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九话 不行的吧
    第二天,我醒来时少爷正在勤勤恳恳地做着早饭。

    「啊,早上好零先生。我说,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喔……还活着吗」

    「你有担心的话就来帮我啊!」

    但是,毕竟是打算逃跑的这家伙不对啊。而且,不可能介入那些家伙之间吧?……嗯,做不到。

    「说到底……早上好,爱玛黎丝小姐,莉莉小姐。早饭马上就能做好」

    「啊,早上好。抱歉啊,让你准备早饭」

    「没事没事,这种小事就尽管交给我吧!」

    「明天我会做的,不麻烦你了」

    「不!请让我每天都来做饭!两位就请好好休息吧!」

    我没有看漏。在那两人到来的瞬间,少爷的眼神改变了。他到底遭受了多么残酷的对待啊……。完全变成了向主人摇尾巴的狗一样。

    坐在旁边的古丝公不明事理,用感到不可思议的表情扯着我的袖子。

    「零先生,那个人怎么了吗?」

    「别问我……」

    「诶……」

    我适当地含糊过去,只能用苦笑表示心情。

    数日间马车不断向北行驶。

    我们的目的地是北边叫做泽利湖的地方。那好像是个非常大的湖泊。

    看着地图的小家伙们一致指着那里。所以,水之大精灵应该就在那儿吧。

    现在,坐在马车的驾驶座上的是我和少爷两人。刚好少爷也会驾驶马车。虽然至今为止莉莉一直都待在驾驶座上,但这几天是莉莉或少爷中的一人在驾驶座的状态。

    顺带一说,我还没法一个人操纵马车。为了以防万一,两人中会有一人和我一起。

    由于在询问少爷能否操纵马匹时的回答特别糟糕,所以我记的很清楚。

    『诶?因为女性不是都憧憬白马王子吗。而且我长得也像王子,非常合适呢』

    我马上揍了他。

    这家伙的原动力,就只有受女性欢迎啊。事实上他只是长相可以,性质却很恶劣。这家伙,就不能再更加正经点吗……。

    「所以说,世界应该置于管理之下。那样做就能让人类和精灵都变得幸福哦!零先生也是明白的吧?」

    「所以,那只是为你们行方便吧。更何况你们只是想从中牟利吧」

    「拯救世界然后自己也得到益处!这有什么不行的吗!」

    在驾驶座上,我们总是进行着这样的对话。观点一直都是平行线。

    这家伙虽然是个误解少爷,但意外不是个坏家伙。通过和他对话,我明白了这一点。

    ……不过,既然他不坏又为什么会打算颠覆国家?我对那一点还留有疑问。

    「说起来啊,为什么你们要把国家……」

    「零先生,请停下马车」

    「啊?」

    我听到少爷的话,慌忙停住了马车。由于我还没有习惯操作马匹,后面说不定会摇的很厉害。不过也没事吧。

    「喂!你就不能再动作轻点地停车吗!古蕾丝撞到头了啊!」

    「呜唔唔唔……好痛」

    「吵死了妹控大姐非常对不起」

    「没看到反省的意思啊!还有,妹控是什么意思?」

    在这个世界不被理解的语言,真是非常的便利。最近我学到了这一点。

    多亏这样我在说坏话的时候,都选择对手不明白的话语。超级有趣。

    在我们这样交谈时,少爷突然从驾驶座上下到了地面。

    我冷静下来,扯住了系在少爷脚上的绳索。担任,少爷被漂亮地绊倒,脸和地面亲吻了。又打算逃跑了吗,这家伙。

    「唔咕!我并不是想要逃走哦!?」

    「嗯?那么你为什么突然下去?」

    「能不能麻烦你在拉绳子之前问我!?真是的……」

    少爷一边抱怨着,一边向马车的前进方向走了几步。他好像在摸地面啊,这是在做什么?

    「果然是这样吗。马车难以继续前进了呢」

    「有什么问题吗?」

    「前面是湿地哦。土地变得泥泞。车轮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弄出来。我觉得步行前进会更好,大家要怎么做呢?」

    那么,这真是麻烦了。我也不知道从这里到湖泊还有多远的距离,在湿地中步行前进应该也很耗体力。

    总之我对后面的三人转达了这个情况,一起进行商量。

    「那么,不能从哪里绕行吗?」

    「到泽利湖的路径大多是湿地,很难绕行吧。骑士团的训练的一环有前往泽利湖,所以我很清楚」

    不愧是去过的人,爱玛公真清楚啊。但是不能迂回就代表只能这样通过湿地了吗。要是有无底的沼泽会很危险啊。

    「我们只能带上必要的东西步行前进了呢」

    「古蕾丝大人留在这里会不会比较好?」

    「为什么啊!?我要去哦!没问题的!」

    「但是,不是很辛苦……」

    确实莉莉说得也有道理。没有体力的古丝公确实会从中途离队吧。

    而且环顾四周也没有看到能够休息的地方。如果前方一直是湿地的话,就只能让古丝公和另外一人留在这里了。

    「请零先生也对莉莉说说!我已经不是过去的我了!这种程度很轻松的吧?」

    「不行的吧」

    「太过分了吧?我在请你帮我圆场哦!?」

    咕叽咕叽的古丝公之后也没有屈服。没办法,我们只能带着古丝公一起。

    顺带一提,最不想去的人是少爷。好像是因为会弄脏衣服。结果在爱玛公和莉莉将少爷按入泥沼中后,他的意见变为了非常乐意前往。真是可悲的家伙啊……。

    把马车移动到安全的位置,我们五人开始步行穿越湿地。

    一步一步,泥沼拉扯着腿脚。光是走路就要辛苦一番。

    前进、陷入泥沼、拔出、前进。就连身为男人的我都觉得体力被唰唰地削减着。

    爱玛公不愧是习惯了,虽然有感到麻烦却走得很顺利。

    少爷明明抱怨过,现在却普通地前进着。

    莉莉在女仆装下面穿着好像工作服一样的裤子。为了以防万一而准备好各种东西,这好像是女仆的素养。女仆到底是什么呢,我越来越不明白了。

    ……说都不用说,古丝公已经累瘫了。她喘着粗气,满脸通红的走着。变得像是煮熟的章鱼一样了。

    姑且,她的行李是由我拿着的。即便这样,古丝公好像也要筋疲力竭了。老实说就算是现在我也想让她这回去,但是看到她拼命不说一句抱怨前进的样子啊……。实在说不出口让她回去。

    我想让古丝公稍微休息一会儿,而寻找着能够休息的场所,然而这周围完全没有那种地方。

    不过继续下去,古丝公确实地要用脸潜入泥沼中了。全身沾满泥土的古丝公距离完成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在那时,爱玛公用手指向前方。

    「喂,是不是只有那里凸起了一块?」

    「确实。那里好像能够休息呢。古蕾丝小姐,我扶你一下吧」

    少爷带着爽朗的表情向古丝公伸出手。他在这种时候非常贴心啊。

    但是古丝公把他的手拍开。好过分。

    而且,她还瞪向了我这边。我什么都没有做吧!?

    「零先生!请把我扶到那里!」

    「哦、哦?不,虽然也可以啊。刚才少爷……」

    「非常感谢!」

    古丝公何止是让我扶,她完全瘫在了我身上。好重,而且还在晃悠。不过,这可能也代表古丝公的体力已经到达界限了。

    我支撑着古丝公,把她带到了能够休息的地方。

    「唔、呣、呼!好上来了!喔,这里应该能休息一会啰」

    「爱玛黎丝大人,您能稍微过去一点吗?我来铺上吸水性高的垫子哦」

    「哈,有那个就能不打湿衣服休息呢。我也来帮你铺」

    在我拉古丝公上来的时候,对面已经铺好垫子开始放松了。

    虽然我们慢一步是因为古丝公,但我不打算抱怨。毕竟古丝公也好好努力了啊。……不过,古丝公本人感到在意了。

    「对、对不起零先生。由于我让你帮忙」

    「蠢吗,你在意过头了。我们是同伴吧」

    「是的!但是以后……」

    她好像在嘀咕着什么,以后是什么意思?以后会怎么样吗?

    果然与人交流很难啊。特别是女人令人搞不明白。

    我和古丝公总算攀了上去,坐在垫子上得以休息。

    接着,莉莉递水给我们了。果然,她是个能干的女仆啊。

    在我打算和水的那个时候。

    地面开始摇晃。怎么了?地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