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八话 你经常做料理吗?
    可恶,大意了。先不论古丝公,我没想到有爱玛公和小家伙们看着竟然还会发生情况。

    在昏暗中赶忙返回的我和莉莉在营火边看到了三个人影。

    现在已经听不见喧闹的声音。难道我们没赶上吗!?

    「喂!古丝公!爱玛公!没事吗!」

    在那里看到的是摇摇欲坠地看着地面的古丝公和爱玛公。

    这家伙,到底做了什么!

    在我打算冲过去的那个时候。

    「所以说,我还挺擅长料理的。就算古蕾丝小姐能够做到最低限度的事情,爱玛黎丝小姐还是从头开始学比较好吧?」

    「唔,骑士与料理不……」

    「不管是零先生,还是这个少爷。为什么都这么擅长料理啊!?虽然有三名女性,但除了莉莉以外料理全灭啊!」

    我听到了对话后就站住了。顺带一说,莉莉没有停下。

    不过我是因为觉得没什么问题,就没去阻止莉莉哪。

    「哎呀,两位已经回来了吗。发生什么了……咳哈!!为什么要突然踢我啊!?」

    「冷静点莉莉。踢他也没问题,先冷静点」

    「既然要阻止她,就不能也阻止她踢我吗!?」

    没办法,我用双手从肩膀下架起莉莉。莉莉说着「再踢一下就好」暂时先无视。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刚才听见了争吵的声音。那是怎么回事?」

    「好疼疼疼……。啊,是那会儿吗。没事什么,就是古蕾丝小姐打算做饭。然后爱玛黎丝小姐打算帮帮,但她做得实在称不上熟练所以我就忍不住开口了……」

    「开口了?」

    「那你来做做看,她这样跟我说了。于是我就做了一下,结果就变成这样了」

    「我明白了。是你不对」

    「我一点错都没有吧!?」

    原来如此啊。所以小家伙们才这么镇定吗。要是真发生了什么,他们应该会慌忙告诉我才对嘛。

    真是的,我是太在意这个少爷了吗?

    「别那么消沉啊,爱玛公。骑士不需要料理技术吧?」

    「就、就是那样……。话说回来零,会做料理的女性和不会做料理的女性,你觉得那一边更好?」

    「啊?那种事根本无所谓吧?不过我想想……」

    「你觉得如何!?」

    不是,为什么古丝公要这么感兴趣。而且少爷,你干嘛在那边窃笑?总之我先轻轻踢了少爷一脚。

    「能给我做饭嘛,毕竟是手制料理,果然会感到高兴吧?」

    「莉莉。骑士经常会外出。学会料理也没有坏处吧。有时间麻烦你教教我」

    「莉莉!今后我会更用心学习料理的!」

    这些家伙怎么回事。我只是说了普遍观点啊……。女人真是搞不懂啊。

    但是那是,会做总比不会做要好吧。一想到古丝公最初那种黑暗料理,我真心那么认为。

    话说回来,没想到少爷还有这种特技。

    「喂少爷。你经常做料理吗?」

    「我才不是少爷。我是挺擅长料理的,毕竟这样更受女性欢迎呢。家事我大都会做哦」

    嗯,果然这家伙不会动摇啊。

    之后,大家一起吃过晚饭,光也的饭真的很好吃。好吃到莉莉露出了不妙的表情。别在意,莉莉的料理也很好吃哦?

    在我那么说打安慰她后,我被莉莉走了。无法接受。

    总之之后该睡觉了。

    我用绳子绑住少爷,将绳子的一端系在我的手腕上。这样在他打算逃跑时,我的手腕就会被拉扯。

    「零先生,我没打算逃走……」

    「那我解开绳子也可以哦。不过要把你埋起来」

    「绳子就行了」

    我和爱玛公以及莉莉轮流看火。因为古丝公绝对没法中途醒来,就让她睡了。都和平时一样。顺带一提,虽然少爷嘴上在抱怨但还是普通地睡了。他意外是个胆大的家伙啊。

    将看火的工作交给爱玛公,我去睡觉之后,问题发生了。

    「零!起来!少爷逃走啦!」

    「啊?明明系着绳子他怎么做到的」

    「你为什么还这么冷静!因为他说想要解手我就给他松开了。抱歉,是我的失态」

    「是吗是吗。那,他现在在哪里?」

    「唔,抱歉。我跟丢了……」

    啊是吗。但是爱玛公也马上把我叫起来了,他应该还没有走太远。不如说,他没法离开很远啊。

    被骚乱吵醒的古丝公双眼朦胧还睡呆着。莉莉则非常清醒。这家伙真的有睡觉吗?

    总之我和莉莉抓住了放在树上的黑色绳索。

    「反正他也没走多远吧。喔,要拉喽」

    「注意别割到手」

    「你们,那个是什么?」

    我没有回答爱玛公的提问,使劲地拉扯绳索。噢,有手感了。

    我继续拉扯回收绳索。不一会儿,远处能看见一边想要解开脚上东西一边被拉过来的少爷的身影。

    「这是什么!?这个绳索是什么时候被系在我脚上的!?不对,你为什么知道我打算逃走啊!?」

    「没啥,我就是姑且做个保险。莉莉完全猜中了啊」

    「所以我不是说过这家伙不能信用吗?」

    确实如莉莉所说。事先不被发现地系上绳索真是太好了。顺带一提,黑绳索是小家伙们准备的。不过我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拿来的。

    嘛总之,因为绳索被捆在树上,所以少爷就逃不了多远。

    ……那么,剩下就只有一件事了。

    「喂,莉莉」

    「我已经准备好啰」

    「你们能等会儿吗?不是,真的请你们两位等一下。那个洞是什么?不,所以说等一下啊!」

    我和莉莉沉默地将少爷踢下洞窟。接着,埋上泥土。那当然是,一铲接一铲。

    「拜托!请住手!喂给我停下!我不会再逃了!我让你们住手了吧!」

    「我也来帮忙吧」

    「喔,爱玛公就拜托你埋那边吧」

    「听我说啊!」

    我们完全无视少爷的话,往他身上埋土。尽管他在拼命挣扎,但就算他想爬出洞也会被我们踢下去,这家伙就无处可逃。

    ……好,就这样吧。我满足地擦了擦汗。

    「怎么说也不能真这么做吧!哪里会有真下手埋人的家伙!」

    「就在这里哦」

    「别开玩笑!」

    啧。真是吵闹的家伙。干脆我真的往你身上浇蜂蜜吧?但是那样就太浪费蜂蜜了。

    在我想着那种事情时。爱玛公和莉莉往洞里浇水了。这些家伙真是手下不留情啊。就算是我也感到退缩了。

    少爷好像有点难以喘气,他一边拼命呼吸一边继续抗议。

    「喂停下!」

    「停下?你这家伙,还欺骗我打算逃跑吧?」

    「不、不是的!那只是我稍微想散会儿步……」

    「水好像非常导电哦?之前,零教过我了。你要试试吗?」

    「对不起!我是打算逃走!」

    「不可原谅」

    爱玛公毫不留情地使出雷魔法让水中流通电击。不过她好像压制住了威力,而且光也被埋在土里电流也会被分散吧。大概。

    但是,被电的人可不好受……。

    莉莉露出邪恶的笑容,往光也身上泼水。不妙。

    到了这个地步,我觉得还是制止下比较好时……。

    「喂,你干嘛一抽一抽的?啊,是因为我的魔法吗?哈、哈、哈、哈!」

    「他晕过去了吗?我把他弄醒吧。冰水既能醒神有能打湿身体。真是一石二鸟」

    「住手,真的拜托你们住手!求求、叽噫!」

    嗯,阻止不了啊。

    我带着睡呆的古丝公回到了营火边。然后让古丝公睡下了。

    之后我盖着毛毯打算睡觉,然而时而能听见的悲痛的声音还留残在耳边。可能会变成心理阴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