂着脸颤抖着,莉莉则瞪大双眼脸色苍白。现在的我,在心中是和她们两人同样的反应。

    小家伙们抱着我的脚颤抖着。要是我刚才没有真心反省,会变成什么样呢。光是想象我就几乎猝倒。

    没想到,古丝公竟然是这么危险的家伙……。我还以为她是个悠悠哉哉,有点脱线的家伙啊。

    「那么,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啊、是啊。我接下来想去见在北方的水之大精灵,您觉得如何呢?」

    「零先生真是的。你变成了夹杂敬语的奇怪的说话方式了哦?你累了吗?」

    「抱、抱歉」

    我不敢说是因为你太恐怖了。啊啊,忘了刚才的事情吧。那样更好。快忘了吧,我。

    ……喔,没问题。其他需要考虑的事情还有很多。到时集中精神就没问题了。一定没问题。

    「那么,我们就向北方前进。地点就由小家伙们告诉我。你们有什么在意的事情吗?」

    「嗯?啊啊,我可以提一点吗?我们抓住的那些家伙要怎么办?」

    「啊—,是精灵解放军的家伙们吗。总之先把他们放了也……喂,为什么这家伙会在这里」

    「你还啊零先生。刚刚才见呢」

    「不,才不是那个问题吧。我在问为什么你会被捆起来啊」

    「呵呵。我从风之神殿出来时被人从边上敲了闷棍然后被绑起来了。一般都躲不开的呢」

    我抱住了脑袋。为什么刚才我会认真对待这种家伙啊。

    对,从黑衣人群中起身的是,光也。

    而且这家伙明明被捆着,却还是一脸伟大。我突然,觉得他有点可怜了。

    「零,你认识这家伙吗?」

    「啊啊,非常遗憾,我刚才认识了」

    「哦呀,零先生带着很多美丽的女性呢。那边那位漂亮的金发小姐,能请你帮我解开绳子吗」

    这种长着帅哥脸的家伙说出这种话,一般的女性都会乐呵呵地听从吧。

    总之我得先阻止爱玛公再考虑如何处理这家伙了。这样下去,三人中的某一个很有可能会给他解开绳子啊。

    而且事实上听进话的爱玛公拔出了自己的剑。糟糕,得阻止她。

    「喂,别解开那家伙的……」

    「我能杀了这家伙吗?」

    「什么?」

    ……偏离了我的想象。只是拔出剑倒还好,为什么会突然想要杀了这家伙?

    爱玛公的反应好像也在光也的想象之外,他呆张着嘴巴。那也是当然的吧。

    我将手伸到爱玛公身前制止她。

    「你先等等。等会儿再埋」

    「埋!?你刚是说了埋吧!?为什么你若无其事地想要把我埋掉!?」

    「那,爱玛公。你为什么突然想要杀了他?」

    「啊啊,因为我已经习惯这种家伙了啊。打算利用王族的家伙,大都是像他这样的眼神。所以我决定先用剑让他沉默」

    不管是刚才的古丝公还是现在的爱玛公,这对姐妹到底怎么回事?王族真是超危险啊。只有莉莉是我的救赎。虽然她嘴巴很坏。

    「爱玛黎丝大人,我已经挖好洞了,现在能埋了这家伙吗?」

    前言撤回。这家伙也是一丘之貉。

    我还以为这些家伙只是普通的笨蛋,没想到她们比我想象的还要危险。明明我和她们的交往也挺久了,却有种见到她们新的一面的感觉。我制止了打算把光也推下大坑的莉莉和爱玛公。

    「零先生!你的同伴是怎么回事!?居然突然想把我埋起来哦!?首先,我可是对自己从没被女性如此对待过感到骄傲哦!?」

    「零先生,果然把这个人埋了会比较……」

    「等会儿等会儿,别突然就打算埋了他」

    我现在,正在同情光也。他刚才还一脸伟大,现在却变得脸色苍白。毕竟他处于走错一步就会被掩埋的状态,当然会变成这样吧。

    我在那时,突然说出了直白的疑问。

    「但是啊,你们没有对我做过这种事对吧?我也有为了利用你们才接近你们的可能性吧?」

    「没有呢」

    「没有啊」

    「呆瓜」

    最后一人明显很奇怪吧。这些家伙和平时一样挑衅着我的神经。

    但是,一想到我被她们信用着就生不起气。我也是单纯啊……嘿嘿,不错嘛。

    「零先生,毕竟你是在打算利用对手前进就会把对方吓走的类型嘛」

    「光是你的那双眼睛就足够让你被逮捕了」

    「只是个装作头脑精明的呆瓜」

    我完全想错了。我沉默地踢了下光也。这完全是迁怒。

    光也露出了,为什么要踢我!?的表情,所以我又踢了他一下。

    「好,我知道了。我们就带着这家伙一起。放掉其他的家伙。这样如何」

    「不要,我不想和那个人一起走。所以就把他埋掉吧」

    「好了,那就决定了。赶快向北方出发吧」

    我装作没有听见古丝公的意见。三人都在嘀咕着些什么,那些也全部无视。

    总之,我切断了还晕着在的黑衣人们身上的绳索。接着把光也扔到驾驶座和行李架间的空隙中,坐上了驾驶台。虽然光也发出了呻吟,但这种家伙变成什么样都不关我的事。

    顺带一提,坐在后面的古丝公和爱玛公露出了非常厌恶的表情。坐在我边上的莉莉也是如此。你那脸色不变的态度跑哪里去了。

    ……不过,她们这是不会被坏男人骗到吗?说不定这些家伙曾经被骗过很多次。

    「没被骗过哦?」

    「啊!?古丝公,你突然说什么了吗?」

    「不,什么也没有」

    吓了一跳,我还以为被她读心了。由于大精灵,我几乎以为自己的想法完全暴露给了周围人。

    话说回来,比起这三个有各种恐怖之处的人啊。光也是不是好上那么一点?

    我一边想着那种非常不谨慎的问题,一边驱赶着马车。多亏莉莉的教导,我稍微习惯驾驶马车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