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三话 别絮絮叨叨了!
    变成麻烦事了。我们这么想的时候,少爷用颤抖的嘴唇发出了声音。

    「不可能」

    说出那句话的少爷的表情由于苦涩而扭曲,变得苍白。

    说起来,这家伙也是精灵解放军啊。那就是说,少爷应该是为了争取攻陷王城的时间才跟着我们一起的吧。

    ……但是,他说不可能是什么意思?

    抓住那一点提出质问的是,爱玛公。

    「你这家伙!什么叫不可能!你是知道会变成这种事的吧!」

    「我都说不可能了!」

    「那你是指什么不可能!」

    「你明白吗?王城可是被攻陷了哦!?要是做了那种事,之后会变成什么状况……」

    变成什么状况?为了夺回王城,王家和没有被精灵解放军拉拢的部分骑士们当然会行动吧。

    但是,只要得到王城,祭坛就如同被收入了精灵解放军的囊中。那么就能如同少爷说的那样矫正世界,简单地把人和精灵至于支配下进行管理吧。

    一般想来,那是理所当然一点也不奇怪的手段。为了获得王城地下的祭坛所必要的……等会儿哦?有什么令人在意。

    「所以你在说什么不可能!事情已经按照你的想法进展了想必心情不错吧!」

    「姐姐大人,请冷静点」

    「所以我说,不可能啊!现在攻陷王城又能怎么样!?我可是在这里哦!?」

    是吗,的确如此。只要少爷和我在这里,祭坛就无法启动。能在那里引出什么的只有我和这家伙。

    那么,攻陷王城的时机也太差了。

    现在攻陷了王城会变成什么样……?

    「难道是,战争吗?」

    我轻轻地吐露出了话语。听到那句话,剩下的全员如同突然醒悟一般面面相觑。

    没错,我和这家伙不在王城就代表精灵解放军必须为了守护王城和祭坛不被抢回去。那么,他们就会和想要取回王城的家伙们之间发生战争。

    但是,这是为什么?等少爷回去以后再夺取王城应该会更好。没有特意引起战争的必要。有什么,不得不急躁起来的理由吗?

    「不管你们怎么想都没关系!但是,我想要拯救世界!明明是这样,我又引起战争能有什么意义吗!?众多的人民,和精灵!会牺牲掉啊!那种事情是错误的!」

    「啊啊,没错。必须得做些什么啊」

    「做些什么!?你说该怎么办!难道你有什么制止的方法吗!?」

    「冷静点。首先该整理情报吧」

    我安抚下愤怒的少爷。他好像无法接受,但姑且冷静了下来。

    其他的家伙,全都苍白着脸色。就连小家伙们都消沉地耷拉着肩膀。

    只有我一个人保持冷静是因为我对战争这个词没有实感吧。在内心某处,还讲战争当做事不关己的事情。

    但是,那样反而更好。如果全员都精神紧绷就无计可施了。

    首先来整理情报。我们能够得到情报的对象只有爱玛公的部下。只能从这家伙口中问出来。

    「喂,虽然你应该很累了,但是我需要情报。告诉我事情的概要和现在状况」

    「是。我等奉副团长之命回到了王都。王听过副团长的命令后,也拜托我们担当警卫了但是……」

    「但是,什么?发生什么了!父亲怎么了!」

    「冷静点爱玛公」

    「你让我怎么冷静啊!」

    爱玛公握紧的拳头颤抖着。那说不定是由于愤怒,也可能是焦虑,应该也有不安吧。不,应该是那些情绪全部吧。父亲陷入了不妙的状况,那是当然的。

    我轻轻握住了爱玛公的手。因为我能做的也只有这种程度的事了。

    「拜托,冷静点」

    爱玛公慢慢松开了她紧紧握住的拳头。接着拉开我的手,退后了一步。

    虽然我不觉得她已经冷静了,但她应该是为了继续听下去而在忍耐着吧。抱歉哪。

    「那之后怎么了」

    「过了几天,怪物突然袭来了。虽然数量并不多,但重复袭击了好几次,王下达指示将许多骑士都配置到城门的警备上了。当然,我们没有离开王的身边。但是,城内的警备变得薄弱了」

    「然后被盯上了那一点吗」

    「是的……。转眼之间,骑士团长和大臣以及众多骑士在转眼之间就占据了王城。虽然发生了怪物的袭击,但我们还是大意了」

    奇怪。明显太奇怪了。占领王城和怪物袭击的时机能那么凑巧的重叠吗?……不可能吧。

    那就是说。精灵解放军和怪物有沟通吗?或者是,他们拥有操纵怪物的方法。那个可能性很高。

    「关于怪物袭击过来的那一点。如果王城落入怪物的手里,他们打算怎么做?」

    「之后再消灭怪物就行,他们是不是这么想的?」

    是吗,在这些家伙的认知中人和怪物是不相容的存在,始终是敌对关系。所以不会想到我这种利用怪物的想法。大概对方就是从这一点入手的吧。

    「我等已经尽全力保护陛下了,但是数量差距实在太大。当然,就算这样我们还是打算战斗到最后一刻!这是真的!」

    「看到你满身疮痍的样子,没有会怀疑的家伙。你是为了告诉我们情况才来的吧」

    「不,这不是我的判断而是陛下的想法。陛下让我一个人赶快逃出,赶快去转告爱玛黎丝大人和古蕾丝大人」

    原来如此,事情理清了。

    但是,为什么精灵解放军要在这个时点攻陷王城?等少爷回去,或是抓住我以后再做应该会更好。

    「……袭击过来的是,哥布林吧」

    「是、是的。就是哥布林。是哥布林的军队」

    「啊?少爷为什么会知道?」

    「我在国家颠覆计划中看到过。写着近邻有哥布林的大规模村落。然后由骑士团长来适当地控制它们。本来预定是在我收集完大精灵之力回到王都后,再利用哥布林攻陷王城。接着矫正世界,为了不发生战争而管理世界……。可是,大概,鱿鱼最近魔物的活性化变得难以控制哥布林,计划因此被提前了吧。在风之大神殿时,我明明受到了舍弃那个计划全灭了哥布林的报告……」

    「就算那样,为什么哥布林会听从骑士团长的指挥?」

    「是黑石哦。将黑石大量地扔进哥布林村落的话,就能引出哥布林」

    只要通过大量扔进黑石引起哥布林恐慌,哥布林就会袭击扔石头的人类吗。这像是小家伙们被利用了一样,令人不爽。

    ……但是为什么?那种事不管什么时候应该都能做到。没有因为变得难以控制就在这个时机让他们暴走的理由。这样看起来完全就是想要引起战争。

    ……想要引起战争?

    「喂,少爷。骑士团有多少人和精灵解放军是一伙的。还有,在王都内有多少?」

    「什么?我想想……我记得骑士团大概有三成左右……。算上没有配合行动但是潜在赞同的人的话,大概有四成左右吧。虽然这么说,从战力上来看胜算并不算高」

    不,已经足够了。十人中有三人背叛的话,就能够出其不意。如果城内的警备还由于怪物给变得单薄,那瞬间就能收拾掉吧。

    也就是说精灵解放军的目标是……。

    「王族派的处分,和祭坛的确保吗」

    「诶?零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少爷低着的头抬了起来。

    「你觉得如何处置碍事的家伙是最快的?单纯地击溃是最快的。他们为了今后行事方便,打算攻陷王城减少王族派的数量」

    「怎么会……」

    「还有一点猜测,他们应该是认为少爷背叛了吧」

    少爷一脸惊讶地看着我。那也是吧,这家伙自己并没有那种想法。

    「但、但是如果我背叛了,他们的目的就无法达成了!」

    「所以,他们才会攻陷王城吧。只要控制住祭坛,就算少爷背叛,只要抓住了我们之一强行让我们使用力量,事情就结束了啊」

    「感觉,零先生看起来头脑灵光啊……。难道是由于不是人类的冲击,导致零先生坏掉了吗?」

    我听见大约有两人对古丝公的话表示同意絮絮叨叨地说这些什么。就是因为你们完全不动脑我才会像这样去思考的吧!……因为我那么说了就会变得更吵,还是不说了。

    但是,头脑变得机灵是事实。好像能感觉到许多东西。该说是世界的走向呢,还是意识呢……。被世界的意识所左右?简直像大精灵一样啊。不对,我可没有被左右啊。

    明明我刚才还很在意自己不是人类,但逐渐变得无所谓了。严密来说,已经不是在意那种事情的时候了……。反正,那种事情全部都之后再说啦。

    「好,将烦恼全部推后!总之一边前往王城一边思考对策吧!」

    「诶?但是先决定好对策再走不是更好吗?」

    「别絮絮叨叨了!总的来说这就是打架!打架上我不可能会输吧!走了!」

    没错,自己说出口后我注意到了。这就是打架。那么我不可能会输!

    我在打架上可是身经百战啊。在变得难以挽回之前,首先得行动起来!

    小家伙们也摆出了战斗姿势干劲满满。是吗,的确啊。和这些家伙一样并不坏啊。我,放弃做人类了。

    但是,难以挽回?……为什么我刚才想到这个问题?

    尽管我在意了一瞬间,但那些思考全都被我舍弃了。总之不先前往王城就开始不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