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八话 打倒后,再揍一次
    爱玛公和格姆拉斯的剑相交了。钢铁激烈的交错声响彻在周围。

    「哈啊啊啊啊啊!」

    「技术提升了啊,爱玛黎丝!」

    「别以为你有说闲话的余裕!」

    好快。光是看就能明白。爱玛公的剑技和身体活动都压倒性的比对手要快。

    爱玛公那家伙,原来那么强吗。虽然我只有她一个劲使用雷魔法的印象,但她剑术水准很不一般。如果正式的打斗,我肯定赢不了她吧。

    ……但是,那只猩猩不愧是骑士团长。巧妙地错开了爱玛公的剑。

    没有间断,两人的剑相交着。

    「为什么格姆拉斯!为什么你做出了这种愚蠢的行为!」

    「愚蠢?为了拯救世界而战,你竟然说那愚蠢吗?」

    「你只是想要自己立于顶点,想要支配一切吧!」

    格姆拉斯对爱玛公的语言笑了出来。爱玛公好像对那感到烦躁,从这里看过去也能明白。

    「哈哈哈,支配有什么不对?我可是打算给将要毁灭精灵、毁灭世界的王族擦屁股哦」

    「别开玩笑!确实我们一直没有注意到。但是,那从现在开始改变就行了!」

    「从现在开始?不,做不到的。就凭现在的你们绝对无法压制住,习惯并依赖着魔法的民众!」

    「我不带算陪你进行无聊的问答」

    接下爱玛公气势高昂的一击,格姆拉斯单膝着地。不,他光是能接下那样的一击就已经非常厉害了。

    格姆拉斯承受着爱玛公的剑,拼命忍耐着。但是爱玛公乘胜追击,强行挥下挥下了那柄剑。

    伴随着金属声,格姆拉斯的剑从正中间折断了。

    是爱玛公的胜利。既然对方的剑已经折断,他就什么都做不到了。

    「哎呀哎呀,竟然折断了吗。剑术上已经是你更胜一筹了啊」

    「承认自己的失败老实地被绑起来吧。至少还能留你一命」

    「真是的,没办法」

    格姆拉斯动作流畅地将折断的剑扔了出去。目标是爱玛公的脸。

    但是,那种小动作对爱玛公没有作业。爱玛公把碍事地断剑弹开。那么做的话,注意力当然会移开一瞬间吧。

    ……那一瞬间就是问题。

    膝盖着地的格姆拉斯瞬间使劲往前迈出了一步,冲入了爱玛公的怀中。接着他用右拳向着爱玛公的胸口砸去。

    伴随着让人错以为爆炸般的声音,爱玛公被打飞到了后方。

    我慌忙向爱玛公看去,发现她虽然用剑支撑维持着站姿,但她捂着胸口脸上带着苦闷的表情。

    「就算你剑术比我厉害,但综合方面还没有赶上我啊,爱玛黎丝!」

    糟糕!格姆里斯就那样笔直地向爱玛公跑去。他打算补上最后一击。

    我急忙往地面一蹬冲了出去。

    可恶!距离太远赶不上!

    就算我尽全力伸出手,那只手也能抓住的也只有空气。

    但是,在格姆拉斯的追击将要打到爱玛公的脸上时,从旁边介入了一个影子。

    「咕哈!」

    承受下格姆拉斯的攻击,那个影子和身后的爱玛公一同被击飞。庇护爱玛公被打飞的人是,少爷。

    在我们谁都没能赶上的那个地方,只有那家伙马上行动赶上了。

    「嚯,没想到你会做那种事啊」

    「想、想要殴打女性的脸庞,真是个卑劣至极的人渣呢」

    哈哈,这不是很帅吗少爷。明明呈大字倒在地上,真是副不错的表情。

    格姆拉斯像是对那两人失去了兴趣,看向了我们三人。

    「那么,这样就有两个人无法战斗了。如何?你现在投降也不迟哦?你们已经没有胜利的希望了吧?」

    「真是有趣的玩笑呢。我们可是有三个人哦」

    「和古蕾丝大人说的一样呢。如果想要处置我们,你就凭实力来吧」

    虚张声势。这两人明显在发着抖。一直使用着魔法的这两人,不可能知道如何打架。

    不,莉莉说不定能打架吗?毕竟女仆是个谜样的存在啊。……嘛不论如何,她都没有足以战胜骑士团长的身手吧。

    古丝公和莉莉向着对手摆出了战斗姿势。因为她们知道不可能在这种地方退缩。真是有胆量的女性们啊。

    我用力地握住了两人的肩膀。……真是的,干劲涌出来了啊!

    「你们给我退后」

    「不行哦零先生。现在必须要三人合力,想办法打倒对方」

    「这可不是讨论男女区别耍帅的时候」

    我把说个不停的两人强行拉到了后方。

    如果不在这时候耍帅,该怎么时候耍?

    呵呵,我不会只让爱玛公和少爷出风头的!

    「爱玛公他们可是做到那种地步了哦?至少在最后,也让我表现一下吧」

    尽管古丝公和莉莉对我的话感到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接受了。

    像这样,真好啊。即不是因为被对方缠上,也不是因为自己感到生气。

    而是为了重要的人与事,而去干架。情绪高涨了起来。

    我用右手握住铁管,接着左手拔出腰间的柴刀摆好姿势。

    「哈哈哈,样子挺帅嘛。外行人双手都拿着武器,你以为你能随心使用吗?」

    「嘿诶,你不说我拿武器很卑鄙啊」

    「在这个状况我不会说那种话。有备无患是理所当然的。而且,就算你拿着武器结果也不会改变吧?」

    这只混账猩猩在耍什么帅。……算了,我也赞成有备无患的想法。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找上门的架啊。

    我目光炯炯地瞪着混账猩猩,然后扔掉了双手拿着的铁管和柴刀。

    「什」

    「零先生!?」

    「喂呆瓜你做什么!」

    三人露出了三种不同的反应。

    话说回来,一直笑着的格姆拉斯那混账,露出了一副哑然的有趣表情啊。

    「你那笑脸终于变了啊,混账猩猩」

    「……你认真的吗?打算不用武器和我打吗?」

    「你可别得意哦!我也是在打架上没有输过。对付你这种人还不需要武器」

    我顺便还把身上穿着的防具全部脱下扔到一边。

    好—,身体变轻了。转动胳膊能清楚知道身体变轻。

    我现在变成了和刚到来这个世界时同样的装扮。

    「来吧一对一。让我们比一比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呀,你真是笨蛋啊!但是很有趣!好吧!」

    格姆拉斯像是被我带动一样,脱下了沉重的铠甲。

    这样双方的状态就是五五开。一对一就是得这样啊!

    「零先生你是笨蛋吗!?」

    「古蕾丝大人,那家伙毫无疑问是个笨蛋」

    「吵死了!」

    真是的,这些家伙,打架就是要靠气势哦。要在气势上战凌驾对手。

    你们看见刚才那家伙的脸色改变了吧?不管怎么看,现在气势上都是我占优吧。

    「笨、笨蛋家伙」

    「是个大笨蛋呢」

    「你们这些败兵之将好好地在那里躺着!」

    爱玛公和少爷也很吵啊!闹什么闹!打架就交给我吧!

    喂,小家伙们也这么想吧?

    我看向小家伙们,他们一脸微笑的笑着。

    ……喔,还隐蔽了起来,干劲满满啊。不错不错!来,一起把这家伙打飞吧!

    「那么,赶快开始吧!我要揍趴你。打倒后,再揍一次。彻底地啊」

    「你以为你能赢吗?那如果我赢了,你们全员都要服从我」

    「正合我意!」

    「你为什么擅自决定了啊!?」

    无视外野传来的声音,我冲了出去。打架是先手必胜啊。

    格姆拉斯居然摆好架势等着我过去。你以为我是爱玛公那种会正面进攻的家伙吗?

    我在格姆拉斯身前使出了抬腿踢。

    「什、唔!」

    打中了!

    这个制造完成后经历了久远岁月脏兮兮的祭坛的地面上全是沙土。非常适合破坏视野。他的动作停止了,能行!

    接着我直接对着格姆拉斯的脸打了下去!……本来应该是这样。

    我的右手被格姆拉斯抓住了。这个混账,只是装作眼睛被迷住的样子吗。下作的混账啊!

    「哎呀,我下了一跳哦。稍微有点大意了」

    「然而你不是挡住了吗」

    可恶!我想用空着的左手打过去,但在那之前格姆拉斯的拳头就击中了我的胸口。

    ……我失去了一瞬间的意识。那一击就是如此厉害。

    我被格姆拉斯揍着、揍着、揍着。

    但是我的身体由于常年的经验擅自做出了反应。每他被揍一下,身体就会擅自地打回去。

    被打、打他、被踢、踢他。到了这个地步就是比耐力了。

    我眼冒金星,意识随时都可能飞走。

    在那一点上,能感到格姆拉斯还有余裕。

    我已经到界限了。终于……单膝跪到了地面上。

    简直像是在等着那一刻一样,格姆拉斯使出浑身的力量揍了过来。

    「你好像真的习惯打架啊。但是,这样就结束了!」

    格姆拉斯急着获得胜利。这就代表,他的动作很大!

    我,就是等着这个瞬间。

    让我给你那笑开花的脸整个形吧!

    「别小瞧我啊混账猩猩!!」

    全力活动身体!既不是打,也不是踢!

    我带着全身的气势用头撞上了对手的鼻梁。

    必杀的头槌!别小瞧我哦你个混账猩猩!

    攻守交换,这次该轮到格姆拉斯膝盖着地了。只能在这里分出胜负!

    我使劲地挥舞拳头。那是,我和格姆拉斯对上了视线。……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零先生!不行!」

    就算古丝公不说我也注意到了。和刚才我那时候一样,这家伙也等待着机会。

    格姆拉斯马上从腰间拔出了小刀。接着将那把小刀笔直地刺向了空当大开的我的腹部。